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223花姐来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223花姐来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任君飞悄悄对李小露说,“听,你听,坏人喜欢去什么地方?”

    李小露白了他一眼,头转过一边去了。

    听到申二蛋被抓捕的消息,许家的人方才慢慢散了,杨和平重重地吐了口气,如果真让申二蛋在眼皮底下跑了,那他这个公安局长还能再当下去,不说上面追责下来,就是这些许家的人,一个一口都能把自己这个公安局长咬死!陈希妍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在青阳民族宾馆的床上和兄弟孝敬来的小妹滚床单呢!

    凶手归案,剩下的就不再是我公安局长的事了,要发生这些命案,我也无能为力,我也不知道这个申二蛋会犯罪杀人,要怪只能怪道他妈,生下来的时候不把他捏死。

    “这后面的工作就要看李小露美女书记的了,陈主任,弟兄们都熬了一夜,你看我们可不可以收队了!”

    “嗯,收吧!”陈希妍看了看这个号称日不落肥头大耳的公安局长,来得最慢,撤得最早,腆着个将军肚,也不知道他肚子里面装得是些什么?

    不过他说得也是事实,自己再到村里留下来是没有多大用,眼下的事情就是稳定许大有的情绪,让他把尸体埋了,这些工作太具体了,乡政府来做更加合适,更重要的还是县委常委会还在等自己的汇报呢。

    “小露,这就拜托你了,有什么困难么?”陈希妍问李小露,昨晚与她说了一晚上的话,对于这个面容酷似高圆圆的美女书记,非常有担当,人又长得清纯水灵,她很喜欢。

    “陈主任,你说拜托那可就折杀我了,虎落坪乡发生这样的丑事,严重影响了全县,在这里我要向陈主任检讨了,作为一个党委书记,忽视了干部平时的道德品质教育。陈主任,你放心,我一定要处理好这件事。等处理完后,我再向莫书记检讨……”

    “免不免职要等组织决定,但是诫勉谈话那是肯定的,小露啊,你要做好思想准备,眼下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做通许大有的思想工作,我最担心的就是这个,许大有可以说家破人亡,既送白发人,又黑发人,这样的悲惨并不是任何一个人所能承受的,你们做工作一定要有耐心,一定要做到推心置腹,入土为安,把人埋了,剩下的事情再慢慢商量解决的办法……乡镇困难,我给你解决十万元的工作经费。我还要回县里汇报,如果有什么其它的困难,电话直接跟我说。”

    “陈主任,十万元,哪够啊!”任君飞插话了,陈希妍眼睛白了白他,十万能够到位,都已经相当不错了,毕竟自己在常委排名末位,在财政上还没有过多的话语权呢!

    解决问题,钱当然是多多益善!她知道任君飞在帮助自己,虽然陈希妍不一定听他的话,但陈希妍毕竟是个县委领导,把情况说出来,也让她了解到乡政府在这件事情上所摆的态度和决心,这也很重要,李小露感激地看了任君飞一眼,赶忙说,“陈主任能够解决十万我都感激不尽了,不够的我们想办法解决,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把事情做好!”

    “要不,我留下来,配合李书记一起做工作!”任君飞道。

    “不用,任主任是县委办的人,又跟着陈主任,县里还有好多的大事等着你去忙呢?”

    “君飞,你想好了!”任君飞留下来,陈希妍当然高兴,上次处理喝酒死人事件,他就处理得干干净净,没有留下一点后遗症。

    任君飞说:“嗯,没有几天就要过国庆了,事情还是在国庆之前处理清楚最好,我留下来,不一定帮到李书记,但是我是县委办的人,我在那就等于陈主任在,联络各单位要方便一些。你说,是不是这样的啊,和平局长!”说完,任君飞特意看了看杨和平,杨和平马上接口道:“是的是的,任主任考虑得真周到,我表态了,派出所的同志这几天就让你来指挥!”

    他心底里暗暗骂了张洪武的娘,“狗日的张洪武呀,人家案子报到派出所,你不理不睬,还说什么这是刑事案件,不归派出所管,这是一个派出所长所说的话么,这素质,春兰啊春兰,你再我讲什么都是空的了,等这事情完了之后,我一定得把他下了,否则迟早会有一天,别人也会把我的帽子拿了!”

