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163李主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163李主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你说,黄老板她请我吃饭?”山间的信号时有时无,陈希妍的声音又小又时断时续,任君飞听得十分困难,手机贴得耳朵都生疼了。

    虽然和黄**也只是有过两面之缘,但她的绝世之姿让任君飞念念不忘。

    有的女人也很美,见第一面就能让你瞠目结舌,惊为天人。但等你见过第二面的时候,你就会有点点的后悔,还不如第一面的好。

    而黄**却不同,她是那种你看了还想再看的女人,每一次你都会觉得不一样的美,这种美不是停留在你的眼睛,而是触碰到你的心灵。

    “不是请你,是你陪我去!君飞,这可是待遇啊,县领导也只有莫书记一个呢!”

    “好呀,我现在回来了,正在路上呢,不一会就到了。是中午还是晚上呢?哪个宾馆呢?”

    “宾馆?呵呵,昨天晚上请的,现在估计人家都到家了。”

    “那你还打我电话,妍姐,你这是存心羡我啊!”

    “谁叫你电话一个晚上都在无法接通,给我坦白说,是不是背着我搞什么坏事去了!”

    “我没搞什么啊!我在开车,挂了?”

    “你敢?”

    “这时信号不好,等到了我给你打回来好不好!”

    “不好!”任君飞一时没办法。

    “看不出,你这位妍姐还是蛮关心你的啊,”王洁妮笑笑地说了一声,看了任君飞一眼。

    “妍姐,回来我再和你说!”感觉到洁妮似笑非笑的眼光里似乎是把把小刀,任君飞吓怕了,赶紧把电话挂了。

    耶!敢挂姐的电话,以后有你哭的时候呢?陈希妍却并不生气,昨晚的洒喝得痛快啊,药材市场的项目上黄老板虽然表硬态,但从她与莫书记的谈话里,她不是说没有区位优势,就是说政府的政策不够宽松,很显然她是如意了,嫌货才是买货人嘛!

    放下电话,扭了扭身子,然后抓过包来,却看到包里有一封信,黄老板说有一个朋友给任君飞的,刚才打电话就是准备说这事的,说着说着却把这事忘了。

    呵呵,能怪我么?这年头电话,qq,微信哪样不科学,还写信,想来任君飞这朋友也上不了什么档次。

    “洁妮,她是陈局长!很关心我,私下了我都叫妍姐!”

    “我还不知她是陈局长,大美女啊!”

    “洁妮,我们的关系很正常啊!”

    “阿飞,我也没说什么啊!”

    “真的,洁妮,你相信我,我们真的只是姐弟关系!”任君飞悔呀,不该相信王洁妮的大度,应该把电话直接挂了才好。

    “我没说姐弟关系不好啊,现在不挺时尚的!”

    “洁妮,你这比说什么都还要厉害!”越描越黑,任君飞是真急了。

    “都是你,我说不接你偏要我接!”

    聪明如斯的王洁妮哪里又相信他的鬼话啦,她听得出他们非同一般的关系,也知道任君飞身边有很多的女人,她在乎吗?在乎,心疼吗?痛心,可那又能怎样呢?男人啊,都是这样,你管得住他的人,可你管得了他的心么?

    她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了,你也用不着那么紧张!说你跟谁关系好我可能还相信,说你和陈局长那是绝对不可能,人家是什么,书记太太,本身又是个大局长,你当官啦,还是有钱啦?人家看得上你什么嘛!”王洁妮她认为驭夫之道如战争,攻心为上,攻城为下。

    “就是嘛!妍姐也不是那样的人!洁妮,让你这一吓唬,把我尿都憋急了!”任君飞如释重负。

    “阿飞,以后当着我的面,尽量少和别的女人打电话好吗?我也是个女人,听起来不舒服!这一点做得到么?”

    “做得到,洁妮,以后我不当着你的面打,就是她们打来了,我也躲到一边接!”

    “那不可能!你不可能没有女人的电话!”

    “也是,那我躲到一边打!”

    “你敢,我是说尽量少打!你听清楚了吗?”

    “清楚了!清楚了!”任君飞看见路边正好有一个小土坡,而且土坡上还有一些灌木丛可以遮挡,于是把车停到路边,下了车,爬上了土坡,捂了好一阵子的耳朵,生疼啊!不过心里暗暗庆幸,幸亏王洁妮没有再追问下去,自己差点没忍不住,把他和陈希妍的暧昧坦白了。

