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219胆子比天大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219胆子比天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脚步声越来越近,任君飞一时也慌了,俯下身子抱住了刘雯。

    过来的是滕榕蓉和袁自立,并没有发现他们,滕榕蓉嗲声嗲气地说,“小袁,年轻就是年轻,和你在一起呀,我好像都回到十八年前了,下个星期六,你还来么?”

    袁自立说:“蓉姐,我太爱你了,我都发觉我已离不开你了,要不,你和杨校长离了,我娶你吧!”

    滕蓉蓉说,“姐比你大那么多,姐也没有几年就要50了,而你也只三十出头,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会有好多的年青姑娘等着你,怎么可能还记得人老珠黄的蓉姐呢,不过,你说的我爱听,哪怕是你哄姐的,姐也很开心!”

    袁自立说:“蓉姐,你还不相信我的爱吗,要不要我一刀剜了自己的胸脯,把心掏出来给你看你才相信啊!”

    滕榕蓉说:“看你,又耍孩子脾气了,好了,蓉姐知道你是个有抱负的人,姐也一定会帮你的,告诉你吧,老杨今天就是为了你接任校长的事,请吴局长他们吃饭,现在还没有回来,你呀,转正的事情应该是铁板钉钉,雷打不动的了。”

    “真的?蓉姐,你对我太好了,我太爱你了!你想要我怎么报答你才好啊!”

    “知道蓉姐对你的好就够了,诶,小袁,你说你当了校长之后,会把蓉姐忘了么?”

    “怎么可能呢?蓉姐,你是我最爱的人,这一辈子,我忘记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忘记我亲爱的蓉姐!”

    “那好,小袁,我问你,下个星期这个时候你还来这儿么?”

    “蓉姐,我有点担心。。。”

    “这是我俩的事,你不说,我不说,又有谁知道呢,小袁,实话跟你说,我对你的身体不仅仅是迷恋,而是离不开了!”

    “蓉姐,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我想,我想。。。”

    “小袁,你就说你会不会来啊!一句话,有那么困难吗?”

    “蓉姐,我。。。我想。。。”

    “呵呵,你也别想了,你想怎样把我甩掉吧,小袁啊,你要记得,我有能力把你推上去,也有能力把你弄下来,你可能忘记了,教育局吴局长是我姐夫。姐走了。”

    “蓉姐,等我,等我!”袁自立赶紧跟了上去,脚步声渐渐消失了。

    任君飞直起了身子,哼哈哼哈地大口喘着气,憋死我了,憋死我了!刚才他一直不出气,倒不是怕滕榕蓉她们发现,而是因为他俯下身子,头正好贴到刘雯的后背上,你说那丝质睡裙又薄又贴身,出的气都悉数吹在人家吹弹可破的肌肤上,他不敢啊!

    “走啦?”刘雯也直了身,捋了捋头发。她不敢抬起头,害怕任君飞看破她的心事。

    是啊,一下子解除了紧张,胸口里的小小梅花鹿四处乱闯,如果不是紧紧抱着双臂,怕都要撞出胸口来了。

    蓉姐的话一直回荡在耳边,“这是我俩的事,你不说,我不说,只有天知道,”她偷偷瞄了任君飞一眼,脸更红了,心更臊了。

    三十二三,正是一个女人如儿狼似虎的年龄,这段时间,丈夫李明都是很晚才回到家里,要么喝得酩酊大醉,要么就是说太累了,反正倒头就睡,看着丈夫,我们的刘老师只有一阵阵的叹息,然后是一场场无声的抽泣。

    刚才看到了那场令人心潮澎湃的场面,又紧紧地让任君飞抱着,鼻间感受到男人那种久违了的气息,她感觉到全身的每一个沉睡的细胞又被唤醒了,她兴奋,她激动,她羞涩,她甚至渴望蓉姐她们再度回来,让她再一次投入任君飞的怀抱中。

    “走了,”任君飞坐了一会儿,见刘雯不说话,以为她火气消了,便站起了身,“刘老师,我们也回家吧!”

    可就在这时,手机响了,李明打来的,

    “好了,明哥,我和刘老师在回来路上呢!你再等等!”

    “我等,她爱回不回,我有事出去了!”李明说完就挂了电话,任君飞摇了摇头,暗暗叫苦,明哥的火气还没消啊!这个时候他要出去,出去干什么,是不是去和杨春兰鬼混去了。

    自己出的是什么馊主意呢,叫他找杨春兰,这下好了,刘老师也听见了,自己该怎么跟他圆这个场呢?

    刘雯冷冷地道:“你明哥出去干什么去!是不是去找那个贱人!”

