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291月是故乡明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291月是故乡明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0291月是故乡明

    任君飞之所以想要留下她,倒不是身体里的邪念在作怪,只是觉得醉酒以后心情很凄凉,希望有个人陪着,这个人是龙书剑还是刘清芳都可以。 当然,刘清芳这样既漂亮又温柔的女人是最好的人选。

    任君飞感激而又爱惜的望向刘清芳,刘清芳跟他对视了几眼,脸色没来由一红,问道:“你……你喝水不?”任君飞摇摇头,道:“肚子里都是……酒了,不……不渴。你……你喝吗?你要是……想喝,只好……只好自己去倒了。”刘清芳摇头道:“我不渴。”

    任君飞见她一直站在地,往床间挪了挪,拍拍床边,道:“你坐……坐下吧。”刘清芳忽然有些忸怩,结结巴巴地说:“你……你明天要回去啊?”任君飞说:“是啊,……一早走呢!”刘清芳慢慢坐下来,道:“对了,明天陈大姐那儿我去不了,礼只有让你给带了!”任君飞苦笑道:“两千,这么多啊,你没问问她肯不肯收啊!”刘清芳笑了笑,说:“又不是送你的,你多什么话。我和陈姐的情分,你不知道,如果不是厅里要开会,我百分百要去人的!”任君飞耸耸肩膀,“那我结婚呢?“刘清芳说:”一分不分!“任君飞摇了摇头,”算好,我没打算结婚!“刘清芳似乎扬起了什么,眼睛眨了眨,追问道:“是不是你也要办酒啊,可不能忘了我啊!”任君飞说,“那是一定的,忘记谁也不会忘记你的,你是我的好妹妹啊,关键我还没有准备好!”刘清芳笑了笑,“你怕是野惯了吧!”任君飞点了点头。

    刘清芳的笑容很动人,这让任君飞心弦一动,过去要是自己答应,她完全会成为自己妻子的。他很想告诉刘清芳,他已经结婚了,妻子温柔漂亮,但不知为什么,他竟然没有说,也许是怕说来尴尬吧。

    接下来是片刻的沉默。

    任君飞脑袋里混浆浆的,头疼欲裂,挣扎着问道:“我怎么喝得那么醉,什么都记不起了,对了,我没把你怎么样吧?”在出租车又搂又抱的,闹得人家心慌慌的,还故意让人家看你撒尿,不算啊,刘清芳又羞又气,道:“你还想怎么样……”任君飞缓缓摇头,道:“没怎么样好,我也担心这点,酒后很容易失态的……清芳,你没发觉,今天你像个拉皮条的吗?”刘清芳恍悟,道:“现在县市最怕什么,最怕计生一票否决了,人家是个大处长,多少县市领导都想巴结也不定巴结得的,你丫的,倒是把人家给得罪了。”任君飞苦涩的说:“清芳,你对我的好我知道,可是有些也得随缘,半点强求不来,你看她对我的鄙视,你……你都瞧见了,我……好像只能喝酒了。”刘清芳撇了撇小嘴道:“哦,我想起来了,正好问你呢,无缘无故,人家怎么鄙视你呢。”任君飞皱了皱眉头道,“能不能不说啊!”刘清芳截口道,“快说,你必须给我讲清楚!”任君飞便把地铁的事情原本地描述了一番,刘清芳啊地一声:“你……你原来是个替罪羊啊!喝酒的时候你怎么不澄清啊!”任君飞反问,“你认为合适吗?”刘清芳点了点头,拿出了手机,腾地站了起来,“不行!等我来和她说!”

    “清芳,别!”任君飞双手抱住了刘清芳。

    “你怕?”刘清芳扭回头。

    “不是我怕,而是现在不合适,”

    “是啥说啥,有什么不合适!”

    “清芳,坐下来吧,你听我慢慢跟你说来,”

    “嗯,你说!”刘清芳拿着手机,不相信地看着任君飞,她更不知道自己坐到任君飞的腿了。

    “谁告诉你的,还不是我,你想方设法想让我巴结她,听了这事不会立马给她解释?你再想想,她会知道你和我在一起啊,这么晚了,她会怎么想?”

    “她爱怎么想怎么想!”说是这么说,刘清芳脸还是红了,放下了电话。又道了一句,“其实也怪她自己,打扮得那么性感!“

    刘清芳也觉出了自己的思想不太正派,讪笑道:“你别笑,本来是嘛,要我是个男的,也盼着和她好。”任君飞笑问:“清芳,你也很性感啊!”刘清芳方才意识道坐到他腿,脸色大变,又是气愤又是羞臊的说:“你要死啊,装疯卖傻啊!”

    “清芳,你放心好了,我敢说,冯处长她已把我装到心里去了,想忘记也忘记不了啦!”

    “是吗?”刘清芳不以为然。

    “是的,我敢打赌!”

    “怎么说?”

    “我很帅啊!”

