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260另类救美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260另类救美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小露,怕喝酒你就别去啊,你一个党委书记,巴结你的人多的是,饭局时时都有,你不可能局局都去吧!”想到易军看向小露时那双猥琐的三角眼,任君飞就觉得反胃。他知道易军不会欢迎他,又不好驳了李小露,心里只希望她别去。

    “所以啊,叫上你了,你在边上,我就往你杯子里倒嘛!”

    “这是啥话,要么你不接,要么你就喝,往我杯子里倒,真把我当酒桶啊!”

    “你是不是酒桶,我哪里知道,反正我知道某人特别想喝酒,今天下午不是挺厉害的嘛,呃,来,来,往我杯子里倒,我千杯不醉呢!”

    还真是!今天李庆虎请饭的时候,老往邵大姐的杯子倒酒,任君飞先把酒喝干了,然后又把邵洁香的酒倒自己杯子里。这些都落在李小露的眼里,然而李小露的反应他却不放在心上。

    “这能一样吗?小露,就算我再能喝,中午的酒还没解完,晚上还再帮你,这是不是找死的节奏啊!”

    “得了,知道你是气管炎,算了,我一个人去,也真是,我和易局长没那么熟,他怎么想起请我吃酒呢?”

    任君飞暗暗发笑,你是不熟人家,可人家很掌握你呢,哼,早都盯上你了,胸大无脑!

    “只要我有事,洁妮她会理解的,这个假我也不用请,哎,你就不能不去赴这个酒局啊!”

    “你以为我愿意去啊,如果是易军一个人的面子,我还可以找个理由推掉,可他还说有几个局长,我还推得掉吗?人家怎么说,一个党委书记就这样摆谱,以后还要不要求人家办事啦!乡镇最小,县里大小局长都是爷。。。”

    “小露,别说了,我去!”

    “哼,啰嗦那么多,就知道你不会不去。。。你电话!”李小露不说了。

    “飞哥,你还好吗?”杨梅的声音有点期期艾艾,像马上要生离死别一样的悲情,这可不是她一惯的风格啊!

    “梅子,我很好啊,好得那是不要不要的了,你呢,在凤阳还是清阳?”

    “我在外面。。。我想告诉你,宋部长一直都很关心你,这次要不是她出面,何局长是不会放人的,你最好抽个时间去看看她。。。”

    邵洁香从检察院出来的时候,陈希妍就告诉他了,是何检察长叫何尝在放人,而何检察长是宋玉婷的老公。

    “梅子,我最应该感谢的是你啊,要不是你,宋部长怎么会知道这件事呢,梅子,怎么啦?你哭啦?”

    “飞哥,我没,没哭,现在好,好着呢!真的?”

    “呵呵,我也知道梅子是个可爱的乐天派,高兴都高兴不过来,哪有时间哭呢,是不是雨唇表妹不陪你打网球啦,告诉飞哥,飞哥打她小屁股!”

    龌龊!李小露实在忍不住轻骂了一声。嘟的一声,杨梅把电话挂掉了。

    “谁龌龊,偷听别人的话那才叫龌龊呢!”无故插上别人的话,这种行为是最不礼貌的,任君飞忿忿然。

    “电话声音那么大,你当我聋子吗?”

    好男不与女斗!任君飞摇了摇头,看到是杨梅的电话,他大为放心,习惯性地按上了免提,以证明自己的敞亮。

    车子经过阿拉镇,镇子上每逢农历4、9是集市,这时已经下午六点,依然是人来人往,叫卖吆喝声不绝于耳,十分热闹。李小露看着窗外,叹了一声,如果虎落坪乡也有这么繁荣那就好了!

    “小露,不远了!”任君飞看了看李小露,眼里只有经济,心里只装着百姓,一个地方有了这样的带头人,又何愁不能腾飞呢!

    如今的凤阳,像李小露这样的党委书记是少之又少了,大多数的书记一心只想着自己的升迁,关心的是自己的荣辱。

    这是湘渝黔三省交界边区,各省的土特产都会拿来交流,在这里经常买到一些城里买不到的东西,所以城市的人也经常来这儿赶集。

    是啊,梅子提醒的对,应该去感谢感谢宋部长了,这事宜早不宜迟,马上要过国庆了,自己还要和洁妮去度蜜月,这一拖又不知道要多久了。

    “小露,时间不赶吗?”任君飞想赶会集,也许能够碰到些稀奇的东西,馈赠宋部长。

    宋部长是搞宣传的,应该是文化人,总不能送衣服送香水之类的,太俗,人家不一定稀罕。

    “赶什么赶,他们请我,难道还要我去等他们吗?走,看看有没有核桃,给香姐带点!”

