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268财大气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268财大气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牛哥,发达了吧!”喝酒,任君飞不敢,这到了家门口,还让拉出去喝酒,太说不过去了。

    李二牛也算有些魄力,在王洁妮的帮助下,转了一家酒吧,改名玫瑰,做起了酒吧老板,日进斗金,小日子过得惬意得狠。

    一身的阿玛尼休闲西服,挺着个将军肚,嘴巴叨着根进口雪茄,笑眯眯地从柜台里走了出来,一副老板派头。一边走一边回头,“莎莎,贵客来了,还不出来帮我陪一陪?”

    “牛哥,还以为你想不起莎莎了,是哪一位啊,等我出来瞧一瞧,“有一帮打扮得非常时尚的女子正坐在卡座里喝酒,李二牛话音未落,便有一个穿着露脐背心小热裤的年轻女郎站了起来。看到李二牛正与任君飞聊着,一把拽住了任君飞的胳膊,“哟呵,还是个大帅哥呢,走,走里面喝杯去,姐妹几个都等着你呐!”

    阵阵劣质的香水气味扑鼻而来,很香,但是任君飞不适应,一看莎莎,不愧是玫瑰酒吧的头牌,虽然打扮得妖艳了一些,不过面容俊俏,身材特别棒,也说不出特别地讨厌,连忙道:“莎莎妹子,我看你们喝得够开心的了,”

    “你来了我们会更开心,是吗姐妹们,”

    “对啊!”里面几个姐妹纷纷看了过来,瓶子碰得当当作响,异口同声道。

    不愧是酒吧头牌,莎莎的身子很软也很热,有意无意地碰着胳膊间,让任君飞也有点燥热,干得他咽了咽口水,再一看里面那些起哄的姑娘们,很无奈地说道:“我是想和大家乐一乐,可是今晚没空啊,太晚了,改天吧,改天我请客,咱们来个不醉不休怎么样?”

    看着李二牛,莎莎耸了耸肩膀,李二牛则狡黠地挤了挤眼睛,莎莎心领神会,直接从后面抱住了任君飞,口里大叫,“姐妹们,你们几个帮忙啊,任大哥不肯陪咱喝酒,那就是看不起姐几个,姐几个把他打油了。。。”那几个姑娘一听这话,一个个饿狼一样地冲了出来,这要是一人一口,自己骨头岂能剩下?沉脸道,“二牛,好了,该打住了,有这么闹的吗?”

    “莎莎,算了!别吓到任哥了!“李二牛冲莎莎一摆手,莎莎松开了手,恨恨地往任君飞屁股拧了一把,扭腰提臀又到里面喝酒去了。

    莎莎,对不住了,不是哥狠心,而是时间太不凑合了,等哪天方便了,哥请你,你要喝多少,哥都请你!莎莎伤心离开,任君飞心里也不好受。屁股上有点痛,但心里更痛,所以任君飞嘴角还是抽了抽。

    聊了一会儿,当问到任君飞与洁妮的婚礼时,李二牛说了,一定要把婚礼搞得热热闹闹的,至少要把吴生平和陈希妍的比下去,他们不是请了一场阳戏么,他和江边几个酒吧老板商量好了,在婚礼那天,酒吧免费开放。

    使不得,使不得!任君飞当场就否定了,他说你要是想报答王洁妮的好,那就好好经营着酒吧,多赚些钱让家里人过得好一些便是最好的报答。

    从玫瑰酒吧出来,任君飞的心情有些沉重,因为李二牛又说了,常林老想着和任君飞过不去,那就是和他李二牛过不去,他很生气,想花钱找几个人把常林给偷偷做了,这年头,口袋里有钱,还有啥事不能做到的!

    任君飞立马喝道:“这样的念头你想也别想,常林对我怎么样,那是我们俩之间的事,我自有办法解决,你少来掺合。野蛮动用武力,以暴制暴,你真以为有了钱,就为所欲为,告诉你,上面还有道德和法律呢!”

    没错,现在李二牛今非昔比,他现在财大气粗,没有想办而又办不成的事情了,更何况是花几个小钱去摆平一个人,现在杀手多的是,四五千元买一条胳膊,十万买条人命,简单啊!

    过去的李二牛是多么老实的一个农民啊,真是有钱了,眼就大了,再看事情当然是小得不能再小了。任君飞想着这些都是教育缺失,这是个大的社会问题,他再忧愁也没有用,快来到梅落世第时,他就豁然开朗了,在开门之前,他又想到了那只鹦鹉,但愿它不要再说痞话,惹宋部长生气了!

