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抗战之特战兵魂 > 第709章 血染玉筋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709章 血染玉筋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日军骑兵中队突袭最后以失败告终。伊东正喜知道后更加气急败坏、眼冒血丝。早上是佯攻,下午101师团要来真格的。

    想要占领东孤岭,必先断其双臂。而那双臂正事西孤岭、东孤邻左翼玉筋山。

    下午,日军的主要攻击围绕玉筋展开。

    冷欣第五十二师虽是一支新组建的部队,但其军官全部是黄埔军校毕业生,老蒋真正的嫡系部队,拥有最精良的装备。

    而52师的士兵们大半出自两淮,家乡早已沦陷。家乡百姓的痛苦就是他们的痛苦;家乡百姓的仇恨就是他们的仇恨!再加上冷欣那三寸不烂之舌一鼓弄,战士们对鬼子是咬牙切齿!现在有了报仇雪恨的机会,他们怎敢不舍命和鬼子以死相搏!

    [ps:冷欣的口才极佳。他在开动员会时,讲到动情处常常自己先情不自禁的泪流满面,最后引得全场官兵嚎啕大哭,群情激奋!]

    午饭过后没多久,101师团对玉筋山发起总攻。飞机、大炮轰炸的力度空前的猛烈,远远望去,整个玉筋山像是熊熊燃烧的火焰山一般。

    在这里驻守的是52师另一个团。玉筋山一带,全是青石板山地,从山上往下射击,视野清晰,而山下几乎没有任何隐蔽的地方。

    如比好的地利优势冷欣怎肯放过。既然适合机枪发挥,冷欣就把52师一半的轻重机枪全部放到玉筋山,并把52师引以为豪的大刀队一并送上玉筋山。

    日军地面部队在炮火的掩护下发起能猛攻,黄压压的一片布满整个山体。

    年轻的机关枪手们,将机枪架在山峰的险要处,娴熟地操纵着马克沁重机枪,朝着疯狂进攻的敌人猛烈的扫射着。

    随着重机枪“突突突……突突突……”有节奏的欢叫,重机枪手们不时变换着射击的角度,正射、曲射、侧射、斜射、点射。

    重机枪手就像是站在地狱口,那位掌握着生杀大权威严的阎罗王,手执朱红御笔,将这些踏入自己土地的侵略者的肉身和魂魄,飞快地从生死簿上勾去。

    一波被打退,一波又起。日军完全是不遗余力的前来送死,但每次都以失败告终。

    又是一天激战过去,第五十二师阵地前,那蝗虫扑食般涌来的日军,随着机枪的欢叫,全部如飞蝗扑地般倒在了阵地前沿。

    这天下午,冷欣一直处在十分亢奋的状态。他一直做在指挥部的diàn huà旁,等待diàn huà成他的一种享受,因为每次打来都是玉筋山击退鬼子的捷报。一直到傍晚战斗结束后,冷欣才闭眼长长的舒了口气。

    第二天,伊东不甘心失败,继续发起对玉筋山的攻击。这次他改变了部署,派出部分兵力牵制东孤岭主峰,主力部队四面合围玉筋山。只要玉筋山一被攻破,就会发生连锁反应,攻下东孤岭主峰只是时间问题。

    一轮猛烈的炮击过后,日军从四面发起猛攻,这次伊东正喜欲好像势在必得,山下的鬼子不计伤亡的发起最猛烈的冲锋!

    “炮击玉筋山南面的鬼子,老子的炮也不是吃素的!”

    冷欣发现了101师团的作战意图,立即命东孤岭主峰北面的迫击炮营,对玉筋山南面进攻的鬼子展开炮击,从而协防玉筋山的守军。

    “轰轰轰”“……”

    无数颗炮弹落到玉筋山南面的山坡上,进攻的鬼子片刻间被炸的人仰马翻、死伤无数。

    “给我用了打!”

    “哒哒哒”“哒哒哒”“……”

    玉筋山的守军利用数十挺机枪的火力覆盖三面鬼子进攻的部队。

    “给我轰!”

    “嘭~嘭~嘭~”

    山下鬼子的炮兵也不含糊,不遗余力的对玉筋山主峰阵地展开炮击,压制他们的机枪,从而协助地面部队的进攻。

    整个玉筋山在颤抖、在燃烧!双方用上最强的意志展开你死我活的生死激战!

