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抗战之特战兵魂 > 第559章 最后的抉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559章 最后的抉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6月6日,晴空万里,正是农忙的好天气。

    一名12岁的少年在父亲的吆喝声中准备下地干活。突然一群国民党兵闯进了村子,拦住父子去田里的道路。其余的士兵在村子散开,挨家挨户的进入。他们并不是邵飞的独立营,而是新8师二团的一个普通连队。

    这些士兵神情显得焦躁,为首的是一位身材魁梧的连长,操着一口南方口音。

    连长和气的问道:“老乡,家里有缸吗?”

    “有,有。”那父亲见到当兵的还是有点害怕,连忙请他进了院子,来的一口大缸旁边。

    “这个我们买了。”说着那连长从身上掏出了5块大洋,道:“这是缸钱。”

    “用不着这么多,2块就够了。”

    孩子父亲连忙推脱,而那连长硬塞到了那人的手里,道:“收下吧,带着家人离开村子逃命去吧。”

    “逃命?离开村子?”

    孩子的父亲产生了错觉,问道:“难道你们是土匪?”

    那连长不可思议的笑道:“什么?我们那里像土匪了,我们是新8师的,就驻守在附近的黄河边。”

    那父亲说道:“你们不是啊。最近中牟来了一伙很可怕的土匪,有上千人之多。他们驱赶百姓、放火烧村子,把粮食和地主家的钱分给穷人,然后叫村民离开河南,到京汉线西面。说鬼子要打来,叫百姓快点逃命。”

    “竟然有这事。我们不是,不过你们还是快跑吧,鬼子杀人不眨眼的。”

    说完,那连长叫手下的士兵把缸抬走,自己也离开院子。

    可是最后父子两还没有离开村子,谁又愿离开祖祖辈辈居住的地方呢?

    新8师的士兵把全村的缸都搜了过去,临走之前都会嘱咐一句:快点逃命去吧。也许这样,他们的良心会好受一些。

    村民们根本不知道那话的意思,也不知道这些士兵收缸干什么。这世道到处兵荒马乱的,谁都不愿离开故土,最后一个人都没离开。

    炸毁花园口是新8师2团、3团,外加一个工兵连负责,而指挥的人就是商震。委员长任命他全权事宜。

    这一天下午,商震亲自赶往郑州去见第一战区司令长官程潜,汇报挖堤进度。

    “进度十分缓慢,谁都不想做这千古罪人。一旦炸堤,后果谁的知道。有些士兵都是含着泪在挖的。”

    商震有点无奈。说真的,这世上没人愿意干着伤天害理的事情。

    “这是无奈的抉择,委员长也不想。在35年的时候,冯玉祥、白崇禧就提出炸黄河‘以水带攻’的方案,陈果夫、姚崇还拟定出了具体的炸堤方案,可委员长还是拖到了现在。”

    程潜说完,叹道:“时不我待啊。”说着,拿起桌上的电文道:“委座又催了,叫我们放下包袱、执行坚决。”

    “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催促新8师的官兵。”

    商震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道:“中牟地区发生了一件怪事。下面的人回报,有一支上千人的土匪队伍到处驱赶百姓,放火烧村。他们把大户家的粮食、财物分了穷人,然后驱赶他们到京汉线以西。”

    “有着事?这么大一支武装队伍怎么就没人向我汇报。”

    程潜思虑片刻后,道:“不,他们不可能是土匪。他们好像事先就知道炸堤的事情,所以假扮土匪。”

    商震问道:“那会不会是共产党的游击队?”

    程潜摇头道:“那更不可能,在我的战区怎么可能容忍他们的武装存在。但不管怎么样,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是为了救百姓,就叫他们去吧,我也会派人调查。当务之急是催促新8师的官兵尽快完工。”

    在花园口大堤上,上千的士兵正在挖堤。他们精神萎靡、有气无力,这并不代表他们有多疲惫,而是觉得卖力是一种耻辱。

    在堤坝外围,有一个团严防警戒。对他们而言,这属于高度机密的事情。

    商震为了提升士兵们的干劲、加快完工进度,于是命新8师政治处找来了战地服队,为挖地的士兵们慰问演出。

    这些女兵各个貌美如花、飒爽英姿,穿着绿色短袖、短裤的军装,雪白的肌肤展漏无疑,是男人看了都会垂涎三尺、忘乎所以。

    商震的这一招“美人鼓劲”确实起到了效果。士兵们开始有了干劲,进度稍微加快了许多。

    为了完成委员长的命令,商震又想出了一招“金钱利诱”。他派出自己的参谋长上工地代表自己慰问士兵们,并许诺:如果在9号凌晨完成,每人赏法币2000,;如果在清晨6时完成,每人奖法币1000.

    这些士兵心里都知道,任务迟早是要完成的。无论早晚,大堤是一定要炸的。与其拖延,到不如早点完工。于是,新8师的官兵在矛盾中开始挖堤。

    8日夜,挖堤作业基本完成,但还有最后的工作,就是埋炸药。之前在村里买数十个缸就是放置炸药的。

    在中牟和郑县的交界处,邵飞带着独立营还在不遗余力的驱赶村民。现在已经到了最后时刻,邵飞知道,该是离开的时候了。

    “我们该走了。”

    “去哪?”

    邵飞看着南面,道:“武汉。”

    高逸回头看着独立营的战士们。当初来河南的时候独立营不过7百人,现在将近番了一倍。可是,除了当初原先的部队,其余人连个士兵都算不上,甚至他们连枪都没打过。

    “都带走吗?”高逸问道。

    “都带走。我负责驱赶百姓,你负责去郑州联络八路军办事处,利用地下党的同志疏散群众。虽然不知道效果,但我们能做的都做了。”

    现在邵飞有点消极,说话也是有气无力。军队的天职本来就是保护百姓的,可现在却牺牲百姓达到某种战略上的需求,这对中国军人而言是一种悲哀。

    邵飞离开禹王山,放弃去武汉,特意跑河南来见证历史。可邵飞无法做出判断这究竟是对是错。

    大堤一炸,必然掀起滔天巨浪,数十万百姓将葬身鱼腹;数以百万计的百姓将流离失所成为难民;数以千万计的百姓将受到殃及。豫、皖、苏三省大部分土地将成为黄泛区,而这灾难是持久性的。

    可就战局形式而言,如果不炸黄河中原有可能沦陷,既而导致整个大后方沦陷,最后中国被亡国。炸开花园口和保住中原,两个糟糕的选择之间委员长做出了选择,“两害相权取其轻”。这就是最后抉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