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290原凶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290原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文:0290原凶  “去吧,我在你还不放心!”刘清芳道。

    “龙书剑,你算哪门子兄弟啊,老哥醉死到大街上你都不管,你敢走,我铙不了你!”车子启动的那一刹那,任君飞突然坐起身子,睁开了眼睛骂道。师傅吓得不轻,一脚把车刹住了,刘清芳摆了摆手道,“师傅,喝大了,走吧,没事!”

    “我送你,你还不放心!都是你,瞎逞能,倒把我害苦了!”任君飞仿佛睡着了,再也没言语,刘清芳叹了口气。

    突然感觉到腰有点酸了,她想扭一扭腰身,可任君飞却双手紧紧搂信她的腰,头枕在她的双腿之间,想动又怕他醒来又说胡话,不敢动,又轻叹一气,磨人啊!

    “是的,男人醉酒后都是这样的!”师傅附合了一声。

    到了慧诚大酒店,为了不让人说闲话,刘清芳叫师傅一起把任君飞扶进房间,送到床上。

    “麻烦你了,师傅!这钱不用找了!”

    师傅捏着崭新得还发出油香味的百元大钱,笑道,“嗯,你这朋友醉得不轻啊!”说完转身离去。

    刘清芳看着倒在床上的任君飞一头热汗,微皱娥眉,从手腕上拿下头绳,把一头秀发挽住,用脸盆打了半盆温水,找了条毛巾浸湿拧干,回到床前替他擦脸擦汗。

    刘清芳给任君飞擦净面部与颈部后,回到洗手间,把毛巾洗了两遭晾起来,回到床头,定定的看着任君飞那俊朗帅气的面庞,俏脸上慢慢现出笑意。

    可当她看了手表时间之后,笑容就全部消失了,脸色急慌慌的,低声对已经睡过去的任君飞说:“你好好睡觉吧,我要回去了……”想了想又说:“今晚算你欠我的,下次你可要单独请我吃大餐,呵呵,我走了啊。”说完,又看了看他,脸上现出悻悻的神情,又无奈的摇摇头,转身便走。

    可她刚刚转过身去,手腕一热,已经被人抓住了。

    刘清芳吓了一跳,差点没真的跳起来,回头看时,见是任君飞抓住的自己,这才松了口气,嗔道:“讨厌,还以为屋里闹鬼呢,原来是你,你不是睡着了吗?”

    任君飞不说话。

    刘清芳把他火热的手从自己手腕上拿下去,转回身看着他,低声唤道:“喂,搞什么啊,你不是睡着了吗?”

    任君飞还是没反应。

    刘清芳好奇的打量他,嘀咕道:“难道是梦游?”

    任君飞忽然咳嗽了一声,紧跟着又是两声咳嗽。

    刘清芳轻呼道:“呀,怎么咳嗽开了呢?感冒了?”任君飞闭着眼,迷迷糊糊地说道:“我……上厕所……”刘清芳哭笑不得,低声道:“你上厕所就去啊,还跟我说什么?”任君飞把右手臂扬起来,道:“拉……拉我一把,我……我头……晕起不来。”刘清芳没奈何,扁扁嘴,两手抓住他的手臂,用力将他从床上拉坐起来。

    任君飞坐起来以后,眼睛也没完全睁开,勉强认清方向,片腿就要下床。可是他片腿的动作太大了,大脑神经根本把握不了这个平衡度,就见他上半身一歪,就要往床下跌去。

    刘清芳就在旁边看着,看得真真的,吓得急忙一把扶住他。任君飞顺势抱住了她,一如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刘清芳被他抱住腰肢,感受到他身体的热度,又嗅到自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极为浓郁的成熟男子气息,弄了个窘迫不堪,嗔怒不已的低声埋怨:“怪就怪这个冯传芳,不惹他生气,他能喝得这么醉么?这倒好,让他按住我了……”

    任君飞结结巴巴地说:“起……起来,下床…………”刘清芳暗叹口气,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搀扶着他,让他慢慢下到地上,等他下地以后,暗松了口气,道:“好了,厕所就在外面,你自己去吧。”任君飞将头埋在她香肩上,胡乱摇头,撒娇一样的说:“兄弟,你……你再行……行好,扶我……我去吧,求……求你了……”刘清芳羞得脸色通红,神情大窘,哼道:“臭小子,你赶紧给我醒醒,我不是兄弟,我是刘清芳。你让我扶你去厕所,太过分了吧?”任君飞根本就懒得睁眼,用手抱住刘清芳的手臂就往外迈步。

    刘清芳见他油盐不进,气得咬碎了银牙,甩手要推开他,可是刚刚甩了一下,他就如同没有根基的泥人一样往外侧倾倒。刘清芳吓得心头打了个突儿,赶忙又把他拉回来。

    任君飞还埋怨呢:“快……快点,我……我憋不住了。”

    刘清芳脸色涨红的扶着他来到厕所门口,把他往里面一推,心说他自己还不会尿吗?就算站不住,坐在马桶上总可以解决那事吧?

