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抗战之特战兵魂 > 811.第810章 制约和束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811.第810章 制约和束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赵宏飞被两名特务带到了梁一辉的办公室,然后关门离开。!

    梁一辉正站在赵宏飞面前,面露一丝不悦,质问道:“为什么出尔反尔?你答应过,不会介入我们的行动。”

    赵宏飞对梁一辉的斥责不以理会,笑道:“大家都是聪明人,不要演戏装表情了。我刚演完一场,很累的,连出场费都没有。”

    梁一辉不明白赵宏飞在说什么,而赵宏飞早把事情计算的一清二楚,连结局都算到。

    梁一会表情茫然,问道:“什么意思?”

    赵宏飞舒了口气,表示不耐烦,道:“你的计划出了问题,原因出在富大龙身,具体原因我不清楚。我之所以这么推测。是因为今晚他们又向我要了份和你们一样情报。说明对你们的情报对方已经起疑。”

    梁一辉茫然之余,感到十分惊讶。眼前这男人似乎什么都知道。

    赵宏飞再次感到不耐烦,道:“还不明白吗?解释真够累的,你们抓了富大龙又放了,是想给日军间谍假情报。”

    梁一辉面露凶光,威胁道:“你太聪明了,也太可怕了。说真的,我现在想杀了你。”

    赵宏飞冷笑道:“你杀的了吗?想杀我,带一个师过来。还有,杀了我谁完成你的计划。我这次愿意过来,是来拿之前你们给对方的假情报,然后在给他们。这回,他们一定会深信不疑。”

    梁一辉似乎已经被赵宏飞将军了,只能按照他的剧本去发展。随即,将之前那份情报交给赵宏飞,然后转交给樱子。

    在警备团团部,易仁前来找邵飞,希望他能阻止赵宏飞那“卑劣”的行为。利用女人达到目的,易仁感觉太不光明磊落,甚至龌蹉。

    现在夜已深,驻地的士兵不是在城里巡逻是在睡觉。邵飞知道易仁深夜到访一定有事,于是命人做了点吃的,然后和自己未来兄弟共饮一杯。

    邵飞问道:“你不用保护卢先生吗?”

    易仁回道:“今晚他又通宵。算不通宵,他也经常在公司里睡觉。”

    易仁给自己倒杯小酒,然后一饮而尽,道:“怎么这点度数?”

    邵飞看的出来易仁有心事,不然不会嫌弃酒的度数低。

    “小玮呢,你们见过面了吧?”

    “见过两次。”易仁冷笑了下,道:“他在暗保护,我感觉他才是影子。”

    “你才是影子。不然你不会这么喜欢和赵宏飞在一起。光越强,影子才会越深。”

    易仁拍了桌子,道:“别跟提他,他是个小人!”

    邵飞现在才明白易仁闷闷不乐是因为赵宏飞。

    说不提,易仁还是把今晚的事情告诉了邵飞,这也是他来的目的。

    邵飞自己没喝桌的酒,反倒又给易仁倒了杯。现在是非常时期,自己不能喝酒。而以易仁的酒量,算把这些低度酒喝完也没事。

    易仁又一口把酒喝完,道:“跟喝水一样。尖刀,你说他这么做对不对?”

    “我不知道。”

    邵飞接着吐了口气,道:“他是个心高气傲的人。身为卢作孚的首席助理,码头发生了大火,烧伤了几十名船工他一定不甘心。不过这只是其次。”

    “还有呢?”

    邵飞回道:“也许是在享受吧。享受游戏的乐趣,享受操控大局的乐趣,将这些日本奸细操控于手掌之。无论自己怎么玩,怎么过分,都不用负担法律责任,道德责任。”

    易仁怒道:“他把人的感情当什么了?”

    邵飞回道:“他是有底的人,也许对方是日本人的关系,所以把底线放低了。我对日本是恨,遇到直接干掉;而他,有操控大局的能力,每个环节都能计算到,也许是想揉虐对方吧。”

    “变态!那死富二代,我看他是想在床揉捏那日本女间谍吧。”

    易仁感觉不爽,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一口喝完。

    邵飞笑了笑,道:“他早晚会玩出火,自食其果。影子,我们都有不同的天赋,但天是公平的,我们都有极大的缺陷。我是冲动,因为冲动吃了不少苦。独狼也一样。”

    易仁没有回答,坐那闷不做声。

    邵飞说道:“其实很多人都想穿越。利用自己现代的知识和所知道的历史无所不能。男人,无非是钱、权、女人。可我们呢,为什么还要这么辛苦,冒着生死战场杀敌人?”

    易仁这才笑了下,道:“我们是有信仰的军人。看到敌人侵我国土,辱我百姓,怎么能做事不管。我们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这是制约和束约。”

    说道这里,邵飞有点感慨,将自己面前的酒一饮而尽,道:“制约我们的道德,束约我们的行为。我想独狼宁愿自己的计划失败,也不会为了计划和女人床。这是他制约自己的道德,束约自己的行为。”

    易仁反问道:“利用别人的感情,那叫道德吗?”

    邵飞回道:“我刚才说了,对方是日本人,他只是把自己道德底线降低了而已。不过,你看着吧,有他倒霉的一天。”

    易仁很是好,这句话邵飞晚说了两次,他料定了赵宏飞要倒大霉。于是问道:“喂~尖刀,你为什么这么肯定那死富二代要倒霉。”

    邵飞回道:“我和你说过,感情是不能用来计算的。为什么呢?因为感情无法控制。玩弄感情的人,迟早会被感情所伤。”

    正在二人谈话的时候,赵宏飞悠哉悠哉的在回公司的路。

    “一切尽在掌握~真是美好的一夜。没想到,那日本女间谍的身材这么好,可惜了。”

    此时,赵宏飞的心情似乎很好,开始自言自语。日军特务被自己玩弄于股掌;另人闻风色胆的军统也成了自己游戏的一枚棋子。

    赵宏飞有点忘乎所以,乐此不疲的享受当的乐趣。

    第二天晚,赵宏飞如约来到达咖啡厅,将东西交给樱子。

    樱子感动的一塌糊涂,都快哭出来了。她第一感受到,这世还有人会对自己这么好。一直处于孤独、痛苦、被人利用的她,这种心里落差是极大的。如果赵宏飞现在要她的命,她也会毫不犹豫的奉。

    “赵飞,我……”

    “傻丫头,哭什么?男人是不该让女人流泪的。”

    樱子擦了下自己的眼泪,道:“不哭。”

    赵宏飞笑道:“让我们做彼此的天使好吗?”

    “恩~”

    樱子用力的点头,心再次被赵宏飞的甜言蜜语给融化。她感觉自己是世界最幸福的女人,算现在死了,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二人交易完成,在门口准备离开的时候。樱子突然冲动起来,不顾一切的前拥吻赵宏飞。

    在这乱世,生命如蝼蚁,能抓住现在,不想等到明天。至少樱子现在是这么想。

    赵宏飞没有推开。此时,在自己的内心竟然有了负罪感。赵宏飞不断的在内心告诉自己,她是敌人,她是叫人憎恨的间谍,她是危害自己国家的人。也许这样,自己的罪恶感会减轻许多。

    正如邵飞所说,感情是不能用来计算的,局面似乎有点失控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