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抗战之特战兵魂 > 791.第790章 一种悲哀的讽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791.第790章 一种悲哀的讽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邵飞离开卢作孚的办公室。 他和陈昊天走在前面,薛冰表情严肃一直在他们身后跟着。邵飞感觉他不像个军人,更像是特工或保镖之类的。此时,邵飞还不知道,薛冰是“黑虎”的成员之一。

    邵飞边下楼梯,边对陈昊天说道:“喂~天昊兄,我们也算是民生公司的内部人员,有没有什么特权吧,如内部购票之类的,这也是员工的福利不是。”

    陈昊天笑了笑,道:“你小子别做梦了。你要票做这么,哪去卖啊。别说你了,卢先生的老婆、孩子做自己家公司的船,都要去正规渠道排队买票。有人说他是国最穷的商业大亨。”

    邵飞听完只是笑了笑。回想当初在卢公馆的时候,那些家具摆设都十分陈旧,吃的饭也是普通之极,怪不得刘盈那臭丫头老往蓝灵那跑。卢作孚虽然拥有国最大的航运公司,但为人却十分洁身自好。

    陈昊天感叹道:“我是个高傲的人,没佩服什么人,卢先生是一个。他出身贫寒,不像我。一开始,他想教育兴国,但行不通。后来响应先总理的实业兴国,投身实业。从一艘几十吨的货船做起,到了现在的规模。在民生航运有个他亲自提笔的标语:航运救国。我想啊,他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个国家吧。”

    确实如陈昊天所说。武汉会战时期,委员长曾命令民生航运的船,全部开到田家镇以南的水域凿沉,阻止日军军舰前行。但遭到卢作孚的拒绝,他只说了一句:我的船是用来救国的,不是用来阻止日军军舰的。

    然而,陈昊天还是没明白邵飞的意思,如果出现内部购票,一定会出现交涉、请客、腐败的问题。

    随即,三人离开公司,来到公司附近民生航运的售票处。

    在民生宜昌分公司怀远路购票处,人群挤的是里三层外三层。很多人半个月,甚至一个月都买不到船票,只能滞留宜昌。从而导致宜昌滞留的人员越来越多,不堪负荷。

    陈昊天看着那拥挤的人群,叹道:“现在一票难求。黑市都卖到了一银元一张。”

    邵飞回道:“什么黑市,不是黄牛党吗。这些黄牛永远战斗在售票处的第一线。”

    陈昊天白了一眼邵飞,道:“别说些老子听不懂的话oK?”

    三人正准备离开,突然一名尉军官气势汹汹的带着手下朝售票处而去。周围排队买票的都是普通百姓或难民,他们见到当兵的只能退让三分。

    那尉来的售票处,用威胁的语气说道:“我要两百张船票!”

    卖票的工作人员回道:“这里的票只卖给普通百姓,军队有专属的船只。”

    那尉掏出枪,怒道:“老子已经等了十天了,哪有船啊!谁会管我们川军的死活!快给我,不然老子毙了你!”

    那工作人员吓的不知所措,不知如何是好。

    “快给我!”

    那尉似乎急了,他也知道自己这么做不妥,如果叫面的人知道一定吃不了兜着走。

    “你们川军够狠的,有血性,我喜欢。”

    邵飞完全是一副取笑的意味。陈昊天听完后带着怒色走到过去,怒道:“住手,真他妈给川军丢人!”

    那尉转过身,见到到陈昊天后吓出一身冷汗。此时,陈昊天还穿着少将的军服。

    “长官,我……”

    陈昊天一巴掌扇了过去,骂道:“你们这是当街明抢,是不是嫌宜昌城还不够乱吗?你让这些民众如何看待我们川军!?”

    那尉感到无的委屈,含泪说道:“我也是没办法啊,谁会管我们川军的死活?”

    说着,那尉委屈的擦了下眼泪,道:“我们都是七十二军的。岷山一战死伤无数。级叫我带着那些缺胳膊断腿的兄弟回四川,要船他们说没有,要票又买不到。我能怎么办?他们只把我们安置在一处学,然后不管了。那些伤员天天吃的都是稀的不能在稀的饭。我们他妈连乞丐都不如!”

    周围的士兵都低着头,双眼含泪。周围的百姓原本对他们恨之入骨,但现在多了份同情。

    陈昊天听完那尉的诉苦怒气全消,心悲愤,问道:“除了你们还有多少人?”

