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抗战之特战兵魂 > 第672章 委员长接见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672章 委员长接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怎么,很紧张吗?”

    “有点。”

    邵飞故意做镇定,可不紧张才怪。那可是蒋委员长,对他的事书上、电视剧描写的太多,今天总算见到活的了。

    今天什么日子,遇到的不是音乐家就是伟人。邵飞要记住这一天,到时候在赵飞面前炫耀一番,羡慕不死他。要是能合个影那就在好不过了。

    现在邵飞脑子很乱,尽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可没多久车就到了总统府邸。

    张发奎拍了下邵飞,道:“下车吧,也许委员长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哦。”

    邵飞缓过神,如梦初醒。

    在张发奎的带领下,邵飞进了府邸,无论是装潢还是构造,都十分的气派。

    一名身着光鲜、五官俊郎的侍卫上前,敬礼道:“请留步。”

    张发奎说明了来意,侍卫对邵飞搜身后,进去禀报。

    此时,邵飞的心似乎跳的更加厉害,呼吸开始不畅。

    没多久,侍卫走了过来伸手,道:“请!”

    在侍卫的引领下,二人来到蒋委员长招待军官的客厅。

    委员长见到张发奎二人后,扶着手杖起身,和气道:“来了,请坐。”

    张发奎道:“谢,委座。”

    邵飞已经紧张的开不了口。在怎么身经百战,见到伟人也会有畏惧之感。

    “坐吧。”张发奎拍了下邵飞,然后对委员长道:“年轻人,有点紧张。”

    邵飞坐到了张发奎身边,委员长笑道:“我长得有这么可怕吗?”

    邵飞双手扶膝,一副军人标准的坐姿,紧张道:“没有,就是有点紧张。”

    张发奎笑道:“他杀鬼子的时候从不含糊,反倒见了委座紧张起来了。”

    “猎鹰。”委员长念叨了下,道:“从南京保卫战的时候我就听到了这个名字,我还听说日军那些不可一世的将军最不愿听到也这个名字,如果以后国共打了起来,看来我也是不想听到这个命令了。”

    邵飞心中一震,看似玩笑的话,却带着杀机,真不愧是“伟人”。

    邵飞坦诚道:“军人的使命是保家卫国,我的枪口不会对准中国人。”

    委员长看着邵飞的眼神,这不像是敷衍或妥协的话,更像是发自内心。随即,委员长神色稍微起了变化,也不再提关于国共两党的事情。

    委员长松了口气,道:“你是一个很有觉悟,且主观意识很强的军人。”

    邵飞回道:“委员长谬赞了。我不懂什么政治,也不想懂。我的信仰是忠诚,忠诚我的国家;我的信念是守卫国土、保护百姓,不让侵略者占领我们一分土地。”

    这是邵飞当兵的初衷,部队也是这么教育他的。

    委员长赞许道:“说的好啊,如果每个军人都有这样的觉悟,抗日何愁不胜利。”

    这时,邵飞的心情稍微平复了些,也看不出委员长的敌意。

    委员长问道:“你对抗日有什么独到的了解,我想知道。”

    张发奎看着邵飞,似乎些许期待。

    邵飞回道:“抗日一定会胜利。这不是什么口号,而是事实。一,rì běn乃弹丸之地,资源不足;二,中国太大,有足够的战略纵深,他们兵力不足;三,也是最重要的,我们是正义的一方。”

    “咳~”委员长突然叹了口气,感慨道:“你年纪轻轻就明白这个道理,可就是有人不懂啊~就凭一个rì běn钢铁产量是我们的一百倍,就开始抱着悲观的情绪。”

    邵飞知道委员长指的是谁,于是道:“美国的钢铁产量不更高。rì běn侵略打的是‘大东亚共荣’的旗号,一定会对东南亚伸出魔抓,那样会直接影响到美英的利益,他们会坐视不管吗?美国人可是把国家利益看的很重的。”

    邵飞的话语出惊人,这相当于一种预言,让委员长和在坐的张发奎十分惊讶。可是,他的话并不是无稽之谈,rì běn野心膨胀必定会对东南亚各国出手。

    “有道理。”

    张发奎不断的点头,赞同邵飞的说法。

    委员长双手扶着手杖手,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突然对张发奎讲:“对了,之前你不是提到什么城市狙击战,我很感兴趣。”

    张发奎惭愧的笑了笑,看着邵飞道:“还是有专业人士说吧。”

    邵飞想了想,道:“抱歉,其实我也不是很懂。”

    “理解,理解。”

    委员长变得有点失望,他以为是邵飞知道不愿说而已,毕竟是两个阵营的人,有所保留可以理解。

    邵飞解释道:“委员会你误会了,我是真不懂。城市阻击战是门很深的课题,不是一两句就能说清楚的。现在各国都不重视,但非常适合我们现在的抗日形式。”

    张发奎道:“那你就把你知道说说吧。”

    邵飞想了下,道:“当日军攻入城市的时候,我们将大量的神枪手分布各处,狙杀敌人重要目标,配合作战部队。当中涉及到地形、兵力、各火力点的配合等等。这样以来,日军飞机、大炮、军舰就是摆设,他们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惨重代价。”

    委员长听完后感到欣慰,道:“说的不错。还有么?”

    邵飞接着道:“每一个新的战法需要我们研究、探讨,我们不能墨守成规。不妨找些这方面的人才,根据我们的军事情况然后制定出来,运用于实战。像太原、徐州、上海、南京,外围阵线奔溃,城市就弃守太可惜了。”

    这时,侍卫在外面走了进来,报告道:“报告,陈长官已经在办公室等候多时了。”

    委员长回道:“知道了。”

    张发奎和邵飞对视了下,张发奎道:“看来前方有紧急军情,那我们还是先告辞了。”

    委员长考虑了下,感觉意犹未尽,道:“好吧,那下次有时间我们在聊。”

    二人一同站了起来,敬礼后离开了客厅。

    出了府邸,邵飞大松了口气,道:“心脏差点停掉了。”

    “有这么可怕吗?”

    “第一句话就语带杀机,能不可怕吗?那些军统特务可不是好惹的。”

    张发奎笑了笑,问道:“我很想知道你那句话是不是真的?”

    邵飞知道张发奎问的是什么,回道:“我原本就不该出现在这场战争中,又何必为了我而增添无畏的杀戮呢?委员长是个聪明人,希望这次的接见我没有白来。”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