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抗战之特战兵魂 > 第628章 捷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628章 捷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委员长,捷报!捷报!”

    陈诚兴冲冲的拿着电文来到蒋委员长办公室。

    陈诚知道,现在委员长心系马当战事,所以一有马当要塞的消息,就第一时间将消息向委员长汇报。

    听到是捷报,委员长漏出了久违的笑容,问道:“何事如此高兴,是不是马当要塞传来了什么好消息?”

    陈诚回道:“是从马当要塞传来的。第二总队在鲍长义总长的指挥下,再次重创敌106师团,歼敌两千余;我空军大展神威,击沉敌四艘军舰,重创两艘;60师一部,在猎鹰特战队的协助下,收腹香山、香口地区歼敌四百余,缴获三处敌炮兵阵地!”

    “好啊,打的好!”

    委员长由于兴奋起来,扶着手杖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他不敢相信区区两千的海军陆战队,面对一个师团、一个旅团、外加敌第11舰队,能打出这样的战绩,着实不易。

    委员长指了指,道:“立即马上以我的名义全军嘉奖!让他们再接再厉!”

    “是!”

    “还有那支猎鹰特战队,一并嘉奖。”

    “可是,他们……”

    委员长摆了下手,叹道:“算了,现在是合作时期,不要顾及那么多。那个叫邵飞的不愿做俘虏,最后自爆而亡。当时我听到个消息后感到痛心。后来我特意看了他的资料,太原会战、南京保卫战、徐州会战,他的战功不可磨灭。他才是真正军人,眼里没有国共之分。难道我一个领袖的胸襟还不如一个八路军吗?”

    陈诚舒了口气,道:“我知道了。可是委座,从各方面的情报显示,邵飞有可能没死,自爆是个局。”

    委员长不由一惊,道:“有这事?”

    陈诚回道:“只是猜测,疑点颇多。一,邵飞战死了,猎鹰群龙无首,应该回山西才对,可他们毅然参加了武汉会战;二,他们现在的指挥官叫易仁,像是凭空冒出来了,可他有能力驾驭猎鹰吗?现在猎鹰的战力绝对不逊色当初;三,从杨森部得来的消息,那个叫易仁竟的然是滇军184师独立团团长。委座知道,邵飞和张冲关系甚密,猎鹰南下也是为了张冲。”

    “你的意思是?”

    “易仁就是邵飞。”

    “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不和情理,人都希望扬名立万。”

    陈诚开始犹豫,他或多或少能理解邵飞的想法。

    委员长坐回到位置,道:“有话不防直说。”

    陈诚道:“邵飞是迫于无奈。我听道传言,说他来自未来世界,太匪夷所思了。还因此被军统抓了,导致三军逼宫。如果他还以原来的身份活着,军统会找他麻烦,日军也会找他麻烦,甚至他们自己内部也会找他。说难听点,他是被我们逼得走投无路了。”

    “咳~”委员长又叹了口气。

    “有句话卑职不知该不该讲?”

    “但说无妨。”

    陈诚道:“退万步讲,就算他来自未来世界,如果他想改变什么,以邵飞之能早改变,不至于等到现在。如果他不想改变,逼他也没用。再逼下去,我们会失去一个战神,高兴的还是敌人啊。”

    委员长还在犹豫,陈诚又说道:“第五、第六、第十师团是何等的不可一世,可他们最不愿意遇到的就是猎鹰、遇到邵飞,因为他们知道,遇到猎鹰只会带来耻辱。”

    委员长思虑片刻后,道:“有道理。不管那个叫易仁是不是邵飞,叫军统不要在查下去了。替我打个diàn huà给武汉八路军办事处,感谢猎鹰对马当要塞的协助。”

    “我知道了。”

    委员长问道:“援军有消息吗?”

    陈诚沉默了一下,婉转道:“167师还在增援中。”

    委员长脸色一变:“一天了,怎么还在途中?”

    “他们走的是山路,犹豫道路不熟迷路了。”

    委员长“拍~”桌子,怒道:“有大路不走,为什么走山路?”

    陈诚不知该怎么回复,据实以告只能叫委座更加来气。

    “给我电令薛蔚英,如果没有及时增援马当要塞,军法从事!”

    “是!”

    陈诚离开了委员长办公室,先给167师薛蔚英发了电报。

    比起陈诚,小诸葛白崇禧更了解邵飞。他早就怀疑易仁就是邵飞,那次自爆事件就是一个局。所以,在之前他就命令下去,猎鹰可以指挥第五战区团一下的部队。

    至于邵飞的身份,白崇禧经过那次事件已经不在乎了。当务之急,就是打好武汉这一仗。

    马当要塞捷报传来,白崇禧更加确定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

    在指挥部,白崇禧命令道:“以第五区的名义,给第二总队通电嘉奖。还有,命令猎鹰带60师及时撤离香山增援长山阵地,把炮都给我运回来。”

    白崇禧已经得到了日军增援部队将达香口的消息。如果香山被围,不但60师全军覆没,刚刚得到的战果也会付之东流。

    随后,白崇禧又电令167师火速增援马当要塞,最晚明天早上到达。

    167师一万多人带着辎重还在山区徘徊。增援的电报如雪花般的飞来,搞得薛蔚英焦头烂额。

    167师参谋长拿着委员长的电文给薛蔚英,道:“如果不及时增援马当要塞,你我都要军法从事。”

    薛蔚英一脸的苦逼像,叹道:“当初该该听你的走大路。jun1 zhǎng害我啊。”

    参谋长冷笑了下,没想到薛蔚英到这个时候还想推推卸责任。如果当初走大路没人会怪你,那是白崇禧的命令,就算遇到伏兵也情有可原看。

    再说,日军根本就无力分兵,谁能挡的住上万人的部队。本来有个千古之功,现在却变成了千古罪人,这能怪谁啊。

    参谋长还是劝道:“师座,后悔以无济于事,还是想想如何离开这山区吧。”

    薛蔚英问道:“你有什么办法?”

    参谋长回道:“路是越走越小,我们的辎重根本就过不去。现在我有两个方案:一,放弃辎重,步兵从小路火速前往增援,半夜就能到达;二,原路返回,走大路,但时间会晚一些,我无法估算。”

    又是二选一,薛蔚英脑子都大了。放弃辎重,就等于断了左膀右臂。最后,薛蔚英选择原路返回,走大路。

    25号这一天的战斗,虽然**大胜,可第二总队也付出了惨重代价。

    虽然战士英勇,浴血长山,但还是伤亡大半。他们还能否坚持的到援军抵达。

    邵飞原本想在香山和波田支队大战一场,可接到白崇禧的命令无奈撤兵。

    于傍晚时分,邵飞带部队撤退,回到长山和鲍长义共守要塞到最后一刻。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