    天下最舒服的事,莫不比让尿给憋急了然后在没人的荒郊野外痛痛快快地洒一泡了。空气还那么地清新。

    我来了!任君飞轻呼一声,便解开了裤子,突然听到前面一阵兹兹地响声,抬起头来,他蒙圈了。

    看着眼前那又大又白的屁股,任君飞的额头上不由自主的冒出了几颗冷汗,尴尬之余,他却是进退不得。

    妈的,这个好地方早让人占领了,而且对方还是一个女姓,并且刚刚解开裤子准备蹲下去,那又白又大的屁股正好就出现在了任君飞的眼前。

    那女的是背对着任君飞的,并没有发现任君飞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任君飞连忙转身,不过在转身的那一刹那,任君飞忍不住再看了一眼,大,真的很大,而且任君飞还发现女人的臀部上有着一颗红痣。

    任君飞仓皇离开,脚下却没有注意到,正好猜到了一根枯枝上,咔嚓一声,任君飞心里一惊,脚步更快。那正在小解的女人听见声音,转头就看见了任君飞的背影,女人的俏脸顿时变得通红,但是那股释放的快感她却是控制不住的,哗哗哗的声音依旧在响着。

    完事后,女人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裤子,心里却懊恼不已,心里却怨上了李小露,大清早喝什么啤酒,还要我陪,要不然,自己也不会忍不住在这荒郊野外解决,如果不在这荒郊野外解决,自然也不会被一个陌生男人看到。

    想到自己不知道被那陌生男人看到了些什么,女人又羞又恼,从另外一个方向下了小土坡。

    这不应该是个村姑吧,村姑也有那么大那么白的屁股,但是因为长期从事农活的原因,应该不会有那么翘那么圆!

    任君飞红着脸,他心里在嘀咕着,没有再找地方解决,只得暂时忍着,继续开车朝县城驶去。

    “不舒服?”看到他两腮通红,王洁妮关心问道。

    “没有啊!”

    “呵呵,看你腿夹得这么紧,阿飞,敢情你刚才上去遇到人了,手没有解上啊!”

    “洁妮,你记不得了,那天在裱画厂,你不也是这样的吗?”

    你真坏!王洁妮偏过头看向窗外,羞啊,那天晚上居然当着这个男人面前小解,虽然光线很暗,但也咫尺之遥,声响可闻啊!

    脑海里,任君飞正在努力地转移着自己的注意力,很自然脑海里浮现地全是刚才那又白又嫩、又圆又大的画面,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到王洁妮那浑圆、挺翘、硕大的"qiao tun"上,伯仲之间啊,忍不住伸了手去。

    “安心开车!进城车子多!”手被王洁妮打了回来。

    任君飞把王洁妮放到好食尚,便下了车。

    “你不开车?挺远的!”

    “这不是你的车吗?”

    “你还分你的我的,连我都是你的,还车啊!”

    “洁妮,晚上我来接你!”任君飞突然抱住了王洁妮的头,狠狠地在她脑门上啃了一口,这时听到门外咳咳两声,一个人影刚跨进门来,又闪出去了。

    “都是你,也不看看场合?羞死了吧!”王洁妮俏脸飞霞,食指点了点某人的脑门。任君飞却捉了过来,放到嘴边,嘴唇再亲一下。

    “你的就是我的,我亲自己的嘴有什么怕羞的呢!呵呵!”任君飞一阵风地飘走了。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在经过办事处的时候,他特意停留了一会儿,三楼啊,自己住都没住一个晚上,眼下自己可不是副主任了,肯定得退了。真是世事无常啊!

    得了,我还是先主动些,找杨梅把钥匙退了,免得人家找了没趣。

    “小任,这么早啊?年纪轻轻的,叹什么气啊!”李怀德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

    “李主任,是你啊!你也早啊!”昨天还叫自己任主任呢!

    “不早不行啊,莫书记要去市里开会,又没有秘书,我只好跟着去了!这不,来接她来了!”

    “是吗?那你赶紧上去吧!迟了领导见怪不好!”

    “那是,那是,伴君如伴虎嘛!”李怀德跑了几步,又回过头来:“哦,忘记告诉你了,我俩办公室又换回来了,至于工作嘛,等我回来再定!”

    看着任君飞的背影,李怀德眼睛又眯成一条缝儿了。

    开心啊,眼看着副主任的位置朝不保夕了,没想到老天给了一个机会,自己一出手,任君飞便败得一塌糊涂了,我胡汉山又回来了。

    自从老婆金娟被救走之后,石成汉又当爹又当妈的,日子过得可是凄苦极了,最难熬的还是夜里,漂亮老婆抱不到了,孩子整夜整夜的哭,很快他就病倒了,看着可怜的孩子,他想到了任君飞,想把孩子托付给他(印象里,任君飞是个好人,想把孩子一起带走,)在临终之前,他把邻居叫到床前,嘱托邻居一定要到凤阳县委办,把孩子交给一个姓任的,话一说完就咽气了。

    那邻居也是个从未出过门的人,背着孩子碾转来到凤阳。

    哦者!这城市好大啊!人那么多,我去哪里姓任的呢?石成汉的交待他只记得姓任的这三个字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