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抗战之特战兵魂 > 第497章 阻击生命线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97章 阻击生命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轰!”

    公路上一声巨响,头辆卡车受到爆炸波及侧翻到道路一边,后面5辆卡车也相继停了下来。

    “砰!”“砰!”“……”

    枪声突然四起,片刻间鬼子驾驶员头部中弹,当场被击毙,“光荣”的死在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车后箱的鬼子兵听到枪声后纷纷跳下了车。

    “砰”“砰”“……”

    枪声不间断的射击。几个鬼子兵跳到半空中,像被打麻雀一样直接被打飞出去。

    “八嘎!”

    一名鬼子少尉慌张的眺望四周,树林、草丛、田野、土坡,唯独不就是不见敌人。

    “砰砰砰”

    枪声依旧。当树林起的时候,鬼子朝树林看去,突然听见土坡又响起了枪声;当鬼子注意土坡的时候,突然草丛又穿出了敌人,朝他们射击。人数不多,但四面八方到处都是,枪枪致命,鬼子躲无可躲。

    这是撒布的特战队,奉命在西北道路上的伏击鬼子。特战队一分为四,树后、树上、草丛、土坡,凡是可以隐蔽的地方,都安排的特战队员。鬼子之所以看不到他们,是因为撒布的特战队苦练出了速射的本领。

    鬼子兵一个个倒下,即使有卡车做掩护,也是"chi luo"裸的摆在了特战队面前成为靶子。

    这完全是一场围猎,一个小队的鬼子在十二名狙击手面前,就是一群待宰的羔羊,不到十分的时间,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虽然战斗结束,但撒布完全没有放松警惕。一小队举着枪半蹲式前进,第二小队继续隐蔽负责掩护第一小队。

    局面得到控制后,隐蔽的队员才朝目标方向前进,另外两名特战队员不由分说,迅速朝东西两个方向跑去警戒。

    “队长,还有活口。”一名队员喊道。

    撒布走了过去,发现那名少尉正奄奄一息靠在车轮旁。撒布看着周围的队员,问道:“这枪谁打的?”

    队员互看对方,谁都没有承认。当时战场混乱,又是速射,只要是动的鬼影就直接射击、隐蔽,哪还知道是谁打的。

    鬼子指挥官看着周围的战士与众不同,脸上涂满了迷彩,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撒布单手举着步枪,直接扣动扳机,“砰”的一声直接朝鬼子脑门射去,然后命令道:“把卡车炸了,撤!”

    特战队员把早已准备好的六困炸药扔到了车上,迅速朝南撤离。

    这也许是今天最轻松的一仗,可邵飞那边却并不轻松,他们面对的不是一个小队,而是一个中队。

    一名通讯兵跑来报告道:“报告!前方来报,有一支卡车队伍正朝我们开来,预计十五分钟到达。后面还有一只骡马队伍,预计到达时间在半小时。两队加起来有一个中队的规模。电文后面附加了一句:……”

    通讯兵犹豫不决,没有说出那一句。

    邵飞命令道:“说啊,附加了哪一句。”

    通讯兵回道:“班长,没这么大的头,就不要带这么大的帽子。弃了吧。”

    “死小刀,这时候还开这种低级玩笑。”

    邵飞苦笑了下,命令道:“密切注意中路。”

    “是!”通讯撤退到了后方。

    小刀并不是开玩笑,他了解这一段的地形。别说高地、土坡,连杂草都没有,道路周边都是一些碎石和农民留下田间的杂物。

    邵飞好容易找了到一处微微凸起地方,勉强隐蔽所有的战士,可他们面对的是一个中队的鬼子。唯一幸运的是,道路不远一百多米的地方,有一片栗子林。现在是春天,树叶茂盛,那只能用来撤退。

    日军运输队前后间隔十五分钟,战斗打响后,邵飞必须在十分内解决战斗。不然,有肯能就会被侧翼包抄,咬住、消灭。

    土坡后面,一排长笑着问邵飞:“长官,对方是一个中队,我们行吗?”

    “行吗?给我把‘吗’字去掉。”

    邵飞靠在土坡后面,看着天空,一副瞒不住乎的表情。此时,邵飞担心的还是高逸。这次战斗玩的就是时间,一但僵持或时间过长,带着伤兵很难脱身。

    一连长又问道:“邵长官,出发前你和我们说了南京的事情,我们都对鬼子恨的牙痒痒的。可他们都是打娘胎出来的,真的有这么坏吗?我们有的战士都不信,他们这么做是会遭报应的。”

    邵飞掏出一条手帕对着天空,那是莲香姐临死前送他的,邵飞脸上起了变化,不在那么冷静。

    半天后,邵飞说道:“我说的都是真的,但事实比我说的更加惨不忍睹。我曾经帮过难民出南京运过粮食,经过一村子的池塘,里面全是村民的尸体,腐烂不堪,面目全非,因为腐烂肠子流的满地都是。我见过尸山血海,但那次我吐了。”

    一排长听完,使劲咽了下口水,强忍着。

    邵飞收起手帕,面露凶光。一排长也许不该在这时叫邵飞想起痛苦的往事,邵飞说道:“三分钟解决战斗,我要叫他们后悔从娘胎里跑出来。”

    部队伏击点离公里只有三十米,离栗子林有七十米,邵飞想好了作战计划并加以实施。

    鬼子的运输队在十五分钟后到达,一共十辆卡车。

    “砰!”“砰!”“……”

    邵飞找了几个枪法好的战士对准卡车轮胎射击。

    “吱吱”前头卡车遭到攻击,后面的全部停了下来。

    “哒哒哒”“……”“轰轰……”

    邵飞摔部队发起最猛烈的攻击。突击排的战士手拿冲锋枪,直接站了起来朝前方疯狂扫射,边射边用手雷朝前方扔去。而后方的掷弹筒小队也在不间断的炮轰。

    鬼子完全被压制住了,在这密集的攻击下没有任何反击的余地。有些鬼子兵一跳下车就直接被打成了筛子。

    在前方道路旁五米处,邵飞安排的二十二名战士隐蔽在碎石上,身上盖满了干草、杂物。他们每人拿着一根竹竿,竹竿一头绑满手榴弹。战士拉完引线后,奋力将竹竿往前推,只到手榴弹移动到车子底下为止。

    “轰轰轰”“……”

    二十几声巨响,十辆卡车直接被炸上了天。

    邵飞摆了下手,突击队战士边开枪,边朝大路上大摇大摆的走去。直到走到道路上,将那些满身是火或受伤的鬼子兵赶尽杀绝为止。

    “撤!”邵飞命令道。

    部队朝栗子林方向撤退。这时,通讯兵慌忙的跑了过来,报告道:“高逸连长被鬼子咬住了,现在正在苦战!”

    邵飞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高逸的部队成功摧毁了鬼子的物资,消灭了所以的鬼子兵。但因为战力不足,导致用时过长,附近驻防的鬼子兵赶了过来。由于伤员行动缓慢,被对方咬住了。

    此时邵飞感到无比的后悔,自己应该坚持的结果没有坚持。于是决定放过那支骡马运输队,赶去营救高逸。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