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146你很缺钱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146你很缺钱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原因很简单,出门的时候,大舅把那信封塞给任重达,任重达偷偷收了,结果被老妈发现了,两人大吵了一架。

    老妈说老爸财迷心窍,认钱不认亲,大舅的钱都敢收,老爸却说怎么收不得啊,当年他开始做生意时,从咱家里拿走的还少么,你见他还过吗,就算收当年的利息了。

    “爸,你很缺钱吗?”任君飞实在忍不住了。

    “也不是,儿子。我就是看不惯你大舅那副脸色,看不起人啊!”

    任君飞回来,老两口便安静下来,任重达勉强同意明天把钱退回大舅。因为害怕母亲老调重弹又要啰嗦女朋友的事,任君飞洗了脚,还没等干就到床上睡去了。老妈来到房门又是一阵叮嘱,表哥的事情你一定要放在心上啊!

    “好了,我回去就找人!哎,累了一天了,我想睡了!”

    得到儿子的答复,老妈额了一声方才离去。

    乡下的夜很清静,就连风也来得非常凉爽,只是蚊子比较多,老在头上飞来飞去,闹得任君飞心很烦。

    被褥没换,还是上次的,红红的,林倩双手撑着坐在床边上,红红的被单,辉映着她那红红的俏脸,真个是人比花俏,被窝里香香的,仿佛还有林倩身上的香气,睹物思人,要是她此时在自己的身边多好啊!

    他情不自禁地舔了下嘴唇,挺甜的,李小露的味道还在啊!甜味一时袭入大脑,瞬时脑海里便一片混沌了,满脑子都是李小露在床上扭动的样子,瞬间觉得睡意全无了,满身都跳动着愤怒的细胞。

    这是怎么回事啊,刚刚还到佩服自己的定力呢,逃离美色的诱惑,尽管有些狼狈,但至少是从她家全身而退,现在怎么满脑子又都是人家了啊!

    他有些恼悔,后悔自己冲动了,干嘛不到她家留上一宿,哪怕陪她说一宿的话,总要比清灯冷被地想着林倩强啊!

    真傻!正念想间,手机嘀了一声,是条短消息,是陈希妍发的一条彩信,

    彩信里她穿着蓝色比基尼,仰头站在海滩上,两手打开向上高高举起,仿佛要拥抱天上的太阳,胸脯高高挺起,脚尖微踮,两腿又细又长,像极了沙滩里的维秘天使。这样的好身材谁个驾驭得了,又有谁那么有幸亲近得了!

    这不是存心不让我睡了么?那好,我也不让你睡了,任君飞想拨电话过去,看了看彩信发送时间,竟然是十点左右发的,而现在是凌晨了,还是不打扰希妍姐吧,熬夜很容易让人衰老的。

    和任君飞一样,李小露也是在床上煎烙饼一样,叹一声翻到左边把灯灭了,呻一句又翻到右边把灯开了。

    我错了么?这个乡长当错了么?到虎落坪乡还没到一年,乡情还没有完全摸清楚,棘手的事件一件接着一件,自己忙得象驼螺一样,可就换不来领导的满意。几乎每隔一两天,驻片常委就要找自己约谈一次。约谈可不是叫你来喝喝茶,那是给你提醒提醒,你工作做得不行,得注意了!

    书记龙习军的境遇就和自己不同了,人家泰山大人就是现县人大主任,放下来就是镀金的,一天坐到办公室,日晒不到雨淋不着,养得白白胖胖,上面领导来了,亲自接待,领导却说他驾驭能力强,工作摆得开,屁话,那是他工作根本就没有过问。

    仕途确实难走啊,尤其是没有背景的人。其实李小露也不是很在意自己的仕途,她更想的是站在乡长的位置上,给老百姓切切实实地做几件实事,可是项目的审批权都在县里,要几万块钱还得打报告,到县直局求爷爷拜奶奶的,人家高兴了就打发一点,不高兴了就说等明年吧,一没权二没钱,到乡镇工作的地位最低了,县里来的都是爷,得陪好。

    要不是今天自己投机取巧,偷换了几杯白开水,那么送县医院的就是自己了。自己之所以拼命地喝酒,还不是图得上面有个好的人脉,以后好办事!

    任君飞,你凭什么小看我?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有本事你叫领导别端杯啊!

    羞不羞人啊,没来由的怎么又想到人家啦,他是我的谁啊,小不小看我有必要在乎吗?

    咚咚!轻轻的敲门声。

    “李乡,李乡!”

    “是小宋吗?进来吧!”

