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正文_0295嚼舌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正文_0295嚼舌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

    那只八哥也真是有才,大白天睡着觉,一到了晚便兴奋得狠,尤其是等到宋部长看完了书关灯躺在床的时候,它嗯啊嗯啊没完没了的"shen yin",那个声音哟,酥酥的,怪怪的,都肉麻到人家的骨子里面去了。

    来到凤阳,繁杂的工作本来搞得宋部长有点神经衰弱,让它这么一吵,还真是合不眼了,起来打那野物,可那野物却一点不惧着她,她打得越欢,她叫得越欢,用劲啊,使力啊!

    这分明是个人嘛,宋部长下不了手,拿起笼子猛抖几下,待它不作声,方又了大床。

    刚要闭眼,那野物又呻唤了,一声一声冗长,一声一声柔媚,闹得我们宋部长是彻底没辙了,想宰了又不忍佛心,想送人不又找不着下家,没办法,将究着呗!后果是她也变了夜猫子,到了白天打不起精神,甚至在常委会因为闭目养神而闹了一次笑话,易县长停下话问她刚才讲到哪里啦,她愣住了,易县长说宋部长在思考人生啊!众领导顿时笑成一团!

    宋玉婷气坏了,散会一个电话打到杨梅那儿,她想知道任君飞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如果借着一只鸟儿来调戏自己,那么他也真是太卑鄙无耻了!

    部长生气,后果肯定很严重,听了事情的经过,杨梅赶快说任君飞不是那样的人,婷姐,你别生气,等我先教育教育他。

    杨梅共帮助了三次,但前两次不方便,深度不够,最后一次总算逮住了机会,任君飞身边没有人。

    “君飞,叫你给宋部长送点小东西,你怎么送一只鸟儿呢?”

    “梅子,这不是你说的么,宋部长什么没有,她还会稀罕什么?我也是费了好一番心思,猜想着她晚闷得慌,所以才买了一只会说话的鸟儿帮她解解闷呢!”

    “是啊,这是我说的,婷姐她是喜欢鸟儿,可是事先你也应该考察考察它,能不能送人啊,瞧你送的那只八哥,说的是什么话,那是人说的吗?害得宋部长都连我一道骂了!”

    “梅子,八哥本来不是人啊,好了,既然你这么说了,哪一天我去要回这畜牲,驯顺了再送!”

    任君飞没有食言,他找了几次宋部长想要回那只八哥,可是见到宋玉婷,宋玉婷却只谈工作,压根没提到八哥的事情,最后任君飞忍不住提了,宋玉婷却说八哥被它给宰吃肉了。

    这次宋玉婷也没提到八哥的事,任君飞想,可能它是被处理掉了,宰掉是不可能的,她八成是转送别人了。

    “饭也没时间吃,宋部长可真是忙啊,像她这样敬业的领导现在不多了,个个都像她这样,凤阳的发展还不要快一二十年!”看着宋玉婷风风火火地离开,任君飞不由感叹道。

    “快什么快,我还说倒退几年呢,宋部长是什么,她是救火队员,越忙说明咱凤阳的问题越多,诶,现在咱凤阳旅游是出名了,好多人想来凤阳旅游,又不想自己掏钱,去面找个同学或亲戚打个电话,凤阳不得不又管玩又管喝的,便宜啊!这可苦了宋部长这个产业建设组长,一天到晚应酬都自顾不暇,嗨,昨天听说又来了几个记者,说是采访环境保护的,我寻思啊,这那是什么采访,准是来挑刺的,宋部长绝对是去陪他们了。”田满清说。

    “是啊,记者可是无冕之王,得罪不起啊!”

    “可不是嘛,打着采访的名义,其实是来凤阳蹭吃蹭喝,陈主任还叫我给他们打红包呐!”

    任君飞和田满清又聊了一会儿,这时该来的客人都差不多了,酒席开到五点左右陆续散了,出现了一个小插曲,刘生平喝到烂醉如泥,被送去了医院抢救,差点丢了性命。

    田满清是大总管,他把礼金仔细点好了数,确认无误后一齐交给了田满清,田满清一边收下一边自言自语,是啊,这重要,可不能让某些人知道了无事生非啊!末了他问任君飞晚同事们还要唱歌,不去啦?任君飞说还有点事,不去了。

    任君飞来到医院,表哥刘生平在吊水,*妍在床边守护着,漂亮的眼睛,眼皮耷拉下来不少,一副憔悴的形容,让任君飞小小心疼。

    一场大好事,经过几下折腾,大家心情都不爽了,真是弄巧不成啊!

