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正文_0301有底线的流氓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正文_0301有底线的流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

    “为什么这么说?”“络腮胡”问道。

    山弟在床边走了一个来回,站到“络腮胡”的旁边,夸张地晃了晃脑袋。

    “你想想看,她要真是一只鸡,会吓成这样吗?”山弟说,“再说了,哪只鸡见了票子,不是先往兜里揣啊。你再看她,好像跟钱有仇似的。”

    “络腮胡”不感冒地摇头:“这你不懂了,你说的那是野鸡,这种鸡档次要讲究得多,口味也非常挑剔,也不是什么人都伺候的,我怀疑她呀,不是来会"qing ren"儿的,是要找什么人的,你瞧她这身打扮,浑身下都是国际名牌啊,她说自己是商店卖货的,我真信,不过那是她的主业。她还有一个业余爱好,是卖。”

    山弟频频点头,不时地瞟金娟一眼。金娟再次整理衣襟,把双腿顺到床下。

    她不知道是不是提起公安孙厅长起到了作用,反正“络腮胡”没有刚才那么凶了。其实她也不认识什么孙厅长,只是听到嫂子在闲聊无意间提过,自己一急便想出来了。

    “你老实给我呆那儿!”“络腮胡”又冲金娟来了,“你今天要是敢跑,看我不打折你的腿!”

    金娟听着两个人的话,哭的心都有了。这他妈的是哪儿跟哪儿啊,平白无故地遇这么两个法盲,早知道会这样,凤阳是再好,商机再多,打死她也不会来啊。

    三个人僵持了一会儿,“络腮胡”跳床,在金娟的身边躺下来,斜着眼睛看着她背影,似乎还不死心。

    金娟不敢起身,怕激怒“络腮胡”,只能用求援的目光看着山弟。山弟在地来回晃荡着,不时地瞄她一眼。

    “络腮胡”突然坐了起来,从背后抱住金娟,两只手在她的身用力的揉搓着。金娟抓住他的双手,用力地掰着,掰了半天也没有掰开。

    “大哥,你把手松开,咱们有话好好说……”金娟见硬掰不行,只好换一个办法。

    “络腮胡”没等金娟说完,抱着她向后一仰,两个人摞在了一起。

    “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金娟抓住他的双手。

    “有意思啊,太他妈有意思了!玩了这么多女人,还真没碰到一个有你这么香过,真香!”“络腮胡”边说边往金娟的怀里拱。

    “大哥,你快松开手,我看你是条汉子,咱们交个朋友怎么样?”金娟说。

    “络腮胡”这次松开手,下了床,手搭在金娟的肩膀:“交朋友?怎么个交法?”

    “交朋友还能有什么交法。”金娟说,“普通朋友可以互相帮忙,要好的朋友可以性命相交啊。”

    “我不要性命相交,我要姓交!”“络腮胡”得意地捏了金娟尖削的下巴一把,他虽然没买金娟的账,但显然没有刚才的凶劲儿了。

    金娟觉得山弟不像“络腮胡”这么野蛮,必须靠他分散“络腮胡”的注意力,想办法化解眼前的僵局,争取安全地走出这个房间。

    她拨开“络腮胡”的手,站起身来,对山弟说:“小兄弟,你来评评理,大哥是不是太不讲理了?”

    山弟并没有回答金娟的话,走到“络腮胡”身边,撞了一下他的肩膀,摇了摇头。“络腮胡”不满地看着他,没有说什么。

    金娟从山弟的动作发现了一个秘密,他并不是“络腮胡”的随从或手下,从他的表情里可以看出一种息事宁人的态度,这种态度让金娟看到了一线希望。

    “大哥,我看还是算了吧。”山弟说,“你搂也搂了,摸也摸了,该占的便宜也都占了,放她走吧。”

    “发她走?没那么便宜吧。”“络腮胡”说,“她骚扰了我,我本来睡得好好的,想晚大干一场呢,让这个娘们把我的觉给搅黄了。”

    晚大干一场?金娟听得真切。他们能干什么呢?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两个男人大白天窝在宾馆里能干什么呢?无非是这些烂事而已。偷盗?不像,他们似乎并不缺钱。抢劫?也不像,他们也没有搜她的包。搞鸡,有点像,但也不是,因为她一直没有看到女人。

    金娟弄不清两个人的身份,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并不是那种小偷小摸的鸡鸣狗盗之徒,至少在社会有点身份,单从他们堂而皇之地住进这样的高档宾馆,能说明问题。

    都这么长时间了,任君飞啊任君飞,办事怎么一点不靠谱呢!。等我嫂子来了,去你们领导参一本,够你受的!让络腮胡抱在怀里,重重地出气声喷打在自己的脸,金娟非常不舒服,强压着心的愤怒,

    “山弟,我看你长得挺帅气的。”金娟准备挑拨面前这两个人的关系,“你多大了?碰过女人了没?”

