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抗战之特战兵魂 > 785.第784章 武汉危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785.第784章 武汉危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邵飞带着特战队沿江西进,而不是北武汉,或南下崇阳与张冲汇合。武汉已经开始大举撤离,在去没什么意义;至于张冲,自己已经帮他打排市一仗,差点丢了小命。

    现在,邵飞的任务已经完成,没必要在带着自己特战队去冒险。从安庆、潜山、马当、湖口、九江、金官桥、东孤岭、岷山,一路打到了排市,也算是有个交代。此时,邵飞要去另一个地方,去见证近代史最大迹。

    抗日的烽火依旧在大江南方燃烧这。在南浔战场,薛岳打的是风生水起,打的冈村宁次焦头烂额、寸步难行;可北线的大别山,日军势如破竹。

    日军第六师团在大别山南麓攻克广济;在大别山北麓第三师团、第十师团攻克罗山直逼信阳。

    两处要地都是武汉的南北门户。从总体战局来看,已经出现了对日军有利的态势。

    委员长吸取了淞沪会战的教训,听取了共的意见,不再死守一城一池。

    早在9月16号下达的《武汉会战作战计划》当,明确指出:国军以自力更生持久作战为目的,消耗敌之兵源及物资,使其陷入困境,促其奔溃而指导作战。

    然而,尽管国军队奋死抵抗、重创日军,但是日军还是步步进逼到了武汉的外围阵地。

    武汉守备司令陈诚投入了大量兵力修筑防御工事,准备与日军展开一场城市保卫战。但是国军队在武汉外围战斗被过度消耗,因而没有足够的力量保卫武汉。在军事布局看,武汉实际已经是一座空城。

    田家镇,是守卫武汉的重要门户,无论军事地图例有多大,都要绘制出田家镇的方位。其战略的重要性可见不一般。

    第六师团直逼田家镇,国第4兵团以第2军、87军死守阵地,以26、48、86军外围策应作战,攻击日军侧背。

    开战之时,田家镇只是遭到今村支队的进攻,国守军从外围围攻今村支队。然而,这一局面被台湾旅团波田支队彻底打破。

    波田支队占领九江之后,在海军的掩护下攻克瑞昌,然后沿江西进攻占富池口,再然后对田家镇展开海陆空立体攻击。

    百架飞机集体轰炸守军阵地,近百艘军舰搭载海军陆战队登陆作战。今村支队趁机猛攻,国守军被迫撤退。

    314团奉命牵制日军,掩护主力撤退,最后被日军四面合围。

    现在,314团只剩下了不到五百人,龙子育团长站在阵地看着下面的士兵,他们满目灰尘、伤痕累累,眼神带着最后的悲壮。龙子育喊道:“兄弟们,为国捐躯的时刻到了,怕不怕!”

    “不怕!”

    “不怕!”

    “……”

    下方的士兵高声怒吼,响彻阵地。谁都知道,现在已经无路可退,到不如和鬼子决死一战。

    “好!都是好样!我龙子育能和你们一起同生共死是我的荣幸;抵御外寇、战死沙场是我们的光荣!”

    随即,龙子育率领五百勇士决死抵抗,血战至最后一人,最终全团为国捐躯。正如邵飞所说,他们全都是英雄,只不过是绝望的。

    田家镇沦陷,这标志着沿江进攻武汉的东南大门彻底敞开。

    龙子育团长牺牲的壮烈、牺牲的可歌可泣!然而有一人,他身为将军却和一名校成了鲜明的对。此人不顾友军安危,不顾级命令,擅自撤离要地,使武汉的沦陷提前。他是被李宗仁视为“狗东西”的胡宗南。

    福不双至、祸不单行。正当田家镇被日军第11军占领之际,大别山北麓日军第2军进攻武汉的另一个门户出现了问题。

    令人遗憾的是,日军三个师团损失万人之后,艰难的突破了宋希濂的36军,在北面又遭到88师的伏击损失2千余人。然后不断增加增援部队,加快了进攻信阳的计划。

    先是损失五千人突破了张自忠将军59军的防线,占领潢川。日军第10师团向罗山、信阳一线的胡宗南部进犯。

    在日军猛烈的攻击下,防守罗山城的124师无耻的弃城逃跑。日军顺利占领罗山城,并乘胜深入直逼信阳,威胁平汉铁路。

    如果说南面的嫡系王牌是俞济时的第74军,那北面的嫡系王牌属于胡宗南的第一军。由于抗战需要,第一军扩编为17集团军,军团长有胡宗南担任。虽然二人都是嫡系,但做人的差距咋这么大呢?

    在情况万分危急之下,胡宗南指挥第一军两个师在炮兵、装甲部队的支援下,在罗山和信阳之间阻击和反攻日军。

    战斗异常激烈,双方伤亡都很大。直到日军大量援军赶到,信阳岌岌可危。

    李宗仁立即给胡宗南下达死守信阳的命令,这关系到整个武汉的全局,关系到孙连仲和李品仙两个军团的后路。

    李宗仁了解胡宗南,此人自认是“天子门生”,从来不把杂牌和自己看在眼里,于是在命令最后又加了一句:如果不支,可再退往鄂北三关,以保证数十万友军的退路。

    看着李宗仁的电令,胡宗南一笑了之,将电令扔到一旁。

    胡宗南这人不长个子,专长心眼,自觉胜算不大,不能拼光所有家底。考虑再三后决定保存实力,配合孙连仲抵抗了一下,一口气西撤百里之远,直接脱离了战圈。在信阳城,第一军只留下了一个团。

    鄂北地形台儿庄更有利,李宗仁自认挡住日军完全是有可能,再不济也能拖过冬天。胡宗南不战而退,鄂北三关顿时兵力空虚,如果这三关再失,日军一天之内能打到武汉城下。

    胡宗南擅自撤离,李宗仁大怒,但又无可奈何。只因为胡宗南是黄埔一期的“太子门生”,即使擅自撤离,也未必受到任何处分。只能口舌之快,大骂胡宗南是“狗东西”!

    李宗仁已经不奢望大举歼灭日军,在写台儿庄大捷的辉煌,只要数十万大军能安全撤离,他谢天谢地了。

    当日军再次对信阳城发起猛攻之时,守城一个团闻风而逃。信阳失守。至此,武汉北面门户再次向日军敞开。

    信阳的失守,标志着日军可以依托平汉铁路,利用机械化部队南下直取武汉。大量的后方物资可以源源不断的支持日军前线作战。武汉危在旦夕,会战也很难在持续下去。

    信阳成了武汉会战的折点。如此咽喉要地,胡宗南却轻易的放弃了,这能不叫国人为之寒心吗?

    南面有第六师团、波田支队虎视眈眈;北面平汉路被日军控制,大兵压境。武汉三镇已岌岌可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