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抗战之特战兵魂 > 第483章 被将军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83章 被将军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还没做出抉择吗?”

    “我找不出相信你的理由。”

    一群人回到之前的大房子,戴笠对邵飞已经不抱有幻想,他只想抓住这个机会套出两年后的劫数。而邵飞越是这样死不肯说,戴笠就越相信他说的是真的。

    而邵飞的父母还躺在地上昏迷不醒,至于洪英却蹲在墙角边,用唯一的件衣服裹住自己重要部位。

    这一天戴笠没再对邵飞用刑,也没有对洪英出手。双方就这僵持着,时间越久,对邵飞就越有利。

    戴笠再次问道:“真不想说?”

    邵飞笑道:“我很想说,但是你说过,信用这东西不针对自己的猎物。”

    “咔嚓。”徐亮拉开手枪保险,对准洪英的头,威胁道:“你在不说我马上毙了她!”

    此时邵飞已经被松绑,这是戴笠的特殊待遇。

    邵飞走到戴笠面前,冷笑道:“老板,军统用的都是这些没脑子的人吗?我真对你们的前景堪忧。”

    徐亮喝道:“你说什么!?”

    戴笠大声命令:“把枪放下,别丢人现眼了!”

    戴笠已经被将军了,这一点他知道,邵飞也知道。戴笠已经接到委员长放人的命令。委员长对邵飞的事情只是半信半疑,他不能拿徐州去冒险。

    至于戴笠迟迟不肯放人,完全是为了自己。可人必须要放,时间越久越麻烦。自己手里的筹码只有邵飞的父母和那女共党,然而邵飞软硬不吃,很明显他在拖延时间。

    戴笠看了下时间:“现在是下午两点。我在让你考虑下,顶多只有一小时,因为一小时后你父母就会毒发。到时后还不愿意说,只能鱼死网破。”

    “好啊,一小时就一小时。但是能不能把衣服还给那姑娘,不要做太多龌蹉的事情,对身体不好。”

    戴笠摆了下手,示意把衣服还给洪英,对邵飞道:“我的忍耐和仁慈是有限的,希望你记住。”

    “铭记于心。”

    “我们走!”

    戴笠带着郁闷离开了房间。

    邵飞嘴角上扬,大局已定。虽然他不知道委员长的命令,但从戴笠今天的态度看,他也猜到了一二。

    “我们赢了。两小时内我们就会离开这鬼地方。”

    邵飞微笑着走到洪英面前,洪英眼睛却瞪着硕大,问道:“你很想看我穿衣服吗?如果想,我不介意的。”

    邵飞立即转身,回道:“我不喜欢看女人穿衣服,但我喜欢看女人脱衣服。一件一件的脱去,一想就兴奋。”

    邵飞已经完全掌握了局势,精神也变的轻松起来。

    “下流。”洪英边穿衣服边问道:“你确定他们肯放我们。”

    邵飞得意的说道:“戴笠被我将军了,而且是三将军。我们现在干什么都行,提什么条件都可以。我本想刚才就摊牌,但握有这么好的筹码,不拿点什么我罪不就白受了。”

    所谓三将军,一,委员长的命令;二,戴笠两年后的劫数;三,特战队。邵飞很肯定特战队已经就在附近,但那事最后的手段。

    洪英穿好衣服,把军服给邵飞:“你真厉害,我谁都不服就服你。”

    邵飞还不知道,洪英经过这次磨难已经对他产生了爱意,笑道:“老人还是要扶的。”

    “邵飞,我问你,如果脱险了你愿意接受上级命令吗?”

    洪英的突然提问让邵飞再次面临抉择,邵飞无法做出回答。

    “你不相信组织?”

    邵飞转身背对着洪英,道:“我不知道,我就是一个军人。”

    洪英突然从背后抱住邵飞,低声道:“我会站在你这一边的。”

    邵飞心中一震,并没推开,只是静静的站着,想着。虽然这次脱险,但以后更加危险重重。

    一小时后,戴笠带人走进房间。他知道邵飞一定会妥协,之所以拖到现在,就是为了时间。

    戴笠问道:“考虑的怎么样?”

    “明知故问,先把我父母解毒,让他们去舒适的地方休息。”

    戴笠立即命令手下帮邵飞父母解毒,然后带到别的房间休息。

    戴笠走到邵飞面前,有所感慨:“我真的太喜欢你了。聪明人,知道对方在想什么,知道对方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还有,不受任何欲望控制。人一旦有了欲,就会有弱点,可你没有。”

    “这世界祸根就是一个欲字。”邵飞看了下周围,道:“好了,带我去你的办公室,就我们两个人。”

    “请。”

    邵飞来到戴笠的办公室,不客气的坐到椅子上,说道:“言归正传,我只有一个要求和一个附带要求。”

    戴笠坐到自己办公桌前:“你说。”

    邵飞说道:“我知道这次你肯放我是迫于军方压力,这一点从你今天对我秋毫无犯就看的出来。但下次我就没这么幸运了。”

    戴笠笑了笑,不得不对邵飞的观察力叹服,道:“你是我最不愿意碰到的对手之一。”

    邵飞回笑道:“真是我莫大的荣幸。历史对你的评价是相当高的,只可惜英年早逝。”

    听到英年早逝,戴笠脸色变的有点难看。

    “说你的要求吧?”

    “我需要时间。我会履行承诺,帮滇军打一仗。在这期间我不想分心对付你们。”

    “都是为了抗日,我答应你。”

    戴笠一口答应邵飞,在他心中以有全盘计划。其实一切都是按戴笠事先的剧本发展,这次只是碰个面,亲自了解对手的底细。至于两年后的劫数,那是个意外。

    然而邵飞也有自己算盘脱身计划。最后鹿死谁手,有未之也。

    “说你的附带要求?”

    邵飞笑道:“我要一千大洋,这是我父母,还有你们对我用刑,以及欺负我那女同志的精神补偿。”

    “呵呵,我答应。亏你在这个时候还想这些。既然我都答应了该说我的事情了吧。”

    邵飞没有多想,如果稍微犹豫,这老狐狸一定起疑,直接回答道:“1940年4月,几****忘了。……”

    “拍”的一下,戴笠怒了,道:“你耍我!”

    邵飞笑了笑,道:“老板,我是当兵的,不是学历史的。我干嘛非要去记具体的日子,名人这么多,我干嘛要去记你的啊?考试又考不到。”

    “你说!”戴笠忍住怒火,解释相当合理。不过这么一来,邵飞话的可信度有增加了不少。

    邵飞继续说道:“我记得是,是你坐车去机场,在半路被人枪杀了。”

    戴笠连忙问道:“幕后主使之人是谁?”

    “众说纷纭,反正不是我们共党干。如果是我们干的,我也不会告诉你这些。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你仇家干的;另一种说法是日本人干的。学界偏向后者。”

    “日本人?”

    邵飞见戴笠搓着手掌,以漏出杀机。

    “士肥原贤二手下一课课长叫南造云子,她的嫌疑很大,据说是她得到情报。”

    戴笠笑了笑,道:“你怎么知道这个女人的真名,上海还有特一课课长不是她。”

    邵飞站了起来,回答:“等她当上的时候你就会相信我说的话了。现在交易达成,我们可以走了吗?”

    戴笠摆了下手,道:“去吧。之后的事我会叫人安排。”

    邵飞离开办公室,可戴笠依旧坐着,回想邵飞之前说的每句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