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071我的心里话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071我的心里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只硕大的盘子,放着一整只猪头,耳朵,眼睛,鼻子,原模原样。猪头旁边有葱花,辣椒等佐料点缀。一股香味扑面而来,果然是一道上好的经典名菜。

    除了这个,还有一个足有两个手掌大的鱼头。吴乡长道:“这可是我们下巴乡涟水河源头的大头鱼,味道鲜美。每到逢年过节,必定成为当地领导送礼的必备佳品。”

    鱼头很大,两半剁开,飘着香气。

    任君飞也吃过不少鱼头,却没有见过象眼前这种做法的。鱼头的周围,用豆腐围了一圈,听说这就是涟水河源头的大头鱼,任君飞都有些流口水了。

    另一道招牌菜,就是炖土鸡。

    用下巴乡里的农村老母鸡,配上香菇,其他佐料炖出来的鸡汤,黄澄澄,透着一股馋死人的鸡汤香。

    吴乡长介绍完了,对任君飞道:“任老弟,实不瞒你,本来中餐我只想叫办公室应付一下就行,可是与你一谈,让我受益匪浅,有如神交已久,我亲自来陪,你可要吃好喝好!”

    拿出这么好的菜来招待,足可以看出,在吴吉帮的心目中,任君飞已经不再是普通的县直单位干部了,可以说,他已经把自己当作挚友了,任君飞得意地看了看刘大美女,刘清芳咳咳两声,然后十分挑衅地看向他。

    吴乡长这才知道刘清芳方才是主宾,陈希妍局长的电话里压根就没提到还有任君飞呢。

    “嘿嘿,刘主任,对不起,忘记你了,你也不要客气!”

    这是道歉的话么?刘清芳眼珠子转了转,看了看得意洋洋的任君飞,又不好发作。

    吴乡长提来了一桶酒,“今天遇了知音,酒逢知己饮!什么规定不规定的我不管了!”

    任君飞说,“我真不会喝酒。”

    吴吉帮还没说话,刘清芳抢过杯子道:“倒,吴乡长,你只管倒,这位任主任与我们局长喝酒,那是千杯不醉呢!”

    任君飞白了她两眼,清芳啊,我什么时候与你们陈局长喝酒啦!

    吴吉帮道:“就是嘛,和我你不喝,敢不情是我这酒比陈局长的差多了!”

    “吴乡长,别那么说,酒我喝就是了!”

    “别那么瞪我,酒你愿喝就喝,不喝放那儿,没人强迫你,哦,哦,我知道了,没人给你夹菜是不,大老爷!”看到盘子里竖着一个鸡屁股,刘清芳筷子一伸,夹了丢到了任君飞碗里。眉毛一扬,我看你得瑟!

    “刘主任,鸡肉经常碰到,野猪难遇几回,可谓桌上山珍了吧,猪耳朵,猪舌头,你敬什么都可以,总不至于敬**!”吴兴情笑了笑,夹了一块猪舌头放到任君飞碗里。任君飞鼓了鼓眼睛,“嗯,也是,还是屁股!”

    吴兴情愣了一下,想笑又不敢笑出来,起身说去买包烟去了。

    刘清芳瞬间明白过来,茶杯往空中一扬,茶水全往任君飞脸上来了。

    “嘿嘿,这是传说中的泼妇吧,现在领教了!”兴好茶水没有多少,任君飞抽出纸巾擦了擦,也就干净。

    “哼,领教了吧,再不老实,下次就不止这样了!”刘清芳扬了扬空杯子,意思是说杯子跟着一起飞的,那效果就不是擦擦就没事了。任君飞吐了吐舌头,脸色大白。

    “别动!”

    “我不敢动!”

    “喝个茶,茶叶都挂到眉毛上了,真没相!”刘清芳芊芊玉手伸了过来,食指与拇指夹住一枚茶叶放到眼前看了看,用纸包了放到桌上。

    眼前一片波涛翻滚,鼻间阵阵清香入鼻,任君飞哪知道还要说些什么,痴痴地坐着,我也是醉了!

    吴乡长一会儿神色匆匆地走进来,“对不起,上河村出事了,我得亲自去看看!”说完抓起包就走。

    吴乡长走后,两人又开吃起来,酒不用喝了,吃得非常开心。好菜必须佐加美酒,谁说的,喝醉酒了嘴巴麻木了,吃啥还不一样!

    “吴乡长这人,是个好领导,可是一口一个亲自,听起来也太肉麻了吧!”

    “这有什么,口头禅吧,我们吴镇长也是这样,上个茅房他也说亲自,生怕别人不知道这件事秘书根本替他办不了!”任君飞埋头大快朵颐,这边刘清芳早已放碗许久了。看着小山一样的骨头,刘清芳笑了笑说:“你很能吃啊!”

