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抗战之特战兵魂 > 第560章 大河奔流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560章 大河奔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轰!”的一声巨响,中国近代史最大灾难拉开了序幕。黄河,孕育中华五千年的母亲河成为了这灾难的源头,对一个民族而言,这是一种悲哀。而真正的元凶就是那一群无耻的侵略。从此,一个4的名词产生了“黄泛区”。

    “黄泛区”是中华民族被逼到绝境的时候,生生从自己身上割下的一块血肉;是上百万“黄泛区”人民用生命换来的;也是千万“黄泛区”人民拿自己的颠沛流离、背井离乡、忍饥挨饿换来的!

    这应该是中华民族永远记住的民族疤痕,也是黄河这条母亲河,用身体拖住了敌人的刺刀。

    “他们为什么要侵略中国?”

    邵飞看着那一片汪洋,内心复杂且沉重。聪明人问出了愚蠢的问题,反倒会叫人反思。身边的高逸无法做出回答。

    独立营一千多人站在高地上,沉默不语,内心悲痛。那些来自河南的士兵不由的留下眼泪,他们只知道故土被淹,却不知道为什么而淹。

    在这片高地上,也有成千上万的灾民。他们死里逃生,对他们而言那就是一场噩梦,却不知自己的噩梦才刚刚开始。因为人很快就会饿的。

    “接下来是不是要回武汉?”

    “还有事要办?我要去趟郑州。”

    邵飞转身看着灾民,道:“我带撒布去。高逸你留下带部队安置下灾民。搭建棚子也好,挖野菜也罢,等我回来后立即回武汉。这里我不想再呆了。”

    “知道。”高逸舒了口气,拍了邵飞的臂膀,道:“你要小心,在郑州认识你的人不是没有。”

    “恩。”邵飞点头道:“叫部队换回滇军的军装,军人就该做军人的事情。”

    说完,邵飞带着撒布准备前往郑州。

    这时,英子跑了过来。

    “哥,我俺也要和你一起去。”

    “不行,那里太乱了,有危险。”

    邵飞一口拒绝,撒布替英子说道:“就带上吧,我会保护好她的。”

    英子连忙道谢:“谢谢撒布哥。”

    邵飞瞅了二人一眼,没再说什么。一个人转生往北走去。

    英子看邵飞对自己爱答不理,有点失落。

    撒布安抚道:“他心情不是很好。在说了,现在这情况谁的心情会好呢?洪水滔天……算了,还是我们云南好,四季如春,很少有洪水。”

    “撒布哥,云南真的有这么美吗?”

    “恩,很美。走吧,要跟在我身边知道吗?”

    二人迅速跟上邵飞前往郑州。

    郑州,河南的省会,最大的城市,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拥挤过,路边到处都是要饭的灾民。而那些路人的眼神,也从来没有这么冷漠过。一旦给一个人施舍,周围的灾民就会围过来唉乞讨。郑州就连空气中都透着悲鸣。

    在大街上,有不少卖儿卖女的,卖女儿的居多。因为女儿好卖,儿子要留着传宗接代。

    撒比感到愤慨,道:“妈的,一个十七八岁的大姑娘,连十斤麦子都不值。”

    英子在一旁说道:“撒布哥,买个回去给你当媳妇吧。”

    撒布回应道:“我不要,买个给高逸大哥还行。”

    邵飞转过身,板着脸,道:“英子别忘了你也是我买来的,你只是比她们幸运罢了。”

    “对不起,哥。”

    英子低下了头,流漏出悲伤之色。她知道自己说不和场合的话,邵飞在责怪自己忘了本。

    “教官,我们现在去哪?”

    撒布立刻转移话题,这样英子就不会这么难看。

    邵飞回道:“去有电话的地方。”

    “那去酒店吧。”撒布指着前面,道:“那就有一家。那么大的酒店,应该有电话。”

    三人来到金谷大酒楼前面,有上千的难民聚集于此。邵飞不知道他们是自发的,还是有人组织。而酒店门口的大门死死的关闭着。

    邵飞找了一个难民,问道:“你们在干嘛?有粮食要发吗?”