    任君飞蒙了,“不可能吧!”听到刘雯鼻子间轻斥一声,意识到自己的话有点漏洞,急忙补充道:“我了解明哥,他不是那种人,胆子比哪个都还小,这种事,借他一百个胆他也不敢!”

    “不敢,有什么不敢?杨春兰比滕榕蓉年青多了,他袁自立敢,你明哥有什么不敢的!你们这些男人啊,就是一只爱偷腥的猫,闻着了腥味,胆子比天都大!”

    这下是天下男人一起骂了,任君飞这才嗯了一声。

    刘雯猛地拍了一下胸口,咬牙切齿的说道:“还真是,好啊,好啊……”任君飞纳闷的道:“刘老师,你们俩到底是因为什么吵起来的啊,怎么闹得这么大,以前不是挺和美的吗?得了,我们还是赶快回家吧,兴许把他半路上拦住了,你说明哥也在气头上,万一他……就真这么干了。”

    刘雯到这一刻反而平静了下来,语气沉静地道:“他爱干不干,爱是相互的,他对我不忠,我何尝不可以对他不忠啊!”

    任君飞见她不仅没有爆发怒火,反而平静得有些可怕,心头打了个突儿,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你不会因为这事跟他打离婚吧?”刘雯语气淡淡的道:“想打,但我不会打,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打什么离婚,还不够被人笑话的呢,何况还有两老。你放心吧,我会忍下来的,就跟上次忍郭晓禾的事情一样。”任君飞总算是松了口气,道:“刘老师,你受委屈了,可惜明哥他太不听我的话了,要不然也不会一错再错了,哎,”刘雯突然道:“你怎么还叫我刘老师呢。怪难听的!”说完躺了下去。

    “我不一直都这样称呼你的么!”

    任君飞脸色凄苦的摇摇头,再也无话。

    几分钟后,刘雯那边忽然传来了淅淅沥沥的哭泣声,声音被刻意压制住了,不大,但仔细听还是听得到的。

    任君飞耳朵一跳,人也跟着坐了起来,凑过去问道:“刘老师你怎么了?”刘雯呜咽着说道:“我没事,你别管我。”说着话哭泣声更大了。任君飞怎么可能不管她,索性挪了挪身子,和她靠近了些,一只手绕过后背放在她肩膀上,另一只轻轻握住她的手,柔声劝道:“刘老师,你别哭了,我知道你受委屈了,可是你哭也不解决问题啊,你越哭心情就越糟糕,到头来还是自己难受,要不你把肚子里的委屈跟我说说吧,说出来还能好受点。”刘雯侧过身来,两手抓住他的手,泣道:“小飞……”任君飞连连点头,道:“我在这,你说吧,我听着,你别哭了。”刘雯嗯了一声,还真是慢慢止住了抽泣,不过憋了半响也没倾诉出什么委屈来,良久之后说道:“小飞,我好想哭啊!”

    “啊……”

    他心中惊呼一声,身子不由自主的颤了下,因为刘雯突如其来的凑到他身畔,紧紧依偎着他。

    “刘老师,你……这……”

    他惊得六神无主,手足无措,身子迅疾燃烧起来,已经变成了一块人体火炭。

    刘雯没说话,只是抓起他的手,轻轻牵住。任君飞如同被烫到一样,忙缩手回去,同时身子往旁边挪了挪,惊惧不安的叫道:“刘老师你……”刘雯低声埋怨道:“你跑什么?”说完把他拉回来,凑头过去,轻轻吻上了他的脸。任君飞如被雷电劈中,瞬间炭化,一动也动不了。

    刘雯在他脸上亲了两下,又去亲他的嘴。任君飞感到她正试探着渡给自己丁香,这才如梦方醒,忙一把推开她,羞恼不堪的叫道:“刘老师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刘雯轻描淡写的说道:“我知道啊,我还知道你对我很好,我很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任君飞被她这番话惊呆了,尽管她道出的是实情,可这种事心里想是一回事,当面说出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何况她还如此主动的献吻,更是令人难以接受。

    刘雯见他不言语,又问了一遍:“小飞,你说心里话,你喜欢我吗?”任君飞苦恼的叫道:“刘老师你别这样……”刘雯不高兴了,佯怒说道:“你不喜欢我?你嫌我老?”任君飞忙道:“没有没有,绝对没有,你一点都不老,你还很年轻。”刘雯转怒为喜,柔声道:“那你喜欢我吗?”任君飞干咽了两口唾沫,低低的嗯了一声。刘雯撒娇道:“你说出来。”任君飞很不想答应她这个并不过分的要求,知道一旦答应就会往黑暗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可心底却有另外一股力量压迫着嘴巴往外说:“我喜欢……你。”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