    “也不是能吃,这么好的东西,浪费了太可惜了,浪费可耻啊!”任君飞摸了摸肚子,小小地打了个嗝,把眼睛看向刚才倒好的那杯酒,

    “你想喝酒是吧!给你!”刘清芳自是心急如焚,把酒往他面前一放,任君飞嘿嘿一笑,拿起酒杯,小酩一口,晃了晃头啧啧,香,真香,一仰倒入肚中,优雅地抽出纸巾,一边抹着嘴巴,一边道:“颗米不成酒,也不能浪费,不能浪费啊!”

    “酒鬼,给我起来!闭上眼睛,打开双手!”

    什么情况?索抱的节奏?这也太快了吧,清芳,我们认识很久吗?

    任君飞闭上了眼睛却听到肩膀一沉,牛仔包落到自己背上了。

    天星山离乡政府不远,很快就看见了。远远看去,天星山山势险要,如同一朵擎天蘑菇,上大下小,四周一片郁郁葱葱,没有什么负荷的刘清芳顿时欢呼跳跃,真美啊,好美啊!

    爬到天星山,花了整整二个多小时。

    刘清芳一路走,一路拍照,留下一些珍贵资料。

    任君飞一路扶着她,一路讲着苗王的故事。

    刘清芳还是头一次进大山,与其说她给任君飞带路,不如说她想出来透透气。呆在县城的日子,对于她来说有些压抑。

    如今进入这片原始般的森林,让她顿时有一种回归自然的快感。沉积已经久的心思,在刹那间释放,我心飞翔。

    任君飞坐在一块石头上歇脚,刘清芳突然跑过来,恶作剧般摇晃着旁边那棵松树。

    “苗王真是民族英雄,大义凛然,一边是美女和金银财宝的诱惑,一边是斩首示众!在那种情况下,苗王依然做出了慷慨就义的选择,难得啊!”

    “是啊,英雄难得,难得的就是这分糊涂!”

    “糊涂?你这话怎么说?”

    “你看看现在,不是民族大团结了不,从长远的历史来看,民族融合就是大道理,明明知道这是大趋势,偏要穷兵黩武,与历史对着干,明明知道不可能而为之,这不是糊涂是什么?更何况,朝廷答应他什么了,赐封苗王,赏三品顶戴,良田千亩,美女若干,可这斯偏偏不知趣,非要偏安一方,你说,这是明智么,朝廷会答应么!愚不可及!”

    “那要是你呢?你怎么做?”

    “我?我又不活在那个英雄的时代!”任君飞仰天长啸,张开双臂,大有生不逢时的悲怆!

    “假设假设吧!”

    “真想听?”

    “嗯,心里话!”刘清芳眼睛里燃烧的几乎都是满满的膜拜了。

    “我嘛,会仔细考虑考虑朝廷说的是不是假话,万一我接受了,他们会不会出尔反尔,照样把我杀了……”

    “不是杀,是砍!”刘清芳鄙夷地看了任君飞一眼,任君飞大呼冤枉,你不是想听真话嘛,错啦?

    ……

    原以为是落叶纷飞的浪漫,谁知道松树上掉下来几条毛毛虫。松树上那种毛毛虫,瘦长瘦长的,头上好象还长了角一样,看得令人毛骨耸然。

    任君飞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唯独怕这种恶心的东西。

    如果是一条蛇,任君飞会义无反顾冲上去,抓住它远远丢开。几条毛毛虫落在刘清芳的肩上,胸前。任君飞的身上,头发上也有几条。

    刘清芳是个女孩子,最怕这种恶心的东西,一边尖叫一边急得跺脚。

    “快,快,把它们拿掉!”

    任君飞站起来,咬牙把刘清芳身上的毛毛虫弹掉。

    可能是刘清芳刚才过于激励,衬衫胸前的一颗扣子弹开了。要命的,一条五公分左右的毛毛虫直接掉了进去,落在刘清芳那洁白得不能再洁白的衬衫上。

    而且就在胸上,居然多了这么绿油油恶心的东西,可恨地是,它好像还到很不安分地蠕动着,刘清芳吓得几乎要晕死过去。

    偏偏那肥大壮硕的毛毛虫,牢牢的粘在她胸前的浅沟之处。

    由于是女孩子家的**,任君飞一时之间有点手足无措。刘清芳吓得闭着眼睛尖叫着,“快帮我拿掉!”那声音,象随时就要哭出来似的。

    任君飞咬咬牙,一把扯开刘清芳的衬衫。飞指一弹,击荡着刘清芳。毛毛虫掉下来,任君飞立刻补上一脚,将这畜生踏为肉浆。

    刘清芳吓傻了,抱着双肩发抖。

    一时之间,浑身竟然起了鸡皮疙瘩。

    看到花容失色的刘清芳,任君飞走过去,“好了,没事了!”

    刘清芳慢慢睁开眼睛,身子依然在发抖。

    由于毛毛虫事件,刘清芳已经没什么心思再留在山上,任君飞只好陪同她下山。走不到百多米,任君飞看到刘清芳双手紧紧抱在胸前,拉着被自己刚刚情急之下撕开的衬衫,不由哭笑不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