    “呸,呸!臭美,我跟你说了,人家冯处长是冯副省长的女儿,又是公认的大美女,什么样的帅哥没见着,能稀罕你,说吧,人家老公是大学体育老师,你丫连人家一个手指头都不。。。”

    “但我帅得有特点啊,呵呵,不开玩笑了,清芳,冯处长这样位居高位的人,什么样的话她没听过,什么样的人她没见过,但全都是些赞美的话,全都是些阿谀奉承的人,像我这样的,第一次见面敢和她叫板,敢把她从高高的台拉下来,敢在她的面前露出真实的一面,你说,她能把我轻易忘了么?”任君飞笑笑地看着刘清芳,刘清芳恍然明白,原来这家伙故意喝得那么醉,露出狂态,目的是加深冯传芳的印象。不得不说,想要吸引冯传芳的注意,这是最为行之有效,何况那时任君飞既巧妙回避解释她受性骚扰的尴尬,又体现了他的大度,等自己以后再向冯传芳解释此事时,冯传芳该有怎样的震撼!

    “你真狡猾,不过,君飞,你这也太损自己了吧!”

    任君飞松开了手,看着她,脸笑容慢慢凝固,道:“清芳,都说宦门深似海,晓北那么忙,你没受冷落吧!”刘清芳幽幽的叹了口气,道:“不提那些了。”任君飞说:“怎么能不提啊,清芳,没事,他让你委屈,你给我说,我去找他,这么好的老婆,丈夫不心疼谁心疼呢,我看不起那些当大官的,总借口忙忙的,好像离开了他,地球不转似的,抽抽时间陪陪妻子不行么,真那么忙啊,我看八成是忙着外面找女人了,”刘清芳惊得呆住了,结结巴巴的说:“你……你胡说什么?”任君飞看着她的桃花美靥,竟然挂了两道泪痕,也不再往下说了,:“清芳,我也相信晓北不是那样的人。”

    刘清芳叹了口气道:“人呐,你怎么看得清楚呢,好了,你酒醒了,我得回去了。”说着转身要走。任君飞急道:“你……你不要走啊!你看我这样子,还能送你么,这么晚了,你一个人走我不放心啊!”刘清芳害羞的垂下头,道:“不走,你一个大男人,难不成还和你呆一个房啊。”任君飞说:“清芳,你太咬嚼字了,同房同房,那有什么呢,只要我们问心无愧,还怕别人胡说吗?这儿不是还有一铺床吗,你可以睡那铺啊!”刘清芳羞得脸皮都要出血了,怨恨得瞪了他一眼,嗔道:“好你个头,哼!”任君飞拉住她的手,“这样,我们说一宿的话!”刘清芳说,“一宿?你明天不要回去啊!”任君飞说,“不累,到车睡!”刘清芳说,“你丫,自私,”接着又道,“我也不怕,开会好睡!”

    “你扶我起来!“

    “你又要厕所啊?”

    “不是,我是想打开包,让你看看,邵大姐给你带什么来了!”

    “你不是醒酒了么?自己起来!”

    “头是不晕了,可脚没有劲,我怕摔啊!”任君飞动了动身子,脚移到床边,迟迟不敢放下去。

    “你摔个让我看看!”刘清芳来抓住他的胳膊,任君飞身子晃了一下,“慢点!慢点!”刘清芳索性抱住,任君飞道,“嗯,这样的,我们去看看吧!

    “清芳,听说刘伯伯最喜欢吃的家乡酸辣椒了,邵大姐特意做的,伯母她的病好些了么,邵大姐说蜂蜜对治疗支气管炎有帮助,她叫给伯母带,以后。。。”

    “他们还记得这些?”

    “是啊,清芳,无论你走到哪里,无论你走多远,凤阳都是你的家乡,那里有你的亲人,你牵挂着他们的心啊!”

    为了摆脱吴大恶少的纠缠,刘清芳是怀着仇恨离开凤阳的,当时她恨吴志军,也恨凤阳。

    “好了,好了,清芳,不要哭了,人是家乡好,月是故乡明,有时间多回家看看,现在凤阳建设得可漂亮啦!”任君飞把刘清芳白嫩柔软的小手握在手里,开玩笑道:“你有没有想我呀?”

    刘清芳把头埋得很低,婴宁地说:“想又怎么样,不想又能怎样?”

    任君飞看她支支吾吾,不胜媚娇,顿觉怜爱无,情不自禁地将柳静搂进怀里:“清芳,任大哥这段时间都想你呢!”

    不曾想,刘清芳身体刚和他接触,轻声"shen yin"了一声。

    任君飞怔了一下,问道:“清芳,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身体受伤了?”

    没什么,没什么啦!刘清芳推开任君飞,噙着眼泪不说话,那红润的小嘴紧紧地抿着,头埋得很低。

    任君飞更加困惑不解了,心里也很着急:“你这是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快告诉任大哥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