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253可怜天下父母心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253可怜天下父母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李庆虎以为任君飞要上前拼命,吓得他屁滚尿流的逃跑,跑了大概半里路,转过身子发现任君飞并没有追过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感受到胳膊锥心的痛楚,目光看着任君飞的方向,女人没玩到,搞得一身伤,气得他蛋疼,咬牙切齿的说道:

    “任君飞,夺爱之恨,这笔账给老子记着,老子是不会善罢甘休的,邵洁香,不要以为有任君飞护着你,老子就拿你没办法,你给老子急着,老子迟早是要占有你的身子,老子看中的人,没人能逃脱老子的手心。”

    而此时的邵洁香姐姐已经玉体横陈地躺在草丛里,披头散发,一双大眼睛格外迷离,如烟似雾,仿佛一个温柔的旋涡,就等着让你陷了进去!

    便宜小子你了!李庆虎咽了咽口水,怨恨无比地瞪了任君飞一眼,转身跑向车子,得赶紧去医院,一点都不敢耽搁,担心时间长会留下后遗症。

    猪狗不如的东西!任君飞骂了一句,尽管心中忿忿然,但一腔怒火还是勉强压了下去,都是吃国家饭的,抬头不见低头见,总得为以后留条后路.扔掉手中的石块,深吸一口气,刚才跑的有些急促,转身向邵洁香身边走去。

    ”邵大姐,那畜牲没怎么你吧!”

    邵洁香看到李庆虎知趣的离开了,紧张绷紧的心逐渐平静下来,任君飞能在危急时刻,突然出现自己的身边,犹如自己的守护神一般,让她心里又惊又喜,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被剥光了,全身的暴露在任君飞眼前,能看的,不能看的,都任君飞尽收眼底,捂着眼睛道:”你先别过来!”

    我没走啊,你还是放心把衣服穿了吧!任君飞赶忙移开目光,

    嗯,邵洁香点了点头,悉索了一会儿,轻道了一声,”都湿透了,好不舒服!”

    任君飞这才回过头来,这才注意到邵大姐今天穿了一件单薄的碎花连衣裙,腰系一条蓝色布带,显得细腰盈盈一握。现在她全身湿透,薄如轻纱的裙子全部紧紧贴在身上,前凸后凹的曼妙身材暴露无遗,如同没有穿衣服一般,连她胸前的**花边的肉色"xiong zao"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任君飞暗暗批评自己,还说关注人家邵大姐,到现在才知道人家穿的是连衣裙,这是关心人家吗?也真是,想尽了人家的好身材,尽把外在给忽略了.

    好在邵洁香只是出神地望了他半晌,双眼空洞,表情呆傻,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脸上泪水长流,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惹人怜惜。要是以前的任君飞恐怕还会和闷葫芦一样,假装没看见,不过现在的他却站起身来,来到邵洁香面前,递过一张纸巾,说道:“擦擦脸,汗水对眼睛不好,容易刺得眼疼。”

    邵洁香木然地接过纸巾,却没有擦脸,而是攥在手中,紧紧握住不放,由于用力过猛,洁白的手上迸发一条条青筋,显露一种触目惊心的美。

    她紧咬嘴唇,突然一把扑入任君飞怀中,终于嘤嘤地哭出声来,就如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哭得格外痛心格外痛快。

    任君飞轻轻将邵洁香揽在怀中,轻抚她的后背,却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只是感受到她躯体之上传来一阵阵体香和体热,随着她的抽泣,她在他怀中一耸一动,磨擦在他的胸膛之上,痒痒得令人难受。

    一直哭了有5分钟之久,邵洁香才渐渐平静下来,苍白的脸上呈现病态的绯红,任君飞一惊,伸手一探她的额头,热得烫手。

    “邵大姐,你感冒了,带的有药吗?”??邵洁香只是呆呆地“我不吃药!”了一声,没再多说一句话,又将头埋进任君飞怀里。

    这可难办了,她病了,应该尽快找医生,可是她现在身子软得像一堆泥,走得动么?

    突然天空暗了下来,接着轰隆隆一声,娘呃,快下大雨了,这么闷,一定是暴雨!

    可不能让邵大姐再淋透了,得找个地方躲躲再说,任君飞想也没想,捞起邵洁香就往前面奔去,还好走了一会儿,发现有一间茅草房,那是放牛娃随意搭建用来休憩躲雨的地方,十分简陋,里面铺盖着稻草,里里外外还散发着一股霉味,任君飞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走了进去,就把邵洁香放在稻草堆上.

    “邵大姐,没办法,天要下雨了,躲一会吧!”

    “老弟,姐重吗?看把你累得,气都出不匀了!”邵洁香小手轻轻地放在任君飞的额头,怜爱地替他擦了擦汗水.

    “邵大姐一点不重,真的一点不重!”一只芊手在脑门上轻轻抚摸,那可是天眼啊,任君飞只感觉到天眼闭了,整个人眩晕得紧,有点痴痴呆呆.

