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247大棒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247大棒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混蛋!”何时受过这般这无人性的羞辱,邵洁香羞愤的大叫,这次她终于控制不住情绪,忍不住喊出了心底的那个声音,“任君飞,救我……”

    “咔!”

    也就这一刻,号房的铁门突然被推开,紧跟着就见一个人以极快的速度冲了进来,李小露一看情况不对,喝了一声“回来!”伸手一拉,根本没拉住。

    听到这一声喊,那三个女人松了手,邵洁香抬头一看,见任君飞跑了过来,知道是救自己来了,欣喜如狂,大喊一声,“你终于来了!”也忘记下面一丝不挂,起了身就往任君飞身上扑过来。

    发自本能,任君飞张开了双手,敞开了怀抱,怀里顿时多了一具温软娇躯,手往下一放,入得手心里处又是一片香软,且湿凉滑腻,心怕滑手而去,不自觉十指相扣,加了一些力道,听得怀里人娇哼一声,嗯哟!反而搂得更紧了!

    “任君飞,给我出来啊!”李小露在门口处大呼小叫。

    “小露,我找到了,邵大姐在这里啊,快进来啊!”

    “流氓,滚出来!”

    “申雪,你怎么不进来,这是你妈妈啊!”任君飞不解,申雪见了自己的妈妈,为何还要背转了身,双手捂着自己的眼睛。

    “嘿嘿,这位警官哥哥是谁啊,蛮帅的,姐几个帮了你那么大的忙,可不能忘了姐几个的好了哟!”叫孟媛的女人扬了扬手里湿漉漉的大棍子,不无得意地说道。

    “你们几个不知羞耻的东西,滚!信不信,我一个个戳死你们!”居然用这种下三烂的手段虐待邵姐,任君飞忍无可忍,腾出一只手来指着孟媛骂道。

    “戳就戳啊!吓着老娘啦,那么凶干嘛!”孟媛嘴巴嘟哝着,看了看怒发冲冠的任君飞,心里也觉害怕,对另外两个女人说了一声,“芳妹,闪人!”

    “想闪人,没那么便宜!”任君飞又喝道。

    “帅哥警官,我们几个可比你邵姐差多了,你也……”孟媛一副嬉皮笑脸。

    “把东西留下!”

    “嘻嘻,我身上东西很多啊,就不知道帅警官要哪一样,要不我……”孟媛一只手伸到胸口间,小指往外钩了钩,胸口间的一抹雪白有意无意裸露出来。

    “少跟我嬉皮笑脸的,你们这种人我见多了,棒子留下,人给我滚!”

    “滚就滚!那么凶人家干嘛?姐几个还不是在给你们办事!过河拆桥,哈哈!”孟媛棒子往地上一扔,听得咣当一声,不无羡慕地看了看章鱼一样搂着任君飞的邵洁香,轻骂了一声,“老不老,水挺多的!”哈哈一笑,出门而去,另外两个女人叫了一声媛姐,等我,跟了上去。

    “邵大姐,人走了!”任君飞抚了抚邵洁香的头发,乌黑发亮的,柔顺得如小时候妈妈手里的蚕丝一般,让人感觉特别舒服。

    都说下河青青流水养女人,在河边长大的女人个个都长得水灵秀艳,有着一头好秀发,而邵大姐就是其中的姣姣者,三十五了,头发又长又黑,比十八岁的黄花闺女还要水润营养!

    “嗯,她们简直不是人!”邵洁香羞得不行,心怕一旦松手,就让那三个可恶的女人抓了,双手紧紧地吊住任君飞的脖子,头埋在他的怀里,身体哆嗦得厉害。

    “邵姐,别怕,有我在呢!”有几根发丝俏皮地钻进了鼻孔,任君飞食指伸到鼻间抹了抹,却不料头发钻得更深,顿觉鼻间又酸又痒,哈钦!一个喷嚏钻了出来,又怕喷到邵洁香,头往后一转,身子不由往前一冲,

    “啊!”某个部位被顶了一下,一种奇妙的感觉迅速传遍全身,邵洁香低吟一声,作为过来人,自然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更羞坏了,把任君飞抱得更紧,紧紧地贴到他!

