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310暗号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310暗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文:0310暗号  宋玉婷听后,倒是爽快的答应了下来,端起高脚杯面带微笑道:“好啊好啊。小任,规矩定下了,你也主动一点啊!”

    宋玉婷也是酒场老手,既然知道这酒躲不过去,她索性变被动为主动,抢在耿正道前面出击,既可以表示自己的真诚,又可以在气势上先压倒对手。

    任君飞听到宋玉婷的话后,当即给耿正道敬了酒,两个便端着酒杯站起身来,当的一阵脆响响之后,两人端起酒杯俱一饮而尽。

    让任君飞担心的是宋玉婷和姚本中竟然都将杯中酒给干了,然而让他高兴的是从外表上看,宋玉婷还挠了挠头,看不出任何异样,很有几分经过不让须眉之意。

    姚记好酒量啊!任君飞先给姚本中续上,然后来到宋玉婷身边,轻轻地说了几声,“宋部长,别老挠头啊!”

    宋玉婷会意地点了点头,“吃菜啊,吃菜啊!我们要学会两条腿走路啊!”

    “呵呵,宋部长真幽默!”耿正道说。

    姚本中看了看耿正道的酒杯还剩一半,脸上非常不高兴。兄弟你玩我啊,还说这小子能喝酒,你俩就是这样喝啊!

    宋玉婷一看他这表情,自然以为他露了怯,还道是他被自己的气势吓怕了,正好乘胜追击,一鼓作气,

    “来,来,姚老弟,好事成双,姐再敬你一杯!”

    姚本中酒量也不是盖的,又因为赌着气,气壮酒胆,又回敬了两杯,三四一斤二两,俗话说舍得一身寡,皇帝也能拉下马,宋玉婷有点吃不消了。

    “宋部长,喝啊!”第三杯时,姚本中又是咕咚咕咚喝下,杯子一托,底朝天,两眼牛鼓一样地盯着宋玉婷,看着那明晃晃的酒杯,更像恶魔怪兽的血盆大口,她情不自禁地挠了挠头,任君飞一看放心了,领导没有事呢!

    “来,来,耿记,我俩也别冷场了哈!”

    耿正道为人倒也爽快,连接三杯,无奈他的酒量和任君飞相差太远了,三杯喝下,朝任君竖起大拇指,“老弟,能喝,前程无量。。。”话没说完,趴在桌上呼呼大睡。

    感谢刘朝奉啊,任君飞原来是不会喝酒的,刘朝奉说一个男人在官场上混,没有酒量怎么行呢。他教给了任君飞一种硬功夫,喝酒的时候,只要运运气,脑门心心就出汗,不,准确来说就是出酒,喝下去的酒,不管多少,都能从脑门上排出来,喉咙都不经过,那怎么可能醉呢!

    放倒了一个,宋部长!任君飞抬起头来看看宋玉婷,宋玉婷此时也无助地看向他,任君飞使了个眼色,快喝啊,宋部长,那是水啊!

    没错,虽然宋玉婷一开始就定了调子要喝醉,但任君飞知道领导那是在表态,真让领导醉了,那自己就失职了。于是在第四杯的时候,他特意叫服务员处理了一下,宋玉婷酒杯里的换成冷白开。

    “快喝啊,宋部长,要不然就太看不起人了!”姚本中催促道。

    宋玉婷急了,猛然想起事先的暗号,便摸了摸鼻子,任君飞立马会意了,宋部长水都不能再装下去了。于是走上前去,“领导叫上咱就得上!”道了一声,也不待姚本中答不答应,拿起宋玉婷酒杯就咕咚咕咚喝了下去,喝完了咂了咂嘴巴,诶,这1573,就是香!

    任君飞脸不改色心不跳,尽管头脑有些迷迷糊糊,宋玉婷还是奇怪,不应该啊,再怎么能喝,也有七八杯了,他那么能喝,伸手叫了服务员,服务员会错了她的意,还以为问的是刚才那杯酒,低头在耳边对她说,“任主任喝的是水!”

    原来如此,灵活!

    “呵呵,英雄海量!今天遇着姚老弟,不喝尽兴我看是没有完的!”宋玉婷笑了笑,伸手挠了挠头又是两手叉腰,胸脯挺了挺,“小任,倒酒!”那气势,非要把姚本中喝趴不可了。

    “我,我实在不行了,宋部长高抬贵手,放过老弟一马吧!”姚本中有点语无伦次了。

    “不,男人哪能说不行呢!小任,快倒酒。”

    前一句任君飞不是没有听见,他犹豫是因为他在琢磨,宋部长是要给她倒真酒还是假酒呢,更让他无法确定的是宋部长到底还能不能喝,他需要宋部长的暗号。

    “看什么看,我鼻子又没长啥,快倒酒!我要陪姚记大干一杯!”

