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正文_0286怦然心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正文_0286怦然心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

    “高深的诗歌不会,一些耳熟能详的还是会的!”柳静又是莞尔一笑,笑起来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好吧,你要给我背什么诗?”任君飞翘首以待。

    柳静朱唇轻轻蠕动,用情地背起来:“去年今日此门,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柳静的声音本来很动听,可念这几句诗的时候,语气满是伤感,仿佛她是诗空笑春风的桃花一样。

    任君飞心弦微微地动了几下,真看不出啊,这美女还能背唐诗,而且别的诗不背,偏偏背这首。他明白她的心思,但不敢确定她的意思,她一心想着要和自己做一次,是不是出于真心,好也不知道龟汤里的技师是不是和按摩小姐样,也要提供那样的服务,但他明白,作为技师,如果他不拒绝服务,她会挨老板的骂,会没有业绩。长期下去,她最终的结局很可能是被开除。

    打心里,任君飞很同情柳静,这么水嫩的一个女孩,多少男人都想好好疼爱她呢。她做什么不好,偏偏来做这个?凭她的美貌,她找个条件好的男友完全不是个问题。她这是何苦?

    “柳静,这首诗你背得很好!可惜我不是人面,你也不是桃花,我们只是偶然遇见的两滴晨露而已!”世事无常,任君飞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忍不住叹道。

    “黄四娘家花满溪,千朵万朵压枝低,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柳静笑笑,她笑得有点勉强:“任大哥,你也不希望等到有心无力的那一天吧!”

    “有的花开到枝头还是好些,真要摘下来,不一定有原来那么美了!“柳静的芊手不时地抚弄着腮边的碎发,高耸的胸部一起一伏,样子极是妩媚,任君飞不敢直视。

    “任大哥,你想多了,真不是这样的!“

    柳静俏脸默了一下,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只手伸过来,轻轻地抓起任君飞的手:“任大哥,你肯定是很累才来这里的,对吗?您的时间很宝贵,我不浪费您的时间了,赶快躺下,我给您做推拿!”

    柳静说了,任君飞才明白,龟汤里面的技师与外边的按摩女郎不一样,她们的地位高出很多,并且是拿固定工资的,如果不是她们愿意,客人是无法要求她们提供别的服务的。

    “哟,这样我放心了!“

    任君飞可从来没被女孩子主动摸过手,从来都是他主动摸女孩子,被柳静这么一摸,他有种触电的感觉,一股暖暖的妙电流涌遍了全身。

    任君飞反将柳静的手抓住,这只小手是如此的柔软和顺滑:“柳静,你怪我吗?”

    “怪你?为什么要怪您?”柳静眨巴了一下大眼睛,水汪汪的眼睛仿佛一泓秋水。

    “我都从来没想起要找你啊!”不知道为什么,任君飞心里满是歉意,好像欠了柳静什么似的。

    “您这不是来了吗?”柳静微微一笑:“身为技师,我们是没有权力怪客人的。您快躺下吧!”

    任君飞依依不舍地松开柳静的手,顺从地躺下。

    像次一样,柳静的双手力度恰到好处地在任君飞身游走。所过之处,任君飞的每一寸肌肤都好像被暖水包裹般,十分舒服。一股股生物电流通过神经传导到大脑,将他带入到一种十分美妙的境界。

    任君飞暗自感慨,柳静的技术这么好,人又长得漂亮,性格又温柔,谁娶到她,那真是一种福气啊!老实说,无论她是在夜总会,还是现在的温泉心,任君飞都觉得她是无辜的,是纯洁的,像一朵亭亭玉立的荷花一样,永远是让人远观而不可亵玩也。

    最主要的是,柳静的性格很温柔,这点任何男人都喜欢!不像有的女人,依仗几分姿色,或靠着几分家势背景,虚伪做作又有点飞扬跋扈!柳静像是一朵刚刚开放的花朵,对于任何正常男人来说,都是一种莫大的诱惑。

    任君飞也不例外,身体感受着柳静小手温暖的游走,思维仿佛脱缰的野马似的,无边无际地驰骋着,无端地生出许许多多美好的想象来。他要是大老板该多好,那样的话,花高价聘请柳静当他的私人推拿师,每天忙完工作都能享受到柳静贴心的服务。

    在这时,*妍的电话来了,她说华锐集团公司金大小姐二号要来了,要任君飞代表县委办去接她。来来呗,干嘛要给县委办打电话呀,真是小姐脾气,任君飞心里暗骂金娟小题大做,嘴巴道:”陈主任,你安心享受你的蜜月好了,这事我来搞定!“

