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158文人相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158文人相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都说文人相轻,用来形容机关里的同事关系那是最为贴切不过,都说机关的人际关系最为复杂,实际上也是因为这些所谓的文人引发的,他们内心里互相看不起,可表面上却应付得相当圆滑,只要某人有了一点成绩,或者得到了提拨,他们便会在私底下攻击诋毁,他有什么本事啊,换我来做,兴许比他做得更漂亮呢!

    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也难怪他们想不通,实际办公室的工作也相当简单,不就听着领导的话,领导指示做什么就做什么,拿拿文件不会?打个会议通知不会?又不是要计算什么微积分解方程之类的,非要大学本科以上的才做得好?就是初中毕业只要认得几个字就行的,所以啊,办公室的工作谁都做得来,做得好与不好,得由领导来说,领导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领导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

    对于同事的进步,他们从来不会感觉到惊讶和羡慕,也从来不会有高兴和祝福,更多的只是无比的鄙夷和嫉妒,为此,他们也就更加抱怨自己的宿命,愤恨世道的不公!几曾念想到进步者所付出的努力和艰辛!

    然而因为他们的虚伪,所有的情绪只能在心底收着,就像一只潜伏在密林中等待猎物出现的狮子。

    这种关系要比乡镇复杂得多了,城关镇时,也不乏田满清这样的人,比如常林,又比如副主任于正,可是他们呢,看不惯了可以指着你的鼻子骂,嫉妒了当着你的面说,这样的方式总是爷们多了,也爽多了!

    从政研室遭遇了一番不尴不尬后,任君飞把自己关到办公室整整一天,他陷入了深沉的思考,生性越挫越勇的他最后狠狠地放下了茶杯,自言自语了一声:“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心服口服的!”

    “呵呵,任副主任,憋那么重的气,你这是要让谁心服口服啊!”杨梅风一样地飘了进来。

    这还是第一个来到他办公室的同事,任君飞很有些感动,其它人的态度都变了,只有杨梅和原来一样。

    “小杨,什么副主任,公示期还没过呢!”

    “什么,你也叫我小杨?”

    “你不姓杨么,叫你小杨有什么问题吗?”

    “那不咧,一般办公室的同事都叫我杨会,年纪大且进来比我早的才叫我小杨,当然还有个例外,那就是胡主任了,人家是领导嘛!”

    “哦,有这讲究啊,那我,我也叫你杨会吧!”

    “哈哈,叫我小杨也好,杨梅也罢,只要你叫得顺口,我才不计较呢,任主任啊,你在担心公示吗?”

    任君飞点了点头说:“事情没有尘埃落定之前,谁不担心啊!”

    “你很在意这次机会,对么?”

    “如果我说我不在乎,你信么?”正视着杨梅的眼睛,任君飞反问。

    “我信!”

    这大出乎任君飞所料,这话出自一个官场男人的口里,他本人也不相信!这丫头怎么又信了。任君飞饶有兴致地又问:

    “这话怎么说?”

    “别以为我看不出,你一个人坐到办公室,表面上装得很轻松,其实你心里很难受,同事们的种种议论压得你抬不了头,对吗?当然也不要你承认,刚进来时你的那一声长叹就表明了你的内心,让你们心服口服,你们是谁?还不是办公室的同事,说的更明白一点,是田满清,是他不冷不热的那些话让你感觉到很不舒服,对么,所以啊我断定了,你任主任不是一个想当官的人,那些真正想当官的,应该是李主任和许霖主任那样的,心里强大的狠,你嘲笑吧,说我没本事吧,说我自私吧,说我没有尊严吧,我都把你们当耳边风,我只考虑到领导,揣摩领导的意思,只有领导说我好才是顶真的好啊!你看看许霖跟着马县长,那才叫跟得一个紧,早晚都不离左右,帮提着包,人家都说许主任对自己老子也没那么好呢?可是如何,许霖脱层皮了吗?下去就当镇长,半年不到就当书记,坐火箭啊!”

    难怪父亲一开始就反对自己进入官场,他说任君飞不适合,一是心没有那么狠,二是脸皮没有那么厚。

    “杨梅,你错了,这个机会我很在意的,不管怎么说,对于我的前途来说,这总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始吧,是男人谁不想干出一番大事业,博个飞黄腾达而封妻荫子呢!”

    “这不最后一天了么?过了今晚十二点就是啦!这都是铁板钉钉的事,公示嘛,说得不好听,也只是走走过场而已,这么多年来,你看到哪位领导因为公示期间有问题受影响啦,该提的还是要提,领导定了的人难道能有问题,这还讲不讲政治啦,要不要组织啦!任副啊,我是想问你,说过的话还算不算数?”

