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抗战之特战兵魂 > 第565章 未雨绸缪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565章 未雨绸缪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武汉地处华中,经长江水路。东进可达南京、上海;西进可达重庆、成都。铁路可通河南、湖南、广州,素有“九省通衢”职称。

    自上海、南京沦陷后,大量物资迁移到西南大后方。武汉也成为了人员、物资的中转站。同时,国民政府也将大部分机关、全国的军事指挥中心设在了武汉,武汉也有此成为当时政治、经济和军事中心,

    鉴于武汉的重要地位,日本参谋本部认为,只要占领武汉、广州,他们就能支配中国。所以,在一月,日军发动了“徐州会战”。通过中原,直取武汉。目的,就是让国民政府的国家地位,变为地方政府。

    可是,日军的如意算盘因为“花园口决堤”落空了,无奈他们只能改变作战计划,沿长江进攻武汉。

    汇集到武汉的物资、人员越来越多,卢作孚倍感压力。国军决心死战,集结110万的部队,现在士气高昂,百姓抗日热情空前高涨,谁会去想撤退的事情呢?可卢作孚最近一直在想,因为邵飞告诉他,十月武汉就会沦陷。

    在卢公馆的客厅里,卢作孚一脸愁容,可另外两个人却是一脸的幸福。

    “你们父女两和好,也不用天天黏在一起吧?”

    那两人正是刘天成和刘盈。邵飞离开之前希望刘盈与父亲和好,也许以后再见面的机会就不多了。刘盈答应了邵飞,在邵飞带自己离开之前,尽到自己作为子女的孝义。

    “羡慕了,呵呵。”刘天成满怀欣慰,道:“只要女儿在身边,我什么都可以不要。”

    卢作孚问道:“邵飞就这么去前线了,你不担心吗?”

    刘盈回道:“战场才是军人的舞台,我拦不住。在说,他是战神,没人杀的了他。”

    这时,一名家丁领着一军官走了进来。那军官敬礼后,道:“委员长有请卢老板到府邸一叙,车子以外面等候。”

    “知道,我正好想见见委员长。,”

    卢作孚起身,跟着那名侍卫官离开卢公馆。

    来到委员长武汉官邸,侍卫官告诉卢作孚领袖正在召开军事作战会议,让他稍等片刻。

    6月19日的这次军事作战会议,对整个武汉会战是极其重要的。各路部队以纷纷到达,大致部署以基本完成,陈诚和李宗仁分别守长江南北两岸。会议内容是精确部署,最重要的是作战思想方针。

    “以小胜换大胜,以空间换时间,徐州会战就是很典型的例子。藤县保卫战虽然失败,但极大的消耗了日军的有生力量,还有临沂的胜利才有了台儿庄的大捷……这次武汉保卫战也应当如此,把战线扩展到外省,利用有利地势节节阻击,消灭敌人有生力量……”

    国军副总参谋长白崇禧提出了自己的作战方针。

    “空间换时间”之前委员长就提出过,现在白崇禧再次提出,会议上的众将领表示赞同。这也是唯一行之有效的方案,他们不能把战火烧到武汉,因为武汉汇集了太多的人员、物资。

    薛岳表情了赞同,道:“日本是小国,战略物资极为匮乏。只要这仗大量消耗他们的有生力量,整个抗日局面将发生质的改变。我第一集团军有信心打好这一仗。”

    委员长看到薛岳就想起了兰封会战,想起土肥原贤二的第十四师团,于是问程潜:“现在河南的情况如何?”

    程潜回道:“各商界人士以纷纷响应,愿意资助灾民,宣传部也号召全民援助灾区。但灾民太多,预计有三百多万,情况不是很乐观。”

    程潜并没明白委员长的意思,他问的是土肥原,可程潜汇报了灾情。

    委员长叹息道:“尽人事吧,但绝不能有贪污腐败的事发生!一旦发现,就地严办!不要招人口实,别人一直在看着我们呢,就等我们犯错,然后大作文章。”

    “委座放心。”

    “那土肥原的第十四师团呢?”

    程潜回道:“不只是日军第十四师团。大水一过,整个河南数万日军被困各处孤岛上,正在积极抢救。我们还发现敌空军投掷物资,但大部分掉入水中被河水冲走。看来他们十分窘迫。”

    委员长这才流漏出一丝欣慰。会议以接近尾声,这时委员长发现第三十军团司令卢汉一直没有发言。

    委员会一直都想拉拢卢汉,于是亲切的问道:“卢将军,让30集团军做为预备部队是不是有什么意见。有的话不防说出来,我们可以在商量。”

    卢汉回道:“没有,30集团军除了184师以外,大部分是新兵,当预备部队是应该的。谢谢委座关心,我会命令部队抓紧训练。”

    “很好。滇军乃国之劲旅,师血战台儿庄,并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国人是不会忘记的,历史也不会忘记。”

    委员长只提师,唯独没提张冲的184师喋血禹王山,似乎在给卢汉以暗示,不要和共党走的太近。

    会议结束,并一致通过以长江南北为主要防线。

    沿长江北上对日军而言并不是明智的选择,北有大别山、南有鄱阳湖。

    而北面是黄泛区,又有孙连仲、宋希濂、张自忠、胡宗南、于学忠等名将把守。因而只能硬着头皮沿长江北上,代价是沉重的。

    委员长回到官邸,发现卢作孚正在书房等候,于是抱歉道:“让卢老板久等,抱歉了。”

    卢作孚连忙起身,抱拳道:“不敢。委员长心系国家大事,贵人事忙,我一介百姓区区小等何足挂齿。”

    “呵呵,卢先生请坐。”

    委员长改了口,请卢作孚坐下,自己也坐到了主座上。

    “卢先生,你对这次武汉保卫战有何看法。”

    “我乃一商人,不敢妄谈国事。如果委员长有何趋潜,在下当义不容辞。”

    委员长摆了下手,表情非常随和,道:“过谦了。淞沪会战的时候,多亏了你们船运公司,才把上海的大部分资本运到了后方,你对国家是有功的。卢先生的爱国情怀,蒋某十分钦佩。”

    蒋委员长并不是说客套话,他是打心里钦佩卢作孚。卢作孚所做的一切是真心为了这个国家。

    卢作孚低头道:“惭愧,我从小家境贫寒,本就一无所有。后来建立船运公司,取名民生,是在告诫自己,我的一切都是属于这个国家的。”

    卢作孚从邵飞口中得知武汉早晚会落去日本人手里,于是建议委员长把一些不重要的物资、人员先转移,为武汉瘦身。

    委员长欣然接受了卢作孚的建议,叫他的民生航运全权负责物资、人员的撤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