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107不食人间烟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107不食人间烟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枣子,桂圆,花生,莲子在盘子里围了心形,在心字的中央放着两杯糯米甜酒,妈妈此刻的心思,任君飞懂了,林倩也懂了,她低着头,更娇羞了,用低得只有任君飞听得见的声音道,“妈真有心啊!阿飞,是给我们喝的吧!”

    “嗯,咱得喝,还要交杯?”

    “交杯?怎么交?”

    晚餐的时候,架不住周冬霞的热情,林倩也喝了一些,喝得俏脸酡红,面颊上有如两朵盛开的红玫瑰,娇艳欲滴,任君飞恨不得啃上一口。

    “真的,阿飞,你别不相信,交杯酒我还真没喝过,还不知道怎么个交法呢?”林倩嗡言嗡语,但是说得是一本正经,因为天气有些闷热,上面简单的白色吊带小背心,一头栗色的碎发随意地散落在白嫩如玉的肩膀上,胸脯上,更突出她温顺如水的性格,下面一条质地非常讲究的灰色的修身休闲裤,自然下垂,非常慰贴,女人独有的优美曲线展现得淋漓尽致,才看一眼,任君飞只觉得热血沸腾了。

    在城关镇的时候,他知道林倩对自己很好,但他没有往男女之爱上想,林倩各方面都太优秀了,这一天,他一个农村娃娃想都不曾敢想过。

    “你不知道就对了!照着我的做就行了!”任君飞伸手揽住了伊人的腰,这等柔情蜜意,我任哥哥只有竭尽一切好好地爱了!

    “嗯,我都听你的!”林倩眼眉一垂,合身偎了过来。

    坐在床边,头枕在任君飞的肩膀上,林倩感到,这一刻哪怕是死,她都无怨无悔了。

    “不早了,睡吧!”

    “嗯!”林倩掀开被子,闭上眼睛躺下了。

    就在这时,外面有人高喊着,王老师家着火了,大家快去救啊!

    虎落坪的村寨是这样的,一家挨着一家,有的屋檐水都是共用的,一家起火,如果不及时扑灭,全村都要烧光。任君飞想也没想,与任重达提起水桶就去救火。

    王家的火烧得太猛了,二楼已经全部烧上了,熊熊的火苗穿出瓦面和窗口往外吐,映红了半边天,里面不时传出噗噗的爆炸声,人根本无法靠近,只能站在前后不停地往上面浇水,然而火势依然控制不住,而且火苗似乎蹿到了旁边的瓦面,大有火烧连营的架势。

    任君飞跑了过去,振臂一喊,“大家都听我的,女人继续往屋子里浇水,男人把黄支书家的小偏房拆了!”

    “君飞,闭嘴,这儿轮不到你说话!”任重达朝儿子吼道。

    “要不拆,全村都等着完蛋!”任君飞也大声喝道,那些男人都停了下来。

    “这样不好吧!这可是黄支书家啊!”

    “必须拆掉!”

    “对,任君飞说得对!大家跟我来!”黄支书带头上了自己的屋顶,一阵棍子乱打,瓦片敕敕地落了下来,十几个男人再也不犹豫了,很快爬了上去帮忙,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战斗,火势终于得到了控制,没有没有扩散起来,然而王文友的家已经烧成了灰烬,到处都是破碎的瓦片和烧焦的土砖块,满目疮痍。

    “王老师跑出来了么?”

    “跑出来?他跑干什么?这火就是他自己故意放的,你没发现啊,自从那个门徒吴三保被抓走以后,他一直都是疯疯癫癫的,老说教父要召见他……”

    可怜的王老师,好端端的一个家,真让邪教给毁了!叹息了一阵子,任君飞想要离开,缮后的事情有乡政府和村委会,他管不着。

    “君飞,你是对的!”

    “黄支书,刚才那阵势,为了全村,我想你也会理解!”任君飞一看是黄支书,心里有些厌烦,不冷不热道。

    “理解,理解,要不是我一时吓昏了头,我也会这样做。君飞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想请你到家里来,喝杯水酒怎么样?”

    “不必了,黄支书,你家的门槛高,我跨不过!”任君飞甩手就要离开。从懂事那时候起,他就非常讨厌黄家的人,特别是这个貌似和蔼可亲实则口蜜腹剑的黄士民黄支书。

    与黄家的积怨怎么结上的,虽然父母亲从来都是讳莫如深,但是任君飞知道。

    任君飞有个哥哥叫任可,任可非常疼爱这个比自己小着十来岁的小弟弟,两人的感情非常好。

    在任君飞上小学的时候,任可与黄士民的女儿黄**,任可长得玉树临风,黄**如花似玉,他俩的恋情羡煞了多少的年青人。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黄家怎么看上一贫如洗的任家。为了阻止他俩的爱情,黄士民想尽了一切办法,威逼利诱,依旧无法拆散这一对爱得如醉如痴年青的恋人。

    最后黄士民托了战友关系,把女儿偷偷地嫁到了遥远的浙江,据说是一位大老板,当任可知道信后,在一个雷声隆隆的雨夜,他爬上了像一朵魔菇一样的天星山,然后跳了下去!