    “小杨,我跟你说过什么话,好像没有吧!”

    “哦,我忘了,领导健忘,这话算我没说吧!”杨梅搓了搓手,站起身就要离开。

    今天穿着一件粉红色的韩版中袖衫,衣角是精致的金黄色**花边,腰间系着一条白色的纤细拉绳,不属于那种低胸衬衫,但领口相对较大,露了了她那洁白如玉的脖颈,下身也不知道有没有短裤,反正衬衫一直搭到大腿部位,裸在外面的两条笔直而又细长的腿自然就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看上去相当清新又自然。

    有这么好的同事,哪怕只有一个,县委办的日子也不会过得那么苦逼了!

    “和你闹着玩的呢,记得了,请你唱歌,你定个时间怎么样?”

    “那还定什么时间,就今天晚上,今天不是公示最后一天吗?咱们一边唱一边等好消息!”

    突然听到外面几句争吵声,然后就是小孩子的哭声,在寂静肃穆的大院里显得特别刺耳。

    “谁家的小孩?这也太扯了吧!”任君飞和杨梅不约而同地朝门口看去。

    “任主任,不好了。”罗芬跑了进来。

    “怎么啦?”

    “也不知来了个什么人,抱了两岁不到小男孩,一见面就丢给李主任,李主任想追他时,他却跑了,李主任招架不住了,叫你过去。”

    “怎么会有这怪事?那男人是谁啊?”

    “听口音是个外地人!丢下小孩子就跑,哪里又找得着他!”

    大办公室里,李怀德主任正长吁短叹地坐在凳子上,怀里抱着一个小孩,小孩不住啼哭,小手不住地撕扯着李怀德的衣领,除了摇头晃脑,李怀德似乎束手无策。旁边更有七八个同事,好像在津津有味地听着李主任讲些什么,一个个表情显得十分古怪,还不时发出嘿嘿的冷笑,看到任君飞和杨梅走了进来,便四下散开了,回到自己的座位。

    “任主任,你终于来了,还以为胡主任找你,没敢打扰你呢!”李怀德站了起来,就把小孩子往任君飞怀里送。

    “李主任,这是怎么回事啊?”

    “任主任,我也不清楚,刚才在文印室值班的时候,正在看报纸,没曾注意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跑了进来,往我怀里一塞,就跑了,嗯,就这孩子!我追,追不上啊!”

    “他跟你说了什么了没有?”

    “说是说了,不过我不好在这里讲给你听啊!也是的,我也是让他那句话给雷蒙了,要不然,我不迟疑那一下子,铁定追得上他,也就不会有这麻烦事了!这下好了,县委办出了这等糗事,胡主任的面子可是给丢光了!”

    “李主任,有什么不能说的呢,你不说问题怎么能得到及时解决呢!”

    “任,任主任,那人说了他是邻省,蜡烛山脚下的一个农民,你任主任把他的老婆拐跑了,这个小孩子就是你的种,还给你!”

    “糊说八道!”

    “就是嘛,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们任主任人中龙凤,那会做得出那样的事情呢,那庄稼汉八成是养活不了孩子啦,又想到孩子有个比较好的起步,所以才想到这种卑鄙的手段,任主任,你也别再烦恼了,这孩子我抱到派出所去!交给他们处理!”

    “等我看看!”任君飞翻开孩子的衣领,果然锁骨处有人铜钱般大的胎记,是了,就是金娟被拐所留下的那个小男孩了。

    哗哗地在脑海里,翻过了那晚凶险的一幕又一幕,交替出现的是金娟惊喜,愤恨,慈爱,凶巴巴的脸。

    “别跟我提孩子了,这是我一生不可忘记的耻辱!”

    当然金娟并不是不爱她的孩子,而是担心暴露了这段充满屈辱恶梦般的历史!如果交给了派出所,派出所肯定会查个水落石出,那段历史还不***,这样对得起金娟么!对得起分别时给她说的誓言么!不行,绝对不行!

    “李主任,那个男人没有说错,这个孩子是我的!”任君飞看着众目睽睽的大家,咬了咬牙齿说。

    下班了,在大家诧异而又鄙夷的目光中,任君飞抱着孩子刚走出大院门口,杨梅就跟了过来。

    “你说这孩子不是你的,对么?”

    任君飞摇了摇头,问:“今晚怕没时间唱歌了!”

    “谁要你唱歌啦,任君飞,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流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