    这就好办了,任君飞满满地给二个倒上了酒。海量啊,领导,任君飞给宋部长投去一个敬佩的目光。

    宋玉婷会意地笑了笑,小任,好样的,下回喝酒就带你了!双手端起酒杯,转身对摇摇晃晃的姚本中说。

    “姚名记,一切尽在酒中,我先干为尽了!”

    刚送到嘴边,一股刺鼻的酒味奔来鼻音,她就皱起柳叶眉,一张好看的锥子脸儿便变白了,她恨恨地看了任君飞。

    “乍啦?不会是酒出了问题吧!”姚本中问道。

    “怎么可能!姚记你闻闻!”

    “那倒不用,宋部长,喝啊!”姚本中情知这杯酒下去,自己非倒不可,他是豁出去了不在乎,倒下当然要拉个垫背的,他冲任君飞摆了摆手,“小任,你别动,稍安勿躁!”

    宋玉婷横下心,一仰脖喝了下去,顿觉天旋地转,趴在桌上了。

    宋玉婷事先已帮耿正道和姚本中在宾馆各开了一间房,任君飞让服务员将两人送上去休息以后,他跟邢睿报告,邢睿说在家的县级领导几乎都出面了,正和检查组的那帮在酒桌上火拼,抽不出人手,要任君飞将宋玉婷送回家去。

    任君飞人虽说清醒,但也觉得有点头昏脑胀的,上车以后,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

    十多分钟以后,便到了县委宿舍十号楼前了,任君飞轻推了一下身边的宋玉婷,低声说道:“宋部长,到家了,下车吧!”

    宋玉婷真是喝多了,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就是不见行动,任君飞无奈之下,只得半抱半架的将她从车上弄下来。

    别看宋玉婷只有一米六三左右的身高,百吧来斤的体重,这会却把任君飞累的够呛。宋玉婷除了嘴里不知兰兰呀呀的在说些什么,根本不配合,压根就不往前面迈步。

    任君飞此时也顾不得宋玉婷的身份了,半搂半抱着她往前走,走了几步以后,他彻底泄气了,这要是继续下去的话,不等走到三楼,他只怕得累趴在楼梯上了。

    任君飞扶着宋玉婷站在原地,重重的喘了两口气,随即便低下头来轻声喊道:“宋部长,醒醒,到你家了,我扶你上楼!”

    “我不……回家,我还要喝……,你们怎么都不喝了,嘻嘻!”宋玉婷语无伦次的说道。

    任君飞见此情况,轻摇了两下头,以宋玉婷此刻的状态,要想她配合着走上楼去,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君飞犹豫了片刻,还是拿不定主意,决定再问一问宋玉婷。

    “宋部长,他们都喝醉了!“

    “他们,他们醉了,我没醉,我还要喝!”

    “我们不喝了,现在回家,你能不能上楼,要是不能的话,我背你,好吗?”任君飞低声问道。

    任君飞说话的时候刻意将声音压在嗓子里,生怕被有心人听到,那可对宋玉婷大大的不利。

    “我不……不回家,接着喝……来,干杯,嘿嘿!”宋玉婷此时全无半点县领导的样子,成了一个十足的醉鬼。

    任君飞见此情况,也不再犹豫了,在扶住宋玉婷的手臂的同时,慢慢走到她身前,弯下腰,让对方的身体靠在他的后背上,然后伸手紧抓住她的两条**,猛地一用力,将宋玉婷背了起来。

    尽管背着也很吃力,但至少比之前扶着对方走要方便许多,奇怪的是,宋玉婷到任君飞的背上反倒安静了下来,双手从后面紧搂着他的脖子,身体紧贴在他的后背上。

    任君飞顿觉后背上一阵舒爽的感觉袭来,使他有种难以抑制的感觉。

    受此刺激,任君飞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双手下意识的加大了力道,将宋玉婷的身体往他背上挪了挪,这个动作看似担心宋玉婷滑落下来,实则为了什么,怕是只有当事人心里清楚了。

    任君飞竟然没怎么吃力,便将宋玉婷背到了三楼,连他自己都觉得奇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将宋玉婷放下以后,任君飞顾不上喘气,便出声问道:“宋部长,到你家门口了,你有钥匙吗?”

    宋玉婷这会倒是没有再提喝酒,很是配合的扬了扬手中的蓝色小包,那意思是说钥匙在这包里。

    任君飞见状,伸手接过她手中的小包,仔细翻找起来,很快便找到了一串钥匙。他一手搂抱着宋玉婷,一手艰难的开锁,一番折腾以后,总算打开了厚实的防盗门。

    居然没有那只神鸟的动静,敢情宋部长把那只讨厌的鸟儿给处理掉了,这可是任君飞放不下来的一块心病啊,他长出一口气,然后对宋玉婷说道:“宋部长,我扶你进去!”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