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抗战之特战兵魂 > 第760章 生不同衾 死不同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760章 生不同衾 死不同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战斗持续了两天,在184师拼死抵抗下,日军进攻仍无进展。双方都付出了十分惨重的代价。尤其是184师,伤亡超过半数,将近六千余。即使如此,60军总部仍然没有下达撤下184师的命令。

    后方58军、60军182、183师都已经到位,10月5日,182师已经抵达阳新一线,随时准备换防184师。然而,换防的命令迟迟未下,似乎真的要把184师打光了才肯罢休。

    184师面对日军第9师团,用最大的牺牲换取武汉撤退的时间,可是世人的目光早就不在他们那里。“万家岭战役”已经全面打响,薛岳集结了十几万精锐部队在万家岭一带围攻106师团。

    万家岭战役注定是一场空前的胜利,也必将被载入史册。十几万**精锐在崇山峻岭之间,围攻一支刚刚恢复元气的乙级师团,是人都能看到胜利的希望,各家媒体也在不遗余力的争相报道。可184呢,已经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人们总是这样,喜欢看到胜利,不喜欢看到失败。

    排市阻击战在万家岭战役面前是如此的暗谈无光,滇军的牺牲注定被这次胜利的大捷淹没在历史的某个角落。

    “队长,听说了吗?万家岭打起来了,**十几万部队正围攻松浦的106师团,这次松浦那老小子肯定完蛋。”

    在指挥部里,柱子和世人一样,带着一份欣喜。

    “关我屁事!十几万打一万,再打不过全部吃屎去吧!”

    柱子从来没见过邵飞发这么大的火。“万家岭大捷”邵飞就算是史盲也知道结果,可他现在一直在为足仙老阵地上的高逸担心。

    这两天,高逸带着新兵二营在足仙老苦战,他们面对的是丸山支队的主力。自己曾多次向张冲请示,希望自己前往支援,可都遭到了张冲的拒绝。张冲是为了大局,而邵飞却是为了和高逸的个人感情。

    穿越后,滇军中邵飞第一个认识的就是高逸,而高逸也是帮助他最多的一个人,邵飞一直都视他为自己的大哥。这次战斗,高逸故意带走二营,从某种角度来看,他完全是为邵飞。

    在足仙老的战斗依旧残酷而激烈,日军用尽各种办法都无法攻破。两天的战斗,山头上堆尸如山,鲜血早已将这片土地染成了红色。一直到了晚上,日军才给山头的守军喘息的机会。

    夜晚,阵地回荡着凄凉的旋律。二营从之前赶来增援的六百余人,经过这三天的战斗只剩下了两百多人。

    活着的士兵经过了一天的战斗早已疲惫不堪,可还是带着疲惫之躯,掩埋战友的尸体。他们不愿看到自己的战友尸体发臭,再次被炮火摧残。也许,“入土为安”是他们生前最大的愿望。

    圆月当空,银白色的月光铺洒大地,叫这些新兵的心中多增添的一丝凉意。

    高逸命令将尸体全部运到山体的侧面进行掩埋。

    梁洪涛一铲一铲的亲手将三连长的尸体埋葬,嘴里念叨着:“你个死连长,说话不算话,不是说要教我打机枪吗,怎么就死了。”

    梁洪涛每一铲都带心酸,泥土慢慢的将三连长的遗容抹去,梁洪涛的眼睛也彻底模糊了。

    当梁洪涛埋葬完三连长后,转过身发现高逸眼角含泪正站在自己的身后。

    梁洪涛用低沉的语气叫了句:“参谋长。”

    “他是我的兵,跟我五年了。”

    高逸吐了口气,让自己心情平复。

    “说过。”梁洪涛回道:“连长生前说过,他最敬佩的就是你,愿意为你牺牲性命。可最后却是为了我。”

    高逸回道:“这就是老兵,愿意为新兵、战友牺牲,不是特意为了某个人。”

    梁洪涛难过的低下了头,回想三连长最后那句话:你要活着,好好的活着。也许之前自己不该和他说那样的话。

    高逸感到沉重,这也许是他们最后一个夜晚,而三连长只是先走一步罢了。鬼子很显然是冲自己来的,明天以现有的兵力很难守住阵地。

    “是我无能,无法带你们杀更多的鬼子。如果你们团长在,战斗不会打成这样。”

    “团长?”

    高逸点了下头,看着东面的日军营地,道:“他在一定能杀更多的鬼子。”

    说到邵飞,高逸似乎回想起了当初第一次见面的场景,而明天也许将阴阳两隔。

    高逸对梁洪涛说道:“我已经将伤员、卫生队连夜转移了。我们回去吧。”

    听到卫生队转移,梁洪涛的心安了下来。同样,他也明白高逸这么做的目的,明天将是最后一战,没有后顾之忧,放手和鬼子决战。

    二人一同回阵地,梁洪涛说道:“三连长跟我说你是好人,叫我不要记恨你。如果明天我去见三连长了,你能娶刘婷当你媳妇吗?”

    “说什么呢?”

    “她从小孤苦无依,我不在了,希望有个人代替我照顾她。”

    高逸笑了下,道:“我不能答应。你去见三连长了,我也会一同去。”

    这时,在他们回去的途中刘婷正好站在他们面前。梁洪涛惊讶不已,上前大声道:“你怎么还没走,走啊!”

    “你在哪,我也在哪。生不同衾死不同穴!”

    刘婷声音高亮,倔强中竟然带着一丝喜悦。

    高逸看到后,笑道:“真不愧是我昭通妹子,有那么股子辣劲。你们聊,可以的话洪涛你带她下山去吧。”

    说完,高逸离开,让他们二人独处。

    刘婷不明白高逸最后一句话的意思,问道:“参谋长是什么意思?”

    梁洪涛看这高逸的背影,道:“三连长说了,他是好人。他想让我带你远走高飞。”

    “那白天他还要喊要杀的。”

    “他们主官,执行军法无可厚非,也是做给其他人看的。”

    刘婷拉着梁洪涛的手,道:“那我们走吧,离开这里回云南老家,我会好好孝敬你的父母的。”

    梁洪涛回过头,看着三连长埋葬的地方,低声回道:“我走不了了。我的命是三连长救的,我要替他坚守这片阵地。”

    说完,梁洪涛抓住刘婷的双肩,请求道:“你走吧,求你了。我无法给二老尽孝,你就替我照顾他们,好吗?”

    刘婷用力摇头:“我不走,我要和你死在一起。你一直都是我的依靠,不是生活上的,是精神上的。没有你,我活不了。”

    梁洪涛突然用力吼道:“走啊!我们都死了,我父母怎么办!?”

    刘婷被震了下,含泪死死的抱住梁洪涛,沙哑的说道:“不走,死也不走。”

    梁洪涛无可奈何,刘婷从下就是一股子倔劲,自己到哪就非得跟着,自己也没少被同学取笑。无奈,只能同意刘婷留下。

    现在阵地上还有两百多兄弟,总要留个医务兵,大不了正如刘婷说的:生不同衾,死不同穴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