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315花好月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315花好月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文:0315花好月圆  包厢很幽暗,杨春兰主动把身子靠近了曾命清,曾命清鹰一样锐利的眼睛四周扫了扫,没有熟悉的脸孔,方才露了微笑,但他没敢拥抱。一切没有逃过杨春兰的眼睛,包括他的心思,杨春兰轻启朱唇,“曾哥,我包下了,没事不会有人进来的!”

    “这得要怎么破费啊!”曾命清呐呐道。这里是湘鄂情会所,青阳市里有钱有地位人光顾的地方,这么大一个包厢,没个大几千是拿不下的。

    “曾哥,拼命工作就是为了赚钱,赚钱不就是为了花钱么,我的工作是曾哥给找的,也可以说我的钱原本就是曾哥的,小妹为曾哥花这点钱又算什么呢,”杨春兰擦了擦手,起身走到他身边抱住了他胳膊说:“今天可是我们两人相逢的日子,曾哥,你知道吗,我有多么的盼望着这一天吗?自从你走了之后,兰兰的心里就只有一个你,白天白天想,夜里夜里想,可是,可是。。。呃,别让这些事情影响了我们的情绪,所以,喝了这杯咖啡,我们去喝酒跳舞好吗!”

    曾命清一度认为,情感只是一时的慰藉,时间会冲淡一切,杨春兰会把他忘到九宵云外,怎么也不会想到杨春兰今天居然这样的热情,这样的情景是在梦里吗,多少次他在梦里都呢喃着兰兰的名字,惊醒之后,身边却是一脸愕然冷冰冰的妻子。

    他抓住了杨春兰的手高兴地说:“好啊,不过,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杨春兰娇俏地一笑,看着曾命清,“曾哥,你真想不起吗!”

    “兰兰,什么日子让你这么高兴,说出来让我分享分享!”

    “你想想,”

    “兰兰,我真不知道!快说嘛!”

    “曾大哥,你猜猜啊!”杨春兰抱着任君飞的胳膊扭动着身子撒娇。

    “快说啊,兰兰,要不大哥真要生气了!”柔软的香酥感阵阵从胳膊处涌来,曾命清真受不了啦。

    “真要人家说!”

    “真的!”

    “曾大哥好坏啊!今天是吃汤圆的日子!”杨春兰头使劲地朝曾命清的怀里拱,小拳头不住地打在他的肩膀上。

    吃汤圆,曾命清怎么记不得,那天晚上,累了一天的曾命清刚刚睡下,杨春兰就端着一碗汤圆敲门了,因为光着身子,曾命清只能躲在被窝里,杨春兰坐到床边一匙一匙地喂他吃,待吃到最后一个时,杨春兰却说她也想尝尝这一碗的味道,曾命清张开嘴巴问,那怎么办呢,最后一颗已经在自己嘴巴里了,杨春兰说好办,你给我留半边就好了!说完就抱住了他的头,嘴巴一对,舌头一钻,自去找汤圆去了。。。

    那晚张洪武没有回来,那晚电闪雷鸣,雷雨交加,那晚曾命清几度丢盔弃甲又几度东山再起,那晚床板都被压坏了一块,太疯狂了,就算忘了生日,曾命清也没法把那晚忘记了!

    强悍的男人心里是脆弱的,听到杨春兰的话,曾命清十分感动,心里的话就流露了出来,说:“我好害怕啊,我担心我自己能不能。。。”杨春兰赶快伸出两个手指蒙住了曾命清的嘴巴说:“曾哥,别说了,咱们跳跳舞。”

    兰兰小鸟依人一样地偎在自己怀里,就是这具火热滚烫的身子同样长着一颗火热的心。杨春兰可怜兮兮又妙目转动,曾命清又何尝不想多抱一会多爱一份!

    这样的结局曾命清早就想过了,他不可能逼着杨春兰离婚跟自己,杨春兰也不可能会离开张洪武而嫁给自己,但即使能得到杨春兰一次,他就满足了,也许他心里的结也就解开了。

    “走,跳舞去,”曾命清右手搂住了杨春兰的就蛮腰,杨春兰夸张地扭了一下,“好痒!”仅仅是一下,她的身子马上贴了过来,贴得很紧很紧。

    “兰兰,你好美!”曾命清一手放在杨春兰的腰,笔挺笔挺地站着,举起右手,带范的国标!

    “自然点!曾哥,”杨春兰并没有把手交给他,而是放在他的肩膀上,娇滴滴地说,“曾哥专会欺侮别人!”

    曾命清闻言自然一惊,“大哥怎么欺侮你啦?”

    “老都老了,还美?这不是埋汰小妹是什么?”

    “美,在大哥的眼里小妹就是最美的,永远都不会老!”

    “呵呵,那不成王八啦!”

    “好呀,兰兰是女王八,大哥就是男王八!”

    “我才不要当王八呢,曾哥好坏!骂兰兰是女王八!”杨春兰小拳头打得曾命清胸脯咚咚作响。

    “打吧,大哥嘴巴贱,该打!该打!”

