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159孩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159孩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骂我大流氓?难道这小妮子对我有意思?不会吧,人家可是市财政局的宝贝女儿,掉下来嘴巴里就含着金钥匙,什么优秀的男人没见过。

    听着哒哒的节奏声,看着杨梅窈窕的背影,常说性感的女人都长着水蛇腰,水蛇腰原来是这样的啊!任君飞好一阵怅然。

    怀里的孩子也很争气,到了他怀里不哭不闹,居然乖乖地睡着了,还做梦,在啃手指头呢!

    多漂亮的孩子啊,长得像他妈!任君飞看了看孩子,全然不敢去想遥不可知的未来,苦笑道:可怜的孩子啊,我不是你亲爹,你干嘛还要坑我呢。

    他决定把孩子认了,可是问题来了,谁来带呢,他想到了老爸老妈。

    “洁妮,你在哪儿呢?”得找辆车把孩子送回家去,李明的嘴巴太不严了,他想到了王洁妮,这个女人嘴巴特紧。打定了主意,去超市里给孩子买了几身衣服和糖果,任君飞来到了好食上,王洁妮不在。

    “阿飞啊,我在银行转帐呢,正要问你呢,你那里说话方便不?”

    “方便,洁妮妹子说话,不方便也要方便!”

    “死样,我是问你旁边有没有人!”

    “没有,洁妮妹子你尽管说吧!”

    “哦,你跟我一下子转了一百万,哪来这么多钱啊?”

    “洁妮妹子,我只问你够了吗?”

    “够了,要不是谢明辉那家伙混帐,我也不会到处东挪西借了,乡亲们非常好说话,桃花山先让我经营着,租金呢第二年再给。目前需要的就是一些人员工资,这一百万呀,只怕是多了!”

    “哦,韩信用兵,多多益善,做生意嘛,那自然是本钱越大越好了!需要的时候给我吱一声!对了,你刚才说谢明辉混帐,他怎么啦?”

    “他呀就是个典型的混帐,哦,他的事晚上再跟你说吧,任君飞,要钱就问你开口,你口气好大啊!我就问你一句,钱哪来的!”

    “瞧你,还说不关心我,老是问我这钱哪来的,分明是怕我违法犯罪坐大牢嘛,妹子,你放心吧,这钱来路虽然不那么正,可也只算灰色,谈不上非法收入。一千万,有你的一半呐!”

    “一千万?”

    “对,一千万,那晚我不都跟你说了吗?画儿,我把那画卖了,敢情你喝醉了,什么都不记了!”

    “狗屁,你坐大牢管人家什么事,关心你我才没那闲功夫,我只记得你到我床上撒尿,哼不说啦,那一百万算你投资入股吧,挂啦!”

    “别忙!我的话还没有说呢!”

    洁妮很快就回来了,听了任君飞的陈述以后,长叹了一气道:“可怜的孩子,苦命的女人!君飞,真决定这么做啦,你的同事怎么看你,领导怎么看你,别说你这次的副主任弄黄了,也可能这一辈子的前途也玩完了,仅仅为了一句话,值得么?”

    “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我是决定了,洁妮,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我自信一点,一直在努力做一个守信的人,你想一个人连自己说出的承诺都兑现不了,还算什么言必行行必果的男人呢?”

    “那确实,我也不认为你是什么好人,还好意思叫君飞,这个君字怕早飞掉了吧,不过呢,这次你总是爷们了一回,真不错,可是你这样为她牺牲,她知道么?人家可远在浙江啊!”

    “洁妮,做事只求问心无愧,又何必在乎别人呢,不瞒你说,在接到孩子的时候,我内心也在激烈地挣扎,可是最后我还是战胜了自私。”

    王洁妮眨巴着眼睛看着任君飞,他知道任君飞不是说假话,抬起头来,这次变成凝视了,

    “君飞,我不知道该说你另类还是说你傻了,不管怎么说,洁妮我都支持你,上车吧,路远又不好走,天黑了更麻烦!”

    “嗯,你抱着孩子,那我来开吧!”

    妈的,长这大,自己那抱过小孩子啊?

    “这……这……”王洁妮犹豫了几下,还是从任君飞怀里接过孩子,可是孩子一到她怀里就醒了,惊恐地眨巴着小眼睛,突然放声大哭,“我要爸爸,”

    “别哭,乖啊,别哭!”

    可是孩子哭得更厉害了,哭得那叫一个声嘶力竭,真像把把锋利的刀儿一样,刀刀都割到自己脆弱的心,

    “退你的,退你的!”王洁妮也被搞慌了手脚,直把孩子往任君飞怀里送。

    “宝宝乖啊,这就是宝宝的妈妈啊!宝宝不是想妈妈了吗,让妈妈抱着,咱们回家去见爷爷奶奶!”

    孩子不哭了,眨了眨眼睛:“妈……妈妈?”