    两个人同时转过头来,看着金娟。“络腮胡”面带诡异的微笑,瞪了山弟一眼,伸手给了他一拳。

    “怎么样?哥的眼睛毒吧,我说山弟,我说你怎么老是替这个小娘们说话呢。”“络腮胡”说,“原来她看你了。”

    “大哥,我可没那意思,既然大哥看了,我怎么好再插一杠子呢。”山弟说。

    “你这话我愿意听。”“络腮胡”说。

    金娟的话果真产生了效果,山弟拉过桌前的椅子让她坐下,回身坐在了桌子,“络腮胡”则盘腿坐在了床边。

    “这样吧。”“络腮胡”说:“想我也是有身份的人,怎么能干那强人所难的事呢?强扭的瓜不甜啊。你伺候伺候我,给我来个日式按摩,让老爷舒服舒服,我一高兴,兴许放了你。”

    金娟轻轻“哼”了一声,笑话,给他做按摩,德性。长这么大,她只让别人给做按摩,还没给别人做过按摩呢。

    “怎么着?”“络腮胡”问。

    “我不会。”金娟摇头道。

    “不会?那亲我一下,要舌吻,这个总会吧?”“络腮胡”说。

    “回家让你老婆亲吧。”金娟道。

    金娟本想给他几句,想想算了,这时候最好别激怒他,让他轻则臭骂一顿,重则拳脚相加,不能吃这个亏。

    “你们女人会什么啊,会往床一躺,等着老爷们搞吧?”“络腮胡”说,“那你在这儿耗着,反正大爷我有的是时间。”

    这时,金娟的手机响了。山弟看去有一点紧张,“络腮胡”仍然像没事似的,看着金娟从包里取出手机。

    金娟见是任君飞打来的电话,不禁一阵苦笑,电话来的太是时候了,让她怎么接呢。

    “络腮胡”腾地从床跳下来,冲到金娟的身边,看着她的手机,威胁道:“我告诉你,你要是敢瞎说,小心我收拾你!”

    金娟笑着点头:“你放心吧,同事的电话,我不会出卖朋友的。”

    金娟不敢冒着风险把自己的处境告诉任君飞,那样说不定会惹怒“络腮胡”,逼他采取什么不当手段。

    “任主任啊,我很好呢,现在房间里休息呢。”金娟接通了电话。

    “呵呵,那好,路塌方了,工人们正到抢修,交警的说估计要一个多小时才能通呢!”任君飞说。

    任君飞这次不是撒谎,二道拐处真塌方了,两头的车子估计一头排到凤阳县城,一头排到青阳市区。

    他和其它的司机一样,等待的时候便玩起了手机。玩累了,他想起来给金娟打一个电话。

    但他也撒了谎,因为路快要修好了,照着正常速度赶到火车站应该不要半个小时,但他得留一手,因为青阳市区容易堵车。

    “啊,没关系,正好我可以睡一觉,十多个小时的硬座,可把我累坏了。”金娟说。

    “哦,这样啊,我放心了!”任君飞挂了电话,只要这位小姐不因为无聊而生气那阿弥陀佛了,他那里还想到金大小姐此时面临的凶险。

    放心你个屁!金娟阴着心里骂道,合手机,放回包里,冲“络腮胡”摊了摊手,意思是,我没有乱说吧?

    “络腮胡”挠了挠头发,来到窗前,向外面张望着。金娟向门口扫了一眼,只要“络腮胡”不回头,她可以在地毯悄无声息地走到门口,轻轻一开门,可以溜出去了。她估计山弟即使看到她也不会阻拦他,只要她溜到走廊里,事情好办多了,她可以顺着走廊往外跑,边跑边向人求救。

    这么做有点太危险了,如果被“络腮胡”抓住,她可能要皮肉受苦。

    金娟决定赌一把,拎着手包,以一个正常人的速度平静地走向门口,山弟笑了笑,果然没有阻拦她。

    “嗨!嗨嗨!你还想跑啊!”“络腮胡”马发现了她,从后面追了过来,将她拦腰抱住。

    “我希望你能尊重我。”金娟转过身,推开“络腮胡”。

    “虽然我很有底线,但现在不行,你撩得我心里直发痒。”“络腮胡”说,“不能这么便宜了你。”

    “大哥,你也是条汉子,怎么能说这种话,我不相信,没了女人你活不下去了?”金娟的态度咄咄逼人,“络腮胡”干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你跟我玩嘴皮子是不是?行,我说不过你,不过你也别想让我这么容易放了你。”“络腮胡”这次甘拜下风了。

    山弟围着金娟转了一圈,冲“络腮胡”耳语了几句,“络腮胡”一边听一边点头:“行,你给老大打个电话,问问他们什么时候过来?我们也好有个准备。”

    山弟应了一声,掏出手机去了洗手间。

    金娟终于明白了,这两个人在等一个叫老大的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