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091太突然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091太突然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不是说自己与谢明辉勾搭成奸,出卖政府利益吗?明明知道是被任君飞阴了一手,偏说又说不清楚,“任君飞,你这个狗杂种,我和你拼了!”常林本就气得发狂,一听这话,顿时又火了,解下皮鞋就朝任君飞头上扔去!

    “嘿嘿,常镇长脾气蛮大的嘛,也学起前苏联的黑鲁小夫,发火了就扔皮鞋了!不过,人家开的可不是党委会,扔的那是皮鞋,可不是破鞋啊!“任君飞头一偏,没打着。皮鞋直直地往旁边飞去,正好打到了刚要拿茶水喝的徐丽。光当一声,茶杯掉地上了。

    你们开你们的会,我想我的事情,井水不犯河水,我招谁惹谁了,徐副镇长刚刚还沉浸在朋友圈晒幸福的喜悦中,没想到一破鞋砸来,好心静全没了,怎么不恼火!

    盯着常林看了几秒钟,徐丽柳眉一挑,杏眼一睁,桌子一拍,震得桌上的杯子哗哗作响,此时眼里只有武器,哪管是谁的杯子,抓起吴兴情的茶杯就朝常林头上扔去。

    常林压根也没意料到这些突如其来的变故,徐丽是谁,那是马云理的人,巴结都还来不及,惹得起吗?正想着怎么去解释,哪顾得杯子朝自己头上飞来,咚,砸了个正着,面门一热,茶水沿着额头哗哗而下。

    “徐副,你?”

    “够了,够了!党委会开成这样,还像党委会吗?”党委书记吴兴情拍了拍桌子。然而他的威严根本压不住徐丽的怒火,要不死任君飞死死地拽住,她早都扑上去要与常林拼命去了。

    “吴书记,你是眼睛瞎了还是心里瞎了,常林这么欺侮我,你没说他一声,反过来说我的不是,都说书记是公正的班长,有你这样当班长的吗?哦,我明白了,你俩个关系好,敢情你的老婆都给他睡了!”

    “不像话!”吴兴情把声调提高了好几倍。

    徐丽白了吴兴情一眼,不理不睬,指着常林骂道:“常林,别人怕你,老娘可不怕你,你给我说清楚,你朝我身上扔鞋子,是什么意思?”

    “我不是,没有……”

    “那你是故意的喽!我就知道了,我当了副镇长,堵了吴雪莉那小**的路,你一直就不满,今天发泄出来,好啊,骂老娘破鞋,你老婆破鞋,你老妹破鞋,你全家都破鞋,老娘和你拼了!”

    “徐副,我承认,我错了还不行么?”徐丽不依不饶,常林也只顾赔礼道歉。

    “徐丽你还有完没完啦,任主任,你在旁边也不劝劝徐副!”

    “徐副,人家常镇长也承认,并且向你赔不是了,看到我的面子上,你原谅了他行不!”任君飞见闹剧也差不多了,拉了拉徐丽,他说得非常诚恳,徐丽还算给面子,看了看任君飞,瞪了常林一眼,哼一声坐下。

    “任君飞,你还欠我一餐饭!”

    “是,一直都想还你啦!徐镇,什么时候等你挑!”任君飞小声说。虽然当副镇长半年不到,但因与马云理有了那层关系后,徐丽说话的份量便高出其它的委员好几分,连吴兴情和许霖也得让着她,与她修好关系没什么不好。

    我承认,我承认什么了?难道是我故意向徐丽扔鞋然后骂她破鞋啦!厉害啊任君飞,常林心里暗暗叫苦,但不管怎么说,徐丽的火气给压了下去,他还勉强接受,想到这事全因谢明辉而起,恶狠狠地瞪了谢明辉一眼。

    “谢明辉,你好歹也是个带把的人吧,总不能出尔反尔吧,这裱画厂目前是没有业务,但是占地那么宽,就做地皮来卖也不只这个价格吧!”招商引资,城关镇还没有过先例,常林把裱画厂的事情当作自已的一项业绩在政府里四处炫耀,在县里新闻上做了一篇专题报道。

    他知道谢明辉的真正目的是厂里的那些画,而谢明辉曾经是厂里的出纳,他说有画就应该有,没想到昨晚郭得利带着一帮人去厂里看一下,里面除了几只猪仔一般大横行无惮的老鼠外,空空如也。

    在这之前,任君飞去过厂里,但要说任君飞把画带走,打死他都不相信,怎么可能呢?那么大那么多的画,他怎么可能一个人带走啊!

    应该是谢明辉过于自信了,都过了那么么些年了,厂里的画早就让人偷的偷,借的借都让人拿走了。然而招商引资的卫星已经让他放出去了,不光县里知道这件事,就是村里的人知道这件事就这样黄了,一齐来找他的麻烦,他也吃不消啊!对,那么大的老板,亏了一点点算什么呢,哪能让谢明辉说撤就撤!

