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284副县长的眼泪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284副县长的眼泪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能说会道怕是每个领导必备的才能,黄部长天生的演讲家,讲话的时候,他声情并茂,观点鲜明并且极富逻辑,他说发展是解决一切问题的金钥匙,省委明确了用人的指导思想,经济干部。

    任君飞大受鼓舞,民间有消息说,青阳市一直缺少常务副市长,最有资格的是市财政局长杨平利和凤阳县委书记莫乔恩。莫乔恩所做出的政绩有目共睹,一定会在竞争胜出了。

    莫乔恩真当副市长,实现她的抱负,任君飞自然为她高兴,虽然莫乔恩当了县委书记去央党校学习,任君飞再也没有见过她的面,但是每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任君飞还是想到她,想起她的一颦一笑,想到她对自己横眉冷目的可爱样子。。。

    正如林倩所说的,他和莫乔恩是两根平行线,永远不可能有相交的时候,他想也是白想,是啊,又何尝不是呢,自己胸无大志,小富即安,她却积极进,怀着远大的抱负,追求不同,品位不同,又谈什么志同道合呢?

    但任君飞还是忍不住要想,并且越是得意的时候越想得厉害,他想给她打电话,问问她的情况?开不开心?睡得好吗?可是他又不敢,她害怕听到她的声音。

    突然手机响了,声音朡得刺耳,“老公,老公,来电话啦!“周围鄙夷的眼光刷刷地看了过来,任君飞大为窘迫,诶,自己怎么糊涂了呢,开会不准接手机啊!赶快摁了电话,迅速把它关了。

    一阵惊慌之后,任君飞只觉得小腹胀得难受,难受得头脑一片恍惚,台黄部长再讲些什么,他都不知道了,所幸这个时候秘书长宣布散会。

    跑到卫生间快意了一把,任君飞感觉舒服极了,如果不经历憋尿的痛苦,又怎么体会到释放的快乐呢,这会,长但还有水平!

    “任君飞!“肩膀猛地被拍了一下,不会是记者堵住我要采访吧,任君飞慢悠悠地转过身,双手抖了抖,刚才走得匆忙,忘记用吹风机烘手了。

    “你是?“大背头,任君飞仍想不起是谁。

    “我是陶湘宁啊!“陶湘宁当胸给了任君飞一拳,两个老同学紧紧抱到一起。

    从大一到大四,陶湘宁一直都睡在任君飞的下铺,两个人一起打过架,一起逃过课,一起追过女同学,好得几乎同穿一条裤子,陶湘宁来自湘一农村,家里条件不是太好,相对来说,任君飞家境要宽裕一些,经济没少帮助他。

    毕业后便各奔一方,因为分到城关镇,且又混得不舒心,任君飞便很少和同学联系,听得罗慧敏说,陶湘宁混得不错。

    “哇塞,兄弟,你的变化也太大了吧!“相大学时瘦猴一样穿着邋里拉遢的陶湘宁,此时的他整个人胖了一圈,腆着个将军肚,西装革履,头发油光发亮,一丝不苟地往后倒,露出油光发亮的脑门,一看是个大领导,任君飞怎么敢认。

    “能不变吗?要不开会,要不应酬,吃好的,喝好的,能不变吗?我都想念大学那段生活了,清苦确实是清苦了点,可是人健康着呢,君飞兄弟,我倒羡慕你,一点没变啊!“

    是啊,变?除了变得老一些,沧桑一些,还能往哪儿变呢,接着两个人又叙了一会儿往事,说到开心时,陶湘宁时不时发出爽朗豪迈的笑声。任君飞一旁附合着,他的心里有一点点的酸痛,尤其是他看向自己的时候,那种眼神总让任君飞觉得不太舒服,是啊,都是同学,人家现在已经是副县长,而自己还是一名打括号的副科级干部,能舒服么?

    分歧还是出现了,吃饭的时候,任君飞说吃会议餐吧,丰盛得很!陶湘宁说会议餐有什么吃的,他来省城开会从来不吃会议餐的,他说要去火宫殿,不去火宫殿都对不住好兄弟一场。

    夫薪尽火传,饮和食德,由火化引发的"火庙化"所孕育发展之饮食化,成为历史化名城的重要组成部分,而火宫殿独具地方特色的风味小吃便成了古城化的重要标竿。

    这里几经修建,面积扩大了许多,搭建了古戏台,凉亭,茶楼等配套建筑,一路寻着臭豆腐的香味,任君飞与陶湘宁来到了这个享誉海内外的地方——火宫殿。

    但见小桥流水,舞台歌榭,歌声,丝竹声,笑声不绝于耳,找了一间包房,任君飞靠窗坐下,看着窗外大为感叹。

    “原来繁华多了,兄弟,还记得以前不,经过火宫殿时,脚步都要走得快一些,为啥,受不了香味的刺激啊!”