    可任君飞此时弱不禁风一般,被她一推,就往里面撞去。看那势头,一旦摔在地上,绝对不是轻的。刘清芳吓得差点没喊出来,急忙快步上前,再次把他拉住。而此时,两人正好站在了马桶前。

    任君飞朦胧中张开眼皮看了看眼前,似乎是看到了马桶,伸手就去解裤链。

    刘清芳还沉浸在刚才的情景中,暗呼一声好险,心说他都醉成这样,要是在床上吐了,万一卡着了喉咙怎么办?看来今晚不能走了,算了算了,等会给家里打个电话吧。

    正思量时,耳畔忽然传来哗哗的响声。她一开始没明白过味来,还以为是哪里漏水了,傻兮兮的循着声音望下去,结果不偏不倚看到任君飞正在放水。

    看到这一幕,只羞得她脸蛋发热,头皮发麻,两腿发颤,浑身发烧,急急忙忙的抬起头来,张嘴就要大声斥骂,忽然觉得不妥,紧咬住银牙,一个字也没喊出来,只在心里暗暗的咒骂:“好你个任君飞,今天借醉恶心我,等你酒醒了,看我怎么收拾你,哼!”又埋怨起冯传芳来:“好你个冯传芳,把人喝大了你却跑了,那天也让你服侍一会,看看……”

    任君飞痛痛快快的放完水,把衣服粗略整理了下,大喇喇的道:“走……吧。”刘清芳气得脸色发青,心说本小姐成了你的丫鬟还是怎么着,这是过来伺候你来了?我该你的还是欠你的?想要放下他不管,又有些不忍,想着已经扶他出来了,就有始有终,再把他送回去,然后自己就走人回家,改天再回来收拾他。这么想着,忍着一肚子怨气扶他走出洗手间。

    刘清芳把任君飞扶到床上躺下,看他悠闲的闭起了眼睛,恨恨的低声骂道:“你今天竟敢恶心我,你给我等着的,看我下次不把你……”话刚到这儿,任君飞忽然朦朦胧胧的睁开了眼睛,盯着她看了两眼,叫道:“刘……清芳。”刘清芳哼道:“废话,不是我是谁?你现在才知道是我啊,给你脱鞋洗脸,甚至……哼,你讨厌死了。”任君飞挤出一丝苦笑,道:“谢……谢谢你。”刘清芳摆手道:“算了,不跟喝醉的人一般见识,就这样吧,我要回家了,你睡觉吧。”任君飞忙道:“先……先别走。”刘清芳警惕的看向他,没好气的说:“还要我为你干吗?我这是给你当丫鬟来了?哼。”

    任君飞讪笑了下,一股酒气从食道里窜上来,恶心得差点要吐,打了个嗝才艰难的把酒气压下去。

    刘清芳说:“怎么,不舒服?”任君飞皱眉点了点头。刘清芳想了想,道:“要不我扶你起来,你靠在床上待会儿,可能会舒服点。”任君飞说:“好,谢……你。”

    刘清芳俯身过去,一手拽他胳膊,一手托他后背,将他慢慢扶坐起来。这个过程中,任君飞无意中发现,她心口雪纺衫因为重力作用垂落下去,露出了一道大大的缝隙,而从他的角度,恰好可以望进这个缝隙里去,一下子就看到她那道最靓丽的风景线,立时吸引了他的全部视线。

    骤然见到刘清芳这对充满杀伤力的杀器,很难不变得心猿意马起来。再有身体里酒精的催化剂作用,腹中那股子邪火便熊熊燃烧起来。

    刘清芳忽然间发现了任君飞那邪恶的目光,顺着他目光垂下头看了看,不看还好,这一看羞得粉面通红,把他往床头上重重一推,回手把衣服按在了心口上,气愤愤的说:“你……你……”任君飞忙赔罪:“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刘清芳怨气难解,哼道:“一直以为你是个好男人呢,想不到你也不是好东西。”任君飞尴尬的笑了笑,想要说话,只觉心口跳动加速,要从心窝里跳出来似的,不自禁难过的闭上了眼睛。

    刘清芳是心软的人,见他忽然间痛苦起来,还以为自己摔疼了他,忙紧张的问道:“你怎么了?”

    任君飞微微睁开眸子,看着她说:“耽误你回……回家了。”刘清芳大度的说:“没事,我回家时间都打到十二点了。”任君飞咧嘴笑道:“那……那你回去晚了,你老公,他……他能答应吗?”刘清芳说:“我这两天在娘家住呢,他管不着。”任君飞笑了笑,说:“那你陪……陪我多待会儿吧。”刘清芳看看手表,说:“这都快十一点啦。”任君飞笑道:“你不是……不是打到十二点了吗?”刘清芳扁扁嘴,道:“好吧,再陪你一会儿。”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