    是黄家对不起任家,是黄士民的嫌贫爱富夺走了自己的亲哥哥。

    “任君飞!”

    “哎!”任君飞停下了,女子的声音。可是眼前全部都是小伙子啊!

    “看,看哪儿呢,是我!”面前人才脱下了帽子,露出一头米黄色的披肩秀发。穿着一身宽大松垮的迷彩服,细细一看,好女人的特征还是蛮明显的。与昨天那副城市贵妇打扮相比,虽然少了很多妩媚,不过身材高挑,军装在身,英姿飒爽,倒是别有一番韵味。

    那一张小圆脸倒是不用恭维的了,除了说话时候,嘴巴里露出两排整齐洁白的贝齿和眼珠子转动时眼睑里面的几点白,全身上下再没有一处白的地方了,就是花猫也不待这样花的。

    “原来是李乡长,还以为是民兵呐!穿军装要系腰带啊!”任君飞想笑又不敢。

    “谢谢你啊,又是你帮了我!”

    “那倒不必,我也是虎落坪人嘛!李乡长,赶快向县里报告吧!”

    任君飞得走了,不知老妈怎么想的,昨晚就下了命令,今天一定要带林倩去一趟龙凤庵。路有点远,不能耽搁啊!

    不是他不愿意和李乡长交流一会儿,凭判断,李乡长只要一去县城,肯定会去找他,至于是不是为了办事,那只能以后看情况再说了。对于女人方面,任君飞想,你不能太缓,缓了便没了感觉,也不能太急,急了则物极必反。

    李小露看着任君飞远去的背影,愣了一阵子,这小子睚眦必报啊,昨天的话就还回来了!

    龙凤庵在位于凤阳县西北与邻县麻山县交界的蜡烛山上。

    山不是很高,形状像一根蜡烛,也谈不上什么秀。只有一条小路蜿蜒盘旋着上升,路也非常难走,但每天来这里的人还是很多。

    两间破庙,前后一个院子,收拾得还算干净整洁,后庙堂中央供着观世间的塑像,前面放着一个大功德箱,看到旁边有两个永远冒着青烟的香炉,你就知道这里的香火有多旺了。

    上山的人络绎不绝,进庙奉香的人是接踵而至,大家的表情都很严肃,即使熟人见面也不用打招呼,彼此心照不宣,来这儿就是求神问卦的,心诚则灵。

    到了山顶,已是下午五点,这要加上下山返城的时间,回到家里应该在夜里十点左右了。看到院子旁边一棵古树迎风飘扬的旗幡上写着几个有求必应的大字,任君飞才知道这里是问卦的。

    他从来就不信鬼神这一套,心底暗暗叫悔,原来老妈与林倩密了一天的谋,就是来这儿卜一卦啊!

    林倩会问什么呢?看到伊人一脸的虔诚,任君飞也不敢问,拈了根香尾随着伊人默默地踱进大庙内。

    .龙凤庵之所以有名气,功劳自然要归功于这位麻大仙了,以前龙凤庵虽然也有名,但是没有现在这样火。

    麻大仙本姓何,原名叫什么没人知道,倒是因为算卦奇准而被誉以麻姑献寿里面的“麻大仙姑”。她坐在香炉旁边,桌子上一本书还有一盒竹签,书是打开的,然而她的眼睛不在书上,而是静静地打量着每一位前来敬香的客人。

    人家说她今年五十多岁年纪,任君飞是一点也看不出来,虽是青衣青帽,但她的眼角却没有一丝鱼尾,连眼袋子也看不出,相反眉清目秀,脸上还白得出奇。

    果然仙风道骨啊!一定不食人间烟火吧!任君飞看人的眼光向来很大胆,只要发觉有一点不对之处,便盯住不放。

    麻大仙丝毫不为所动,打量了任君飞几眼,冷淡地说“你抽签吧。..”

    林倩点了点头,双手合十拜了拜,然后双手捧过签筒,闭起眼睛摇晃了几下,口中念念有词,嚓地一声,筒盒里跳出一支签来,写的是什么时,已经被麻大仙一把抢了过去。

    麻大仙问道“算什么?”林倩红着脸低声道“算儿子……”麻大仙猛地一喝,“胡说!”林倩看了看任君飞慌道“仙姑请息怒,我现在是没有儿子,我想问问什么时候有儿子?”“这就是了嘛!”麻大仙老谋深算的一笑,没有解释什么,只淡淡的笑。“心诚则灵啊。”

    林倩叹服不已,摸出一百元塞到她身边的功德箱里,扯着任君飞道“你也算算吧,真准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