    “李,李乡长,县委办来电话说,杨启富主任死了,他的家属正聚结在县医院大喊大闹的,说要把尸体抬到县委大院,胡主任叫你赶快去!”看到李小露浮肿的眼睛,办公室副主任宋玉胜实在有点不忍心,他知道李乡长又是一夜没合眼了。

    尽管来得时间不长,在宋玉胜的心里,李小露是个好领导,她勇于担当,工作上从来都不会推诿,同时也是个非常坚强的女人,尽管婚姻上的失败,给她造成多么巨大的痛苦,但她从来都不曾在脸上表现出来。

    昨天晚上的酒席,他看穿了李怀德和杨启富的阴谋,才偷偷给李小露换上白开水的。

    “哦,小宋,你联系下老陈,让他把车开过来,我马上走!”

    “哦,李乡长,老马昨天和龙书记走了还没回来呢,”

    “那不是没有车了么?班车要等十点才发,时间也来不及啊!”

    “是啊,咱乡只有一部车,还让书记霸着,谁信他上城办事去啦,乡政府现在有急事要用车,他却开着车不知哪儿潇洒去了,真是的!真是急死人了!”

    “小宋,可不要这么说,龙书记是办事去了,和胡主任一起去的,哦,畜牧站不是有辆摩托车么?”

    “是啊,可惜站长学习去了,其它人也不会开啊!”

    “我来开!”

    “任主任,你怎么来啦?”

    “小李乡长,我来给你当车夫啊!”任君飞笑了笑,跟宋玉胜去取摩托车。

    摩托车放在畜牧站办公室里,保险杠弯了,挡泥板也坏了,缸体上全是油渍,看上去破破烂烂的,而且还蒙上了厚厚的一层灰尘,宋玉胜一边擦着一边说道:“任主任,这公家的东西,你看不到一年就成了这样,让你委屈了!”

    任君飞说:“我才没委屈呢,要说委屈呐,那还是李乡长了,人家领导不在乎我还计较什么,摆了这么久,电瓶亏了电,打不打得叫啊!”

    连打了几下,车子没有叫,“只能逼档了!只有你来推我了!”任君飞坐到车上,“这样行吗?”宋玉胜虽然怀疑,但还是推了,来回折腾了几次,任君飞要不是离合放慢了,就是放快了,反正摩托就是没叫,宋玉胜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我说任主任,你这法子行不行啊!”

    任君飞方才注意到了,原来下面有启动杆,一踩车子嗡地一声叫了。他脸一红,“小宋啊,我也不是故意的,根本没想到有启动杆啊!”

    宋玉胜苦笑,“发叫了就好!任主任,李乡长我可是交给你了!”

    “交给我,你就放心吧!”天还没有大亮,两人就出发前往县城。

    任君飞第一次骑摩托车,免不了开始有点歪歪扭扭的。

    “你会不会啊!”李小露是侧身坐着的,不知道为什么,几乎所有的女人坐摩托车都会采取这样一个姿势,这样会给初学者增加了难度。

    “我会开,但你这样坐,我不好把握重心啊,待会会把你甩下去的,我看你还是换个坐法吧”任君飞说道。

    “那听你的!等出了村再换回来吧!”李小露不为所动。

    “好,”任君飞笑着说道。

    等出了村,李小露两腿叉开坐在了摩托车后座上,不过,两手不敢放在任君飞的腰上,而是放在了自己身后摩托车的铁货架上,村里的庄稼人上坡上得早,说不定现在就有哪个好事的在黑暗里看着呢。

    “还说这是破车子,怎么样,现在知道味道了,还好骑吧!”感觉到任君飞越开越稳,越开越快,李小露似乎找到了当年与周治中外面兜风的感觉。

    “嗯,还行吧,小李乡长,你真会倒打一耙,我什么时候说这是破车啦?”

    “我难道还冤枉你,就是推车时你说的嘛,这破车,就是要有人天天骑着,要不然,摆也会摆坏的啊!嗯哼,没有一个字冤枉你吧!”

    这个时候李小露胆子大了起来,双手搂过任君飞的腰际,在他的肚脐上会和,将任君飞扎的严严实实。

    “我这么说有错么,小李乡长,你看那些电器,哪一样不是越用越新,就拿电视来说,隔一段时间不看,屏幕你看都看不清楚了,人啊,都是一样的,不是吗?”

    李小露闻言脸一红,立马松开了手。他不会是挖苦我吧,毕竟自己也有三年没让周治中沾过自己的身了。

    “小李乡长,你不能松手啊,抱紧我,我要提速了!”

    不自觉的,任君飞并不知道李小露的想法,伸手一只手握着车把并没有停下来,一只手抓住李小露的手,将其引导向自己的腰间。

    当李小露冰凉的小手无意碰到到某个东西时,两人都猛地一震,一震之下,任君飞手里的油门猛地加大,摩托车像野马一样猛地向前窜去,突如其来的状况,把李小露吓坏了,她只有将其死死抓在手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