    那尉回答道:“五百多吧,我负责两百多人。现在都在宜昌的学里。”

    陈昊天拍两下那尉,表示歉意,然后说道:“你们先回去,我会想办法,不要坏了卢先生的规矩。”

    “是,长官。”

    那尉敬礼,然后带着部下离开的售票处。而此时的陈昊天难受之极,陈家为国军捐了这么多粮食,却喂不饱川军子弟;民生航运是川蜀人家的公司,却带不走家乡为国征战而伤残的士兵。这是川军的悲哀,也是一种莫大的讽刺。

    邵飞能理解陈昊天此时的痛苦,从背后拍了下他的肩膀,道:“我还没吃饭,陪我去吃一顿吧,当为我接风。”

    陈昊天明白邵飞的意思,于是带着他和薛冰来到一家酒楼。

    一进酒楼,里面喧闹非凡,客满为患。在一角落,邵飞无意看到看到两人正做着吃饭,邵飞着实吓了一大跳,于是走到那二人面前。

    吃饭的其一人说道:“我一直都在找你,没想到你自己送门来了。”

    “奶奶的,你有这么急吗?我说了办完事去找你,用的着跑到宜昌来吗?”

    “不是怕你小子带着媳妇跑了吗?我很需要你。”

    那人站了起来,一副不怀好意的表情。此人正是赵宏飞,在他身边做着的正是易仁。现在的赵宏飞已经不是以前那胖子了,从分开到现在经过了四个月,以他的意志力减肥不是什么难事。

    陈昊天被搞糊涂了,问道:“你们认识?”

    邵飞不知道该怎么介绍,只是敷衍的回了一句:“朋友。”

    陈昊天也不是省油的灯,听他们之间的对话,还有赵宏飞和易仁那军人特有的神情,他们之间决定不是朋友那么简单。

    于是,在陈昊天的邀请下,一行人了二楼。毕竟这里人群复杂,说话不是很方便。

    到了二楼,五个人来到一大圆桌旁坐了下来。还是有陈昊天做东,点了几个好菜。这里没有一楼这么喧哗,面坐的都是一些有身份的人。

    “这位少将还真是大方,谢谢款待了。”

    赵宏飞说话很自然,一点都不做作,也不知道他这四个月都经历了什么。

    陈昊天客气的回道:“易仁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不要客气了。”

    陈昊天的话叫真的易仁不由的笑了起来,但又不能说什么。

    这时,陈昊天发现了窗边的桌子坐着两个人。一个是民生航运公司驻宜昌分公司经理,另一位是某纺织厂的老板。

    “他们怎么会在这?”

    “谁啊?”

    陈昊天回道:“民生公司宜昌分公司的经理童少生,还有个是纺织厂的赵老板。”

    赵鸿飞笑道:“还用问吗,现在一票难求,一定是私相授受。对了,你刚才说他叫什么名字。”

    陈昊天回道:“童少生。”

    赵宏飞脸色变的有点难看,问邵飞:“卢作孚和你关系怎么样?”

    邵飞回答:“我管他叫卢叔,你说怎么样?”

    “看了你还真认识不少大人物啊,哪天介绍我几个。”

    说着,赵宏飞站了起来,朝童少生那桌走去。

    陈昊天有点担心,问道:“你朋友要做什么?”

    “他是个谨慎的人,从来不做冲动的事情,放心了。”

    邵飞话音刚落,只见赵宏飞突然伸手放在童少生的后脑,然后用力一按,直接将他的头按到桌的菜盘。着实打了邵飞一脸。

    童少生吓的一下子跳了起来,用手擦了下脸的菜,怒道:“你是什么人,这是干嘛!?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不知死活的东西!”

    “什么人?我眼前看到的是一个垃圾,污了我的眼,影响了我的食欲。给你三秒钟,立马在我眼前消失,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说着,赵宏飞从腰间掏出了手枪,指着童少生,怒道:“滚!”

    童少生吓的和那老板迅速离开,在楼梯口,指着赵宏飞:“你要是带种在这等着。”

    说完,一溜烟的跑下了楼梯。

    赵宏飞的这一举动叫邵飞很难理解。他这人向来处事冷静,做任何事都要计算前因后果,从来不做冲动或冒险或没有目的的事情。然而这次,却为了素未谋面的人大大出手,得罪这一带的地头蛇。他到底是为了什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