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抗战之特战兵魂 > 第655章 九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655章 九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们要南下了,真的不愿意去南昌吗?”

    “不去了,我们要去九江。”

    邵飞谢绝了朱鼎卿的好意,带着特战队去九江和陈昊天他们汇合。

    11师随即撤离了湖口。这次反击战,11师斩获颇丰。缴获敌装甲车3辆、卡车2辆、军马68匹、**步兵炮4门、重机枪4挺、轻机枪7挺、步枪207支。

    日军后续大部队很快占领了湖口。而波田支队接到命令是暂时停止进攻,在湖口修整,补充战略物资、兵员。至于波田重一也得到了南京方面的嘉奖,并把攻击九江的任务交于波田支队。

    命令是华中派遣军司令官畑俊六大将发来的,畑俊六这样做的目的有二:

    一,是命担任先锋的波田支队修整,顺便先清除中**队在长江上布下的大量暗网、沉船、水雷、漂雷等障碍物,为后续部队进攻扫清道路;

    二,是为了避免孤军深入,以便在湖口一带集结兵力,为下一轮更大规模的进攻积蓄力量。

    一时间,炮火连天、杀声四起的长江两岸,出现了短暂的宁静。

    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陈诚与各级将领揣摩敌情、分析局势,认为日军下一步的军事目标有两种可能。

    一,假如日军集结了五个以上师团的兵力时,将以主力在星子附近登陆,攻取南昌、长沙,或直趋岳阳,切断粤汉铁路,包围武汉。日军为了防止中**队攻击其侧背,他们定会同时抽调一部分兵力在姑塘、九江登陆,从而牵制中**队。

    二,日军只集结了三个以下师团的兵力时,将会以主力在姑塘登陆,同时以一部分兵力在九江附近登陆,夺取瑞昌,包围武汉。从目前日军在湖口一带集结的兵力来看,采取第二种行动的可能性较大。

    于是,陈诚分别向薛岳和张发奎发出命令:薛岳第一兵团部署于鄱阳湖西岸,以防日军采取第一种行动,向南昌、长沙迂回,并策应九江方面的作战。张发奎第二兵团部署于星子、九江至码头镇沿湖西岸、长江南岸一线,以对付日军可能采取的第二种行动。

    受命之后,薛岳和张发奎各自将部队重新作了布防部署。

    马垱、彭泽、湖口相继失守之后,九江门户洞开。

    布防部署在九江的张发奎第二兵团,骤然间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九江是赣北的一个重要城市,这里地处长江南岸,鄱阳湖西滨,其地上连武汉、下接安徽、南倚庐山、北依长江,战略地位极为重要。

    历史上有三国时期的诸葛亮联吴抗曹、宋朝岳飞抗金、朱元璋陈友谅大战鄱阳湖、太平天国战争、北伐战争等都曾在此发生。在赣北历史上的战争,但论其规模与双方所付代价,都无法与这次抵御外敌相比。

    大战之初,中、日双方的决策者们,都以其睿智或贪婪的目光,齐刷刷地盯上了长江中游的这座城市。

    中**队的最高统帅蒋介石,给驻防九江的第二兵团司令张发奎下了死命令:九江乃武汉门户,如九江不守,则日军西可径取武汉,南可迂回南昌、长沙,形成包围武汉之势。九江必须死守,决不能让日军攻陷!

    一方要死守,一方志在必得。一时间,九江成为中日双方争夺的焦点。

    邵飞带队回到九江,可陈昊天第一时间接到了白崇禧的命令,命他即可返回指挥部。军令如山,陈昊天不得不返回第战区总指挥部当他的参谋。临走前,陈昊天约邵飞吃了顿饭,当朋友之间离别的践行。

    “小二,准备六只烧鸡!”

    在一酒店的包间里,邵飞一坐下就要了六只烧鸡。

    “你小子够狠的,吃的了吗?”

    “奶奶的,要不是你小子,我会去帮川军打仗吗?猎鹰六名队员受了伤,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

    陈昊天摆手,笑道:“当我没说。”

    桌上早已摆上了陈昊天要的饭菜,邵飞不客气的开吃起来。

    陈昊天并没有动筷子,看着邵飞吃菜,问道:“以后有什么打算?”

    邵飞边吃边喝,道:“能有什么打算,武汉会战结束后回山西当我的土八路。”

    “我一直都不明白,你一个死共党,为什么老帮着**打仗?”

    “时代不一样,军人的使命也不一样。我是那个时代的军人,国家早就统一了。我们的使命是保卫国家、守卫领土,这些都是刻在骨子里的,所以我对什么政党不感冒。”

    邵飞说着喝了口小酒,继续道:“还有,我想亲身去见证这段历史。经历了这么多,我发现很多事情被历史淡化甚至遗忘。向湖口保卫战,**打的风生水起,可在我那个时代,我想一般人没人会知道。”

    “不要说了。”

    陈昊天拿起桌上的一杯小酒一饮而尽。这种事,邵飞曾经和自己说过,当时心里就不是滋味。

    邵飞能体会陈昊天此时的心情,这次湖口保卫战川军又牺牲了五千多人,可这五千英灵竟然被历史遗忘了。

    等陈昊天把酒喝完,邵飞道:“我们现在是朋友了,有句话我一直想说。”

    陈昊天把酒杯放下,再次倒满,道:“说吧。”

    邵飞语重心长道:“既然都是打鬼子,就不要太在意什么川军、桂军。军阀时代已经过去了,既然李白二位长官这么欣赏你,何不……”

    “不用劝了,我明白。干!”

