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009大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009大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说到这儿,任君飞稍作停顿,看了一眼莫乔恩,见她还是没有插话的意思,脸色也没有缓和,便心里叹了口气,继续说道:“看过你的照片过后,我就无法自制地喜欢上你了,甚至幻想着和你好……”

    “你那是痴心妄想!”莫乔恩两眼圆睁道。

    “是妄想。我承认,”任君飞点点头,接过莫乔恩的话道,“现想想,真的很好笑。你那么漂亮,那么高贵,是天上的七仙女,而我只是凡间里的一个放牛娃,怎么可能走到一起呢,天仙配那只是个传说。可是我还是忍不住想你,可是我不敢见你,我没脸见你!”

    说到这儿,任君飞激动了起来:“今天给你开车,你不知道我有多开心又有多害怕,我甚至想感谢于主任,派给了我这么一个好差使。让我能够看到你。莫书记啊,你昨晚喝得那么醉,让两个混蛋追上了,看到那个人对你出言不逊,我恨不得杀了他!背你上楼,我好想走得慢一点,能够多背你一会儿,可是你崴了脚,我心疼!所以我一步都没停冲到五楼,我不想伤害你的,真的不想。”

    听着任君飞这段话,莫乔恩脸色一阵变幻,脑子里回想起昨晚的一切,貌似自己主动吊住他的脖子啊。还叫着阿飞阿飞,他不正是任君飞么?

    任君飞眼角的余光瞟到莫乔恩脸色的变化,心里稍稍松了口气,果然,不管什么样的女人,听到一个男人说喜欢她的时候,总会有些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心灵松动。

    莫乔恩咬着下唇,满脸阴沉没有说话。

    “跪着,谁批准你起来了!”

    “哦,”任君飞又老老实实地跪下。

    就在这时,莫乔恩的手机响了,任君飞腾地站起身来,咚咚地跑到客厅,拿起手机一看,是于正的,小松一气,把手机交给了莫乔恩,

    “莫书记,我记得你脚扭着了,现在还痛吗?”

    “我还不知道你,怕报警吧!”莫乔恩冷哼一声,任君飞低下了头。

    莫乔恩还真是个敬业的女领导,一想到工作什么都忘记了,听了一会电话,脸色越变越白,“哦,那我马上回来!”

    见任君飞并没有走开,暴喝一声,“滚!给我滚!”

    “我这可以走了?”

    任君飞站了起来,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然后走了出去。

    “你小腿跑得蛮快啊……马上把车开过来,接我!”

    用不到半个小时,任君飞车开回来了,他主动跑上楼去请莫乔恩,一路帮提着包,服侍莫乔恩坐稳后,反身从后座里拿出了打包好了的皮蛋瘦肉粥,热腾腾的还冒着汽呢!

    “我不吃!”

    “早饭重要啊,莫书记,你多少吃点,再说,你吃饱了,好有力气骂我啊!”

    油腔滑调!不吃白不吃!

    莫乔恩狠狠地瞪了一眼,抢过粥稀里哗啦地几口喝完了,很没吃相,确实也是饿坏了。

    吃了早饭,心里熨帖了些,偷眼看了看任君飞,有棱有角的,也算个英俊小伙,偏生不学好呢!

    车子刚驶出了世纪山水,不知从那里一辆猎豹车从哪里钻出来,任君飞刚想开口大骂。

    猎豹车车门打开,下来了张不三张不四,提着个大礼包大摇大摆地走过来,

    “任大哥,金大哥没看错人,你这人太够兄弟了,一起喝顿酒,有时间不?”

    “不三,说什么呢,我还得感谢你两个呢,喝酒,改天吧,我做东!”

    “那好,你忙着,这点是我们兄弟俩的一份心意,你就别见外了!”张不四看到了副驾室里的莫乔恩,啧啧地发出两声惊叹,看向任君飞的眼神里满满地都是膜拜。

    讲究啊!讲究!任君飞一看是烟和酒,下了车塞进后备厢。

    “你认识的人还真多!”

    “是啊,莫书记,两个朋友,非要送上这东西,不收嘛就是看不起兄弟,呃,我也是被他们打败了!”等莫乔恩吃完后,任君飞扔掉了垃圾,重新上了车。

    也没耽搁太多时间,车子继续前行,心情愉悦的任君飞此时却忘记了旁边咬牙切齿的大书记,此刻杀他的心思都有了。

    “任君飞,我到城关镇也不过两个月时间,得罪你什么了,你这样恨我?”

    “莫书记,恨你,这话从何说起!”

    “昨晚这一切是不是你安排的?”

    任君飞此时才反映过来,问题出在张不三张不四身上,自己和他们称兄道弟蛮热乎的。

    “你说什么啊!如果我跟他们一伙的,我干吗要救你?”

    “这就是你的高明之处啊!你先让他们非礼我,然后你路见不平英雄救美啊!”

    “莫书记!看来你也是肥皂剧看多了,太有想象力!你说我坐牢都不怕,要强暴你,早在路上便强上了,干嘛还大费周折呢!”

    你敢!莫乔恩轻喝一句,想想也是如此,就当被蚊子叮了一口,此外还能抱怨什么呢,怨只怨这只蚊子也太狠了!

    于正的电话很急,镇政府不会发生什么大事情了吧!

    4月6日早晨,天微微亮,一大群披麻戴孝的男女老少往镇委大院涌来。他们手里拿着花圈,以及各式各样的纸人,有的人手里还提着水桶,摇摇晃晃,神情恍惚。犹如幽灵一般,让人瘆的慌。过往的行人有的驻足观看,有的人低头快速跑开了。

    死人出殡本是人之常情,但大多数还是忌讳这个。尤其是毫不相干或不认识的人,老早就躲得远远的,生怕沾上晦气。

    镇府看大门的老陈刚刚上了趟厕所,回来后站在门口踮着脚看了一会,也没想太多就裹紧衣服钻进屋子里去了。

    没想到这群人走到镇府门口时,二话不说就把花圈沿着大门两边一字摆开,而且把黑黢黢的棺材摆放到镇府门口,然后穿孝服的人席地而坐,爬到棺材上嚎啕大哭起来。

    老陈见状,心道:“坏了,这又是来闹事来了。”他迅速给联防队打了个电话,就匆忙跑出来,高声吼道:“停停停!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不知道这是镇府吗?来这里号丧,找死呢!”

    众人看着穿着普通的老陈,知道也不是什么大官,不理会老陈继续扯开嗓子大哭起来。

    老陈见自己的话不管用,心里焦急地等待联防队的人来。

    联防长洪大清倒也干脆利落,带领着十几个联防队员拍马赶到,见到此情此景,一声令下让保安科的人先把摆在两边的花圈先收了。

    这一收不要紧,一个戴孝健壮男子见状,恼羞成怒地挤到前面,阻止保安动花圈。保安们平时横惯了,那管得了这些,手臂一挥,破口大骂道:“滚开!”然后继续收拾花圈,男子瞬间倒地。

    众人见状,“呼啦”一下子就冲了上去,抓住刚才那个动手的保安,摁倒地上就是一顿暴打。

    妇女们也不甘示弱,掀开提来的水桶,就往镇府大门上泼,联防队长和老陈也未能幸免,从头到尾被浇了个透。

    一股恶臭味扑鼻而来。待洪大清反应过来低头一看,身上悬挂着一大堆**物,仔细辨认,原来是大粪。

    洪大清一抹脸,火气“蹭”地就蹿了上来,他高声一喝:“给我往死里打!简直是一群暴民,一群土匪!”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