    任君飞也感觉到不对劲,老脸也红了,赶忙松了手,指着地上的衣裤说道,“你的,你的,邵大姐,我去,帮你拿来……”

    “出来!”李小露站在门口又是大呼一声,任君飞方才回过神来,看了看早已羞得捂住眼睛的邵大姐一眼,捡了孟媛丢下的棒子逃也似地跑了出去。

    申雪哭喊了一声“妈!”跑了进去,什么情况?任君飞头很不自觉地往回扭,

    “看什么看,”李小露这时手快,拧住耳朵硬生生地把他的头给扭了回来。

    “小露,我们来得刚刚好啊,看到吧,那几个女人忒无耻了。再迟一点,那后果我想都不敢想了!”看到李小露,任君飞一阵感叹。

    李小露恨恨地白了他一眼,刚准备开口说话,何尝在带着几个人来了。

    你也忒没有同情心了吧,还恨我!有本事,你刚才冲进去啊!任君飞也不理会她。

    “任主任,真对不起,真不知道你……”何尝在努力挤出笑脸,伸过手来。这时邵洁香在申雪的搀扶下走出来了,任君飞,赶快迎了上去,并不搭理何尝在。

    何尝在脸色暗了一下,连连道,“好,好,没事就好!”赔着笑脸恭迎他们几个上了车。

    看到车子缓缓驶了出去,小李有点心有不甘,邵洁香虽然徐娘半老,可是看那风韵,还有那身材,仍不失为一个极品尤物啊,她是何局长的一盘菜,自己搭到喝点汤也足够了!

    “何局,就这么走了?”他十分纳闷,在他的心里,何尝在就是大神一级的存在,他想要得到的东西那就一定要得到,今天怎么了!

    “小李,你以为我愿意啊,可是不放不行啊,你再去易副局长那儿问清楚,邵洁香到底有什么背景,怎么吴副检察长都替她说话呢!”吴副检察长是市检察院的二把手,直接管着人事,对各县区的检察长任免有很重要的话语权,刚才他冲何尝在一顿咆哮,把何尝在一颗小心吓得是砰砰乱跳,看着车子消失了,长舒一气,好一会儿才平缓下来。

    “吴检察长?怎么可能啊、易局长说得非常清楚,嫁到申家以前,邵洁香是桃花村人,祖孙三代都是农民,也没听说她有什么有出息的亲戚,申家就更不用说了……”

    “哦,这就对了,肯定是这个任主任了,我和他握手他爱理不理,牛逼哄哄的,一定是他的面子了,吴检察长不是有个女儿吗?对了,叫吴雨辰,在市交警队,正好和这小子年纪差不多,这小子长得挺帅,一定是吴雨辰的男朋友,吴检察长护犊子,当然会……”何尝在抓耳挠腮,摇头晃脑,一副大彻大悟的样子。

    “嗯,我看也是这个道理,何局——领导就是领导啊!”小李对何尝在佩服得五体投地。

    “小李,现在知道我为什么放他们走了吗?这人啊,尤其是搞咱们这一行的,要知道什么时候进,什么东西可以吃,什么东西不可以吃,明明知道那东西吃了会卡喉咙,你还囫囵吞枣,只有骨鲠在喉了;什么时候退,明知道前头是一堵墙壁,你还硬着头皮闯,那就只能头破血流了!呃,孟媛她们几个使的手段也太过下流了,都是女人,何苦这样相互为难了呢,还好人家老实,反过来咬我们办案不择手段,那我们会吃不了兜着走了,你把孟媛叫到我办公室来,我要说她几句!”

    “嗯,我马上去!”小李应着却不马上走,他心里对何尝在也是一肚子意见,每次找孟媛训话,为什么都是你啊,她可是我管的犯人啊!

    “怎么了?”

    “何局长,有点我感觉不对,走的时候,那个叫任主任的手里一直拿着根棒子……”

    “啊!”何尝在如闻霹雳,两脚一软,差点跌倒在地。小李赶快上前扶住。

    “何局长,怎么了?”

    “你快去找孟媛,一定要让她咬定棒子不是她的,还有,你无论如何要找到任主任,把棒子要回来,对了,不惜一切代价!”

    小李嗯了一声,立时不见了踪影,嘿嘿,他才不着急去找任君飞,自去找孟媛逍遥快活去了!

    “君飞,还说你没熟人,一个电话就让何尝在毕恭毕敬,你埋得深啊!”李小露和何尝在交涉过,何尝在阴阳怪气,对她爱理不理,她知道检察院的人牛逼,党委的也不一定管得着他,申雪又在旁边哭得厉害,没办法,一个着急电话要到了任君飞。这小子推三阻四的,当时还骂他冷血动物,可没想到事情还真让他搞定了。

    其实任君飞也是糊里糊涂,他找了李明,找了陈希妍,更找了市政协副主席金晓铭,也没有一个人给他肯定答复的。至于是谁起的作用,他更不知道。

    李小露开车,任君飞坐副驾驶室,邵洁香两母女自坐在后面抱着痛哭。

    “小露,党委书记给我开车,我这样子是不是有点像大领导啊!”也不好打扰人家母女,任君飞看了看李小露开车,挂档,踩油门,一只手抹方向盘,另一只手时不时地捋额间的秀发,很是有模有样,忍不住打趣道。

    “是,是!你本来就是大领导,不过看你啊,手里舞着根棒子,这么顽皮,大也大不到哪里去!”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