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214我是今天的主角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214我是今天的主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坑爹,梅子,诈唬你的,你点什么头啊!但是吃了上午这么一回当,任君飞也不敢太较真了,毕竟没事时,他是给杨梅发过一些黄段子,那是为了吓吓她。

    无奈,我只好拿出手机,调出短信,随口念了一段:“一位业务员回来,又饥又饿,厨房却是冷锅冷灶,却发现老婆在床边又蹦又跳,怒问:我不是叫你提前热菜吗?老婆不解道:我这不是一直在热吗。呵呵,我说得不好,但是菜凉了可不好吃,来,来,大家吃菜,”

    众人听后哈哈一阵大笑,都说任主任有水平,会劝菜。

    笑毕,付雪红道:“任主任讲得好,欢迎再来一个。”

    “不,还是我来吧!“

    大家一看,原来是常林跃跃欲试了。

    付雪红笑了笑,“得了吧,常主任,你又讲出什么经典了呢,还是竖起耳朵好好听吧!”

    “付雪红,你小看我!”常林最怕别人小看自己了。

    “常主任,你讲讲,我们正等着听呢!”

    常林却讲了个低俗不堪的笑话,大家没笑,他自己闹了个大笑话。看来这荤段子也不是越低俗越招人喜欢,里面也要有点科技含量!

    现世宝!胡朝晖轻骂了一句,又讲了一个,接下来,胡朝晖、关智群、李怀德付雪红每人也都讲了一个。

    最后,轮到了杨梅。

    领导走了,个个都变成有故事的人,讲黄段子自然不在话下。

    而杨梅虽然性格赖浪,思想新潮,但毕竟还没结婚,让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讲黄段子,是多么尴尬的一件事,快临到她的时候,她借口上厕所躲了出去。

    这样一来,再次轮到胡朝晖的头上。

    胡朝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道:“刚才君飞也说了哈,这里我是最大的,我没喝开心,谁也不能走,现在,我来定个规矩,猜谜语,我说个谜语,大家来猜,猜错了,罚酒一杯。”说完,也不管大家同意不同意,就随口说道:“上边毛、下边毛、晚上毛挨毛!大家说说看,谜底是什么?”

    这个段子倒是有点巧妙,逗人不说,还黄的不露声色,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女人的那部位。

    之前,胡朝晖经常拿这个段子捉弄女人,这次,他又拿出来捉弄关智群她们。

    关智群她们都是过来人,当然不会说,四人都笑而不语。

    见没有主动站出来猜谜,胡朝晖开始点将,首先点了坐在自己身边的付雪红:“雪红,你来说,谜底是什么。”

    付雪红脸一红,一脸娇羞道:“这个,我可猜不出来啊。”

    关智群、王娟与刘婷婷三人也都很配合地哈哈大笑。

    “猜不出来,喝酒。”胡朝晖一听之下猛笑一声,身子不由得同时一抖,喷出的唾沫星子差点窜到我的面门上来。

    付雪红非常配合地端起酒杯,一仰头,把一杯酒全部倒进了肚子中,放下酒杯后,冲胡朝晖:“胡主任,下面该谁猜了?”

    胡朝晖指着坐在付雪红旁边的关智群道:“按顺序来,关智群你来猜,猜不出来,罚酒一杯。”

    关智群脸一红,道:“我也猜不出来。”说完,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接下来,按顺序该轮着我了。

    就在这时候,杨梅推门走了进来。

    见杨梅回来后,胡朝晖立即指着刚从洗手间回来的杨梅道:“小杨,现在该你来猜了?”

    关智群她们也都在一旁起哄,说杨梅刚才没说段子,这个谜语必须杨梅来猜。

    杨梅不知道是阴谋,立马答应了下来,道:“猜谜语啊,没问题,谜团是什么?”

    胡朝晖狡黠一笑,重复了一遍。

    杨梅听后大囧,脸上随之升起一层红晕,直到此时,她才知道自己中了胡朝晖的着,可为时已晚,于是,她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任君飞,希望我能够站出来替自己解围。

    见杨梅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任君飞心里不由产生怜悯之意,于是就站了出来,替杨梅解围道:“胡主任,不对吧,按顺序应该我猜才对,怎么不让我猜了?”

