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323伊甸园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323伊甸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呃,那个!”讨厌的电话又来了,金娟的,任君飞不敢不接,

    “呃,金小姐,我有名字的!你不想叫我名字,也可以叫我小任啊!”

    “不是一下想不起来嘛,瞧你是这么小气,这都要计较。 。。我问你,饿不饿啊?”

    “很饿,你给我不!”任君飞没好气。

    “知道你饿,刚才只顾着喝酒了,没吃多少饭,我们也饿了,我和金大哥商量一下,想出来吃点宵夜,问你来不?”

    “不要,我不饿,你们饿你们吃吧!”

    “摆谱,要不要金大哥请你才肯来呀!”

    “他也请不动我!”说完任君飞挂了,至少他知道,金娟这时酒已醒了,要是她再喝醉出了什么事那可不是自己的责任。

    “好大的火气哟,我得罪了他么?”金娟看了看手机,又把目光移向金晓铭,

    “可以理解!”

    “什么?”金娟的眼睛瞪得更大了,金晓铭耸了耸肩膀,笑了笑道,“不是你,这家伙对我意见大得狠呢!”

    金娟似乎听懂了,俏脸红了一下,主动挽了金晓铭的胳膊,“走,金大哥,但愿他在夜宵摊,要气死他!”

    其实也不用她来刺激,任君飞现在已经双眼喷火了,这才多久啊,二楼房间里的灯光又变得像刚才那样昏暗。难不成,他们俩开门出去没发现什么问题,重新又关门要继续好事吗?

    赵海丰,你个衣冠禽兽,你个腐官,只要有我任君飞一口气在,你休想动着李小露一根毫毛!

    任君飞又戴墨镜,悄悄地朝那幢民宅摸过去,半路还捡了根小木棍捏在手里。

    在大楼门口,先贴着墙,悄悄往二楼楼梯处看,隐约可见二楼的202的房门是关着的。这才悄悄地潜进去,楼梯只到一半,任君飞停下脚步,操起小木棍,对准202房门,嘭的一声,又狠狠地砸了一下。

    以最快的速度逃出来,任君飞这次并没有回到大树下,而是躲在大楼门口对面的墙角处,偷偷往里面看。趁着夜色,任君飞看到赵海丰和李小露都探头出来看究竟。

    他们俩先是探头看,然后,赵海丰出来在楼道里看,他并未脱去存缕。片刻之后,李小露又探出半个身子,只见她已经脱去披肩,光穿着那条黑色的短衣,把雪白的颈胸和肚脐周围大片雪白都露出来了。

    虽然没发现什么问题,但是赵海丰脸明显有惶恐之色。

    然后,在这时,外面一个人正缓步朝这幢二层民宅走过去。光线有点昏暗,任君飞一时还不知道此人是谁,只觉得身影有点熟悉。等对方走进民宅楼顶悬挂下来的那盏灯的光照范围,任君飞这才把对方看清楚,原来,此人正是李亚慧。

    任君飞似乎明白了什么,这幢民宅二楼的出租屋肯定是赵海丰租给李亚慧住的,是两人寻欢作乐的一个点。今晚,赵海丰本来约李小露去那家四星级酒店的,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把地点改到这里。

    这个赵县长实在太可恶了,把李亚慧弄到手还不够?还想品尝李小露这道“美味大餐”?精力这么旺盛啊,这好身体是怎么补的?

    李亚慧的身子任君飞见过也抱过,软软地如一堆儿棉花,抱在怀里,身体没有一处不是实实在在的接触,将你皮肤里的毛孔熨帖得舒舒服服,还有那条笔直的大腿,绕到自己的姿态,哟,想想都解渴!

    李亚慧边走边打电话,估计是跟赵海丰通话。因为,她刚打完电话,赵海丰从房间出来了,还满脸怒气。

    李亚慧走到大楼门口,赵海丰也恰好从楼下来。

    赵海丰冷冷地说:“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今晚加班吗?你这是存心想欺骗我吗?”

    赵海丰的态度明显把李亚慧给吓到了:“加班取消,我回来了,这有什么不对吗?这怎么是骗你呢?老公,您今晚怎么了?好像不大对劲?”

    “没什么!”赵海丰气呼呼地说:“你说加班却又突然回来,我有种当受骗的感觉!”

    李亚慧前去,伸出纤纤玉手抚摸了一下赵海丰的脸蛋,发嗲地说:“好了好了,算人家欺骗您,人家这补偿您还不行吗?快进去吧,快进去我给你做个全身按摩!”

    赵海丰推开李亚慧的手,说:“不用了,你走吧!”

