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176美女护士的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176美女护士的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任君飞用小勺装着一点水星放在黄**的唇上,黄**伸出舌头接触湿润的小勺,这就让她得到些许的满足。黄**问:“现在几点了?”任君飞说:“现在是晚上七点,马上就要天黑了。需要跟家里联系一下吗?”黄**摇摇头说:“暂时不用,

    明天再说吧,这里有你,我也放心了。”

    任君飞想,这样我可就遭罪了。黄**突然叹了口气说:“你是不是觉得特无聊!”任君飞赶忙说:“怎么会,怎么会呢!”

    黄**侧着头看向任君飞问:“君飞,你是不是特恨我?”任君飞摇了摇头,“过去是,现在不是了!”黄**如释重负,“嗯,我相信你终究会明白的,两个相爱的人并不一定最终会走到一起,我和你哥就是这样,也不存在谁辜负谁的,结果就是我们最终没到一起,也许吧,这是命里注定了的。”任君飞点了点头,自己心里虽然早放下了,但是总不如听着黄**亲口说出来舒服,现在他真的是放下了。

    黄**说:”“君飞,你能把我当姐姐么?”任君飞说:“黄老板,我是非常想有一位姐姐,可是搞我们这行的,对于姐弟这两个字是最忌讳了的,什么姐呀弟呀,总要认为里面有什么不干不净的关系!”黄**俏脸一红,脸上略有些失望,“哦,是这样啊,那你也别叫我黄老板,黄老板的,我们都是一个村的,总不能在别人面前还那么生份,肯定以为我们邻里关系也处理得很差吧。”

    任君飞说:“慧姐,其实我又想了,你原来和我老哥好,还差点成了我的嫂子,我哥以前对我可好了,别人爱怎么说,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我还是叫你慧姐吧,总比黄老板好听多了,别人听起来,还以为我那么低俗呢!”

    黄**是什么样人?浙江华锐集团总裁夫人,省市县多少领导都要将究于她,我小小一个副科级干部算个球啊!能把这样的人叫声姐那该多有体面啊,任君飞甚至想,只要黄**肯答应,愿意叫她亲妈、亲奶奶的人站起队来,可以从青阳排到凤阳!

    兴奋归兴奋,表面上任君飞古井不波,他自己也不得不佩服自己,脸皮越来越藏得住东西了,功力啊!

    嗯,你能这样想就好了!黄**芫然一笑,可能扯到了伤口,嘴角抽了一下,任君飞腾地站起来问:“慧姐,还痛是么?”

    这时外面传来就一个人的脚步声,还有轻微的说话声,其中有一个女人说:“就是这个房间了。”任君飞听出这是杨梅的声音,郝阳出现就说明县委办的领导到了,任君飞对黄**说:“县里领导来看你了。”说着就大步走了出去。果然是胡朝晖等几个县里的领导,令任君飞皱眉的是里面居然没有莫乔恩,他有些愤愤然,一个县委书记,真有那么忙吗。

    任君飞高兴地叫道:“胡主任、梁县长。黄老板恢复得很好呢,快请进来吧。”胡主任先走到别人的前头说:“是吗,这我就放心了,小任,你辛苦了!”任君飞说:“我问了医生,医生说因为领导的重视,手术做的非常及时。虽然说这是个简单的手术,但是一旦耽误了就很麻烦的。”胡朝晖把手搭在任君飞的肩膀上,虽然没说什么,但那样的举动就是对他的鼓励。

    一起来的还有一个戴着眼镜的女人,年纪应该在三十五六左右,白色连衣裙外面套着小礼服,拎着包,看上去很有点领导的风范。她并没有注意任君飞,而是直奔病床与黄**搭话。

    任君飞捅了捅杨梅,轻声问:“这是谁啊?我从来没见过,也是我们县里的吗?”杨梅却受不了他的小动作说:“宣传部姚部长,你不认识啊!”任君飞又捅了下,“哪个姚部长啊!总该有个名字吧”杨梅气不过,“捅什么捅,姚雨婷部长,凤阳有几个姚部长!”姚雨婷回过头问:“杨梅,有什么事吗。”杨梅慌忙道:“没事,没事,姚部长!”

    任君飞透过胡晓丽的眼镜,看到胡晓丽的眼睛看自己时很有神采,他的心动了一下,心想,这女部长也是个很知性的女人哦,他还是第一次正面看这个女人,就给出了肤白貌美知性的定义。杨梅却伸手往他的腰间拧了一下:“都是你!”可是这货的腰间肉也太紧了,手指拧痛了,反而把他给拧得笑嘻嘻地,“舒服,使劲啊!”一下怒不可遏,兀自小皮鞋踢了去,正踢到半月板上,某货开始捂腿吃痛了,“怎么说踢就踢啊!”杨梅这下得意了,“嘿嘿,我没说吧!”

