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312责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312责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宋部长,这早有点凉,盖好了,身体是自己的,”任君飞拉了拉被子,替宋玉婷裸露出来的部分盖好。

    “少给我假惺惺的!”委屈极了,话从琼鼻哼出来的,然而委屈归委屈,宋玉婷还是配合地扭了扭白皙的身子,让被子全部美好了。

    “宋部长,不该做的都做下了,我没有说的,怎么办?我全听你的!”

    不要碰我!宋玉婷拿掉了任君飞的手,她心里也异常慌乱,不知该如何应对,看到任君飞一副认罪伏诛的样子,她反倒略微冷静下来了,沉声说道:“你先出去,穿……衣服,然后再说!”

    任君飞听到这话后,如遇大赦,手忙脚乱的寻找起他的衣服来。昨晚两人都喝了不少酒,衣服早不知扔到哪儿去了,这会找起来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任君飞好不容易找全他的衣服,将其往胸前一抱,推开房门逃也似的跑了出去。幸亏客厅里的窗帘都放着,否则,某人可要光身亮相了。

    不过在客厅里他停下了脚步,他又想了,女人善变,一会儿一个心思,万一宋部长又想不能了,这要有了意外那可如何是好,对,我是个敢于负责的人,不能这么走了,于是他转身去了阳台。

    “早好啊!”神鸟八哥很有礼貌。

    “好个屁!”任君飞没好气,所以很没素质。

    “啪啪,啪啪!”今天天气很好,笼子里的八哥蹦得特别欢,一边蹦一边唱。任君飞才想起原来是这只讨厌的鸟儿在说话。

    “都是你,都怪你!再说我废了你!”任君飞一时怒火攻心,捧起笼子一阵摇晃。

    “废啊!君飞,我爱死你了,用点力啊,我是死,也一定要死在你手里!”

    “什么鸟啊,什么时候会唱流行歌曲啦,哼,还一定要死在你手里!”任君飞无奈又把笼子放下,旁边有鸟食,索性抓了一把塞了进去。

    “君飞,抱紧我。。。要我。。。”八哥却唱得更欢了,听得个任君飞耳朵脖子都红了,心想,宋部长知道,又要误会他不怀好心唆坏神鸟那可不得了,“怕你了,不和你玩了!”任君飞返回客厅,感觉到沙发有点乱,他用手拍了拍,然后老老实实坐了去,电视遥控器在手边,他不敢拿,算好,茶几玻璃下面放着一本书《二刻拍案惊》,好书!任君飞拿起看。

    看到任君飞出门以后,宋玉婷的心才稍稍安定下来,定了定神以后,连忙寻找起她的衣服来。当在床头和床尾分别找到两件贴身的衣物时,宋玉婷的脸更红了。对于昨晚的荒唐,她头脑没有任何清晰的印象,但从床一片狼藉的状况来看,这定是个疯狂的夜晚。竭力回忆起昨晚的事情。

    这个臭小子,居然。。。难道是我主动的?

    想了好一会儿,宋玉婷只记得明天两个大记者要走,今晚的接待特别重要,她特意指示邢睿副主任,一定要帮安排个有经验的帮手一同接待,好像任君飞来了,两人齐心协力,好像还把两名记者干倒了,事情办成了。

    对!材料在哪呢,那太重要了!

    想到这儿,宋玉婷一掀被子下了床来,几步奔到客厅来到了茶几,

    “我的包呢!”

    “我哪儿知道,别烦我,有味呢!”正看得津津有味,任君飞已经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界,他哪里还记得这是谁的家,更别说宋部长的包啦,很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看,看我叫你还看!”找不到包,宋玉婷急坏了,一把夺过书往地一扔,

    “宋部长,你。。。你。。。”任君飞猛然抬头,他被宋玉婷的豪放吓到了,嘴巴张得老大是说不出话。

    “哈哈,原来在这里啊!”那本书刚好扔到了坤包的旁边,宋玉婷顿时两眼一亮,跑了过去,根本不理会任君飞,喃喃着“怎么会丢到地了呢!”蹲下了身子,撕开了包,拿出了一沓厚厚的材料,“哈哈,在这儿啊,我办到了,办到了!”

    她的臀很白很肥,但是很富弹性,纵然是蹲着身子,也能看到向挺顶的完美弧度,如一副让人百看不厌的壁画一样,大煞风景的是,一边有一副手模子,任君飞拿起自己的手放到眼下看了看,臆,臆,摇了摇头。

    “耿老弟,昨晚喝得有点多了,对了,你们起来了么?我过来陪你们吃。。。啊,你们高速啦,真不该啊。。。这样。。。”宋玉婷一手拿着材料,一手拿着包,歪着头用肩膀夹着手机,一边说话一边站了起来,然后若无其事地返回卧室,沙发的任君飞如空气一样。

    用丰姿绰约也好,用步步生花也成,风摆弱柳也罢,反正一阵清香迎面而来,任君飞目瞪口呆,只感觉到昨晚的1573此时头了,他醉得厉害!

