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抗战之特战兵魂 > 第611章 马当要塞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611章 马当要塞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马当,地处安徽、江西边界。江北是安徽的望江县,江南是江西的彭泽县,西面是湖口县。这里丛山环抱,易守难攻。

    全面抗战爆发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为阻敌西进,力保九江、武汉安全,在江西马当附近的江心,由德**事顾问设计,建成一条拦河坝式的阻塞线。

    在两岸山峰险要处设有炮台、碉堡等,水面布置3道水雷防线,共设人工暗礁35处,沉船49艘,布水雷1765枚,同时配置重兵防守,耗资无数、坚固异常。

    负责防守马当要塞的是**第16军李韫珩,他曾扬言,马当要塞坚不可摧,就算让他们排雷也要排个一年半载。

    蒋委员长对马当要塞给予厚望,他不指望李韫珩能守个一年半载,只要能坚持一个月,就给他颁发勋章。

    6月13号这一天的早晨,邵飞等人来到了香口镇。香口里长江不足十几里,而西面就是16军的香山阵地。

    镇上的街道上人来人往,完全没有大战将至的气愤。大人们忙碌着自己的事情,小孩们在街上嬉笑玩耍。

    “轰轰轰”“轰轰轰”“……”

    几十里外的江面不时传来轰鸣声,可这些镇民却没什么反应,似乎习以为常。

    邵飞十分好奇,拉来一个路人问道:“那边打仗了,你们怎么不怕啊。”

    “呵呵”路人笑了笑,道:“一看你就是外地来的。那是鬼子在江面排水雷,几千个水雷他们要排到什么时候,呵呵。”

    路人神色淡然,看不出一点惧色。

    “谢谢。”

    “你不知道吧。马当有三关,有三难。”

    路人说的兴起,甚至有一种自豪感。

    邵飞笑着问道:“何谓三关、三难?”

    那路人答道:“水雷关,暗礁关,沉船关。三十几条大船装满了石头,一下子被炸沉,太壮观了。当时我就在场看到了这一幕。”

    邵飞又问道:“水路不行鬼子不会走陆路啊?”

    那路人道:“别急啊,那就是三难。碉堡群、炮台、险要的地势,还有我们强大的**嫡系16军。鬼子想过马当,做梦吧!”

    马当乃**一级防御要塞,怪不得百姓对它这么有自信,而值得一提的就是三级炮台。

    一级炮台建在马头的一个凹陷处,天然,隐蔽。

    二级炮台,有一条长约50米、呈“〈”形的坑道。坑道的地面和洞壁由大块青石铺砌,洞的穹顶则由青砖砌成拱券式,中间配有设计精巧、开口隐蔽的通气孔。如果敌人炮火猛烈时,还能把炮拉到洞中隐蔽。

    三级炮台则置于临近江面的一个石矶后,设有重机枪阵地,主要是侧卫主阵地,防止敌人沿江边强行登陆攻击炮台。

    “别跑,站住!抓小偷!”

    在街道上突然有人大喊。只见远处,一名系这白围裙的男子正追一个小乞丐。

    “刀子。”

    “是。”

    小乞丐正朝这边跑来,小刀顺手搂住他的腰将整个人抱了起来。

    “放开我,求求你了!”

    小乞丐不断用力挣扎,在他手里还拿着两个白馒头。

    小刀轻声念叨:“趁他还没追来,快把手里的馒头吃了。”

    小乞丐看着手里的馒头,可始终下不了口。

    这时追他的男子跑到了小刀面前,恶狠狠的骂道:“死小子,敢偷老子的馒头,不要命啊!”

    小刀放下那乞丐,对那男子道:“不就两馒头吗,用的着要打要杀的?这两馒头我买了。”

    小刀看到这小乞丐就想起了自己小时候。他是孤儿,从小就在街头偷东西喂饱自己的肚子,挨打是家常便饭。

    “买?说的好听,偷东西用钱了事,那还要王法何用?我要送他去见保长!”

    那男子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模样。这时,之前那路人说道:“你忘了,保长去上大学了。”

    那男子道:“差点忘了,那就打一顿了事。”

    小刀把身上的枪扔给柱子,道:“打我!”

    那男子见小刀身高马大,还有枪,开始畏惧,道:“那~那算了,陪钱了事。”

    小刀拿出钱,用力砸到男子身上,道:“拿着!”