    交待完后,陈希妍回县里去了,在路上她就给远在党校学习的莫乔恩打了电话,莫乔恩听后很同意她的做法,特别交待了几句,记者接待会的事情,一定要把握好尺度和方寸,绝不能让别有用心的人钻了空子,在这个事情上大做文章。

    刚刚回到办公室,刘生平便闯进来了,气势汹汹地,开口就问:“你昨晚到哪儿去了,打电话也不接!”陈希妍道,“我去村里处理事情去了,下河村发生这样的事件你不知道!”刘生平冷笑着说:“你责任心很强啊!”陈希妍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刘生平说:“就你一个是常委?政法邵书记他不是常委?杀人强尖,这是人家政法上的事,人家不去你去,这里边有你什么事啦?”陈希妍耐着性子说,“生平,你怎么这样说话?我是那儿的驻片常委,当然我得去啊!”刘生平又是嘿嘿冷笑,“恐怕陈主任的目的没有那么简单吧,我问你,你带谁去了?”

    “就带一个司机,当然公安局的同志也去了!”

    “陈希妍,你不老实,我问你任君飞,他怎么也跟着去了!”

    “哦,我叫他给我拿些东西!”

    “他?办公室谁你不好叫,你叫他!陈希妍啊陈希妍,到了现在,你还要蒙骗我吗,你和任君飞一直都有私情,凤阳人都传开了,县委办是任君飞的县委办,大小事情都是他点头了算……”

    “无聊!无耻!”

    “我无聊,是啊,我无聊,我从来没有听过,女领导和男下属关系搞得如此亲密,一天到晚形影不离……”

    “生平,以后我再和你解释,现在我要去找宋部长有事,你先回去好么!”

    “不行,你给我戴了绿帽子,现在就跟我说清楚!”

    “无聊!”陈希妍甩门走了。

    村里只留下李小露和任君飞,许大有黑着脸,抽着烟,一言不发。

    “任主任,你昨天晚上一夜没睡,要不,你先到乡政府我那儿休息一会儿吧,你拿着,我的房间钥匙,”李小露从包里取出一串钥匙,从中取出一把递给任君飞。

    “我一个人睡,那你呢?”任君飞笑了笑问道。

    “我?我自然得陪着许大哥说话了,他什么时候想通了,我就什么时候回去!”看着任君飞那副人畜无害的表情,李小露心里怦地一下,他这话听起来太有味了。

    “呵呵,你一个党委书记都不睡,我睡着还能安心,小露,你就不要再考虑我了,我身体棒棒的,三宿五宿不合一次眼,一点问题也没有。不过你的好意我心领了,钥匙,你还是收好吧!”

    “你先拿着吧,我有两把,你带在身上,困了就自己去,省得我又要给你拿!”

    “我不会困的,这是你的房门钥匙啊,我拿?”

    “这有什么?等事情处理完后,也就几天时间,你再退我不行吗?”

    “那好吧!”任君飞觉得人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自已是不能再推辞了,人家心地如此光明磊落,反而自己显得却小肠子小心眼了。

    “许大哥,天气热,尸体这样摆着也不是事,我们想还是先把人埋了,行与不行,你总要给个话啊!”从早说到了晚上,又是一天,李小露说。屋子里的气味渐渐臭不可闻,很多的绿头苍蝇在房间飞来飞去,尸体开始腐烂了,再这样拖下去,更不利于问题的解决。

    “尸体?你哪只眼睛看到尸体了,你睁大眼睛看清楚了,那是尸体吗?哪能叫尸体吗?那是我的儿子,我的妹崽,我的妈!如果换成你,你同意吗?”许大有头也懒得抬,闷哼道。

    “许大有,你好好看看这人是谁,是我们李书记,你知道吗?从昨天到现在,为了你的事,她一直都没有合上眼休息一会,哦,欠你的啊!”乡民政员说。

    “我的事?要不是申二蛋那个狗日的,我家里会出这样的事?他申家的人来看都不看一眼,声都不来吱一声,我和申家的没玩,我的工作,你们就不要做了,人我是不会埋的,我就等着那么一天,让省里的,或者是中央的记者来了,把这些事情都写上,看看你们这些当官的是怎么官官相护!”

    别看申二蛋平时在家里为非作歹,可是却特别怕老婆,这并不是说他俩感情有多好,而是他的老婆田洁香特别凶。为着这次,民政干部曾经去申家几次了,每次都给轰了回来,态度相当蛮横,一人做事一人当,人你们都抓走了,还要怎么着,要想我给他赔款,除非你们把人放了。

    任君飞把李小露拉到一边,“小露啊,你怎么忘记了一个人呢,她呀,做许大哥的工作,比你我都要强一万倍呢,她要来,准好!”

    “哪个呀?”

    “花姐!”

    “还是你厉害!我怎么没想到呢!”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