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抗战之特战兵魂 > 第671章 巾帼chuán qí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671章 巾帼chuán q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靠,这音乐家也太热血吧。”

    “太有感染力了,心砰砰直跳。”

    “音乐的力量,呵呵。”

    队员跑了出来,感觉像是做了场梦。邵飞笑道:“他一定会成为伟大的音乐家。”

    小刀挖苦道:“哥,你又要预言了是吧。”

    邵飞不以为然,道:“切~你们爱干嘛干嘛,我要去送信了。我会住在卢作孚先生家里,有事找我啊。”

    柱子道:“班长,你又没人性不是。你住豪华公馆,我们露宿街头。”

    “你们不是救了陈昊天那小子的命吗?去他家打土豪啊。”

    “我同意。”

    小刀连忙喊道,毕竟自己的媳妇在陈公馆。

    邵飞命令道:“解散。”

    随后,邵飞根据信上地址找到一个叫彭斗山的家门前。

    敲门后开门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妇人。

    妇人大量了邵飞一番,客气的问道:“请问这位长官,您找谁?”

    邵飞礼貌的问道:“伯母,请问彭斗山住这里吗?”

    “是,您请进。”

    妇人请邵飞进院子,然后喊道:“斗山,有位长官找你。”

    这是一座四合小院,邵飞发现一名近三十岁的男子正和一个6岁大小男孩在院中玩耍。从表情中看的出来,他们父子的关系很好。

    彭斗山穿着一身白色衬衫、绿色军裤来到邵飞面前,见他是名上校军官,连忙敬礼道:“长官好,请问您是?”

    邵飞回道:“送信的。”

    “到屋里说吧。”

    说着,彭斗山请邵飞进屋,让自己的母亲照顾自己儿子彭旷。

    邵飞进屋坐到凳子上,彭斗山给邵飞倒了杯茶后,邵飞把唐桂林的信交给他。

    彭斗山看完信后,脸色变的十分阴沉。接着,他把信收起来后,低沉的问道:“她还好吧?”

    “我们只有一面之缘,在孤山阵地打过鬼子。应该还不错吧。”

    邵飞说了“应”该二字,因为机枪手在战场上是最危险的,往往是第一个牺牲。

    彭斗山舒了口气,道:“她天生就是属于战场,为了打仗杀鬼子,她可以忍心抛下自己的孩子。”

    邵飞问道:“看样子你也是个军官,恕我冒昧,你们是怎么回事?”

    彭斗山回道:“31年的时候我还在桂军90师,当时和她是同乡,有一次和张发奎将军的14师合作无意中发现了她,那飒爽英姿,我一眼就爱上了她,非她莫娶。”

    邵飞心中微微触了下,没想到唐桂林14岁就女扮男装从军了。还有,14岁就是个小女孩,飒什么爽、英什么姿,人家发育了吗?

    彭斗山接着说道:“后来我们开始通信,彼此间认识。在一次她回家省亲的时候,我主动向她们家提亲,可她不同意非要去当兵,在父母的软磨硬泡下,一个月后,我们成亲了。”

    “那时候她多大?”

    邵飞似乎很在乎年龄,彭斗山回答道:“15岁。成亲后,我通过关系把她的军籍消了。而我被调调了宋希濂将军的36师驻守南京,我们一起在南京生活。”

    邵飞继续问道:“那在后来呢?为什么你们又离婚了?”

    彭斗山回道:“抗战爆发了,她非再次要上战场杀鬼子,我不同意,最后就离开了我们。他再次女扮男装跑去从军,我通过关系帮了她,安排在安全的511旅旅部特务连。可后来淞沪会战,第511旅调到了前线。511旅在蕴藻浜一带对日作战中伤亡惨重,在这个曾被誉为“血肉磨坊”的战场上,就连她们的旅长秦霖也阵亡了。唐桂林的特务连最后就剩下了5人,她受伤回了老家,再次离开了队伍。”

    邵飞心中暗叹,真够 qí的,如果叫洗星海那小子知道,又得热血一阵子了,如果他不够热血也写不出《黄河大合唱》这么热血沸腾的歌来。

    邵飞喝了口茶,像听故事一样,继续问道:“后来怎么又跑去52师了?”