    陈昊天似乎心里烦闷,想痛饮一番。邵飞舍命陪君子,二人对饮开喝起来。

    酒过三巡,陈昊天似乎有点醉意,问道:“能告诉我戴笠三年后真的会被刺杀吗?”

    邵飞看的出来他是假装宿醉,借酒发问。而这问题应该是蓝灵叫他问的,毕竟戴笠是她的义父,是戴笠从路边把蓝灵捡回来的。陈昊天如此深爱着蓝灵,同样戴笠也成了陈昊天的恩人。

    “我是骗他的。”

    没想到陈昊天会做到了这个地步,邵飞只能如实相告。

    陈昊天又问道:“那戴笠的结局是什么?”

    邵飞把桌上的酒一饮而尽,没有回答。其实邵飞自己也不知道,戴笠的死一直就是个迷。

    二人吃完离别饭后,陈昊天北上返回第五战区指挥部,而邵飞拿着六只烧鸡去了医院看望特战队员。

    来到九江部队医院,人潮涌动到处都是伤兵,大部分都是从湖口战场下来的。至于特战队员,他们被医院赶了出来,正坐在大草坪上抱怨。

    邵飞来到队员面前,问道:“你怎么坐这了?”

    “被医生赶出了,说什么来路不明。”

    “奇耻大辱啊~”

    “呵呵,他们说不收地方武装的人。老大,我们什么时候成地方武装了。”

    看的出来,没句话都带着情绪。邵飞道:“没告诉他们你们是猎鹰吗?”

    柱子回道:“说了啊,他们说没听过。”

    邵飞无奈的笑道:“看了我们的名气还不够大。这烧鸡,你们分着吃吧。”

    邵飞把烧交给柱子、小刀,让他们分给大家,然后检查队员的伤口。

    最后的战斗,这些队员都是带伤战斗的,伤口只是做了简单的处理,可现在都已经发炎了。每处伤口都是刺伤,是和鬼子白刃战时所受的,所以需要缝合,打消炎针。

    这时,迎面走来一名上校军官,他完全是出于对这伙人的好奇,因为队员们都换回了百姓的衣服。

    那上校身形魁梧、衣着光鲜,外表看上去一副正派模样,但给人感觉他浑身散发着冷冷的气息。

    “你们是什么人?”

    邵飞站了起了,眼神透露出一丝怒色,道:“妈的,你也好意思问。”

    上校身后的警卫上前,指责道:“你怎么跟长官说话的!”

    “退下。”

    那上校见邵飞还有他身后的特战队员各个身形魁梧、眼神锐利,绝非一般人,于是礼貌道:“我们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可以直说,但请不要带着敌意。有什么需要帮忙,我会尽力帮忙。”

    邵飞瞪着那上校,道:“看来你也不是一般人。”

    身后的小刀开玩笑道:“队长,他是二班。”

    “队长?”上校再次扫下其他人,人数刚好12人,于是问道:“你们不会是猎鹰吧?”

    邵飞听完冷笑了下,道:“看来你真的不是一班的。我们从安庆打到潜山、从潜山打到马当、又从马当打到湖口,现在来到九江。我有六个队员受了伤,可你们呢,竟然把我们赶了出来。你们**够可以的。”

    “有这事?”那上校眼神冷峻,表情严肃,命令道:“来人,把院长给我叫过来!”

    “是!”

    警卫迅速跑去找来院长。

    一名五十多岁,但以半头白发的男子,身穿白色大褂来到众rén miàn前,问道:“楚参谋,有什么事吗?”

    那上校面无表情,问道:“你听说过猎鹰吗?”

    院长回道:“听说过,他们都是抗日英雄,都是 qí的人物。”

    上校看着那些受伤的队员,道:“可他们和鬼子战斗受了伤,来到你们医院,你们却把他们全部赶了出了。”

    院长笑道:“有这事,不可能吧。这么厉害的人物怎么会跑我们医院来。”

    “他们就在你面前,给他们住最好的病房,用最好的药。”

    说完,那上校冲邵飞敬礼以示敬意,然后道:“我有急事先走了,你们就好好住下养伤。”

    之后,那上校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从始至终都是一副酷酷的表情。

    邵飞问院长:“他是什么人?”

    那院长似乎没听到,兴奋的问道:“你们真的是猎鹰?之前多有冒犯,见谅、见谅。”

    “我问你他是什么人?”

    院长回答道:“他叫楚云凡,是第8集团军的作战参谋。你们还是随我进去吧,给你安排病房。”

    “不用了。病房还是留给重伤员吧,给伤员打几针消炎药就可以了。”

    “那怎么行啊,楚参谋我可得罪不起。他可是张发奎长官的外甥。”

    “张发奎。”

    邵飞念叨了下,也不想叫院长为难,于是随他进去医院的大楼,叫伤员住进的普通病房疗伤。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