    “快答应啊!”任君飞催促道。

    王洁妮横了他一眼,然后转身孩子,很是别扭地说:“宝宝乖,妈妈这就抱你回家好么!”

    “你还要拍拍他!”任君飞又道。

    要你教!王洁妮一脚向任君飞踢去,任君飞不躲不闪,这一脚有些吃痛,但值啊!

    王洁妮拍了拍孩子,果然孩子又轻轻地叫了一声妈之后,甜甜地睡着了。

    “还不开车门!”

    “遵旨!”

    月亮出来了,洒在山野上一片银白,风比较凉,任君飞打开窗户,凉风呼呼地灌了进来,格外舒爽,

    “谁叫你开窗户的,关了!”王洁妮,轻喝道。

    任君飞方才意识到了,孩子睡着了,可不能吹感冒了,马上把窗户关上,侧眼一看王洁妮,她并没有把身子靠在后背上,上身微微地向前倾,她并没有左顾右看,而是把头微微低着,一边轻轻地哼着歌,一边凝视着臂弯里熟睡并流露甜美笑容的孩子。此时的她哪里还像一个豆蔻未开的黄花闺女,分明就是一个慈爱的母亲!

    这个孩子是不幸的,他的母亲离开了,然而他又是幸运的,他得到了母爱,尽管是暂时的,但也是满足的,至少可以让他美美地做一回妈妈的梦了。

    母爱是一片阳光,即使在寒冷的冬天也能感受春天的温暖;母爱是一泓清泉,即使心灵岁月的风尘蒙沙,也能让你清澈澄净;母爱是一株树,即使季节轮回也固守家园,甘愿撑起一片绿荫。

    母爱是一个女人的天性,王洁妮在任君飞眼里越来越模糊了,她是一首田园诗,悠远清净;是一幅山水画,自然清新;是一首歌,婉转深情。

    他好想说一句,洁妮嫁给我吧!忽然发觉自己走神了,赶忙开口道:

    “妹子,你说说谢明辉怎么回事?”

    “哼,干的那些是人事么……窝边草也吃,兄弟妻也欺,带着董为贵的妻子跑路了!”

    谢明辉一直爱慕着王洁妮,如果不是因为王洁妮,谢明辉是不会返回凤阳的,可是他从成都千里迢迢地来到这个小县城后,却发现王洁妮心有所属,他仍不死心,最后看见任君飞大清早从王洁妮家里走出来的时候,他彻底绝望了。

    回到桃花源农家乐,他就把自已灌了个稀里糊涂,怎么进的房间,怎么睡到床上他是一点都记不起来了。

    他是被破门声给吵醒的,也可以说是被吓醒的,感觉到身上被什么压着,下意识地摸了一下旁边,哎哟,旁边里怎么会多了一个**裸的女人。

    “你是哪个?怎么会躺到我的床上!”

    “谢总,我是荷花啊,”荷花一只腿搭在谢明辉的身上,双手搂紧了谢明辉,头紧紧地贴着。

    就在这时,董为贵带着一帮人冲了进来,二话不说就把他毒打一顿,他也没脸再呆凤阳了,第二天就跑了,走的时候想和你吃顿饭,可没想到你手机联系不上。”

    “什么时候?”

    “不久,上个月!后来才知道你在省城!”

    “啊,这么快!”

    “俗话说神仙才一日,人间已千年,你到省城潇洒,自然是乐不思蜀了!”

    我潇洒?一天让罗慧敏支上支下,打得陀螺一般,手机也不能开,哪叫潇洒?

    “洁妮,明辉就这么走啦,没说点什么吗?”

    “他能说什么,睡了兄弟老婆,他还有脸!”

    “不是洁妮,我了解明辉,他不应该是那样的人!”

    “你了解明辉?那你说说明辉应该是哪样的人,都捉奸在床了,难道还要看见……”王洁妮脸儿一红,把头低下去了。

    “洁妮,明辉这个人虽然爱贪点小便宜,这都是商人的特性,但他的本质是不坏的,起码的廉耻之心他是有的,娼妓他都不屑于,你就别说他会欺占兄弟的老婆了,再说,他心里一直装着……”

    “别说了,哼,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对,对,我从来也不是好东西!洁妮啊,等我忙完这阵子,一定要把明辉叫来,问一个青红皂白!”看到她洁白颀长的脖子都红透了,他知道她肯定想到了那天晚上,两人不也是搂作一团一床睡,结果什么事也没发生么。

    “快到了吗?”沉默良久,王洁妮抬起头来,腾出右手轻轻地拍了拍嘴巴,接着又按了按胸部。

    “累坏了吧!”

    王洁妮摇了摇头,转过头来看任君飞。

    “妹子,你紧张!放心吧,只要我俩配合好,老爸老妈是察觉不到的。”

    王洁妮还是摇了摇头,忽然把头低下,看向怀里的孩子,弱弱地说了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