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150刘叔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150刘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刘叔,你别说,见到花姐的时候,我就感觉到她和你有点像,那对眼睛,清澈又明亮,真没想到,你也处处留情啊,作为男人啊,你也不枉此生了!”任君飞看到他老泪纵横的样子,知道他是动真情了,和盘说出了尘封在心底的往事。自己也没经历过,更不知道从何安慰起,想了想打趣道。

    “什么意思,你小子骂我啊!”刘朝奉收住了眼泪,突然变了脸,一脸严肃地看着任君飞道:

    “不说多的了,这回你帮了我女儿,也算是帮了我,算我刘朝奉欠你的,想我刘朝奉一生光明磊落,除了阿香,什么都没有亏欠,没成想却欠了你这半大不小的小子。我可不想把人情带到棺材里去,任君飞,快说,你要我帮你什么,”

    “刘叔你也是骂我了,帮花姐我是真心的,也压根不知道她是你的女儿,没图你给我帮什么啊?”

    “真心,真什么心?”刘朝奉的语气很生硬,眼光也变得更犀利,就像要看破任君飞一样,这让任君飞极不舒服。但对面是个老人,任君飞并不敢造次。

    “刘叔,也许我的同情心吧,花姐的遭遇那么可怜,我相信知道的人都会伸出正义之手的!”

    “屁话,街上那么多要钱的乞丐,怎么不见你帮啊!”

    “我给人家扔钱的时候你看到啦?你又没陪我上过大街。”任君飞不服。这真有点冤枉他了,这几年也不知刮的是什么风,凤阳隔三岔五地就从天而降下来一批要钱的残疾人,要么就是清一色断腿的,要么就是断手的,合理有序地分布在县城稍微繁华的几条主街。就连要钱的台词都是一样的,任君飞每见一个都要丢下十块八块的,害得时玉芬都说他迂腐,“这些都是骗人的团伙,幕后有人操纵,你的钱根本到不了他们手里,这一点看不出吗?”

    “我怎么看不出,但是人家断胳膊少腿那是事实啊,”任君飞心里如是想,只是摇摇头。

    “那次在省城办事处旁边,你想想,想不起了我再提醒你!”

    任君飞猛然想起来,那天在办事处旁边吃早餐时,自己正拿着钱准备给他买小笼包,冷不防旁边走过来一个乞丐,一把将钱抢走了,因为当时有李小露在场,任君飞怕丢了面子,硬追着那乞丐把十块钱要了回来,这事还真是有,没想到这小老头记性这么好!

    “刘叔,不用,不用提醒了,我记得了,不过那是一次误会!”

    “没词了吧,帮助别人那是一种本性,如果发自内心的善举,难道你还会计较什么误会不误会的,是的,街上没少那些给乞丐丢钱的人,和你一样,他们也是见人就丢,可是你道他们是源自真正的内心么,也许他们只是想博得路人的一声溢美之词吧,瞧那小伙,心眼多好……”

    任君飞感觉到就像被剥光了衣服一样的站到他面前,感受着他鄙夷和嘲讽的眼光,顿觉羞辱无比。

    “刘叔,我不是那种人!”

    “你是什么人我不关心,话又说回来,你帮了我,你就是我的恩人,我这个人向来都是根直肠子,眼睛里容不得沙子,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我可给你说了,如果你对翠花有什么不好的念头,最好现在给我收住,否则以后别怪我撕破了老脸!”

    说了半天的废话,还不惜言语恐吓,原来都是为了防我啊!犯得着吗?

    “刘叔,你那么能干,又那么有钱,花姐是你的女儿,你怎么不把她给认回去,这样不是什么问题都解决啦?”

    任君飞不说还好,一说刘朝奉的眼皮又耷拉下来,拳头猛地往桌子上一砸,还没开口,两行老泪又落了下来。

    “不是我不想,是我不好……”

    原来刘朝奉刚进了医院,就被院长的女儿看上了,苗玉香死了,刘朝奉也没有什么想法,于是和卢昭红结了婚,优越的家境,养成了卢昭红横蛮霸道的性格,开始两人还算恩爱,可是自从知道刘朝奉与苗玉香的事后,夫妻关系便恶化起来,卢昭红到现在都不能接受刘朝奉的过去,儿女都不能随刘朝奉的姓,想认回苗翠花刘朝奉想都不敢想了为了儿女,刘朝奉都忍了。

    “刘叔,你也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嘛!”“嗯,我哪是怕啊,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吗?现在我想好了,为了我的花儿,我什么都不再怕了!任君飞,我吃饱了,说好的这顿饭是你请我,我也得走了,花儿那边肯定还在等着我呢,也没有什么好感谢你的,送你句话吧,以后在单位小心点,特别是那个李怀德,你得提防他点!”

