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314不实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314不实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兄弟,"qing ren"吧,一定是个极品吧!”刚刚放下电话,出租车司机热情地给任君飞递一只烟,见任君飞摆手,自个点了,猛吸一口后不无羡慕地说。

    “什么?自己老婆呗。。。”任君飞忽得发现衬衫的扣子给系错了,脑海里猛然浮出宋玉婷闭着眼睛咬牙切齿的旖旎模样,耸耸肩咧着嘴道。

    “才不信呢,老婆,谁还会对自己老婆这样好!”司机神秘地笑了笑,任君飞也懒得去跟他解释了,犯不着!

    “你个死任君飞,在哪儿!”刚想挂下电话,金娟又叫了。

    “我嘛,让你扔到了马路,你还问我在那儿!我在回来的路!”任君飞一肚子的火,但必须得压着。

    “那你快赶回来啊,我还没吃早饭呢。。。”

    吃了饭,还得陪她去"qing ren"谷,晚又要参加金晓铭的酒会,任君飞的一天都让她排得满满的,事先也不打个招呼,而且说话像下命令似的,这怎让任君飞受得了,更何况眼下李小露出事了,他不能不先去处理一下,顿时大光其火吼道:“金娟,你没吃饭管我屁事,你没有腿啊,你不知道自己去买啊,饿死你管我屁事,要我给你买,下辈子吧!”任君飞心横下了,说完啪地挂了电话。非常有男人气势。

    “这对了嘛,”司机吐了口烟子,接过任君飞的钱,笑了笑说。

    “这好笑吗?师傅!”

    “你应该是个当官的吧,说话一点不实在,金娟才是你老婆吗?”

    任君飞啪地关车门进金都小区去了。

    房门开了,一股刺鼻的酒味袭来,任君飞一看,餐桌下七倒八歪的是一些空啤酒瓶。。。

    李小露正披头散发地坐在沙发一个劲地哭,而苗翠花则坐在旁边摇头叹息,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喝那么多酒?”任君飞进来问。李小露抬头看到任君飞,呵呵,傻笑几下,哭得更厉害了!

    “飞弟,劝了一早了,没用,走,咱们先到阳台,边抽烟边说!”李明把任君飞拉到了阳台。

    听李明说完,任君飞脸一拉,“书记不当不当了呗,一个没品的乡党委书记,还真把它当个官啊!小露还真是个官迷啊!”

    “飞弟,你这话不对了,人活一口气,佛争一柱香,不是么,小露当了党委书记,修通了梨园村的最后一公里通过公路,完小的老师宿舍楼全面竣工,特色产业小村在稳步进行。。。哪一项不是她的政绩,不提拨也算了,还被免职,搁谁头谁舒服啊。。。”

    “你那么啰嗦搞什么?讲重点的!”

    于是李明又说了。

    某天夜里,杨春兰坐在江滨广场的一间优雅的咖啡厅里,等待着曾命清的到来。

    她的心情那是又激动又害怕,激动的是终于见到日思夜想的老"qing ren"了,当年曾命清挥剑断情丝,可是自己这儿没断呀,是丈夫怂恿她来的,她用不着害怕,她唯一害怕的是曾哥哥会来吗?

    等了一会,看到也个长的不算高大,但也有几分威严的三十几岁的男人走进来。这是曾大哥,虽然穿着普通,但双目炯炯有神,举止投足从容不迫,一看给人一种大领导的气派。

    杨春兰心想,男人到这个年纪,还真是年轻的时候更有魅力了,年青的时候,如果说是迷恋他的身体,那么现在不一样了,他的每一个眼神,每一动作都会搅动她的芳心,她对他的爱,已经是到了骨头的存在了。

    顾及着曾命清的身份,杨春兰只对曾命清招招手,曾命清看到在角落里坐着一个相貌娇媚,气质不俗,很有品位的女人,这是杨春兰吗,再一次看到杨春兰,曾命清的心咯噔一下,哦,还是那样的娇媚,不,似乎过去更加的娇媚漂亮,这让他悲喜交集,心涌动着波澜。

    他大步走了过来,眼睛放射着光彩,想抓住杨春兰的手,但他知道这不能轻举妄动,激动地说:“兰兰,终于又见到你了,你还是那么漂亮,不,应该说,过去更加的漂亮了。”

    杨春兰眨巴了一下长长的睫毛,对曾命清满意地一笑说:“老了,倒是你,越活越年轻,过去更加的精神了。坐啊。”

    见到十几年前的恋人,曾命清这个三十几岁的大汉悲喜交集,眼睛被泪水模糊了,杨春兰也有些感动,毕竟不是年轻的时候,过去的恩怨或者情恨,都是天真时候的表现,现在可不是年轻的时候了。

    下午的时候,曾命清接到了杨春兰的电话,他说有什么事来办公室谈吧,现在自己是最年轻的市委党委政法委书记,前程一片大好,所以非常爱惜自己的羽毛。更何况杨春兰是自己的老相好。

    回到家里,看着冷锅冷灶,饥肠辘辘的他便后悔了,怎么不请杨春兰吃一餐晚饭,老住户,请吃一餐饭很正常的啊,自己也可填填肚子啊,妻子出差都有一个星期了,谁还会给他做饭?

