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玄幻魔法 > 万界天尊 > 第五百零六章 偏袒(2)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零六章 偏袒(2)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楚天和珞儿都有点尴尬。

    就好像两个闯入别人家里偷糖吃的小屁孩子,突然被人家堵了个正着,那等心情,真是说不出的……尴尬。

    张张嘴,楚天想要说点什么,青阳已经毕恭毕敬的,四平八稳的向珞儿大礼参拜了下去。

    “三仙门六代弟子青阳,见过老祖!”

    一如当日在菡翠崖,青阳初见手持太上至尊令的珞儿一般恭敬、恭谨。

    道奇秀呆了呆,他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他似乎突然意识到了某些东西,眸子里闪过一抹极深的忌惮,甚至是一丝极深的恐惧,随后很是兴奋的抿了抿嘴,悄然退后了两步。

    道灵荺则是晃了晃脑袋,她摸了摸肩膀上被青蛟剑带出的那一条浅浅的血印子,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很是艰难的说道:“三仙门弟子……她是紫阀嫡长女……和你,三仙门,有何关系?”

    青蛟剑在青阳手中剧烈的跳动着,犹如一条被掐住了七寸的灵蛇,暴跳如雷、躁动不安。

    青阳没搭理道灵荺,而是向楚天笑了笑:“天师,可否将这小家伙收回?真是灵性十足,前途颇为不错。”

    楚天点点头,招招手,青蛟剑轻鸣一声,乖巧的飞回了手中,然后一闪就没入楚天手掌消失不见。楚天向青阳拱了拱手,干笑道:“青阳前辈,前番……您请起,请起!”

    青阳没动,而是看着珞儿。

    珞儿同样干笑了一声,向青阳欠身行了一礼,同样干笑道:“青阳前辈,请起。嗯,其实……”

    青阳站起身来,很潇洒的用袖子拍了拍膝盖部位的长袍,温和的笑道:“手持太上至尊令者,见令如见老祖,这个事实,是任凭谁都无法抹杀的。您手持太上至尊令,您就是老祖的代表,见了您,三仙门弟子必须恭恭敬敬的,这事,没错!”

    珞儿缓缓点头,她瞬间明白了青阳的态度。

    青阳转过身来,微笑看着面色难看的道灵荺,很温和的说道:“不仅如此,天玺少主还手持天族始祖的至尊天令,凡天族族人,见令如见天族始祖……道灵荺,你莫非忘了天族的规矩?”

    道灵荺呆了呆,她突然意识到,青阳的态度不对!

    这是一面倒的在偏袒珞儿!

    她怒视着青阳,神态阴沉、声音阴森的说道:“此乃天族内务,和你三仙门有什么关系?你们三仙门,一群丧家之犬,被赶去堕星洋的下贱种,你好大的胆子,敢管我天族的事情?”

    青阳微微一笑,他看着面容扭曲狰狞的道灵荺轻声叹道:“难怪老祖说,现在的天族是一代不如一代了,看来,毕竟是瑕疵的造物,真是……呵呵!”

    语意不明的笑了几声,青阳轻声道:“毕竟,我刚刚才从小天师手上,救了你的命。你不感恩,反而口出恶言,这等忘恩负义的泼妇,怎能做紫阀主母?”

    四周刚刚抬起头来看热闹的无数天族族人,‘哗啦啦’的又把脑袋低了下去,一个个哆哆嗦嗦的不敢开口。

    刚刚带着大群门人弟子飞了过来,想要参拜青阳的烈阳、苍月、寒星三位老祖,则是目瞪口呆的站在一旁作声不得——你青阳老祖固然是三仙门的六代弟子,身份尊贵、地位崇高,更兼修为强大,比烈阳老祖他们强出百倍,可是你怎能这样评说天族紫阀的主母呢?

    实实在在的说,三仙门面对天族的时候,整体实力是不如的,整个灵修一脉,都是被天族赶到堕星洋上苟延残喘的。所以,三仙门和紫阀打交道的时候,实实在在是底气有点不足的。

    你青阳老祖,怎能如此当众评说紫阀当今的主母?

    这是要给整个三仙门惹麻烦么?

    道灵荺面皮变得红白不定,时而发白、时而发青、时而发红、时而发紫,被楚天一拳打歪的鼻梁内,又有血水渗了出来,她的心情激荡到了极点,浑身血气奔涌,导致伤口附近的细小血管又裂开了。

    青阳居然当着这么多人,公开的指责她是一个忘恩负义的泼妇?

    他怎么敢?

    他怎么敢??

    他怎么敢???

    她道灵荺,可是紫阀主母,是紫阀当代家主的的妻子!

    三仙门的六代弟子……

    道灵荺深吸了一口气,强行逼迫自己冷静下来。该死的,三仙门的六代弟子,这都是多少年前的老怪物了?按照三仙门的宗门谱系图推算,这个青阳很有可能是参加过太古那场禁忌之战的老不死!

    能够从那场禁忌之战中活下来的人,那修为,起码也是……

    道灵荺眼里闪过一抹畏惧,但是很快,身为紫阀主母的傲气和底气让她回复了勇气,她挺起了胸膛,指着青阳厉声喝道:“下贱种,这里轮不到你说话!来人啊,将他拿下!”

    道灵荺的眸子里闪烁着一抹凶光,如果青阳真的被生擒活捉,那么,她有的是法子炮制他!

    数十条人影周身喷涌着瑞气霞光,大踏步的向青阳逼近。

    他们可不知道青阳是谁,他们只知道服从道灵荺的命令。

    青阳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他低沉的咕哝道:“难怪,大师兄说,你们天族有些蠢货,已经变得不可理喻了。尤其是,你这个女人,简直就是蠢货中的极品蠢货!”

    叹了一口气,青阳冷笑道:“谁给了你勇气,让你在这里嚣张跋扈呢?天玺少主,她可是手持至尊天令,是你们天族老祖钦点的负责对冥角一族作战的统帅呵,至尊天令,连紫阀当代家主都能先斩后奏……你可真够胆大包天!”

    珞儿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精光!

    她听清了青阳的那番话——至尊天令,连紫阀当代家主都能先斩后奏?

    那岂不是,道灵荺也在至尊天令的处置范围内?

    她从小就揣着至尊天令到处跑,她还真不知道,至尊天令还有这样可怕的权柄!

    楚天看透了珞儿的心理活动,他不由得苦笑——就算是最蠢的蠢货,也不可能对着一个小丫头说:“喂,你手中的令牌,可以把你爹都给一刀剁了!来,要不,试试?”

    楚天心里暗笑,青阳已经一掌拍了出去。

    无风无色,无声无影,数十条气势汹汹的天族高手浑身甲胄轰然碎裂,每人胸口凹陷了一个三寸深的掌印,被一掌打飞了数百丈远,一头栽倒在地剧烈的抽搐着。

    他又是一张拍出,‘啪’的一声脆响,道灵荺打着旋儿,嘴里喷着血的飞了出去。

    “来人,将这泼妇带回去严加看管。等她男人回来了,让她男人自己去处置。简直是无法无天,真个连规矩都不讲了!”

    青阳轻描淡写的挥了挥手,就有数十条劲装人影突然出现,几个女子快步走出,向道灵荺逼了过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