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228憋屈的美女书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228憋屈的美女书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拿走你的爪子!”申雪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似乎没有多大变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凝思一阵,忽然感觉到粗重的气息阵阵打在脸上,才意识到让一个男人紧紧抱在怀里,又羞又恼,急道。

    “哦,哦!我没注意到!”任君飞赶快松了手,自己也觉得有些小尴尬,他在想一样的是女人,为什么抱在怀里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呢,李小露是一堆棉花,抱住你就想往里面扎,申雪却有如一捆青草,你只想多闻闻她散发出来的青香。

    “那两个坏人呢?”申雪怨恨的目光看着任君飞,一想到那两个坏人,自己就想到他们的咸猪手在自己身上侵犯的画面,身子不禁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心里直犯恶心。

    学生妹就是学生妹,流氓混蛋两个词都不会说,

    “走了!”

    “走了?什么时候走的?怎么走了?”申雪又长长的喘了一口气,想想刚才的事情真心有余悸,若不是任君飞突然出现的话,恐怕自己现在清白不保。

    “申同学,你晕倒的时候,你……你没事吧!”任君飞微笑的看着申雪,见她面色惨白,显然还没从刚才的事情中缓过神来。

    “谁让他们走的?是你?我说过他们可以走了么?”申雪大眼一瞪。

    “是啊,你没说,你当时晕着了,哦,你还有事没说啊,要不我把他们叫回来!”

    “我……我没事!”

    申雪愣了一下,嘴角挤出一点笑意,摇了摇头,从魔爪中逃脱出来,整个人身子不像刚才那般紧绷,酥软下来,刚走了一小步,只听见她嘴里尖叫一声,整个人重心不稳的向地面摔去。

    “申同学,你……你……”

    任君飞心里想自己到底扶不扶,一犹豫,申雪整个人摔倒在地面上,少个纽扣的衣领口崩开了……

    “没……没事!”

    申雪感觉屁股有些痛,不过与刚才差点被施暴的事情相比,这点小痛算不了什么,微笑的解释着,“刚才脚软,一不小心没站稳!”

    一旁,任君飞咽了咽口水,急忙从申雪衣领口移开视线,关心询问着,“你真的没事?”

    “没……没……”

    申雪微笑的摇摇头,见任君飞刚才那火辣辣的目光看着自己,心头小鹿乱撞,心底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了,羞涩的面红耳赤,低声私语着,“我没事!”

    “申同学,你没事就好!”

    任君飞笑眯眯的点点头,想着刚才自己看到的火爆画面,不由的一阵口干舌燥。

    “谢谢!”

    申雪的看着任君飞,突然,她似乎想起什么,狐疑道:“你……你咋知道我姓申?”

    “呃?”任君飞面色一愣,微笑的打趣着,“我会算,而且我还知道你是个学生,在县一中里是学霸。”

    “呃,不好意思!我还以为你和那两个坏人是一伙的呢,打了你一巴掌,你不会怪罪我吧!”

    申雪尴尬的笑了笑,一想到刚才之事,仍觉得手脚发凉,心有余悸。

    “没事,没事,我脸皮厚,别说一巴掌,就是扇两巴掌也没关系的。只要你以后晓得保护自己就好了,晚上,一个人不要在小河边乱走!”

    “嗯!我知道了!”申雪弱弱地应了一声,她不敢看任君飞,要不是想洗个澡,直接走着大道回去,那两个坏人怎么有机会呢!

    此时,任君飞见申雪瘫坐在地面上,走上前,微笑的说道:“你脚踝没事吧!”火热的目光忍不禁盯着申雪,鼻子里嗅到一股淡幽幽的香气,……

    看到这般动人心魂的视觉盛宴,任君飞忍不禁往肚子里咽着口水,青春美少女,对男人们来说,果然是烈性美酒,穿肠毒药。

    “应该没事!”

    申雪见任君飞目光一直注视着自己,低下头,发现自己衣衫领口处的纽扣崩开,急忙用手遮掩着。“任君飞,快来扶我起来!”这个天杀的,见了人家美少女,把我撂一边不管不顾了,李小露刚刚要站起来,见到任君飞根本没有看过来,刚刚抬起来的屁股又往地上一坐,喊起来了。

    “小露,申同学受伤了,你忍一忍,等会我再来扶你吧!”任君飞头也没抬一下,李小露白了任君飞一眼,鼻子轻斥一声“生色轻友!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两手往地上一撑,腾地跃起来了。

    任君飞还在关心着美女小同学,他见申雪久久坐在地上不起来,不知道她脚伤是否严重。

    “申同学,你自己能站起来不?”

    “嗯!应该可以!”