    “不是吗?一张饭票恨不得撕成两半用,这种地方能来么?想来孔老二也不允许啊,兄弟,现在不同了,咱想来来,用不着看谁的脸色,喜欢吃什么你只管点,对,挑最贵的点!别给我节约!”陶湘宁摆了摆手,对他的司机说,“你自己安排吧,等我电话。”

    任君飞说:“湘宁,你怎么能叫人走呢?又不是外人。”

    “哪有领导和秘书同桌的,这是规矩!”陶湘宁见到任君飞怔了一下,马笑着说,“兄弟,你真以为他愿意留下来啊,他才不呢,难得来省城一次,没有老婆管着,开销还有公家埋单,这个时候,他呀,心早不知道跑哪个休闲城去了!”

    “贴身秘书,怕也不见得个个都是这样吧!”

    “你看我说着说着又转到这儿了,我可不是说你啊,兄弟,我真没有那个意思,你别想多了啊,来,喝什么酒?”

    “湘宁,我多什么心,你说的是领导的秘书和司机,我不是秘书,也不是司机,挂不啊,酒嘛,随便来吧,我觉得四特二两装的挺好!”

    “哥,你杀了我好不,四特那酒还能喝么!好了,我也不征求你的意见了,服务员,来两瓶茅台特供!”

    “湘宁,下午指不定还有事,我看白酒免了吧,只要感情有,喝啥都是酒,来两瓶长城干红吧!”任君飞喝酒脸红,他可不想脸红得像关公一样,走到哪里都知道他喝酒呢.

    “那不成,万水千山总是情,白酒不喝不行,君飞啊,你不能不承认吧,大学时你我的关系最铁了,我说叫其它同学一起来,你不同意,我依你,这事你得依我了吧,凤阳亲友若相问,我是一片冰心在玉壶啊,服务员,听我的,两瓶茅台,我两兄弟包干到户!”

    “说好了,一瓶不加了!”任君飞点了点头,忽然龙书剑的电话来了,他还在医院,一时走不开,叫任君飞不忙回去,晚叫刘清芳一起吃个晚饭.

    听陈希妍说,刘清芳过得不怎么开心,任君飞一直想见刘清芳一面.他想明天也没有什么紧要的事,参加表哥刘生平和陈希妍的婚礼,明天一早走,来得及.

    “兄弟,不错啊,到哪儿都有人请你吃饭!”

    “什么叫有人,是以前要好的两个老同事!进省城了,想聚一聚!”

    “龙书剑吧?省组织部办公室龙主任吧,肖部长的红人呢!”

    “湘宁,是的,他在省委组织部,可我没听说他是什么部长红人呢?”

    “兄弟,刚才电话里你应该把他请这儿来了,你的面子他能不给么,诶,算了算了,你说你不知道算了,来,来,咱们喝酒吧!”各县挖空心思地都要找机会结交省组的人,在官场混的任君飞不可能不知道,没有把龙书剑请来,当然是不想给自己这个机会了,真是变了,铁兄弟都变以,一切都变了,陶湘宁有点黯然神伤.

    但他这时确实有点冤枉了任君飞,他并没有想到那么多,也没有那么成熟,虽然混迹官场这么些年,但接触的都是些最底层,矛盾也很复杂,但都是些明来明往的,?那些工于心计,韬光养晦的政治谋略他还不懂得.他又怎么知道陶湘宁心里不快.

    酒喝到一半,陶湘宁的话便越来越多,突然便放声哭了.

    大学毕业后,他回到了家乡,被安排进了县化局,他高大英俊又质彬彬,很招人喜欢.县组织部长找到他说有一桩好姻缘,只要他答应,以后一定会扶摇直.

    后来在组织部长的安排下,他与那位姑娘见面了,姑娘在市财政局工作,长得也是花容月貌,又是市委副书记的”小女儿”,陶湘宁也是一见倾心.

    两人很快结了婚,果然没让他失望,仕途他平步青云,仅仅三年时间顺利当了常务副县长.

    可是婚姻他是痛苦和耻辱的,他的妻子并不是市委副书记的小女儿,而是副书记的一个小晴人,和陶湘宁结婚,她是要一个生孩子的名义,在这之前,她肚子里已经怀了市委副书记的儿子,儿子!这可是副书记的命根子,他是三代单传.

    等孩子生下来之后,便让人接走了,妻子也爱了陶湘宁,和那位市委副书记再无暧昧关系,陶湘宁虽然说不爱妻子,可他也狠不下心来离婚,他也不敢离,婚姻这么维持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