    那灾民义愤填膺,怒道:“发粮食?做你的梦吧!国民党当官的没一个好东西!吃人不吐骨头,天天就知道喝百姓的血……”

    那灾民对当局者一顿乱骂。

    “那你们是……”

    “里面在召开什么记者发布会,俺们是来抗议的!让那些记者知道,花园口是谁炸的,也让他们知道俺们这些灾民的现状。”

    邵飞感到十分惊讶,这些话不像是一个灾民能说出来的。

    邵飞带着撒布二人去了后门,拿出自己的军官证,看门的才叫他们三人进去。

    在二楼大厅内,确实在举行记者发布会。记者有外国的,也有中国的。

    “我是大公报记者,请问有多少百姓遇难?”

    发言人带着悲愤之色,怒道:“暂时无法计算,但也数以几十万计!无耻的侵略者,用他们的飞机炸毁了花园口大堤,导致这空前的灾难。这笔血债国人永远不会忘记!一定要叫他们偿还!”

    国民政府把炸花园口的罪栽赃给了日本人。一,摆脱罪责;二,激起民愤,全力抗战。

    一名外国记者问道:“那贵政府对灾民的安置措施如何?”

    发言人神色恢复如常,道:“我们以开始着手安排,粮食以从各地运来。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政府已经号召国民捐款捐物。”

    说着,那发言人抱拳,拜托道:“这方面还希望各位新闻界的朋友多多帮忙啊。”

    这时,又有一名记者问道:“我是新华社记者。听说花园口是国军新八师炸的,就是为了阻止日军攻打郑州,请问可有此是?”

    发言人立即怒道:“胡说八道!国难当头,有些人就是唯恐天下不乱。到处造谣生事,不断的在背后污蔑当局!这是何等的居心否侧。国难当头,枪口当一致对外!”

    很明显,这名国军发言人在含沙射影。

    “胡说八道的是你!”

    这时,一个女人站了出来,怒气冲冲,指着那发言人骂道:“花园口就是你们炸的!百姓都看到了,是新8师的士兵到处收水缸放炸药。还有,你们都瞎了吗?去看看街上,看看拥挤的郑州火车站,天天都有人饿死!”

    发言强忍怒火,问道:“你是什么人?”

    那女的怒道:“我就是灾民中的一员。就是看不惯你们当权者的丑陋嘴脸,我是特意来揭发你们罪行的!你们喝百姓的血,还不顾百姓死活,扒开黄河,上百万的百姓葬身鱼腹,你们还有人性吗!?”

    在下面,邵飞、撒布一直看着,撒布低声说道:“她是灾民,打死我也不信。教官,为什么在这时候还玩内斗啊?”

    “闭嘴!”

    邵飞发现那女的面熟,上次在淮阳的时候见过,就是地主家那女的。

    没多久,那女的以造谣惑众的罪被宪兵给抓了起来。

    “我们走。”

    邵飞转身带着二人离开。

    在一间客房,两名宪兵在门口守着。现在酒店外面人潮涌动、群情激愤,根本没法将李麦送出去。

    邵飞来到两名宪兵面前。.

    一宪兵质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对不住了。”

    话音一落,邵飞用手刀将二人打晕,然后开门进入。

    “是你?”

    李麦被绑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撒布,帮她松绑。你们从后门出去等我。”

    “是。”

    撒布上前帮李麦松绑后准备离开。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救我?”

    邵飞没有回答。这几日,邵飞总是一副冰冷的表情。

    “走吧,救了你还这么多废话。”

    撒布催促下,然后带着李麦离开房间。

    …………

    “帮我接武汉卢公馆。”

    …………

    “喂~我是卢作孚”

    “是我,我这里的事已经办完了,即日前往武汉。那件事就拜托了。”

    “都已经准备好了,快回来吧。”

    邵飞挂断了电话就此离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