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282平凡的女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282平凡的女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君飞,姐,姐跟你说件事,行不?”临车,苗翠花有点扭捏了,她支吾道.

    “姐,别说一件,一百件一千件都行的,只要在我能力之内,快车,你看一车人都在等你咧!”任君飞也觉不好意思,司机正一脸惊诧地看着他们,十分不耐烦,如果自己不是雇来的司机.以他的脾气,早把车开走了.

    “一散会,你马回来,我亲自去车站接你.”

    “花姐,会是午散了,可是我和同学好久没见面了,约好了聚一聚的,后天不是国庆假吗?正好到省城玩一玩!”

    “省城有什么好玩的,真是个小孩子,我看也是楼高街宽人多,你没见过啊,还玩那么久啊,哦,你走这么久,跟洁妮说了么?”

    “哪能不说呢!说了!”

    “我说你们这些大学生呀,做事这么毛燥,想风是雨,前年不聚,今年不聚,偏偏今年要聚,你不能告诉他们啊,想聚去我们凤阳古城,千年古城,象征着你们的友谊,那才叫有意义呢,哦,忘记问了,洁妮没说什么吧!”

    这个主意妙啊!真要是要开同学会,凤阳是个好地方啊。 可惜任君飞口里所说的同学会只是信口开河,他想试试苗翠花的态度。

    “花姐,洁妮又不小气,何况我又是来开会,洁妮哪会说什么呢?”

    “难怪,你这样说,洁妮当然不好说你什么了,小子,我告诉你,我是你的姐,也是洁妮的姐,洁妮是个好姑娘,别让她受委屈了,否则我打烂你的头!”

    ”卿卿我我去开房去,别占了大家的时间,不车我们走了!”有几个乘客耐不住了,站到车门口骂起来了.

    “开开,碍你眼睛啦!”苗翠花羞怒了,第一次开口骂人,看了看任君飞,还是了车.

    回去的路,茫然地看着两旁一闪而逝的风景,苗翠花竟然感受到了从来不曾有过的失落,失去老公时她也未曾有过,她那双明亮的眼睛此时多了一层白雾,一遍又一遍地问着自己,为什么呢?

    昨晚两人聊了很多很多,当然都是关于她美体店的事情,任君飞侃侃而谈,头头是道,从经营到管理,说得非常全面,她心服口服又茅塞顿开,是啊,说得好,走不通了,任何人都知道要换条路,可是路在哪儿呢,有几个人知道?

    是啊,有化是好,这个小飞,看人的时候眼睛有点那个,其实总体人还是很不错的,长得也蛮帅!

    她一直都很坚强,男人死后,她也认为凭着自己的肩膀,独立撑开一片天空,昨晚让任君飞搂在怀里,虽然没有发生什么,但听着他强健有力的心跳,感受着他有力的臂膀,在那浓浓的男人气息下,她的心颤抖得那么厉害她才发现,原来自己并没有想像之那么坚强,只是一个平凡得再也不能平凡的小女人,也渴望着一个有力的拥抱。

    任君飞自然不会知道苗翠花在琢磨自己,此时他正焦急地坐在出租车,时间不多了,不能迟到啊,这可是全省的大会,不能丢了凤阳的丑啊!

    料想到记者会采访任君飞,易县长还把任君飞叫到办公室,对他特别培训了半个小时,也不外乎是哪些可以说,哪些不能说,哪些要重点说,哪些要说得飘忽一些,直到任君飞准确无误地把他的交待重述一遍方才罢休,由此可见县里对这次会议的重视。

    “这是最快的了!先生,不过你放心,照这种速度,只要不出意外,会保证你按时参加会议的.”出租车司机看身任君飞的眼光,自然崇拜极了,才二十七八吧,做出那么大的成,真是后生可畏啊,前途一定不得了!

    出租车师傅也是个有见识的人,全省招商引资表彰大会要在华天召开,省领导在会要表彰一批做出突出贡献的单位和个人.

    “嗯,你也不用太快,总不能因为我要赶开会,而让你违规的!”

    “大领导,不是我拍马屁,一听你说话,这么理解人,知道你是个平易近人的好领导,难得啊!”

    ”没什么,我这也是将心心,说的也是实话,总不能因为我的事情而让你超带交罚款吧,那种损人利己的事我也做不来,哦,我不是什么大领导,要我是大领导,县委书记或者县长什么的,哪会坐出租车去开会啊!”