    “偏不大了,打着人家心上了!”杨春兰扁着嘴巴,双手自然吊住了曾大哥的脖子。就在这时,灯光暗下来了。很自然的,曾命清的双手下滑,放到了兰兰的"qiao tun"上。

    “曾哥,你怕吗?”

    “不怕!”耳鬓厮磨,温情款款,郎情妾意正是时候,曾命清哪里还记得怕这个字,只想着这美妙的一刻越久越好。

    曾命清站了起来,拉着杨春兰的手说:我们去喝酒,对我们喝酒,今天这个好日子不喝醉,我就对不起你。

    杨春兰站了起来,说:“这可是我们十几年陈酿的酒,你喝多了我陪着你。你喝醉了我侍候着你!”

    在酒楼开了一间豪华包间,一切都由杨春兰安排,曾命清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杨春兰,似乎生怕她飘走了似的,杨春兰轻轻地靠了一下曾命清说:“你这样看着我,我都不好意思了。”

    也许是憋了十几年的基情,也许是看到杨春兰依然是那么的美好漂亮,而且比过去温柔的多,江山美人,哪一个更重要,曾命清再也没有时间去想了,他不需要矜持,一把就把杨春兰抱进怀里,杨春兰一愣神,也没躲闪,坐在曾命清的怀里,看着那张男人幸福的脸,笑着说:“曾哥,你的胆子可是大了起来了。”

    曾命清脸一红,想试探地把手放进杨春兰的衣服里,感觉一下让他着迷了十几年的那美好的半球,曾经多少次,想着杨春兰的美好,以及那梦想中的娇躯,就自己解决,或者梦里就跑了个马,现在终于在自己手的边上,他的心都要醉了。

    可是被杨春兰这样一说,手就缩了回来。他并不是害怕什么,而是他从来不想做让杨春兰这个自己心中的女神不高兴的事。

    杨春兰感觉着曾命清的心态,心里微微一笑,心想,曾哥那么高的地位,多少漂亮女人投怀送抱,可他还是那么羞涩,真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男人啊!于是就挑豆地说:“除了嫂子,你真的没抱过女人没亲过女人。”

    曾命清忙说:“那自然,庸脂俗粉我还看得上?”杨春兰翘了翘嘴巴,“大哥骗人!”曾命清一脸严肃,“怎么能跟你撒谎不信,要不你检查一下。”杨春兰微微一笑,看了看曾命清的身子说:“我怎么检查啊,女孩子还能查是不是个处,你们男人真的没法说。”

    “当然了,也不是没碰过,那就是兰兰你!”曾命清看了看杨春兰娇媚的脸蛋,亲了一下,很笨拙的样子。油腔滑调!杨春兰点了点他的脑门,嘻嘻一笑说:“鬼才相信你呢。好了,酒逢知音饮,我们俩喝点酒吧。”

    曾命清说:“兰兰,几时不见,说话增加斯文了,好,对,佳期如梦,美酒美人,只想把酒交欢,买个一樽还酹江月!我们再来一场恋爱。”杨春兰惊奇地一笑,曾命清还真的是个浪漫的种子,他就喜欢的是曾命清骨子里面的诗文。

    女人一生中最想的就是谈恋爱,或者说有人爱她,女人是最需要爱的动物,不管是精神的,还是身上的。男人的爱是一股劲,女人的爱是一片情。

    那片情,也包括身上身子下的,那种特别的让人产生莫名其妙感觉的东西,有的时候,这东西甚至比男人那股劲更来的凶猛。对于专门研究怎么让女人变得怎么漂亮的杨春兰来说,更懂得这才是真正让女人高雅漂亮的至胜法宝。

    听到曾命清的一番话,杨春兰知道这是曾命清发自内心的表白,也是经过了十几年的人生,产生的真情实感,杨春兰上去亲了一下曾命清,“曾哥,你的心我知道,这是对你的奖励。嘻嘻。怎么样”

    曾命清这辈子期望的就是这样的一吻,但现在感到这样的吻已经不够了,那长久压抑的男人的基情终于爆发出来,猛地把杨春兰紧紧搂进怀里,嘴就在杨春兰的唇上狂热地亲着,手就准备解开杨春兰的寸缕!

    杨春兰拦住曾命清的手,心想,这就来了,但她要把持住节点的,于是就娇柔地说:“曾哥,你让我苦苦相思你这么十几年,一个女人,能有几个光华的十几年,你太狠心了,我不能就这么原谅了你。。。”说话时杨春兰居然哽咽了,委屈得花枝乱颤抖,

    “兰兰,对不起,我。。。”曾命清紧紧抱住这可人的娇躯,心都化了。

    杨春兰坐了起来,“曾哥,你看看,女人就是这么脆弱,就是这么自私,其实兰兰也知道曾哥有曾哥的难处,不是忘记了兰兰,而是心里装着兰兰,但是害怕伤害兰兰,兰兰知道,曾哥爱着兰兰,兰兰何尝又不想飞蛾一样地爱着哥哥,只怕哥哥是一团火,烧成灰烬也不自惜,可是兰兰想了,也不差这么一会是不是这里可不是做这个的地方,我们还没喝酒呢。来,咱俩喝个交杯酒,为了今晚的花好月圆。”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