    回到房间,宋玉婷顿时就感觉小心肝快速跳动起来。虽然贵为一部之长,但她也是一个正常女人,尤其是电脑上购物那一阵撩拨,任君飞的那胳膊肘似乎一直都顶着她的胸,痒得芳心就一直噗噗地跳着,到现在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到了夜深人静这个时候自然会有那些想法了。

    “色鸟。”将西瓜切成碎片,一个小瓶盖装着送到了笼子里面,那只鹦鹉欢快地上蹿下跳,时不时歪着头看着宋玉婷,宋玉婷没好气冲着笼子里嗔了一声。

    “美女,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喲,第一次见到你时,我就喜欢上你了。。。你的腰,你的臀,我就想搂着你和你啪啪了!”鹦鹉道。

    宋玉婷这时却不生气了,再嗔道:“色鸟,哪个教你这些乱七八糟的。。。”

    鹦鹉道:“月黑风高夜,情意正浓时,来吧,敞开吧,我会让你快乐的。。。”

    混帐东西!宋玉婷这时怒了,她把鹦鹉丢到茶几上,狠狠瞪了它一眼,没有理会这只色鸟,自己扭身进了卧室。

    然而此刻她又哪来的睡意,宋玉婷再度来到电脑边,打开了电脑,杀了毒,现在电脑挺快的,下意识地她想到了几个网页,脑海里立马浮现出任君飞那副笑笑的表情,她不敢点开了,捋了捋头发,上了床。丈夫曾命清的电话来了,她懒洋洋地接了。

    “什么事?”

    “没什么事就不能和你说说话么?”

    “说啊,现在说,我怕你忙啊,占用你的时间不好啊!”

    “呵呵,小气鬼,还到生我的气啊,我跟你说啊,你老公这么多年的辛苦是值得的,上面终于看到了,翻到了我这页,组织今天找我谈话了,我马上要转正了!”

    “哦,”

    “玉婷,怎么啦,这么好的事,怎么听不出你有一点高兴啊!”

    “这是你的事,我高兴什么,”

    “玉婷,夫贵妻荣,你是我老婆,难道这不是你的事么!好了,我知道了,这段时间一直忙着这事,把你给怠慢了,想我了吧,咱们视频一下,让你看看我,好吗?”曾命清热情地发出了视频请求,

    “老不老还玩这个,睡了吧!”看到曾命清那晃动的头像,宋玉婷就想吐,她很不耐烦地说了一句,挂了机,翻看了床头上的二刻拍案惊奇。

    曾命清今年四十多岁了,因为谢顶的缘故,头上少有几根头发,有人说,谢头顶的男人"xi yu"往往比较旺盛,谢头顶顶的男人没有阳痿的,这话用在曾命清身上倒是恰如其分。

    曾命清对女人方面的喜好的确比一般男人更加强烈些,年轻的时候如公狗,每天回家都要抱着女人做几次,现在四十多岁了,也是"xi yu"旺盛,每天晚上不熄火,她俩的婚姻从头到尾都是一种错误,并且宋玉婷也扮演了很不光彩的角色,说起她的婚姻,宋玉婷只有摇头叹息。

    丈夫对她的爱是百分百的,但是丈夫的爱非但没有让她感到幸福,而是让她越发恐慌害怕,心里上的压力越来越大,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不爱他。

    那时候,宋玉婷刚刚大学毕业,到县里的化工厂上班,刚好那个厂的厂长被举报有了经济问题,曾命清作为市检察院的业务精英,很自然地成为专案组的组长,厂领导为了配合好专案组的调查取证工作,刻意的安排的几个漂亮姑娘当接待员。

    社会上说的接待也是生产力,接待也是润滑剂,很有道理。

    对于做官的,只要接待好了,那么一些的优惠也就来了,包括扶持的资金、优惠的政策、大的项目等。

    当然了,对于那些办案的,同样行之有效,只要接待陪同好了,很多问题可以睁一只眼一笑而过,案子的疑点难点证据,都可以在灯红酒绿美人怀抱中烟消云散。

    工厂安排的姑娘中,其中最漂亮的就属宋玉婷,那时的曾命清三十五岁,玉树临风,全身散发着动人的男性魅力,宋玉婷一眼就迷住了,而曾命清也对这长相出众的姑娘颇有好感,没有想到这个行将破产的厂里还有这么漂亮的女人。

    那时的宋玉婷不到二十岁,皮肤白里透红,吹弹可破,一双美目含水般勾人心魄,曾命清只看了一眼,他就觉得她特别的美,是自己见过最美的女人,但是他没有不洁的想法,他只想和她在一起,让她坐在自己身边让他呆呆地看着她,他就满足了,因为他成了家,妻子为他生养了一个可爱的女儿。他不想对不住家庭和孩子。

    那天,晚上的接待宋玉婷就成为曾命清口中的话题,厂领导那是心知肚明,酒席结束后,安排了一场舞会。

    厂长找宋玉婷深刻谈话,理所当然,那晚宋玉婷就是曾命清的舞伴。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