    “呵呵,不重?那就是姐没有分量了!”虎口脱险,邵洁香很是释然,她想把气氛调和得轻松一些.

    “不,邵大姐有分量,只是我抱着刚好称手!”任君飞道.

    “呵呵,任老弟真是会说话,抱着称手,我喜欢,哦,你也累了,坐下来休息一会!”心里阵阵暖流涌起,邵洁香指了指旁边,又看到任君飞迟疑不动,媚眼一翻,抓起任君飞的手一拉,傻傻的任君飞便往地上一坐,

    “哎哟,我坐着什么了!”任君飞往屁股上一摸,哇塞,手上黄黄的,且有股异味,好臭啊!腾地站了起来,原来坐牛粪上去了.

    邵洁香并没有笑,她感觉自己屁股下温热温热的,也下意识地摸一下屁股,拿出来一看,自己也坐牛粪上去了.

    这是怎么回事,还得从牛粪上说去,牛粪干了,也是桔黄色,这看上去就和枯黄的稻草没有什么分别了,因为心急,任君飞并没有注意那么多,当然把邵大姐放在拉着牛粪的稻草上了.牛粪是干的,也没有什么意味,随着雨水的慢慢浸泡,牛粪便渐渐软了下来,再度发酵起来,当然就有臭不可闻的气味发出来了.

    很显然,自己下面那是一屁股的牛粪了,脏,邵洁香并不怕,她怕,穿着这样的连衣裙,就算是雨停了,她也不好意思走出去了.她很难受得扭了扭身子,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邵大姐,我俩这样狼狈,铁定是不好走出去的了,你包里还有其它的衣服么?”

    “说了马上就能回家的,我哪想到要带衣服哈!”外面的雨下得很大,时不时地溅着水花,邵洁香轻轻地哼了一声,叹了口气,一点办法也没有.

    “要不,你脱下来,我到外面帮你搓一搓,这热天干得快,指不准一会儿就阴干了!”

    “我,我...这!”邵洁香美目一亮,是啊,他说得没错,就算阴个半干,穿在身上也比这会强啊!迅即又暗淡了下来.

    “邵大姐,你害羞是吗?你不是里面还穿得小裤吗?你留着小裤不脱,还不是和海滩上的那些差不多吗?她们不也穿得是小裤吗?”

    “不,人家那是比基尼,不一样的!”

    “有啥不一样,比基尼就是小裤,小裤就是比基尼,快别拖时间了,一会儿雨停了,我想洗也洗不成了,这样吧,我先到外面把自己的裤子洗了,你脱好了,给我扔外面来!”

    “我,我...”邵洁香还是羞涩得说不出话来,看到任君飞往外面走了,双手不由自主地抓住自己的腰带,解开了第一颗钮扣.羞啊,自已刚才的小裤让李庆虎给扔草丛里去,找不到了!

    任君飞很知事,出去之前,把地面重新收拾了一下,铺上了干净的稻草,邵洁香心惊胆战地脱光了自己,躲到门后,突然看到雨里光着屁股的任君飞,心猛地一跳,别过了脸,轻声道:”任老弟,接着!”把连衣裙抛给了任君飞.回过身来就跑到干净的稻草堆上,看着自己光溜溜的身子,她坐下又躺,躺了又坐起来,真不知道是坐下来好还是躺着好了.

    任君飞背部那有型的线条,这时一道一道地汇集到自己的眼前,就像现在的雨帘一样,她想一刀斩去那是斩不去的了,这样的腰线,一定非常有力...她脸红了,心燥了!

    呸!呸!羞!羞!羞!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如果内心空空,那么色相哪怕裸露在自己的面前,也是视而不见,又有何妨呢!

    这么想着,心里淡定坦然了一些,俄而感觉到大腿上有些奇痒,低头一看,有一只嫩绿肥得几乎冒油的大青虫在上面爬,当即啊的一声,晕厥了!

    “邵大姐,怎么了?”任君飞本能地冲了进来,邵洁香惶恐地睁开眼睛,往大腿上一指,”虫,虫!”扑到任君飞怀里去了,任君飞捏走了大青虫,往边上一扔,一脚踩扁了.

    “邵大姐,你看,都踩死了,毛毛虫你也怕啊?”

    “怕,我就怕这毛茸茸的东西!”邵洁香并没有松开吊住任君飞脖子的手,身子本能地动了一下.任君飞身子不由地抖了一下,两人不由地意识到,两人根本什么都没穿!

    “邵姐,我穿衣服先!”任君飞挣扎着要起来.邵洁香不肯松手,头埋在他怀里.

    “任老弟,再等一会,等衣服稍微干了一点再穿,穿湿衣服以后容易得风湿!抱着我,只要我俩心里都没有龌龊的念头,不做越礼的事,谁还敢笑话我们呢!”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