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292清芳的秘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292清芳的秘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0292清芳的秘密

    刘清芳抬起头,泪花闪闪地说:“君飞,我没事!坐下,我们好好说说话!”

    刘清芳眼里的泪水深深地好像一把利剑插在任君飞心头,几次问到她家里的事,她都是闪烁其词,肯定有难言之隐,不肯说出原因,任君飞岂能安静,“清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倒是跟我说啊!”

    “没什么,君飞!”刘清芳倔强地摇了摇头,

    “是不是晓北欺负了你!”

    “没呢,你怎么会说起他呢!”刘清芳眼睛暗了一下,这让任君飞更确认了。

    “让我看看!”

    他急了,撩起她的衣,转过身,只见她后背有许多触目惊心的鞭痕。

    “这些,都是他打的!”任君飞怒问。

    “我,我,自愿的!”

    “变态!”任君飞恨恨地骂了一句。鞭打自己的妻子,看着妻子痛得满地打滚,然后获得巨大的心理满足,这是一种病态,在很多的书里任君飞看过,他不相信,现实生活里会有这样变态的丈夫,更不相信衣冠楚楚温尔雅的许晓北会做出这样卑劣的行径,他不是爱清芳爱到死吗?

    但他不能恨许晓北,人家毕竟是两夫妻,他只有同情刘清芳,心疼刘清芳。

    “清芳,你受苦了!”是的,他没有权力追问为什么会这样,问了刘清芳也不会说。

    “习惯了,君飞,生活是这样的,慢慢地会习惯了!”刘清芳整了整衣服,又捋了捋头发,目光平静地看着任君飞。

    有的女人,你只消看到一眼,便产生一辈子保护她呵护她的欲望,刘清芳恰恰是这种女孩。他看到她的第一眼,对她产生了深深的同情与怜悯。

    任君飞把刘清芳的双手都握在手里,动情地说:“清芳,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任君飞说完,转身要出去。刘清芳一把拽住他:“任君飞,你这是要哪儿去?”任君飞轻轻地拍拍她的小手:“待会儿你知道了,你先看看电视!”

    任君飞出了酒店,在附近一家药店买了一些创可贴以及红花油。他又想了,许晓北会不会和小说里的那些人一样,鞭打自己的妻子并不是憎恨他的妻子,而是一种疯狂地爱,爱到害怕失去呢!如果这样,那清芳真是掉到火坑去了。

    “君飞,你干吗去了?”任君飞推门进来,刘清芳起身问道,她那双好看的眼睛此时已十分清澈明亮,好像夜空的星星。

    任君飞将创可贴和红花油等药品放在床头柜,说:“清芳,你身都有那些伤口,你指给我,我帮你擦红花油和涂创可贴!”

    刘清芳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不行的!任大哥,您是大男人,我怎么能让你给我擦红花油和贴创可贴?我身的伤,回头我再找个姐妹帮帮我行了!”

    任君飞心里美极了,刘清芳还从来没叫过他任大哥呢,板起脸,装作很严肃和微微生气的样子,说:“清芳,都伤成这样了,你还和我扭捏什么,不药,怎么行,化脓了谁负得起这个责啊!”

    “这,”刘清芳双手抓着衣角,还是有些犹豫,任君飞又说,“害什么羞嘛,你身子我又不是没看过!”

    “那不是你捉虫子扔到人家身嘛!”刘清芳嗔道,低下了头,慢慢去掉了身的衣物。

    任君飞语气柔和了下来,说:“清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俗气啦,心底无私,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你瞧你,那么高的化,这点弄不明白么,要是不及时疗伤,留下伤疤,以后会被人嫌弃的。听任大哥的话,快把伤口指给任大哥!”

    刘清芳还是一动不动地站着,红润的小嘴蠕动了几下想说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任君飞干脆走过去,将她轻轻地按坐在床,伸手要帮刘清芳把外衣给脱去。刘清芳美丽的脸蛋瞬间红了,轻声说:“君飞,我自己来!”

    刘清芳缓缓地把外衣给除去,紧身而鼓胀的白色短衣让任君飞叹为观止,许晓北真是个大混蛋,竟然下如此毒手!这么白嫩细滑的皮肤,真要是留下伤疤,那简直跟毁坏一副世界名画差不多。

    看着这一道旧痕新伤,任君飞暗道自己混蛋,刚才还借酒装疯搂住人家的伤口呢,真是不应该!

    刘清芳身的伤还有些红肿,显然是昨晚留下的,如果流血的,任君飞给她涂红花油止血。如果不流血,他先用碘酒消毒,再贴创可贴。

    “清芳,你想过离婚吗?”任君飞实在忍不住了问道,在刘清芳后背的一道伤口贴创可贴。

    “离婚?晓北很爱我,而且我也很爱他,好好的,干嘛要离婚啊!”刘清芳的身子颤栗了一下,呢喃地说。

    “好好的!他把你打成这样?你说这是爱?”

