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抗战之特战兵魂 > 第636章 大反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636章 大反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武汉军事会议结束后,陈诚做的第一件事不是抓人,也不是召开进攻马当要塞的作战会议,而是叫到会的第九战区将领不得将会议内容泄露出去。如果一些事情叫李蕴珩、薛蔚英等人知道,是必会影响军心。

    反攻马当要塞作战计划部署完毕后,陈诚给第十六军、第四十九军等部下了一道死命令:“香口、马当为皖、赣门户,其得失于今后作战之胜败甚巨……务速恢复香口、马当要塞阵地而确保之。攻克香口、马当要塞者,各赏洋五万元,如有作战不力者、畏缩不前者,即以军法从事。”

    这次,委员长和陈诚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可以用不惜代价来形容。这从陈诚这道死命令就可以看的出来。

    27日,彭泽守军开始火速集结。谁都知道这次上峰是下了决心的,还有就是他们心虚。马当要塞失守,16军脱不了干系,所以他们要戴罪立功,各级军官不敢有丝毫懈怠。

    “妈的,**行动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有素了。”

    此时,邵飞一行人正在彭泽。在大街上,邵飞看到16的部队不断的集结匆匆的出发,还有的部队从湖口方向开来,邵飞不由的发出感叹。

    柱子在一边粉刺道:“如果三天前他们有这样的效率,要塞也不会轻易失守。现在那个鲍大总长还在为输了三个小时而耿耿于怀。”

    小刀听完冷笑了下,道:“我开始怀念在山西的日子了,和**打仗,憋屈!”

    柱子走到小刀身边拍了下,提醒道:“回去就等着受处分吧。你把人家肚子搞大了,总要有个交代。”

    小刀一下子沉默了下来。他怕的不是处分,而是茹雪受人以柄。

    邵飞舒了口气,把话题转了回来,道:“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这次战斗后,这句话我深有体会。休息一天,我们去找滇军,如果我在帮他们打仗,我跟我妈姓。”

    邵飞话音刚落,正面一两吉普车朝他们开来。邵飞远远看到了坐在车上的少将军官,并开始后悔刚才说的话。他知道,麻烦事又来了。

    车子在邵飞面前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的将军不是别人,正是陈昊天。

    小刀哭笑不得,问邵飞:“你妈贵姓?”

    “也姓邵,怎么了?”邵飞呼了口气后,走到陈昊天面前:“哪都有你,少了一支腿就不要乱跑好吗。”

    陈昊天并没有在意邵飞的话,朋友间到了铁的地步是不会在意这些的,他笑道:“怎么,闹安庆、守马当,你现在是战区的名人了,一出名就不认识人了?”

    “不是。因为见到你一定没好事。”

    “你还真说对了。我知道你在彭泽,特意过来找你请你帮忙的。帮一把26师。”

    “26师,川军?”

    陈昊天点了点头。之前,陈昊天知道马当失守,罗卓英随即命26师守湖口。他知道湖口不比马当,没有天险。而26师在淞沪会战于日军血战7昼夜,歼敌4千余,但自己损失大半。后来,补充的兵员以保安团为主,没受过军事训练,装备十分简陋。

    陈昊天和26师师长刘雨卿都属川军,二人交情匪浅。于是向白崇禧请示,以督战之名前来26师,助刘雨卿一臂之力。

    说白了,26师就是一支标准的杂牌军。大部分士兵没受过训练、没打过仗,装备清一色老套筒“汉阳造”,重机枪枪、轻机枪更是少的可怜。正是这样的部队要去阻击波田支队,说难听点,他们都是炮灰。

    邵飞有点左右为难,搞不好自己也会成为炮灰,于是苦笑道:“我发现战场上哪都有你们川军。”

    陈昊天听的出来,邵飞有点婉拒的意思。“哪都有川军”意思是说自己帮的过来吗。

    陈昊天说道:“一支没有受过训练,拿着旧式装备的部队,面对强大的日军,结果会怎么样?川人死的太多了,忻口会战22集团军死了半;徐州会战122师全军覆没;淞沪、南京死的最多的都是我们川军。他们都是我家乡出来的,我实在不忍。难道你我的交情还不如滇军的张冲吗?”

    邵飞没想到陈昊天会做到这种地步。先打同情牌,在打友情牌,这两种方式是最伤男人自尊的。一向高傲的陈昊天在自己面前低声下气,这叫邵飞心中酸楚。看来陈昊天这忙不帮不行了。

    邵飞上叹了口气,道:“我们刚打完仗,就请我们吃顿大餐吧。”

    陈昊天松了口气,道:“没问题,吃什么都行,反正我已经习惯了被你打劫。用你们死共党的话叫‘打土豪’。”

    邵飞还是答应了陈昊天去帮26师,这不完全出于陈昊天的面子,最重要的还是他最后的那段话。

    此时,邵飞想的是在藤县的战斗,还有战死的122师师长王铭章。

    当天,第十六军、第四十九军接到命令后,向香口日军发起大反攻。各部都出于戴罪立功的心态,因而进攻异常的猛烈。

    李蕴珩并不是无能之将,在北伐和中原大战立下过不少战功。此人擅长迂回包抄,自己的上司张发奎,以及冯玉祥都曾败在他的手上,被人誉为“湘中名将”。

    16军下辖53师、167师,主攻香口、香山。而49军负责攻占长山阵地。

    反攻之初,李蕴珩命53师迂回到香口以东,造成切断香口日军退路的假象;命167师从中间穿c,切断香山和香口的联系。两师欲有合围香口之势。

    驻守香口的日军有一个大队,他们害怕被敌人东西合围,于是撤离香口前往长江,毕竟那里有军舰的庇护。

    日军撤至半路,突然遭到53师、167师两个团的夹击。战斗异常的激烈。**士兵奋不顾身、勇往直前,他们接到的是陈诚的死命令:战斗不力者、畏缩不前者,即以军法从事。

    经过一场血战之后,16军给予敌人最沉重的打击,日军损失异常惨重。16军也成功收复了香口、香山。

    日军的残余部队在仓皇之下,逃离到了江面。

    另一方面,49军攻击长山阵地。波田支队似乎早有准备,利用长山残留的工事全力阻击。经过一天的艰苦战斗,日军在飞机、军舰的帮助下,49军始终无法攻破长山阵地。而自己一方损失惨重,几千名**士兵再次血洒长山。

    16军、49军接到的是死命令,不惜一切代价收复马当要塞。第二天,第三天,两个军不遗余力的攻击要塞各处防区。然而,马当要塞毕竟是一级国防要塞,不是轻易能被炸毁的,日军还是利用了这个“国之盾牌”给予了**重创。

    日军援兵源源不断的乘军舰而至,两军苦战数日后,始终未能收复马当要塞。

    由于伤亡过大,陈诚无奈选择退守彭泽。而这次**近乎疯狂的大反击,也给日军敲响了警钟。前方部队攻击太快,后续部队无法跟进。

    反攻结束没多久,陈诚下令逮捕李蕴珩、薛蔚英。给李蕴珩的罪名是玩忽职守;给薛蔚英的罪名是畏敌如虎、贻误战机。二人将受到军法处最严厉的审判。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