    为了任君飞的事情,*妍找到了易县长,没想到易县长却与她开除了条件,结果双方都让了步,任君飞可以在县委办留下来,但邢睿要调进县委办来任第一副主任。

    刘建明走后,邢睿虽然受到了影响,从驻省办调了回来,不过没有多久,马得到提拔重用,现在又要调进县委办来,据说,她很快傍了易强林县长。

    当然这是易县长的算盘,在县委办里安排一个可靠的人,以后不愁对县委的掌控了。

    因为邢睿当过丈夫的小三,*妍尽管不爱自己的丈夫,但是对邢睿的成见还是挺深的,眼下,要接收昔日的敌人来当自己的下属,她感觉到喉咙里像堵了一只苍蝇,虽然恶心的想吐,但又吐不出来。

    “妍姐,你不该跟易县长妥协了,他能开除我吗?显然不能吧,大不了是把我弄到乡里去,乡里又有什么啦,也不是几年时间,我还年轻,他都五十啦,我还熬不过他?”任君飞说。

    几年,一个在政治有所追求的人,时间对他来说又有几个几年,何况这事对于任君飞来说,他这次下去,不是去提拨镀金,而是被贬发配,要想起来难加难了。

    “你看又叫我妍姐了,好了,这些事情你也不要多想了,能留到县委办是好事,你有机会,莫书记还有三个月回来了,等她回来,我找找她,把你当常委秘书的事情定了,这样易县长要想动你也不那么容易了。明天我和生平出去了,华锐集团的金小姐来了,莫书记电话里叮嘱了又叮嘱一定要搞好接待,你可不能误事了!”

    “来了来了,还给办公室打电话,有点小题大做了吧!”

    。。。。。。

    西天的火烧云如绸如缎,一丝一缕飘荡在天边,又有一群飞鸟飞过,远远传来一阵阵鸟鸣,正是难得的夕阳美景。雨后初晴的黄昏,路灯次第点亮,秋夜的轻风吹拂,带着一股清凉的气息,令人格外清爽。

    回到家休息了片刻,任君飞提着两袋水果来到邵洁香家里,此刻小婆媳俩正在院子里的大樟树下在剥玉米呢。

    如画的乡村傍晚,坐在大树下,听着知了不知疲倦的叫声,吹着凉爽的微风。这种舒适的环境是城市人根本不曾感受过的。

    门没关,邵奶奶低着头在忙碌,旁边一堆金黄饱满的玉米棒子堆成了一座小山。

    邵洁香不一样了,她却在旁边睡觉,一条黑色短裙,面对着门口,躺在那里双腿微微敞开,可清楚的看到一抹白色风光在裙底浮现。

    见此一幕,任君飞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作为一个男人,又喝了点小酒,没有什么这一幕更加诱惑人心的了。

    “来啦,还提东西啊!又不是外人!”老人家惊醒,邵奶奶一眼看到门口里的任君飞,当她看到任君飞那充满侵略性的目光一直盯着媳妇时,不由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邵奶,婶,”任君飞尴尬无,恨不得掉头跑。但是不能,今天来是告诉申雪入学的情况,顺便说道说道邵洁香,别老在深更半夜打电话进来了,洁妮在旁边说话非常不方便。

    深吸一口气,任君飞做好了挨骂的准备,但他却万万都没想到,邵奶奶不仅没有发怒,反而站了起来抽出一张板凳招呼任君飞坐下。

    坐下来,任君飞把申雪的情况给她们说了一遍,要她们放心,还把申雪与同学们一起去食堂打饭的视频给她们放了一遍,看到申雪在学校高高兴兴的,邵洁香彻底放心了。

    “君飞,你待申雪这样好,我都不知道怎么报答你了,”邵洁香说。

    “香姐,申雪这样乖,谁都喜欢,都是刘清芳在帮忙,我又没帮到什么,你别往心里去了,更不要说什么报答不报答的,那见外了!”

    “小任,你也喜欢申雪!”邵奶奶乐了,她给任君飞倒了杯茶后问道。

    “是啊,喜欢!我一直想有一个妹妹,可惜父母不给力啊!”任君飞想也没想。

    “呵呵,我说吧,申雪聪明又漂亮,人见人喜欢,要不,你认申雪当小妹妹如何?”说起这个乖孙女,邵奶奶眉开眼笑。

    任君飞正想回答好,邵洁香却说话了,“妈,这怎么好呢?”

    邵奶奶一愣,“有什么不好啊!”

    任君飞也疑惑了,邵大姐为啥不同意哦?

    邵洁香轻抿朱唇,“妈,君飞当了申雪的哥,那他还怎么称呼我,这不是矛盾了吗。。。”

    邵奶奶猛拍一下大腿,“呵呵,看我,人年纪大了是容易糊涂,是啊是啊,你当了申雪的哥,刚才又叫了香姐,这不是自己打自己嘴巴嘛,得了,干脆,你当申雪的干爸爸吧!”

    任君飞瞟了瞟邵洁香,看她低下了头,心道她可能更不会答应了,的确,申雪很可爱,而且极有可能要考清花大学的,任君飞一直想考清华,通过干女儿来圆了清华梦,那也不错啊!

    “邵婶,这怕不好。。。”

    邵洁香却抬起了头捋了捋头发,云淡风轻地说,“也只有这样了,要没有个名头,君飞也不好经常来咱家,咱也不知道雪儿在学校里的表现,这可如何是好,嗯,认了干爸爸方便了,我看哪个还敢背后乱嚼舌头,我不撕烂了她的嘴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