    彭斗山苦笑了下,道:“1938年3月,新成立的第52师在湘乡整训,并在零陵设立招兵点。已经伤愈的她杀敌心切,第三次隐瞒性别“混”进部队当了二等兵。由于以前是老兵,对于枪械知识已经熟识,因此在入伍后不久便升为一等兵,派到第307团3营机枪连任机枪手。”

    邵飞听完所有关于唐桂林的事迹后感触颇多。自己就奇了怪了,这么创奇的女人怎么就没人把她写成小说,拍成电视剧呢,传说中的花木兰到被翻拍了n变。

    “我该走了,刚到武汉还有很多事要做。”

    说着邵飞站了起来,彭斗山也站了起来,道:“还劳烦长官亲自来一趟,谢谢了。”

    “没什么,顺路。”

    二人离开屋子,在院子里那叫彭旷的小孩连忙跑上前,抱住父亲的大腿,连声问道:“爸爸,爸爸,是不是妈妈有来消息了?”

    彭斗山看了眼邵飞,回道:“不是,妈妈现在过的很好。”

    邵飞低头笑了下离开了彭家。

    在大街上,到处都是抗日的标语,偶尔还有学生队伍经过,高喊着热血的口号。再想想唐桂林和他们年纪相仿,却以女儿之身在抗日的某处战场默默战斗着。这一切的一切,叫邵飞感触颇多。

    “长官,终于找到你了。”

    冼星海一下子冒了出来,着实吓了邵飞一跳。

    冼星海恳求道:“长官,再跟我说说抗日的事迹吧。我想写首歌,能够震撼到人灵魂的歌。”

    邵飞笑道:“你可以的,相信我。”

    “可是我缺少灵感,看到民众的抗日热情,看到这么多热血的青年,可是始终找不到灵感。你之前的话叫我很震撼,所以多听听那些热血的事迹,也许能激发我的灵感。”

    “大哥,听没用的,要去看,去亲自体会。”

    “你想让我去当兵?”

    “别,千万别!你要是挂了,我可就会成为民族罪人了。”

    “你说话很特别。‘挂’是什么意思?”

    邵飞挠挠头有点无奈,突然后退了一步,指着冼星海,朗诵道:“朋友!你到过黄河吗你渡过黄河吗你还记得河上的船夫拼着性命和惊涛骇浪搏战的情景吗!”

    洗星海被彻底搞闷了,问道:“你是叫我去黄河吗?”

    “聪明。相信我,没错的。那惊涛骇浪一定会给你灵感,你一定会写出一曲不朽的乐章,流芳百世。”

    “我没想这么多,我只想用音乐去抗日。”

    “这就够了。没有、私心,热衷梦想的人,才会成功。”

    “谢谢,我听你的一定去黄河看看。”

    说完,洗星海转身离开。

    邵飞继续在街上走着,不知不觉来的了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一群学生围在门口,应该说是围着一个人,请他指引该走的道路。

    邵飞顿时心潮澎湃,一眼就认出来那人是周总理。还是那么的和蔼、那么的可亲、那么的睿智。心中不由的肃然起敬,甚至有上前打招呼一睹总理风采的冲动。

    这时,张发奎从办事处走了出来和总理打了声招呼后,穿人群离开。

    不巧的事,张发奎远远的就发现了邵飞,冲他走了过来。

    “正好,总算找到你了。”

    “将军有事吗?”

    张发奎回头看了下周总理,道:“回家了,不进去看看。”

    “算了,会很麻烦的。”

    “那好,委员长要见你,跟我上车。”

    邵飞彻底被震住了,傻傻的站着。

    张发奎耍了下手,催促道:“上车啊。”

    “哦。”

    随即,邵飞坐上了张发奎的车,去见了蒋委员长。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