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抗战之特战兵魂 > 第819章 母子索命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819章 母子索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小子,你破戒了。你不是说不开挂吗,难道这次惨败伤了你的自尊心?”

    邵飞、赵飞一同离开军统,邵飞借机落井下石,数落一番。

    “你懂什么,我这是分析出来的。那些防御工事是有蔡继伦提出督办的,看来这小子贪污了不少。根据我的计算分析,是日军间谍得到了这一份贪污的情报,然后加以威胁,美色诱惑。”

    “美人计,百试不爽。要不直接叫小玮送他一颗子弹,一了百了。”

    “那~我还不如叫小玮送汪精卫一颗子弹呢,更省事。”

    “那~干脆我们造两颗原子弹直接扔到东京,那不更省事。”

    二人相视而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邵飞边走,边说道:“上次影子为了你的事找过我,说你用了美男计,勾引了一名日本女间谍。我想知道后面的剧情发展,有没有发生少儿不宜的事情。”

    “我长的帅不是我的错,但我是有底线的男人。不过那女间谍还真是叫人留口水,比你那刘盈强多了。我就不明白,你怎么会喜欢一个泼妇。”

    二人的语气中都带着火药味。

    “切~她可不是一般人,现在华北日军最高指挥长官武内寿一知道吗,那可是她外公。有能耐你也找个。”

    二人似乎什么都要比,连这个也要比,没等赵宏飞反驳,邵飞道:“说道漂亮,你见过漂亮的吗?日军间谍之花南造智子听说过吗,她可是陪了我一个星期。我妈把我生的太帅了,那女的天天用美色勾引我,我正眼都不瞧她一下。”

    “姓邵的,你不就比我早来了两年吗,得意个屁啊。”

    赵宏飞感觉被比了下去。他谁都可以输,唯独不能输给邵飞,于是挺下了脚步,道:“游戏才刚刚开始,跟我玩是吧,我奉陪到底。”

    邵飞也停下了脚步,面向赵宏飞,道:“好啊,很久没和你较量了,我求之不得。怎么个玩法?”

    赵宏飞道:“看谁先抓到这害群之马,要靠脑子,不许开挂。”

    “怕你啊。谁要是输了,谁就脱光衣服到长江游个来回。”

    “你可别反悔,到时我把民生公司的女员工全部叫过去,好好欣赏你的裸姿。”

    “还是那句话。”

    二人一口同声,道:“赢,要光明磊落;输,要心服口服。”

    二人相互瞪眼,随即不欢而散。

    回到驻地,现在驻地只滞留了一个排的士兵负责看守,其余人全部去街上维持秩序,清理轰炸过后的街道。

    邵飞刚进入驻地门口,小刀飞速的冲了过来,将邵飞拉出了驻地。

    “干嘛?”

    “老大,你还避避吧,索命的来了。”

    “这么回事?”

    小刀回头看了下,道:“你之前越级杀了胡团长,现在他老婆带着孩子正在里面要找你索命呢。”

    “索命?”

    邵飞愣在了那里,心中产生疑问。自己杀了那好色的胡团长已经过了十几天了,为什么偏偏在这个节骨眼来。看来里面的文章不小。

    “让开。”

    “班长,你会后悔的,别说小刀我没警告过你。”

    “老子什么架势没见过。”

    邵飞推开小刀走进了操场。

    在远处楼下的一块空地上,围着一群士兵。中间一名二十五、六岁的少妇正坐在地上,边上站着一个小男孩正在哭泣。而那些士兵的表情都带着同情。

    那女的头发散乱,穿着花色样式的旗袍。旗袍上面的两个扣子已经解开,漏出了性感的锁骨,看着架势已经疯过了。可她的长相却十分的秀美,不像是个撒泼耍横之人。

    邵飞还没到跟前,那女的就发现了邵飞,于是站了起来,朝邵飞冲了过去。

    “你还我丈夫命来!还我丈夫!”

    那女的再次疯了起来,然后死死的抓住邵飞的衣领不断的撕扯。

    邵飞站在原地没有动弹,而是死死的看着那女人的眼神。

    人的行为模式分两种:一,是发自内心的感情,然后驱使行为动作;二,是接受了外在的某种指令,然后驱使行为动作。

    这一点,从眼神就能看的出来。邵飞看到了女子眼神中的悲愤、仇恨,可是无法和她的行为模式成正比。

    还有,邵飞还看出了她眼神中的一丝畏惧。是某种东西在强力驱使着她的行为动作,内心也许并不想这么做。

    女子不断的喊着“还我丈夫命来”,语言贫乏,惯性使然。如果发自内心的仇恨,应该有严厉的词语来咒骂邵飞。

    女人似乎抓累了,也喊累了。可邵飞像一个木头一样站在那里,死死的看着那女人的眼神。这是种心里震慑,这女人怎么能招架的住。于是再次瘫坐在邵飞面前,哭泣。

    一种惯性的思维叫那女人又哭诉起来:“还我丈夫的命来。”

    然后顿了下,好像在思考什么,然后喃喃道:“你叫我这孤儿寡母怎么活啊?你丧尽天良、滥杀无辜……你的良心过的去吗?”

    女子说了一段慷慨有力的谴责言辞,有些词语,甚至连邵飞自己都想不出了。邵飞看的出来,这些话是经过思考才说出的口,并不是发自内心。

    这时,那小男孩走了过,抱住母亲,道:“娘~”

    那孤儿寡母开始抱头痛哭,周围的士兵更加的同情起来,对邵飞开始不满。

    邵飞看着这对可怜的母子内心酸楚,这样的场面是人都会产怜悯。而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

    “那姓胡的长相丑陋,比你大十几岁,你又这么漂亮,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突然,邵飞开口,问了一句不相干的话。

    女子愕然的目光望着邵飞,骂道:“你个杀千刀的,问这个干嘛?”

    这时,一名中尉走到邵飞身边,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她叫落雪,以前是宜昌妓院的头牌。胡团长经常逛妓院就看上了她,于是就把她抢了过来当自己的媳妇。”

    邵飞这才明白了一切,脑中的疑惑开始明朗起来。

    一个"ji nv"怎么可能说出那么慷慨动人的谴责之词;在这乱世,一个女怎么敢带着自己孩子来驻地找一个团长麻烦,就算来也不会带孩子装可怜;还有就是之前的疑问,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来,而不是刚刚枪杀胡团长那会儿。

    通过刚才一连串不协调的行为模式,邵飞非常确定是有人被后指使。目的有二:一,扰心。让自己良心受到谴责,无暇顾及其他事情;二,是动摇自己在士兵当中的威望,用可怜博取同情,让手下的士兵对自己产生反感。

    那主使之人会是谁呢?邵飞第一个想到的是胡奇生,但马上否定了。梁一辉已经告诉了自己胡奇生的事情,现在他自己行事都如履薄冰,哪会管的了这些。唯一的可能就是美惠子,先断了自己的左臂,然后跟自己发动心理攻击。

    美惠子还不知道赵宏飞的可怕,只认为邵飞是自己最大的障碍,所以集中火力对付邵飞。

    然而,只是个一个插曲,一个铺垫。美惠子的大戏才刚刚上演,她的最终目的就是叫邵飞无兵可用,为破坏宜昌创造条件。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