    申雪也发觉了还有人,脸色一红,点点头,双手支撑着身子,缓缓的从地面上站起来。

    一旁,任君飞看见她的表情逐渐扭曲起来,似乎在强忍着脚踝的疼痛,突然,脚下一歪,见她又要摔倒在地面上,这次,任君飞没有犹豫,本能上的反应,上前一把扶着申雪的身子,顿时,软软的……

    “嗯……”

    申雪眼前一花,铁墙般的肩膀拥来,娇躯完全瘫痪在任君飞的怀里。

    任君飞拥抱申雪柔软的娇躯,感受她的娇躯微微颤抖着,一股股幽幽的体香扑鼻而来,让人不由得沉醉其中。

    “申同学,你的脚似乎扭了?“

    任君飞皱着眉头,低下头,发现申雪脚踝处似乎有些红肿。

    “嗯!”

    申雪轻语的点点头,尴尬的说着,“可能刚才没站稳,一不小心扭了脚踝。”

    “申同学,要不我现在送你去医院……”

    “不用!脚崴了,只要回去上点药酒就可以了。”

    申雪急忙摇摇头,这医院如同大嘴巴狼,不怕你钱多,只怕吃不够。

    “真的不用?申同学!”

    “不用!这点小事,根本用不着去医院,我可以回去的。”

    说着,申雪试图推开任君飞强有力的臂膀,这男人的肩膀给自己一股舒心的安全感,可并不是自己的避风港,自己……

    “可你的脚踝……”

    “你跟我让边去!”李小露走了近来,拨开了任君飞,双手抓住了申雪的胳膊,“还是让我来吧!”申雪回头一看,是李小露,想到刚才任君飞抱着自己的时候,她肯定看到了,羞得无法自容,连连说:

    “我……谁也不用……”迈脚就往前走,可是她的脚踝崴了,根本无法支撑自己的身子,眼看,身子又要倒下去。

    一旁,任君飞眼疾手快,急忙上前,一把抱住申雪的身子,温和的说道:“申同学,你脚崴了,应该没办法走路了,要……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你走开!”申雪倔强地要掰开任君飞的手,

    “申同学,你不要这么逞能!”任君飞的手并没有松开。李小露知道自己犯了错误,也低着头不敢作声,谁也不曾这时有一个人悄悄走到了任君飞后面,大棒一举,就朝任君飞后脑勺打去,李小露和申雪同时尖叫一声,任君飞返头一看,顿时眼冒金星,伟岸的身子摇晃了几下,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等他睁开眼时,却发现自己躺到了床上,看着头上的吊瓶,方才知道自己进了医院,头有点晕,他下意识地摸了摸头,却摸着了绷带。

    “你醒过来啦!好好想想,还知道我是谁吗!”李小露抬起了头,拍了拍嘴巴,很勉强地把一个哈欠压了回去,俄尔她手掌一伸,探到任君飞的额头,轻声问。

    “小露,怎么啦?我怎么到了医院呢!”

    “好了,我还担心你变了植物人啦!”李小露拍了拍手坐了下去。

    你知道那一棒是谁打的你吗?是邵洁香,她肯定是误会了,把你当成了坏人,你不知道人家有多恨你哦,你倒在地上的时候,她还不肯放过你,要不是我死死抱住她,她绝对要把你打死了呢!

    李小露芜然一笑,嘴角边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容,“现在还想再抱人家小姑娘吗,这就是冲动的惩罚!”

    “小露,你看我现在,还不是好好的嘛!快说呀,后来呢!”

    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家伙!李小露暗地里又鄙夷了一句,白了白任君飞,小嘴巴一扁,继续往下说。

    后来那胖子和瘦高个也来了,还带来了一大帮许家的人,他们看到你倒在了地上,就要和申家的人动手,眼看着一场群架就要打起来了,这时派出所的人来了,可是根本也没有用,最后还是所长张洪武鸣了枪,才把势头压了下来,邵洁香被带到派出所去了,听所长说,先拘留个十天半个月的,你被安排进了医院,看看你的伤势情况,弄不好,还要治她故意伤害的罪呢!

    “我这不是什么情况都没有嘛,还吊这水,瞎胡闹!”任君飞左手抓住吊管一扯,。李小露啊地一声,她站起来想阻拦,却发现任君飞的针头已经从手上拨出来了。

    许家的事情,解决的关键还是在邵洁香的态度,现在把她给拘留了,更激化了许申两家的矛盾,要想申家心甘情愿拿出安葬费么?这怎么可能,也不知道这个张洪武怎么想的!

    “张所长糊涂,你一个党委书记也跟着糊涂啊!”

    “我,我……”李小露怯怯地看着任君飞,捏着衣角,样子委屈极了,人家怎么不清楚,关键是放心不了你啊!

    “走!我们到派出所去!”任君飞撕掉了手上的创可贴,跳下了床。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