    “君飞,你可别当儿戏,莫书记对这件事情很重视的,一再打电话叮嘱一定要接待好这位金小姐,我可听说了,这位金小姐个性泼辣,不是那么好打交道,你和吉帮局长可一定要跟我接待好了!“

    两人又说到了李小露的事情,*妍说听到一些消息,因为稳定工作的问题,市里很可能要拿掉李小露的书记,任君飞急问,*妍说她也为这事着急呢,不过目前还只是小道消息,县委莫书记正在与市里交涉此事。

    挂了电话,任君飞方才知道冷落了柳静,

    不知道什么时候,柳静停止了推拿,静静地坐着,仿佛一尊美丽的雕像。

    任君飞转头看柳静,朦胧的橘黄灯光在她脸涂抹一层圣洁的色彩,美丽的大眼睛看着被窗帘密密遮住的窗户,思绪却早已经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柳静你怎么了?”任君飞有些愧疚,不自主地伸手一把搂住了她的肩,这美女怎么了?一副犯痴模样,莫非他的话触动了她内心的思绪?

    “呃,没什么!”柳静目光拉回来笑了笑,纤纤玉手又继续在任君飞身推拿起来。

    这个时候,柳静的双手已经推拿到任君飞的大腿,她双手跪在任君飞的两腿间,专注地揉着任君飞结实的大腿,那专注的模样仿佛一个虔诚的教徒。

    任君飞不敢看柳静胸前,她推拿的时候,随着身体晃动,那里荡漾的弧线能引爆一个威力无的炸弹。

    “任大哥,您知道你哪点最迷人吗!”从她那羡慕的语气可以看出,柳静的话是发自内心的,绝非虚伪的阿谀奉承。

    任君飞自认俗物一个,官不品,学不成究,又不多金,全身下一无是处,听柳静这么一说,还以为她是奉承自己,也忍不住打趣道:“柳妹啊,那你可不要让我给迷住了呵!”

    “任大哥,你确实让你迷住了,从见你的第一眼起,我喜欢你了,我不能欺骗自己,你确实是我见了一眼怦然心动的男人!“

    柳静今晚是从脚底开始给任君飞做推拿,做完脚底推拿接着是双手。她把任君飞的右手拿过来,往她身一甩,抓着她的臂膀便揉捏起来。

    柳静甩任君飞肩膀的动作有点大,任君飞没提防,手仿佛失去控制似的,划了一个弧线,从柳静胸口扫过,扫到了不该扫的东西。好果实旁的树叶,有风吹过的时候,树叶从沉甸甸的果实扫过。

    任君飞仿佛做了个梦,梦见自己走过一颗挂满果实的柚子树,他摘下沉甸甸的大柚子,仿佛勤劳的农民,沉浸在丰收的喜悦之。

    “任大哥,你是个好人!”柳静说。

    “哦,你从哪里看出我是个好人?”任君飞问。

    “因为,你很老实,不像别的男人不安分!”

    “别的男人?”任君飞微微地有些失望:“你接待过很多的男人吗?”

    “是啊!”柳静花一般的笑容绽开了,她拍了拍任君飞的屁股,笑笑说:“可是你也别忘记了,我可是这儿的技师哦,我说的别的男人是指,别的来这里放松的男人。有时候从走廊里走过,那些人看到了,那眼神好像是狼的眼神似的,很恶心,有的甚至还要来动手动脚的!”

    “原来是这么回事!”任君飞心稍微宽了宽:“问题是,安分并不等于是好人啊!人心是藏在肚子里的,哪里能看得清啊!”

    “不用看!人心是能感受得到的,如,任大哥您,直觉告诉我,你是个好人!”

    “柳静,你别傻了,直觉是最容易欺骗人的!”任君飞讪笑了一下,要不是自己骨子里的自卑,他那会这么安分啊!

    “不,直觉它不会欺骗人!”柳静斩钉截铁地说:“如果直觉都靠不住,别的更靠不住了!”

    任君飞心里暗暗好笑,这美女也太感性化了,继续这样下去,终有一天,她会被骗得很惨的。不觉地,他又深深地同情和怜惜起这美女来。

    都说,女人是用来疼爱的,这女孩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却没一个人来疼爱。这么单纯的一个女孩,要是落在坏人手里,那该有多可惜啊!“柳静,大哥有个建议,不知道你想不想听?”

    “任大哥,只要是您的建议,我都想听!”柳静十分诚恳地说,那态度仿佛徒弟满怀期待师傅的教诲。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