    胡朝晖讪笑道:“小杨刚才不是没说段子吗?再说,就是让你猜,你也猜不出来,还不如直接让小杨来猜。”

    任君飞收起笑容,装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说:“既然临到我了,我怎么能不猜呢?还是我来猜吧。”

    任君飞非常清楚,胡朝晖本意是想捉弄捉弄杨梅,弄杨梅难堪的。

    胡朝晖之所以捉弄杨梅,想弄杨梅难堪是有原因的。

    在办公室的所有女人中,杨梅是最年轻最靓丽最惹男人眼球的一个,在胡朝晖眼中,杨梅清丽而不失娇艳,靓丽而尽显女人之妩媚,跟那些整天用白粉口红涂抹的老娘们相比,她的漂亮是天然浑成的,不加任何雕饰,而且身材该凹的地方凹,该凸的的地方凸,走起路来,扭得让他心慌,恨不得想伸手捏一把,那感觉一定很爽。

    可是想归想,现实归现实,不管他如何暗示与示好,杨梅就是不吃他那一套,始终装作没看见,装出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当初,他寻找一切机会想带她出去喝酒,交际,杨梅总是找出各种各种理由推辞,让他没有办法对她下手。

    现在人调走了,心犹不死,喝了点酒,酒壮色胆,胡朝晖才想报复杨梅一番,让杨梅在众人面前出丑。

    “那怎么行,任主任,这怕不好吧,到了我你怎么不帮呢!”关照群跳了出来。

    “关姐,有胡主任帮你还不够么,那轮到任主任怜香惜玉来了!”杨梅当即讽道,关智群黑了黑脸,不敢说了。

    关智群三十五六岁,也算颇有姿色,又加爱好打扮,多少也有点徐娘半老的韵味,她的老公是一名老实巴交的长途司机,一年下来没有多少天在家。

    关智群原来是乡下的一个文化专干,胡朝晖当上主任之后才把她弄进来的,有很多人都说她和胡朝晖有一腿,但胡朝晖做得牢靠,没有任何蛛丝马迹。

    说他俩有关系,也只有杨梅同志她敢!

    这彻底惹恼了胡朝晖,他简直把任君飞给恨上了,胡朝晖皮笑肉不笑地冲任君飞道:“既然小任要猜,那你就猜吧,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这里坐的可都是女同志,你可不能胡乱猜,要是胡乱猜,同样得罚酒一杯的哦,怀德,满清,你们都给我准备好了,等会小任要是抵赖不喝,你们给我扯住他往里灌。”任君飞道:“胡主任你就把心放进肚子里吧,我有分寸的。”

    胡朝晖讪笑道:“那好,你猜。”

    任君飞微微一笑,平静而清晰地说出了两个字:“眼睛。”

    胡朝晖做梦也没想到任君飞能说出另外一个谜底,而且这个谜底正好照应谜面,这让他很是恼火。

    他讪笑几声,道:“嘿嘿,人才啊!不愧是中大毕业的高材生,水平就是不一般!”

    桌底下,杨梅踢了踢任君飞,眼睛眨了眨,意思很明显,别猜了,打不羸,咱们跑!

    付雪红也替任君飞捏着一把汗,担心任君飞说不出来。这可是三大杯啊,那要倒人的!

    田满清也向任君飞使了个眼色,老弟,行不行啊,别猜了,酒老田帮你一半!

    常林乐坏了,迷底不明摆着吗?你以为就你一个人聪明啊,蠢!看那么多女同事面前你说得出口,说出来也丢丑!

    任君飞淡淡一笑道:“我说了!”

    几个女同志全部闭上了眼睛,低下了头,常林和李怀德齐道:“说啊!”

    任君飞说:“让你们失望了,是眼睛!”

    付雪红,田满清和杨梅禁不住鼓起掌来,就连李怀德也纷纷冲任君飞伸出大拇指。

    这下,胡朝晖的脸挂不住了。

    对他来说,当着全体下属的面下不来台,这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他依然不甘心失败,悻悻地扫了任君飞一眼,道:“呦呵!今天还真遇着有才的了。”

    说着,胡朝晖拿起瓶子咕咚咚斟了一满玻璃杯的白酒,重重地往桌子上一顿,一脸挑衅地冲我道:“我再说一个,这个你还能猜中,我就把它干了,你要猜不出来,你给我干了。”

    见胡朝晖倒了一大杯酒,任君飞心里也产生了一缕怵意。

    这么大一杯酒,任君飞还真没喝过,这杯酒,足足有半斤多,喝完这么一大杯的白酒,没准会现场直播,甚至直接趴到桌子底下。

    就在这时候,旁边的杨梅有点急了,直接把手伸到桌底下在任君飞腿上一阵猛掐,胡朝晖疯了,你也跟着疯。

    这怎么变成我和胡朝晖的斗酒了呢,这样闹下去,非出事不可,任君飞道:“算了,主人不在,我们瞎喝什么呢,胡主任,时间不早,改天我请你。”

    任君飞的意思非常明显,陈希妍和龙书剑两个主角都走了,我们还在这里瞎胡闹什么。

    然而,胡朝晖却看到了杨梅和他的亲昵,更觉面子丢尽了,而且,他认为任君飞胆怯了,害怕了,不敢应战了,大声嚷道:“谁是主,谁是客,陈主任都说了,在桌我最大,小任啊,你猜还是不猜,不猜的话,那就是认输,输了,就得把这杯喝了。”他是铁了心,一定要把任君飞整下去。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