    “嗯,他是爱我的,我也爱他!”刘清芳突然抓住任君飞的手,说:“任大哥,你别问了!”

    任君飞大惑不解:他最为害怕的事看来还是出现了,许晓北是个病态的人,他深爱着刘清芳,然而他却要以这样的方式来表达他的爱,老实说,一开始,任君飞也这么想过,但他根本不敢相信。但是,现在他信了。那么刘清芳真的太可怜了。别人面前她还是人人仰慕的财政厅大处长,省委领导的贵妇呢!

    刘清芳幽幽地说:“任大哥,答应我,不要去找他!”

    “你个大傻瓜!他官那么大,我哪见得着他!”任君飞轻笑了一下,嗔怪地说:“清芳,那我冒昧问了,除了这些,他还把你当老婆么!”

    任君飞自然问的是闺房生活,刘清芳冰雪聪明,焉能不懂,她突然沉默不语,把头微微地埋下,眼神流露出无限的悲伤。

    这已经作了解答!

    “我可怜的清芳妹妹啊!”任君飞长叹一声,往床一坐,伸手一揽,刘清芳倒到了她的怀里。他不敢去触碰她的背,一手扶着她的肩,一手爱抚着她柔顺的秀发。

    过了好一会儿,刘清芳才抬起头,轻轻地叹息了一声,说:“任大哥,你是个好男人!”任君飞轻叹一声,是啊,我承认是个好男人,可是好男人现在不吃香啊!

    “任大哥,你喝了那么多酒,这会肯定累了,要不,你躺下,我给你做推拿!”刘清芳腾地坐了起来,两手轻轻抓着任君飞的肩膀,想把他按倒在按摩床。

    任君飞反手捉住她柔软的小手,说:“清芳,别说你不会,是你会,我也不敢让你帮我做啊,你身这么多伤,以后吧,以后等我再喝多了再做好不!”

    刘清芳态度有点霸道了:“瞧不起我的手法是不,那不行!我这套手法刚从雅韩那边学的,实不实用还不知道呢,正好,你来当我的实验品!”

    “好吧,那你一定要轻点哦,”任君飞拗不过,只好躺在床,让刘清芳给他做推拿。

    真没想到,刘清芳的技法那么娴熟,她白嫩小巧的手,好像两条鱼在他身游走,随着她的压、捏、敲、打、拿,一股股暖流激荡而起,迅疾扩散到全身,激起一股股十分舒坦的人体电流。

    “舒服吗?”

    “忒舒服了,清芳,你什么时候学会这门手法了,而且还那样好!”

    任君飞坐直身子的时候,刘清芳忍不住一下子抱住任君飞,身子紧紧地贴着他的身子,动情地说:“任大哥,你要了我吧?”

    胸膛一片柔软,任君飞只觉得一股美妙的电流不断地冲击他的大脑。刘清芳这么一个温柔又美丽的女人,是男人都想拥有他。他也是男人,而且是一个心田已经干涸继续大雨浇灌的男人,刘清芳如此主动,他哪里受得了?

    仿佛火山爆发般,任君飞紧紧地抱着刘清芳,疯狂地亲吻她。

    任君飞如此猛烈的举动,让刘清芳始料不及。尽管任君飞手粗暴的动作触痛了她身的伤口,她仍然忍住不"shen yin",也热烈地回应他。

    许晓北呀许晓北,你不心疼你的女人,我来代你心疼吧!任君飞恨恨地将刘清芳放倒在床,正要有进一步行动的时候,手机不合时宜地响起。居然是莫乔恩的。任君飞腾地坐了起来,要知道,自从进了县委办之后,他都有半年多都没见过她了。

    “清芳,我出去接个电话!”

    “去吧,看你这么激动!”

    莫乔恩电话里没有多话,她说可能参加不了陈希妍的婚礼,要任君飞代为随礼。说完挂了。

    本来还想好好地跟人家汇报汇报工作,人家不给机会,任君飞很感无趣,怏怏回到了床边,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刘清芳乌黑柔软的秀发,说:“清芳,你是不是责怪我?”

    刘清芳却轻轻拂开了他的手,羞红着脸:“君飞,刚才,刚才。。。”

    任君飞双手捧起刘清芳的脸,给了她一个深吻,说:“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来,我们。。。”他轻轻地把刘清芳推倒在床,片腿压了去,正准备有所动作时,刘清芳却把他的手抓住了,慢慢移到自己的肩膀,

    “任大哥,这样,我们说说话好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