    在这时,杨秀兰的电话又来了,约他到茶楼坐坐。他犹豫了一下赶来了。

    杨春兰主动拉过曾命清的手:“看你应该还没吃晚饭吧,服务员,快,刚才点的红烧肉大碗饭!”曾命清说:“兰兰,你怎么知道我没吃饭?”杨春兰眼睛眨了眨说:“别人不了解你,难道我还不了解你,知道你最喜欢的是红烧肉,没来之前,点了,可又怕放冷了,”

    曾命清说:“兰兰,还是你最了解老哥,不瞒你说,那个山珍海味我也是见多了,不如红烧肉来得实在,爽口,滑而不腻。”

    曾命清吃饭的时候,从来不说话,杨春兰坐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他,食不言,这也是他最迷人的地方,怎么看都是个君子,不像那个粗鲁的张洪武,经常喷你一脸的饭沫子!

    “曾哥,凑过来!”等曾命清吃好了饭,杨春兰掏出了一张纸巾拈到手里,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兰。。。”

    “我是你小妹,你还见外啊!”杨春兰站了起来给他擦了嘴巴。

    也不知是纸巾的芳香还是兰妹子的柔荑香,反正一阵清香扑入鼻间,曾命清只有伸嘴巴的份。

    “有品位的应该让老婆服侍着,这是男人的待遇,还跟小妹客气!”杨春兰扔掉了纸巾,“曾哥,在家,嫂子也经常这样侍候你吧!”

    “你说的可是洪武老弟吧,我可没有这样的福气!”春兰的胸口开得很低,只要一正眼,眼前是一片波涛汹涌,曾命清立马觉得身体有些不对劲,赶快移开目光。

    “曾哥骗人,像你这么优秀的男人,谁嫁你是她的福气,不服侍你,那太说不过去吧!”说了句好热,杨春兰却并不把外套脱下,往提了提,让它耷到两个肩膀,这样胸前的饱满更突出了。

    “你嫂子忙得狠呢,为着厂里的事,经常江南海北,半月半月的不归家呢,这不又去海南,估计没个十天半个月的是回来来喽,兰兰,人影子也难见着,你说大哥还能指望其它的福气吗?”

    “那是,曾哥,那委屈你了,都说两个优秀的人不一定组成一个优秀的家庭,谁让你和嫂子都这么优秀呢!”

    “是啊,为谁辛苦为谁忙呢,哪个男人不想要一个温柔而又体贴的妻子呢,真要按我意思,我宁愿你嫂子不那么优秀!”

    工作队结束之后,为了快速忘掉杨春兰,在别人的介绍下,曾命清很快和棉纺厂的田玉霞结了婚,田玉霞姿色虽不如杨春兰妩媚,但也算个条件不错的女人,又是副厂长,有些身份。

    开始几个月还不错,两人你恩我爱,可是等田玉霞当了厂长之后,忙得没有时间和曾命清恩爱了,后来竟然变得厌倦了,可是曾命清是个在那方面特别旺盛的人,两口子的关系也慢慢变得冷淡了,幸福呢,无法指望了!

    无意间杨春兰扭了一下腰肢,胸口间的那两对雪白无意露出了冰山一角,这可是原来任意把玩的好球啊,曾命清情不自禁地动了动喉咙。

    “曾大哥,这么说,我俩是同病相怜了!”

    “兰兰,这话有点意思,从何说起!”

    “这还用说,洪武那个病你又不是不知道,哪个还饿得凶,真做了,却哪个还要怂,也不怕你笑话,每次都是这样,我刚刚有些感觉的时候,他嗯哼一声,猪一样的趴下了,曾哥,你我好多了,你是没人躺在身边,我是身边躺一头死猪,全当守活寡了!”

    “命啊,都是命!”曾命清叹道。

    “是啊,曾哥,不说那些扫兴的事了,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我们好好珍惜当下!”

    杨春兰把曾命清拉到座位说:“来,先喝杯咖啡,今天我陪你,和原来一样,你想去哪里我陪你去哪里”曾命清一愣,接着是心里一阵兴奋,脸浮现出幸福的表情,拉着杨春兰的手说:“真的!”杨春兰点点头说:“真的。”曾命清发现自己抓着杨春兰的手,猛撒开,杨春兰看到曾命清居然还是那么胆怯,主动把自己的手放在曾命清的手里,突然,曾命清眼的热泪流了出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