    四面受敌,又有敌人炮火的掩护,鬼子还是冲上了前沿阵地。

    “杀啊!”“杀~”“……”

    突然,阵地杀声震天。大刀队毅然决然的挥起大刀,冲入敌阵与日军展开血肉横飞的白刃战。

    这是冷欣的另一张王牌。正如法国人忘不了凡尔登的英雄,中国人永世万代亦不应忘记喜峰口的英雄……做凡尔登的英雄易,做喜峰口的英雄难。后者是光着脚、露着头,使着中古时代的大刀!喜峰口的英雄,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中国人又抬起头来了!

    宋哲元第二十九军大刀队在长城要隘喜峰口战斗中奋勇杀敌、威震敌胆,振奋这全国人民的抗日士气!因此,很多部队都效仿二十九军,组建自己的大刀队。

    冷欣曾经请了位名冠海内外的武林高手传授很独特的技法,既简单而又中用。

    格斗时,先用大刀背对着对方的cì dāo使劲一叩,拨开对方cì dāo的锋芒,然后反向用大刀的锋刃对着对方的颈脖处,用力一砍或是使劲一拖,对方立马毙命……

    遍稽史料,日军怕中**队的大刀队,并不是一般的宣传,而是确有其事。

    其实,日军怕中**队的大刀队,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日军迷信。日军认为在战场上被大刀砍掉脑袋后便永远不能转世投生,只能成为孤魂野鬼。

    大刀显然比日军手中的长枪利索得多。只见大刀队的官兵们个个甩开双臂,舞动大刀,对阵时用刀背用力一甩,挡开迎面鬼子兵刺来的cì dāo,趁鬼子兵踉跄着步履、虎口发麻的一刹那,大刀反向顺手一刀,挥动刀刃,砍向鬼子的脖颈。立马三刻,鬼子便身首分离,像滚西瓜似的顺着山坡、打着旋儿滚了下去。

    有的战士更是利索,连砍也懒得砍,上阵一交手,用刀挡开鬼子的cì dāo,然后反手将刀刃在鬼子的脖颈处顺势一拖,鬼子立马气绝倒地,只剩下半个脖颈连着身首。

    使过刀的人都知道,再钝的刀只要一拖,马上变得锋利起来,这种法子省劲而利索,无论拼多久的cì dāo也不觉得累。

    伊东第101师团的鬼子兵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阵势,尽管他们是特设师团,但他们都曾经是征战多年的老兵,战斗力并不比甲种师团弱多少,拼cì dāo更是他们的拿手好戏,但他们却从没见过这种打法,他们感觉很不适应。

    此时此刻,他们觉得自己手中那杆曾经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三八大盖”,在这支挥舞着大刀的中**队面前,简直就像是烧火棍,不仅笨拙而且毫无作用。

    一时间,这群鬼子被杀的片甲不留,大部分鬼子身首异处。这一幕幕,让这些穷凶极恶,曾不可一世的侵略者胆战心惊。

    而这些守军正好相反,他们带着愤怒、仇恨的火焰越战越勇,他们一个个挥动着大刀,在敌阵中砍瓜切菜一般,刀落处,脑浆横流,鲜血喷溅;刀刃上,白是白,黑是黑。一股浓烈呛人的血腥气在玉筋山弥漫,玉筋山上的草木土石皆被日军的鲜血染红。

    这些禽兽自从来到中国的土地上,有多少中**人和手无寸铁的无辜百姓,惨死在他们的cì dāo之下。他们在中国的土地上欠下的血债这次连本带利的一并偿还!

    所有这一切,都被在指挥部里的伊东正喜看到。他的脸色时而铁青,时而乌紫,双手就像是害了鸡爪疯般,那管双筒望远镜颤颤抖抖,怎么也扶不周正。

    望着漫山遍野倒在东孤岭上土huáng sè的尸体,伊东心如刀绞,他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耻辱、甚至有一丝的恐惧。

    此时,双方撕绞成一团,日军的飞机、大炮也失去了作用,伊东无可奈何又无计可施,进又进不得,退又退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士兵一片片惨死在中国守军的大刀之下……

    午后的阳光,照着鬼子们飞溅的鲜血和大队手里血肉模糊的大刀,幻化成一道道绚丽的光晕。一时间,东孤岭上地动山摇,风云变色……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