    “香姐怎么了,要吃核桃?”任君飞问道。

    “核桃补脑,香姐啊,这段时间晚上老是睡不着觉,挺让人担心的!”

    “哦,你这话我不同意,晚上睡不着觉就一定是神经衰弱,不会有其它的原因么,比如。。。”一个没有丈夫的女人,空房独守,孤枕难眠,能轻易睡得着么?任君飞作如是想。

    “你别比如了,一看你这张嘴巴,不会吐出什么好词来!香姐晚上再睡不着,也不会想到你!”

    “小露,你说些什么啊,香姐睡不着是因为想着男人,这样的话亏你还说得出来,我是说香姐的店子才开张,事情肯定很多,各种压力绝对很大,她怎么睡得着呢!”

    “得了吧,你想的是什么你心里清楚,懒跟你一般见识!”

    任君飞的车子刚刚在路边停好,李小露便推开车门,拎着包下去了,

    “哎,哎,你别拽我裙子啊!”任君飞才一看,原来她走急了,原来座位垫子破了,旁边露出了小钩子把她的裙边钩着了,幸好裙子的质地非常过硬,没有把裙子给扯破了。

    任君飞别过身去,帮她扯出了裙子。

    “小露,做什么都不能急,知道吗?还好,裙子没破,裙子破了,你还能下去吗?”

    “嗯,你说的对,你先陪我选核桃,买好了核桃我再陪你!”

    “现在核桃到处都是,你还是先。。。”

    “正宗山核桃,早上十五块钱一斤,现在十块了。快来买啊!”突然有人大声吆喝起来。

    普通的薄皮核桃都十五块钱一斤,而十块钱的山核桃在集市上是从未出现过的。

    本来想数落任君飞几句,听到吆喝声之后,李小露就走了过去。

    “真是山核桃?十块钱一斤?”

    那人指了指地摊上的核桃道:“恩呢,不是纯正的山核桃一分钱不要。”

    “我能尝尝吗?”李小露问。

    “欢迎啊。”那人随手拿了几个递了过去。

    “香脆可口,不错。”李小露道:“好滴,给我来五斤。君飞,愣着搞什么,拿袋子给我选啊!”

    任君飞正要拿起提袋装核桃,忽然那人脸色大变,拿开任君飞的手,“我不卖了,”手忙脚乱地收拾起摊子。

    “说好的,哪能不卖呢,你不做生意啦?”

    “大姐,你行行好,放过我吧!”那人央求道。

    不放!李小露拽住摊子,两人就这么僵持着。

    忽然间,四个十七八岁的青年抽着烟,耀武扬威的走了过来。每个人都留着寸头,身高都在一米七五以上,显得十分魁梧。尤其是为首那人肩膀上还纹着一条过江龙,一看就知道绝非善类。

    “新来的是吧?在这里卖东西和凯哥我说过了吗?”为首的青年停在摊位前,怒视着他。

    任君飞心中有些打鼓,如此嚣张,难不成这就是所谓的地头蛇?乾坤朗朗,居然还有些小的存在!

    “我不知道来这里卖东西要和凯哥您说啊。”卖核桃那人,站起身来,显得有些紧张。

    王凯道:“念在你没占着摊位,又是个老农,摊位费就给你免了。不过既然要在这里卖东西,肯定要交保护费的。”

    “凯哥,那要交多少啊?”那人小声问。

    王凯伸出五个手指。

    “五十?”那人吃了一惊,这可是五斤山核桃的价格啊。

    在口袋里取出五张十块的钞票,老农递给了王凯。

    王凯一巴掌将那五十块钱打掉,怒骂道:“妈毕的,五十块钱?你打发叫花子是吗?”

    王凯身后那三个青年更是趾高气昂的看着老农,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架势。

    看着那五张十块的钞票飘然落下,老农怎不知那五个手指是什么意思,他们不是要五十,是要五百啊。

    老农道:“把我这些核桃全卖了也凑不了那么多啊!”王凯嘴角泛起一抹狰狞的笑容:“那你走人,核桃我来卖了。弟兄们,把东西搬走!”一声令下,便有几个凶神恶煞的汉子就过来抢老农的尼龙袋子。

    “凯哥,行行好,放过我这一次吧,以后我绝不会来这儿卖了!”老农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然而任君飞注意到了,哀求的时候,他的眼睛不是看向凯哥,而是看着李小露,眼神里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滚!“凯哥一脚踢向老农,老农惨叫了一声,李小露忍不住了,任君飞想拉都拉不住,她鄙夷地看了任君飞一眼,走了上去。

    不是任君飞没有正义感,而是老农的眼神让他觉得有些蹊跷,还有那个保护费叫得也太过离谱了,500?真把收保护费的那些哥哥当二百五啊,竭泽而渔的事情他们做得出来?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