    党委会在谢明辉的心目里是非常神圣严肃的,没想到开成这样,谢明辉也暗暗好笑,经商这么多年,大小的农村墟场也到过,什么样刁钻古怪的人没见过,就是上当受骗的那些老婆婆也骂不出这样的话来,看来,人民的公仆吵架骂起人来比老婆都还要难听啊!

    虽然听到提到自己的名字,但常林的话他并没有听清楚,

    “常镇长,你说我……”

    “哦,承包裱画厂的事情就这么定了!”常林的话说得斩钉截铁,口气冷冰冰的。说话的时候他的眼光就刀一样,看得谢明辉背后阵阵发凉。

    要说当官的,谢明辉还不一定怕,但常林既是当官的,又经常玩些黑道上的手段,把他惹急了,什么都做得出来,生意不做事小,小命保不住那才是大事呢!就当把那块地买下来吧,等到合适的时机再处理吧!

    承包裱画厂的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散会时,任君飞抽空打了李明一个电话,简单说了几句,李明说:“你怎么这么腹黑啊,上面又没任务?你叫我抓人就抓人啊,这事我做不来!”任君飞头一摸,“明哥,我这也是到救人,重病下猛药,看着他赌路上越陷越深,家庭到了解散的边缘,我也是迫不得已出此政策啊!”李明沉吟了半晌,说道:“既然这样,那就按你的意思办,哎,我的事呢?”

    “明哥,你还有事?”任君飞刚想挂电话。

    “扯蛋,没有事我跟你打电话啊!你说,你说那……什么时候给我啊!”

    李明那叫什么事,他说刘雯变了,刚刚结婚那段时间,小两口那是巴不得天黑,天黑就到闺房里搞乐,每次刘雯都是那样的热情疯狂,可是最近刘雯却冷冰冰的,对那个事情仿佛没什么兴趣了。任君飞问他是怎么做的,李明说男上女下,原来她一直都很喜欢的啊!任君飞说红烧肉好吃吧,一顿两顿还可以,天天红烧肉,不把人腻歪了才怪呢!

    “你是说那书啊,明哥,我是故意编的,我以为你也不会相信,没想到你居然那么纯洁,男欢女爱这事啊,哪有固定的模式呢,你和刘老师商量商量,哪怕是你跪着,她站着,只要两人觉着舒服,怎么高兴就怎么做!”

    挂了电话,任君飞轻轻骂了一声“装逼!”。想到刘老师与李明那干柴碰上烈火那样子,心里也不由一动,都好久没碰过女人了。他想林倩了。

    “倩姐,你还有多久回来啊?”

    “阿飞,想我啦?”

    “嗯,有点!”

    “明天下午散会,我就坐上回程的客车,到家应该在七点左右吧,阿飞,我买了好多东西,你一定要过来接我啊!”

    “倩,我想你了!”

    “阿飞,姐也是,明天,明天我不就回来了么?”

    中午吴兴情十分高兴,在县政府宾馆大摆了一桌,把班子成员都叫上,上最高档的菜,最高档的酒。高兴啊,上任没多久,第一把火就烧得那么旺。

    “小任啊,你看你那么能干,要不是胡主任要人,我还真舍不得让你进县委办呢?你说进县委办有什么好,都是侍候人的活,还得看领导眼色,哪比得上咱们镇里,弄个一官半职,牛逼得狠,不瞒你说,我观察你很久了……”吴兴情摇晃着酒杯坐到了任君飞旁边。

    “吴书记,你说什么?”任君飞,让自己进县委办?没听错吧!

    “呵呵,想不到你任主任隐藏得那么深呢?把酒喝了,我再说给你听!”任君飞仰脖喝干。

    “呵呵,你还不知道吧,这也是胡主任亲自给我打来的电话,说你过去一段时间,名义上是去参训,实际呢,肯定是调过去了的,你见过几个参训完了还回来的人呢,可喜可贺啊,到了那里,你可别忘了根啊!哎,我说各位,还要不要前程了,识相的,还不赶快向任主任敬酒啊!”

    怪不得这几天吴兴情对自己这样好,原来如此啊!任君飞很纳闷,胡主任?自己连他都不认识,怎么可能把自己调县委办了?这可是莫乔恩都办不好的事啊!

    大家一听到任君飞要调进县委办的消息,都跑过来敬酒,看着一张张殷勤无比的笑脸,稀里糊涂的任君飞也不管消息是真是假,更不忍心拂逆了人家的好意,一口一杯,感觉到有些醉意朦胧了。

    “任主任,我得敬你一杯,会上那是个小插曲,还望你大人别放心上了,我们这些做生意的,就是爱开点小玩笑,其实裱画厂的事情,我早就定好了,还不是想支持家乡搞点建设吗?无论人家怎么说我都不会改变主意的,呃,敬酒先干,任主任啊,以后还要你多多照顾呢?”要论反应,谁也比不过谢明辉,吴兴情的话刚落,他就来到了任君飞面前,仰脖喝干,双手托起杯子,亮出了杯底。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