    “呵呵,叫大领导你不喜欢听,那叫领导吧,你不知道啊,坐我这出租车怎么啦?我跟你说啊,我的车晚那大部分还坐的都是些书记县长呢!只要到了十点钟,我把车泊到大宾馆,那些领导啊,没少坐我的车呢,给钱又利索!”说这话的时候,师傅的眼睛闪着光,有点恨白天太长了.

    “不可能吧!”

    “什么不可能,我这么一说你明白了,我先问你,先前你认识我吗?”

    “不认识!”

    “以后我会记得你吗?”

    “不可能吧,我俩一面之交,每天坐你车的人那么多,怎么可能,除非你刻意去做,而你也没有必要啊!”

    “这不结了!”

    “这有什么联系啊!”任君飞有点蒙圈了.

    “呵呵,你可能任不久吧,这些套套都不知道啊,我说明了吧,你坐出租车去办事,谁会注意你啦,安全保密卫生啊,不瞒你说,我半年,接了一个领导,听口音是凤阳那边的,也不知道是个什么领导,一口气从酒吧里叫了两个妹子,到了车又搂又摸的,我从后视镜里看到,那个女的居然还坐到了领导身,裙子都被掀开了,屁股也露出来了,叫得那声音啊,简直让人受不了,也是我那天心情不好,结果我说他们几句,你们不能忍一忍吧,那个领导和我吵起来了,其有个妹子见我动了怒,便叫住了那领导,她说刘书记,这儿忒窄了,你顾得了小袁,那我怎么办,让我干看啊!那个领导也便消了气,我把他们三人送到长城宾馆,再过几天便听说长城宾馆死人了,我断言准是他了,那么大年纪,还玩双飞,找死啊,呵呵,我记得了,那个妹子叫的什么刘书记,口音和你差不多咧!”

    那个人准是刘建明了!虽然官方给出的死因是工作劳累,死于心肌梗塞,但是外面却有很多种说法,现在任君飞总算知道了,

    传言有时也不是空穴来风,往往经过处理过的一些舆论更为接近事实.刘建明对妻子都那么不忠,陈希妍也没有必要对他守身如玉了,过去任君飞一直还在为自己和陈希妍的不轨,对刘建明抱有深深的歉疚,现在一下子放下了.

    看到任君飞在沉思,出租车司机也有些得意,”小领导,这一点你得好好学啊,到了省城,可不要坐自己的车哦!”

    ”大哥,我不是领导,你也别叫我领导啦,我听着不太舒服!”

    再次想起刘建明,任君飞心里还是感到些许的哀伤,他虽然对自己不怎么样,可是要不是他那天给了自己墙角里钥匙,任君飞是不可能和陈希妍走得那么近的.

    “前面怎么了,那么多人?”任君飞猛然抬起头。前面的车子纷纷掉了头。

    “是啊,好像有个老人倒在马路,大家都在看,车子堵了,我掉个头吧,绕过这条街,去开会你还来得及!”司机吐了吐舌头,碰到这种情况,他也很抱歉。

    “不,开前去,我看一看!”

    “你想管这件事?别傻了,没看那些人都围着看热闹吗?要有心,老人早不在地躺着了,领导,你还是别管了好,谁也不会说你什么,再说你还要赶着开会呢!”

    “如果不是发了疾病,一个人怎么会无缘无故倒马路呢,不及时抢救那是要出人命的!不行,别人不管我得管,在人命面前,一切都不重要!”

    司机没办法,又往前开了几步,等到实在不能再往前了,方才停了下来,还没说我在这儿等你啊,任君飞便打开了车门下去了。

    看着任君飞高大的背影,司机赞许地点了点头,好人啊!

    马路躺着一个头发花白昏不醒人事的老人,两眼紧闭,神情是那么安详,乍一看去,像是在马路睡着一样。“多可怜啊?也不知道谁家的老人!他的子女都哪儿去啦,老人都倒到大街了,都不知道?”“现在啊,养的都是独生子女,自私自得利,有几个孝顺的。。。”围观的路人很多,大家都恨愤慨,不停地唏嘘着,咒骂着,是没有一个人伸手去拉一把。

    一看老人,任君飞便知道他是犯了低血糖,得了这种病饿了会晕倒,如果不及时采取措施会丢了性命,过去柳书记也有这种病,所以他随身都会带些糖,只要柳书记感到饿了,他会吃糖,而眼下老人已经躺了很久,吃糖也没有用。分开众人,任君飞便把老人抱起,了出租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