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抗战之特战兵魂 > 第678章 怪阵地,怪将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678章 怪阵地,怪将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日军打仗三板斧:大炮狂轰,飞机滥炸,最后步兵狂冲。

    这千篇一律的打法松浦淳六郎是学到了骨髓里,永远那么的中规中矩,像个一个老老实实的小孩。

    8月1日上午,战斗一开始,松浦淳六郎就命令炮兵、航空兵对金官桥阵地发起异常凶猛轰炸。

    从鄱阳湖的鞍山移驻到九江郊外的炮兵阵地,集中数十门大炮,一齐朝金官桥地界的各个山头铺天盖地的猛烈轰击。成百上千颗炮弹落在中国守军的阵地上。

    紧接着,十多架战机齐集金官桥上空,对着已被炸成焦土的中国守军阵地,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轰炸扫射。

    金官桥一线数十个山头烟尘蔽日,火光冲天,粗大的树木被拦腰折断,低矮的灌木和芭茅草也被烧光,各个山头的泥土,被炸成一片松软灼热的焦土。

    薛岳十分不放心金官桥,他和松浦淳六郎一样,认为金官桥是个软柿子。70军说是一个军,其实就是一个师的兵力。双方战力对比,日军一个师团对**一个师。

    李觉完全是空背着一个jun1 zhǎng的头衔,他的第七十军本来就只有两个师:第十九师和第一二八师。

    在防守九江的战斗中,第一二八师一触即溃,师长顾家齐被陈诚直接撤职查办,师的番号也被取消,原第一二八师兵员被陈诚拨归预九师张言傅指挥。

    这样一来,李觉的第七十军就成了一个空架子,他手上掌握的就只有第19师,而该师师长也由李觉兼任。

    这就是薛岳所顾虑的,如果19师也学128师那样,第二道防线将一触即溃。

    “现在金官桥情况怎么样了?”

    战斗才一开始,薛岳就忍不住来了diàn huà,询问战况。

    “请薛长官放心,有我李觉和70军在,阵地丢不了!”

    李觉完全是信心满满的回复了薛岳,这反倒叫薛岳开始担心。他不是很喜欢说大话的将军。而李觉的自信来源于他独特的阵地构造。

    李觉第七十军是一支湖南部队,装备一般,战斗力也不是很强,但湖南人忠勇好斗的血气和不服输的倔犟性格,却使这支部队充满勃勃生机。

    自从7月26日退守金官桥之后,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大战,李觉命第七十军在金官桥的各个险关要隘严阵以待,抓紧战前的分分秒秒,日夜不停地构筑坚固的防御工事。

    在如何严防死守金官桥阵地的问题上,李觉用上了谋略,又做好了打硬仗的充分的思想准备和物质准备。

    日军千篇一律的打法,李觉了然于心。尤其是松浦淳六郎这家伙,他已经把这打法发扬光大。所以首要任务是防炮。

    之前李觉曾得到苏联军事顾问的指点,学会了构筑一种可防敌人飞机大炮轰炸的防御工事。利用这一带土质坚硬的特点,构筑了一种独特的防御工事。

    这种防御工事十分奇特,他们将掩体挖成陶罐状,肚大顶尖。然后用壕沟将各个陶罐状掩体连成一体,相互沟通,纵横交错,四通八达。

    壕沟上又用粗大的立木和横木用铁码钉密密实实地钉紧,然后覆盖上两米厚的泥土,这种独具创意的防御工事最大的好处,就是能有效地防御日军飞机和炮火的轰击。

    遇上敌人轰炸,将士们躲在陶罐状的大肚内相对安全,壕沟上方粗大的原木和两米厚的泥土,敌人的炮弹一般无法炸塌。即使炸塌了,躲在陶罐状掩体中的将士们依然很安全。

    更绝的是,针对rì běn人个头矮小的特点,李觉特意下令将陶罐状单兵掩体挖深了20公分,作战时垫上木墩,万一失利时将木墩带走,这样一来,防御工事即使被日军占去,他们一时也派不上用场。

    1号的早上,日军不断的狂轰滥炸,然而他们的步兵没有丝毫的动静,似乎不打算进攻。也许松浦淳六郎要把“先轰后攻”的战法发挥到极致。

    下午,日军还是如此,只是炮击,偶尔日空军飞来几架飞机轰完就走。

    晚上,日军炮兵总算熄火了。李觉迅速命令部队重修工事,把白天被炸毁的阵地重新翻新。

    经过一夜的赶工,阵地工事再次恢复到了炮击前的模样,等待下一轮的炮击。而这一天,由于这奇特的防御工事,部队伤亡极小。

    第二天,日军依旧没有进攻的迹象,继续铺天盖地的炮击。

    松浦淳六郎是想把金官桥阵地夷为平地,然后随便派个大队去收拾残局。在他眼里,70军完全是不堪一击。之前九江的战斗,70军128师遇到他们一触即溃,这次松浦异想天开,以为还会和上次一样。对付**一个杂牌师,一个大队足矣。

    在70师后方指挥部,李觉用观测镜观察阵地的情况。那铺天盖地的炮火,不由的叫他发出感叹:“妈了个巴子的,松浦这小子真够败家的。”

    李觉身后的参谋副官笑道:“军座,看样子鬼子今天是不会攻击了。”

    “不能大意。128师丢尽70军的脸,丢尽了湖南人的脸!丢的脸必须从19师身上找回来!”

    “是!”

    李觉是久经沙场的湘中名将,他既在金官桥险要处摆下主阵地,又在两翼的数座山头上设下伏兵。这样一来,主阵地与各个山头的伏兵可互为掎角,遥相呼应。现在就等第106师团发起地面攻击,给他们以重创。

    可是,2号一整天松浦淳六郎还是安兵不动,对金官桥阵地持续发起炮击。他的打法叫很多人都十分费解,包括薛岳、冈村宁次。“炮兵轰、步兵冲”一般情况,日军炮击两小时算长的了,他竟然炮击了两天。

    一直到2号夜,冈村宁次忍不住终于来了diàn huà询问战况,松浦如实回答,并向冈村宁次保证,在3号发起攻击。

    冈村宁次似乎有点无奈,最后说了一句:“松浦君,炮弹是很珍贵的。”

    李觉将军布置的阵地怪,其为人也非常的怪。

    在抗日之前他是出了名的软将军。他仗着湖南军阀唐智生的喜欢,仗着是湖南军阀何键的乘龙快婿,经常明哲保身。他指挥作战有个特点,就是只重“谋略”而从不打硬仗[其实就是逃跑]。

    李觉经常将一句话挂在嘴边:“只要我们把腰杆子放软一些,跟谁也不斗硬气,不打硬仗,便谁也奈何不了我们。”

    然而,全面抗战爆发之后,李觉却一反常态。淞沪会战的时候,他慷慨的对士兵们说:“国家已经到了不战则危,不战则亡的地步了!再不打硬仗,就要亡国灭种了!”

    淞沪会战中,李觉率部在镇海与企图登陆的日军激战一周,打了无数次的硬仗、恶仗,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

    然而这次,金官桥防御战也是一场硬仗,他要带着一支杂牌师去阻击日军的一个师团……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