    “老公,你说什么?你让我走?”李亚慧皱了皱眉头,仿佛不认识赵海丰似的,十分惊讶地看着他。她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这个口口声声喊她老婆、声称她是他在这个世界最爱的人的男人,会让她走!

    “是这么回事!”赵海丰的语气缓和了下来:“我有很重要的事儿要跟一朋友谈,别的地方都不方便,我把朋友叫到你这儿了。朋友这会儿正在房间里等着我呢,你先回避一下,等我和他谈完工作了,再给你电话。”

    “老公,这是真的吗?你真的在跟人谈事吗?”李亚慧不大相信地问道。

    “真的,当然真的!我最爱的人是你,我总不能把一个女人叫到你的住处吧?”赵海丰嬉笑道,笑起来露出一口洁白的牙。

    李亚慧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赵海丰真的敢把别的女人带到她的住处寻欢作乐,傻乎乎地相信了赵海丰的话,转身走。

    这招也太好使了!赵海丰嘴角挂着一丝得意的微笑,转身楼去了。

    李亚慧没走几步,女人的直觉让她感觉到不安。赵海丰可是堂堂常务副县长,他想跟人谈工作,什么隐蔽的地方找不到?为什么偏偏来她的住处?虽说,这套房子是赵海丰花钱租给她的,但其实是两人的伊甸园。

    把朋友带到女人的闺房谈事,怎么想都不合逻辑!

    李亚慧脚步先是慢慢地缓慢下来,继而转身大步朝那幢民宅走去。

    民宅里,赵海丰差不多已经走到202房门口,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他回头看到李亚慧,脸色顿时一沉:“你怎么又回来了?”

    “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我想把包放好,然后再出去走走。”李亚慧说,抬头见赵海丰的脸色不对,心里更加紧张了。赵海丰可是对她说过,等过一段时间,他那边条件成熟了,和老婆离婚娶她为妻。他说得很诚恳,她完全相信了他的话。这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她该怎么办?

    “把包给我,我替你放!”赵海丰脸蒙霜,朝李亚慧伸出手。

    “我、我自己放好吗?我还想进去喝口水!”一股不祥之兆笼罩在李亚慧的心头,李亚慧感觉到无边的恐惧和悲哀,正慢慢地朝她奔袭过来,她不知道该往何处躲藏。

    “我帮你放不是一样的吗?你这人怎么这么啰嗦?你这是不信任我呢?”赵海丰声音大了起来。李亚慧仿佛不认识赵海丰似的,惊讶地看着他,只不过放个包,多大一件事,赵海丰为什么这么凶?曾几何时,他信誓旦旦,这世他最爱的人是她,这才过了多久变了个人似的?“赵海丰,你到底几个意思?我是你宝贝,凭什么大声对我说话?”

    房间里还有个李小露,赵海丰不想把事情闹大,声音软了下来:“好了好了,宝贝,我这不跟朋友谈很重要的事儿吗?朋友不想见外人,你先出去逛逛吧,待会儿我再给你电话,乖啊!”

    这时,一阵凄厉的警笛声隐约响起,朝着这边的方向越来越清晰。

    赵海丰抬头往远处看了看,神色有点焦急又有点紧张。他想了想,说:“咱们走吧!”

    “走?哪儿去?”刚刚还说要跟朋友谈重要的事儿,这会儿突然要走,李亚慧被赵海丰搞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别问那么多了,叫你走走,哪儿那么多废话你?”赵海丰干脆拽着李亚慧的手,往他的车子走去。

    两人一个拽,一个不停地问,拉拉扯扯离开民宅,了车。赵海丰把车子开得很快,调转过车头,呼的一声没了踪影。

    任君飞这才从黑暗出来,进入民宅。

    到二楼,他站在202房门前,抬手使劲地拍门:“小露,你把门开一下!小露,是我,任君飞......”

    吱呀一声,李小露把门打开,见敲门的人果然是任君飞,那张白嫩、美丽的脸蛋交织着复杂的神色。今儿是赵海丰把她约到这儿的,这件事她最不愿任君飞知道,可任君飞竟然偏偏出现在门口。

    “任君飞,你是不是跟踪我?你有病啊,你?你走,我不想见到你。你给我走远点!”李小露的语气很冰冷,放鞭炮似的把话说完,要把门关。

    任君飞顶住门,不让她关:“我哪里招你惹你了?”

    “你不招我惹我,可我不想见到你。可以了吧?你走!”李小露命令道,她半身仍然像刚才那样,只穿着黑色的超短衣,把雪白的颈胸和肚脐都露出来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