    与杨梅打闹了一阵,走进了病房,胡朝晖在跟黄**说着什么,只听黄**用虚弱的声音说:“让你们县领导费心了,我现在好多了,这儿有护士……”胡朝晖马上说:“黄总,您就别见外了,好好的休息,刚做完手术,还不能多说话。我一定转告我们书记,说你恢复得很好!”

    胡朝晖笑着说:“你们看,县委办的干部素质还是高吧,把黄总当成家里人一样护理照料着,什么是工作?这就是工作,好。那我们就不打扰了,有什么事情一定要打电话。”任君飞说:“那几位领导也回去休息吧。”

    走出去的时候,胡朝晖把任君飞叫到一边,意重深长地说:“君飞啊,这次县里有没有希望,那得看你的了!你一定不要辜负莫书记对你的期望哦!”任君飞有点不明白,但态度很诚恳,“胡主任,你放心吧,我一定尽心尽力就是!只是我一个男人好像不太适合啊!万一。”他把眼睛看向了杨梅,这个丫头,又不是什么领导,说走的时候,屁股抬得比谁还快,难道她来不是来接替他的么!

    “你休想打我的主意,服侍别人,本小姐还没有这个习惯呢!”杨梅眼睛一瞪。

    “君飞,你不是尽力,而要一定!知道么,我们还要回去准备一下,莫书记指示了,不管怎么样,刘书记也是个老同志了,追悼会还得开!”

    “你说莫书记现在还在省城是么?”

    “是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她的压力大得狠呢!黄总这边全靠你了!”胡朝晖拍了拍任君飞的肩膀,然后走了。

    杨梅偷偷地折了回来,“任君飞!”

    “良心发现啦?”任君飞很没好气。

    “我可以想像得出你端着尿盆跪在黄总面前的样子!哈哈,哈哈!”杨梅踩着哒哒的节奏也走了。

    回到病房,黄**微笑的看着任君飞,对他很满意的样子,说:“谢谢你让他们离开,这些人做的都是官样文章,我不喜欢,病人就要好好休息,你做的对。”

    突然,黄**的身子一震,脸刷地红了,像是发生了什么,任君飞马上问:“刀口疼了吗?”黄**摇摇头说:“我想上……”任君飞马上说:“我去叫个护士来帮你。”刚要出门,黄**说:“你回来吧,把门自己关上。”任君飞狐疑地把门关上,来到黄**的面前问:“是没了吗?”黄**看着任君飞说:“既然是你护理我,那你就帮我吧,知道怎么办吧?”

    任君飞张大嘴巴说:“你是要我……”黄**似乎也很是无耐,但看上去的确是尿急,任君飞从床底下拿出大便器,看着黄**,像是不知道怎么用,黄**说:“把我的腰部扶起来。”等任君飞伸手放在黄**的身子下面,扶起她的腰部,黄**突然变了脸,叫道:“不行,痛,痛!”

    任君飞看到她瞬间脑门有了汗珠,心想肯定是痛得不轻,赶忙把手抽了回来,“慧姐,我笨手笨脚,弄痛你了吧!这可怎么办啊!”黄**点了点头,“扶腰不行,你得托住我的屁股!”哦!那我再试试,慧姐,痛了你就直说啊!任君飞重新又把手伸了进去,左手托起她的屁股,便盆往下面一送,居然好了!

    黄**对任君飞说:“别掀开被子,然后脱下,对,就这样。”任君飞明白了,黄**是让被子遮住她不该让他看的地方,然后把坐便器放在她的身子的下面。

    虽然不让他看到,手和黄**却不能没有接触,这已经避免一些让他看到的尴尬。听到溪流流动的声音,任君飞缓解压力似的喘口气,黄**看了他一眼,轻声说:“好了,拿出去吧。”

    左手伸过去的时候,好像摸到些不一样的地方,不想还好,一想任君飞就彻底乱套了,刚才那溪流淙淙都是从那儿流出来的,那小腰,那屁股……

    “好了?这就好啦?这么快啊!”任君飞一手托住黄**的身子,一手抽出坐便器,原来也侍候着林倩和王洁妮尿尿过,可从来没有肢体上的接触,虽然黄**的什么他也没看到,不过却碰到了,还是别有一番好感觉啊。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