    心里只有工作,自己也忘记了,呃,像这样敬业的领导很少有了,任君飞甚至想,如果再多有宋玉婷这样的领导,凤阳的发展要快几年,甚至几十年!

    是啊,发展的道路,哪个地方不会出现几个发展的问题呢,如这次举报河里箱养鱼,破坏生态环境,这样的问题哪个地方没有呢,何况这些要青阳造纸厂的直接排污影响轻多了,体制里的事情是这样的,不暴露问题大家不会重视,不会重视不是问题,一旦见了报,政府会重视,层层施压,压得地方透不过气来,哪还有精力致力于经济建设呢?

    问题摆平了,可是任君飞又担心了,这次摆平的是省报的耿记者,姚记者,还有李记者,王记者呢,更别说国家的了,每次宋部长都这样全力以赴,她应付得过来么?

    宋玉婷进了卧室,看到自己床的衣服,方才想起自己的身子是光溜溜的,再看到手里的材料,猛然想到刚才客厅里似乎听到男人的声音,这个天杀的,他居然躲在客厅里窥我啊,一时怒火攻心,打开卧室门吼道,

    “任君飞!”

    “哎!”任君飞正想着事,一听喊猛然抬头。看到了宋玉婷还是光着身子,赶快把头低了下去。

    “背时的!”宋玉婷忽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噗地一声,把门给甩了。

    昨晚那个也算了,怎么今天我主动还让她看了两次呢,是我很贱么?这我以后还如何面对他呢,他可是下属啊!

    脑海里猛然浮现任君飞那张英俊的脸,宋玉婷心怦然一动,这小子不错啊,不像有的男人,做了错事,拨脚跑!算了,今天周末,我得先去洗个澡,把身子洗白白了,要不检查长又要说风凉话了!

    “任君飞,”

    “在!”任君飞这时特别老实,头埋得低低的,两手放在大腿,身子端端正正地像个忘记交作业的小学生。

    “我要洗澡!”

    “宋部长,你是要叫我避开一下么,嗯,我到阳台去了!”任君飞不是无趣之人,他当然知道宋玉婷说要洗澡,绝不是要他帮什么忙,而是叫他离开,因为她去浴室要穿过客厅。

    “宋部长,你可以放心出来了,我到阳台了,”到了阳台,任君飞冲里面喊道,他的头一直都扭向窗外,尽管宋部长的身段很美,但偷窥这种卑劣行径,他任君飞做不出。

    “蛮正派的嘛!”经过客厅的时候,宋玉婷特意看了看阳台,任君飞埋头看书,一动不动。

    到了浴室,宋玉婷伸展了一下身子,怪了,怎么今天全身那么清爽啊,虽然腿根有点酸,可酸得舒服啊,这是怎么了?

    她打开了水莲蓬头,水噗地一下全打到身的时候,凉凉的,滑滑的,怪事啊!情不自禁地颤抖一下,哎,今天的水怎么这样温柔呢!

    记者走了,最重要的事情办成了,今天又没有什么事,她也不急,洗澡的时候她特别认真,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自己身每一处,那滑如凝脂的肌肤。

    洗好了澡,她又重新洗了脸,然后到了化妆吧前,取出梳子和化妆品,对着镜子悄悄梳妆打扮起来。

    水汪汪的眼眸,红嘟嘟的嘴唇,白晃晃的脖颈,点染、勾勒、涂抹,抚摸,宋玉婷像一个精练的工匠,不忘记任何一个敏感的部位。

    宋玉婷与镜子里的人对视着,脸露出一抹妩媚的微笑。经过几年仕途的劳碌奔波,她的脸并没有留下任何岁月的痕迹,与刚结婚时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她最满意的是自己的颌下的"shuang feng",似乎原来更丰满了,即使穿外套,仍然特别有型。

    记者的问题总算是摆平了,总算可以腾出手来组织艺宣传队下乡的事情了,宋部长一直认为,人决定一切,人的素质建设什么都重要,常委会,她提出了组织艺宣传队下乡的方案,得到了重视,一直没有时间。现在有空了,她得好好地策划一下了。

    思索了片刻之后,宋玉婷冲着门外说道:“任君飞,你先走吧,昨晚的事千万不要说出去。”

    [摘自看书阁:***://***.kanshuge.la/files/article/html/141/141903/35919988.html]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