    抹了抹嘴巴,刘朝奉走了。

    “走啦?”王洁妮凑了过来,下巴几乎都搁到任君飞的肩膀上了,发梢刺到了任君飞的脸上,痒痒的。

    “走了,怎么,舍不得啊?你又不留人家!”

    “哼,我留他?来时他说今天要请客,不曾想请的是你,人走了,帐还没结呢!”

    “他没跟你说啊,他请客,我埋单吗?”

    “哼,败家子,这个小店早晚都要让你折腾没了!”

    任君飞说着就站了起来,走了几下,感觉到大腿间火辣辣地痛,心道完了,老头子的内裤太小了,准把皮给磨破了都!

    “洁妮,店里有碘酒没?”很艰难地走到柜台边,趴在柜台上问。

    “没有啊,你要碘酒干嘛?”

    “没干嘛?和陈局长约好了,时间差不多了,走了啊?”

    “走你的啊,当你是宝稀罕啊!”还没等任君飞走几步,

    “你等等!”便跟了上来拉住了任君飞。

    “你脚摔到了?”

    “没有啊!”

    “那你走路怎么跟干鸭子一样一摆摆的,好难看啊!再走几步我看看,”

    “洁妮,我,我……”任君飞又向前走了几步,痛得呲牙咧嘴。

    “快坐吧,我知道你为什么!该死的,谁叫你小裤放我洗衣机啦,药店不远,我这就去给你买!”王洁妮又把任君飞拉到沙发上。

    小妮子,知道我痛,你还拉得这么快!任君飞坐了下来,这回不仅仅是痛得呲牙咧嘴,满头大汗。

    不管怎样,这个小妮子还是蛮疼人的。

    一会儿,王洁妮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两条内裤。

    “最大的,应该适合你吧!”

    “洁妮妹子买的,还有不合适的?黑色的,我可喜欢啦!”

    “鬼才知道你穿多大的。我也是胡买的!”王洁妮一边说一边撕开了袋子,把裤子拿到手上,轻轻地抖了抖。

    “啊,你不知道,洁妮,姑娘家可不要随意说谎的哟!”

    “去死你!”王洁妮一个脸红,短裤子就扔了过来,正好照到任君飞的脸上。

    “哎哟,”任君飞大叫一声。

    “怎么啦?”王洁妮转过身。

    “打到我眼睛了!”任君飞揉了揉,还是把眼睛闭上了,挤了挤,挤出了几滴水,“睁不开啊,八成是进尘子了!”

    “不可能吧,新买的裤子还有灰尘!再说我都抖了啊!”

    “也可能是你抖不干净吧!完了,我这眼睛是废掉了!”

    “这些黑心的商人!我都选最贵的买呢!”王洁妮来到任君飞面前半蹲下来,“让我看看!”

    “睁都睁不开,你怎么看?”

    “哦,我想起来了,小时候我也是这样的,阿婆给我吹一下就好了。但你也要尽量睁开啊,哪怕是眯也行!”

    王洁妮虽然吹气若兰,热热的气息阵阵打到任君飞脸上,任君飞只感觉,眼睛瞎了也就那么回事。

    “洁妮,你得再近些呀!”

    “嗯,这样行了么?”任君飞坐着,他的脸几乎都贴到王洁妮的小肚子上了,真平啊!

    “好,我开了。”

    “我吹啦!你怎么又闭上了!”

    “痛啊,我睁的时候你就赶快吹!”

    噗地一声!

    王洁妮吹得太用劲了,口水喷了任君飞一脸!

    “这下好了么?”

    “好了,好了!”任君飞眨了眨眼睛,睁开了。

    “洁妮,你怎么朝我脸上吐口水啊?”

    “哈哈,这叫聪明反被聪明误,右眼好了,左眼是不是也要吹啊!”

    王洁妮笑了笑又走到柜台里面去了。

    聪明不过王洁妮,以后可要小心了,不能再在她面前卖弄,搞不好会自取其辱!任君飞讪讪站起身来,拿着药水和内裤走到休息室。

    任君飞要来,陈希妍提前下了班,到菜市场买了些菜,我就要让他看一看,什么叫上得厅堂,进得厨房!

    杨梅也叫漂亮,看来离开自己这么段时间,这家伙是越来越没有品位了!

    老刘今天又去省城了,正好把任君飞请进家里叙一叙呢!

    这几天心情也是糟透了,黄**要来凤阳投资建一个药材市场,什么都谈得差不多了,昨天晚上请黄老板吃饭,想请个县领导出面以示重视,没成想把胡朝晖给请来了。

    酒席上,倒是没有什么,大家都很客气,胡朝晖走后,再说到投资的事情,黄**就变卦了,人家说了那天政府宾馆撞车的事情,身为县领导的胡朝晖却不闻不问,任其下属胡作非为,有什么样的领导就有什么样的环境,看来凤阳的投资环境不是很理想。虽然黄老板的话没有说死,她说过段时间再决定。过段时间,那就不一定是我陈希妍的成绩了。

    她很郁闷。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