    那男子拿了钱后吓的转身离开。

    邵飞明白小刀此时此刻的心情。小乞丐和他同命相连,小刀起了恻隐之心。。

    “对了,什么大学?一个小保长还要上大学吗?”

    邵飞感觉匪夷所思,问之前的路人,那路人答道:“是啊,我也纳闷。但县城周围的乡长、镇长、保长必须得去,不去不行。地点在马当镇,名字好像叫什么抗日军政大学。”

    柱子嗤笑道:“有病吧,吃饱了撑的。谁主办的?”

    柱子的话叫那路人吓坏了,道:“不要乱说,是16军jun1 zhǎng李韫珩。”

    在6月10日左右,第十六军jun1 zhǎng兼马当湖口要塞区司令李韫珩为表示自己抗战之决心,召集战区当地马当、彭泽两地的乡长、保长和第十六军的副职军官和排长进行军政训练,准备训练两周后结业。

    以前,每次开作战会议黄埔系的军官管委员长叫“校长”,李韫珩很是羡慕,所有也要过把校长的瘾。两周能学到什么他才不管,只要桃李满天下,有人管他叫校长就行。

    邵飞带着怒气说道:“真是奇葩将军。日军以兵临要塞,他哪根筋搭错了,跑去办大学!”

    “我什么都没听见。”

    那路人吓的连忙跑开。

    “你怎么还没走?”

    小刀发现那小乞丐还在自己身后,而手里的两个馒头依旧原封未动。

    “谢谢。”

    那小乞丐朝小刀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跑开。他之所以没走只是想说声谢谢而已。

    邵飞道:“我们走吧。”

    “不,我要去看看。看的出来那小孩饿的不行了,可为什么就是不吃手里的馒头。”

    小刀说完,朝着小乞丐跑去的方向走去。邵飞等人无奈,只能跟上小刀。

    “mèi mèi,吃吧。”

    那小乞丐扶起躺在路边的mèi mèi,然后把馒头给她。

    小女孩像是饿昏了,她奄奄一息道:“哥哥,这是拿来的。娘说了,就算饿死也不能去偷。”

    小乞丐连忙解释道:“这不是偷的,一个好心人买给我的。”

    “你骗人,我不吃,哪有这么多好心人?”

    “哥哥没骗你,你快吃啊!”

    小乞丐顿时着急起来,自己和mèi mèi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可是,自己mèi mèi死活不肯吃偷来的东西。

    “是我给他买的,你放心吃吧。”

    小刀等人看到之前那一幕,都大为感动。这世道,这么有骨气的孩子还真不多,甚至连大人都不如他们。为五斗米折腰,出卖灵魂的人数不胜数。

    小女孩看着小刀,问道:“真的?”

    小刀点了下头:“恩。”

    小女孩立即拿过哥哥手里的馒头大口吃了起来,然后道:“那个给哥吃。”

    “哥刚吃过了,不饿。”

    小刀看的心都酸了。他至少还有个mèi mèi,可自己从小就孤苦无依。

    小刀蹲了下来,掏出钱给他们,可小乞丐死活不要。刚才偷馒头完全是无奈,因为mèi mèi快饿死了。

    邵飞劝阻道:“算了刀子,人家有骨气。就算你给了他们钱,早晚有花完的一天。”

    这时,柱子拿着刚买来的几个热腾腾的包子给邵飞。

    邵飞拿过包子放到兄妹二rén miàn前,道:“这些不是给你们现在吃的,而是路上吃的。从这往北有个清水镇,有一天的路程。你们去镇长家找个叫赵宏飞的人,他是个大胖子。放心,不会让你们白吃白喝的,你们只有劳动才能有食物。”

    小乞丐问道:“他为什么会收留我们?”

    邵飞笑道:“你就说是尖刀让你们去的就可以了。记住,一定找到那胖子知道吗?”

    两兄妹互相看了一下,让后一起向邵飞和小刀磕头,小刀连忙将二人扶了起来,道:“快去吧。”

    “谢谢。”

    两兄妹一同道谢。然后小乞丐拿起包子,扶着mèi mèi往北而去。

    小刀低声念叨:“有家人真好。”

    柱子问道:“他们的父母呢?”

    邵飞淡淡的回了句:“这兵荒马乱的,还是别问为妙。我们走吧。”

    说完,邵飞等人往江边而去。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